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絕陣之戰(中)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絕陣之戰(中)

嬗韓立聽了這話,目光一轉的掃了上旁朱果兒一眼,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前輩,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探杳過了.那段時間,晚輩一直昏迷不醒的."朱果兒有些惶恐起來,急忙解釋起來.

"以對對方神通,你一點未察覺是毫不稀奇的事情口我也沒有怪罪的意思,不用擔心什麼."韓立搖搖頭,反安慰了少女兩句,但接著驀然聲音一沉,又有些冰寒的沖寶花問道:

"我怎麼知道,你所說小靈天事情是真的.你要拿不出讓我信服的證據來,想讓我在此時火中取栗的相助你,根本是癡心妄想的事情口我甯願以後慢慢另行尋找方法,也不可能因你幾句信口之言,就冒如此大風險的."

說完這些話,韓立朝藍瀑聖祖和妙齡女子,也分別淡淡的再掃了一眼過去.

這時的二女,見寶花出言攔下了韓立,並當面談起了交易來,臉色均都一下難看起來.

不過二者也都不是普通魔族,知道韓立的還未真決定留下相助寶花,故而並沒有什麼冒然舉動,只是陰沉的看著他們下面的交談.

"我既然如此說,證據自然是有的0我現在就可給你看一樣東西,其中真假道友盡可自己判斷的."寶花美眸晶光流轉,嘴唇微動,卻無任何聲音發出,竟是直接傳音了過來.

韓立先是微微一怔,接著忽然身前虛空波動一起,一團粉紅光霞詭異的浮現而出,並一閃的奔其面門射來口

神念往其中一掃,發覺只是一道普通神念包裹著一樣東西後,韓立手掌一動,一把就將光團抓了下來,然後兩手一搓,凝神一望0

"這是……"

其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根漆黑如墨的短棍,表面卻又隱隱泛起一層金色光澤口

韓立心念飛快轉動,卻發現自己毫無印象,竟從未見過此類東西.

"啊,這不是太玄罡木嗎?"朱果兒一看見此物,卻一下大驚的失聲出口口

"你認得此物,"韓立雙目一眯,淡淡問了一句.

"前輩,這太玄罡木是我們小靈天獨有的靈木,百年才長半寸,千年生一葉,萬年才開一花,是煉制各種寶物法器飛最珍稀材料,在我們小靈天可素有神木之稱的口

我以前也只是見過豆粒夫小的一小塊,如此大的太玄罡木,可是第一次聽聞過."朱果兒睜大了眼睛,盯著韓立手中的短棍,有些駭然的樣子口

"獨有?你能肯定小靈天外面,不會有同樣的靈木嗎?或者你看錯偶爾什麼,將其他相似的材料誤認為此木了吧?"韓立眉頭一皺,有些懷疑的問道.

"據我們小靈天的人族前輩所說,這太玄罡木並非從外界傳入的,而是小靈天數種靈木交雜外加多種機緣,才無意中變異而出的一株靈木,外界絕對沒有相同的第二株.而為了爭奪此木,也是我等小靈天人族和其他異族多次爆發大戰的緣由之一.所以,晚輩也不可能將天玄罡木認錯的."朱果兒神色認真的回道.

"原來如此!"韓立用手指撫摸了一下手中靈木,目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但臉上不禁沉吟了下來.

"韓道友,你若是還肯走的話,這通道可不會存在太久的."就在這時,妙齡女子終于淡淡的開口了.

藍袍婦人目中一絲煞氣閃過,也一聲厲喝:

"若是真不想走的話,那就永遠不要走了."

與此同時,婦人身前的那杆青色巨幡一聲嗡鳴後,通道開始微微顫抖起來,似乎隨時都可能冉潰一般.

"走"

韓立目睹此景,瞳孔驟然一縮後,不加思索的口吐一個字來.

下一刻,足下飛車一聲清鳴,一下化為一團光球的激堊射而出,只是沿著通道接連幾個閃動,就一下遁入了通道盡頭的孔洞中,並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切,藍袍婦人和妙齡女子均都臉色一喜起來,而寶花聖祖眸光微微一閃,面上絲毫表情沒有樣.

這時,藍袍婦人手指再次向前一點,頓時巨幡表面青色電弧大起,通道和虛空中的孔洞一聲轟鳴後,均都寸寸的崩潰開來.

整個雷電世界一下恢複到了原先的情形.

妙齡女子看到這里,這才輕笑一聲的沖寶花說道:

"寶花姐姐,看來你未能打動那人族小子.這也是,換了我多半也不肯冒如此大風險的口好了,姐姐你現在法力已經無法堅持下去了,下面就讓我二人親自送你上路吧."

此女笑吟吟神色一收,一只玉手不再遲疑的罌銀色佛像上一拍.

