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礦奴  
   
正文 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礦奴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礦奴<

他在街道上攔下一輛獸車後,同樣直奔某個方向的城門而去.

那座私礦自然不可能就在島上的,並且位置極為偏遠,他即使駕馭遁光直接飛行,也必須花上數日時間才能到達的.

三日後,韓立化為一道淡淡青虹在高空激而行.

下面已經不是漾湖面,而是此起彼伏的墨綠山脈.

忽然前方山脈一緩,現出一座筆直仿佛巨劍的山峰,足有萬余丈之高,異常雄偉的樣子.

韓立一見此山峰,臉上一喜,喃喃一聲"總算到了"後,當即遁光往前方一降,就奔那座山峰一落而去.

青光一斂!

韓立身形就立刻出現在了巨峰頂部的一塊巨石上,雙目一閉,就將龐大神念一放而出,往下方地面一掃而去..

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雙目一睜,單手一掐訣,體表忽然泛起一些黃符文,接著身軀一扭,整個人就驀然從石上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刻,不知多深的山腹中,黃光暈一個閃動,韓立身形一個模糊的顯出.

他望了望四周有些昏暗的景物,眉頭一皺,單手一抓再一拋下,一顆白光球脫手飛出,一個盤旋後就穩穩懸浮在了頭頂處,並將四周都照應的如同白晝一般.

雖然以韓立靈目神通,略一調動法力,也能將四周看得清清楚楚,但自然沒有這般做更方便一些.

做完此事,韓立才發現自己身處一有些荒廢的礦脈通道中,四壁盡都是一些坑坑窪窪的凹坑,和一些不值錢的礦石殘渣.

而往前望去,一條狹長通道向更前方蜿蜒而去.

<

韓立目光將四周都掃過一遍後,最後一斂,卻集中落在了一側石壁上鑲嵌的一塊不起眼的礦石,

這礦石原本就是那種價值極低的伴生礦,外加通體遍布裂痕,任何稍有見識之人看了第一眼後,都絕提不起絲毫興趣的.

但韓立打量了這塊礦石幾,嘴角卻泛起一絲笑意來,手臂一動,手掌五指一分的沖其一抓.

"嗖"的一聲,這塊礦石立刻一顫的被一股莫名巨力強行從壁上一扯而下,並化為一道黃光的落到了韓立手心中.

五指只是略一用力,礦石化為一團黃光的爆裂而開.

光芒消失後,韓立手掌中赫然多出一只淡黑符箓,上面閃動著忽暗忽明的光芒.

"嘿嘿,倒還算有些小聰明!"

韓立神念只是在符箓上微微一掃後,就不置可否的說了一句,就將符箓往袖中一放,大步向通道前方走了過去.

礦脈通道非常的狹長,中間無數岔道較之縱橫,如同蜘蛛網一般.

但韓立卻對道路仿佛了如指掌,根本看也沒看的一路左轉右拐,片刻間就前進了五六百丈之遠,並最終在一個十字路口處再次停了下來,左右打量了一下.

"砰"的一聲!

韓立一根手指沖微微一彈,當即路口某快石角一下碎裂而開,竟從中也一出一張黑符箓來.

袖子一抖,一股青霞一湧而出!

黑符箓一卷之下,就被霞光帶回到了手掌中.

韓立同樣將黑符箓一收而起後,身形一個晃動,人就出現在了其中一條通道內,並繼續上路了.

顯然這些先後取出的符箓,具有一定的指引作用,韓立在它們指引下,直奔私礦最深處而去.

就這樣,靠著符箓互相間的感應聯系,韓立每隔一段時間,就在礦道某處取出一張符箓來.

足足三四個時辰後,他已經在地下越走越深,越走越遠,而分叉路口卻漸漸稀少起來.

礦道兩側礦壁上的凹坑殘痕,也同樣的不多起來,到了最後,一條長長通道,兩側只能偶爾看到百余處被挖留下的痕跡.

不過從地面掉落的一些礦石殘渣也可以看出,礦石種類和品質明顯比先前提高了許多.

難怪那些開采礦石的礦奴,即使知道已經有些偏離原先礦脈,也仍不願意輕易舍棄這里了,並一直開采到更深的地方去.

韓立心中正在暗自思量的時候,忽然腳步一頓的停了下來.

只見前方道路,赫然被無數碎石堵了個結結實實,半截通道竟被人故意用蠻橫手段給搗毀塌陷下來.

韓立眉頭微微一皺,但身形卻絲毫停留沒有的繼續大步前進.

只見其身軀表面黃光再次一閃,頭頂白光球一下潰散消失,而本人則仿佛無形之體般的直接沒入碎石中.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洞穿了這一段崩潰通道,終于從碎石中一閃的在碎石另一端現出身形來.

他身上黃光方一斂的消失不見,目光就四下打量起來.