嗮弓

頓時萬道銀芒從佛像上發出,隨之虛空波動一震,一個身高十丈的銀色虛影從上面一冒而出,一凝之後,就幻化成了實體般的巨大銀佛.

另一面,藍瀑聖祖也一張口,數團精氣一噴而出,一閃即逝下,沒入了剩下的五杆幡旗上.

下一刻,這五杆小幡一陣轟鳴,同樣化為了十余丈高的巨幡,和先前那一杆同時滴溜溜一轉後,竟在刺目電光中,各自化為了六條水桶粗細的青色雷蛟,張牙舞爪,直奔黃色光暈中的寶花一撲而去.

黃色光暈之中,那條黑鱷所化的巨鱷口中一聲怒吼,所噴魔霧幻化的十幾條黑色觸手一陣模糊後,竟也幻化成十幾條黑色巨蟒,直接迎向了六條青色雷蛟.

"轟隆隆"的一陣連綿巨響!

青光黑霧一陣繚繞爆裂,十幾條黑蟒竟一個照面就被撕裂個粉碎.

巨鱷當即一聲慘叫,口中所噴魔霧一下嘎然而止,身軀在黃色光暈中狂扭起來.

顯然剛才方一交鋒,它就吃了一個大虧.

而六條雷蛟再無抵擋下,一個閃動,就紛紛出現在了黃色光暈近前處,要同時的一撲而上.

但就在這時,光寶花臉色一沉,手中托著的短锏猛然一抖.

刺耳的尖鳴聲大起,頓時一圈圈黃色光環從锏上狂湧而出.

撲過來的青色雷蛟被黃澡瀣光圈一檔之下,竟不覺動作遲緩了千百倍,一時間凝滯在了光暈附近.

妙齡女子見此情形,;冷哼一聲,兩手一掐訣!

其身前的巨大銀佛虛影一聲嗡鳴,一只銀色大手只是一探而出,就不知怎麼橫跨數百丈距離,出現在了黃色光暈上空,並在銀光一漲下,小山般的向下方一壓而去口

巨大銀掌虛影尚未真的落下,一股令人恐懼的力量就先一步的滾滾而下,黃色光暈一晃後,竟一下被壓的變形扁圓起來.

光暈中的寶花,美眸叢閃,一只玉手忽然閃電般一動,一把將短锏抓到了手中,並手腕一抖的直奔高空一擊而去口

此擊看似輕飄飄的毫不見威勢,但是短锏只是一閃,就詭異擊中銀掌虛影的中心處.

先是一聲悶響,隨之一團刺目光球在巨掌下方爆裂而開,一股股黃色颶風波濤般的向四周一卷而開,將巨掌虛影連同附近的青色雷蛟和其他電弧雷球,均都一掃的撕裂粉碎,並還以更凶猛聲勢持續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不好,她竟然自爆了震元锏!"

"她現在就打算拼命,竟然連祭煉如此多年的至寶都不要了!"

藍瀑聖祖和妙齡女子,一見此情形均都大驚,身形不進反退的各自一個閃動,就分別隱入了身後的霧海之中口

不過雖然如此,二者倒也沒有太過驚慌.

對她們來說,即使寶花自爆了寶物也無法逃出六絕青雷大陣的,反而會因為這次自爆讓體堊內最後的法力消耗一空.

如此一來,等二人再此出手時,就可不費吹灰之力的擒下這位大敵了.

但就在二女打算靜等自爆余威盡數散去的時候,忽然間高空中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巨響傳來,接著整座霧海為之一顫,一股可怕之極的氣息一下從上往下的一卷而來.

即使以藍袍婦人和妙齡女子的神通,一接觸此可怕氣息後,也不禁臉色大變,毫不猶豫的各自化為一道驚虹的向更遠處激堊射而走口

雷海世界上空劇烈波動一起,一輪金色驕陽驟然間破裂虛空的浮現而出,一個閃動後,就化為兩道粗大光柱激堊射而下口

只見金光一閃,藍袍婦人和妙齡女子原先所待之處中頓時被金色光柱洞穿而過,而當金光再為之一斂後,兩個白色大洞就憑空浮現而出.

光暈中的寶花見此,嘴角浮現一絲笑意,一提體堊內僅存的法力,袖子一抖,頓時飛出一片粉色霞光,將黑色巨鱷一卷的消失不見.

同時她背後粉紅花樹虛影一閃即逝,整個人也在粉紅光霞中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超級法陣外面的高空中,韓立正面無表情的站在飛車之上,旁邊十幾丈遠的虛空中,一個百余丈巨大的金色巨蟹正猙獰異常的懸浮在那里,並且正將恐怖大口徐徐的一合而上,隱約可見里面還有殘余金光閃動不已.

剛才的可怕攻擊,正是蟹道人在韓立要求下現出原形,全力一擊的恐怖結果!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五章 絕陣之戰(上)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七章 靈域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