結果發現前方雖然還有一條通道,但比起前邊的明顯矮小了許多,並且四壁粗糙異常,仿佛才被人剛剛開采過沒多久的樣子.

韓立目光又一下落到了附近地面上的一小塊黑白相間的殘渣上,單手一招,就憑空將其攝到了手中,並低首檢查了一下.

"果然是異魔金!看來這里就是開采它們的地方."韓看完後,將異魔金的殘渣一拋而開,不禁面一絲喜來.

接著他不敢怠慢的在原地雙目一閉,又將龐大神念一放而出,向前邊大片區域一探而去.

"咦,這條礦道竟然這般長……前面好像有天然禁制,神念無法繼續向前了.咦,附近竟然還有人.修為這般低下,應該是那些礦奴吧.他們說不定還能有些用處!"韓立睜開了雙目,有些意外起來但,略一沉後,心中就有了決定.

只見他身形只是一動,就消失到了前方通道的黑暗中.

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就出現在一座臨時挖開的小型洞窟中,在其身前處,三名衣衫殘破,肌膚黝黑的魔族礦奴,正滿臉恐懼的趴伏在其面前.

這三名魔族礦奴,均都頭生雙角,面容丑陋,明顯都是同一族之人.

"你們說,此地就只剩下你們三個了,其他人都已經被屠殺乾淨了?"韓立神平靜的問道.

"是的,大人!要不是我們三個機警,早一步的脫隊脫隱藏起來,恐怕也要落個同樣下場的."中間一名礦奴,身軀一震,頭也不敢抬的急忙回道.

"滅口嗎,對他們來說,這倒是自然的事情了.這麼說,此地的異魔金應該都是你們親手開采下的了."韓立先自語了一句,又目光一閃的問道.

"是的,大人.的確是我們動手開采出來的."中間礦奴不知韓立此問是何意,但只能硬著頭皮的回答道.

"好,有幾個問題問你們,若是回答讓我滿意的話,我順手救下你們也不無不可.否則此地礦道已經塌陷,就算我不出手,你們在此遲早也是個餓死的下場."韓立淡淡的說道.

"大人肯救我們出去!只要大人願意援手,小人們絕對知無不言的."中間礦奴聞言,急忙一抬首,不加思索的說道.

其他兩名礦奴,也是同樣的又驚又喜!

我先問你們,你們什麼時候發現的這些異魔金,並且開采過程中發現過什麼異常地方嗎?"韓立緩緩的問道.

"異魔金是兩個多月前發現的,因為此地泥土堅硬如鐵,我們百余人花費了如此長時間,這才堪堪將此地的異魔金均都開采一空了.至于開采過程中的情況,在開采快結束的時候,還真發生過一些.有幾名同伴在挖掘的時候,突然翻身栽倒,並當著眾人面化為了塵土."中年礦奴略想一下後,如實的講述道,只是在說到最後兩句的時候,臉上現出了畏懼的表情.

"翻身栽倒,化為了塵土,可是和這樣一般無二的."韓立略一沉,忽然一根手指沖附近地上一塊黑石頭一點,口中同時的問道.

只見綠芒一閃!

一根綠絲從指尖處激而出,並一閃即逝的洞穿石塊,然後一個盤旋的激而回.

而那塊看似堅硬的石頭,則"轟"的一下,瞬間的化為了一堆灰白塵土.

一看此景,三名礦奴頓時嚇的面無人,中間礦更是急忙大聲的叫道:

"大人,就是這般樣子.我們那幾名同伴,就是這樣突然間沒了命的."

"出了這種事情,你們上邊沒有派人過來查看個究竟嗎?"韓立點點頭,再問了一句.

"大人,的確有人過來查看過,但是那些化為塵土同伴挖掘的地方,並沒有什麼異常了.其他人再過去開工開采,也並無事情發生了.這樣一連幾次火,上面自然也懶得再問此事了.畢竟我們礦奴的命,原本就不值錢的."中間礦奴苦笑一聲的回道.

"出了一次異常,就不再有事情了.這倒是有些意思,回頭你們幾個將出事的地點,給我准確指出來!"韓立嘿嘿一笑,又吩咐的說道.

"遵命大人!"

"能為大人效力,是小的榮幸!"

……

三名礦奴自然不敢有拒絕之意,紛紛恭敬的答應一聲.

"現在,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們如實回答我,此地的異魔金是否真的被開采一空了?"韓立卻臉一沉,忽然問出另一個問題.

推薦作者'格格冰如焉’的一本書妖修成仙書號1652383,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去看一下!)

一個身負重任的小兒降生在一個結丹修士家里,且看他在修仙界血雨腥風中如何成長.

直到大道巔峰,殺修仙者,複仇,殺魔,弑仙,誰也不能阻擋他的腳步.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消息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二十九章 磁光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