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通道異變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通道異變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通道異變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朱果兒雖然比較單純,但也聽出了韓立話來的忌憚之意,伸伸舌頭後,不再問什麼了.

"我放寶花離開,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用意,就是不想一直為其擋災下去的.六極和藍瀑聖祖縱然先前退走了,但准備一番後,十有會再次卷土重來的.不過只要寶花這位大敵存活一日,她們縱然怨恨我壞了她們好事,卻還顧不上我們的.而寶花經過先前一劫後,只會更加小心.六極和藍瀑聖祖想要再次得手,也是千難萬難之事的."韓立淡淡的說道.

"趁這些魔族還在糾纏之際,自然是我們馬上返回靈界的大好機會.韓前輩果然深謀遠慮,果兒佩服之極."朱果兒聞言,精神一振起來.

蟹道人卻在飛車一角筆直站立著,臉上絲毫表情沒有,自然更不會發表任何的意見.

"走吧.雖然以我推斷,六極等人應該會追蹤寶花而去,但也不能不防她們突然突發其想的殺個回馬槍,將目標放在我們身上的."韓立又淡淡言道,接著猛然將體內法力一調,足下青色霞光一個反卷而起.

飛車一顫之下,就再次載著韓立一干人,向密林邊緣處激射而走了.

……

同一時間,在離韓立等人不知多少萬里外的地方,寶花卻站在一座不起眼的山頭上,面色完全恢複了正常,神色更是悠然平靜,絲毫看不出有重傷在身.

她身後處,則站著身穿黑色戰甲的黑鱷.他氣息有些衰弱,臉色也有些不太正常的泛青,但仍筆直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仿佛一根石柱一般.

二人在這山頭上一待就是半個時辰的時間,絲毫離開意思都沒有,竟然仿佛在等什麼.

再過小半時辰後,天邊處波動一起,有一股黃風狂卷而起,並向山頭這邊滾滾而來.

寶花見到此情形,神色這才微微一動.

黃濛濛狂風驟然間一斂,一被黃光籠罩的人影,一下模糊的出現在了山頭上空.

"拜見寶花大人,屬下一接到消息,就連夜趕了過來,不過還是遲了一日,差點讓大人性命有憂,真是罪該萬死?"黃色人影方一現身而出,竟馬上在空中沖寶花大禮參拜,並誠惶誠恐的說道.手機小說站點(.)

"此事怪不得你,我原先找你是另有要事囑咐的,也沒想到會落到六極和藍瀑的陷阱中.這一次恐怕要到你的住處,暫時躲避一下六極和藍瀑的鋒芒.不過這些年沒見,你的修為也長進了不少,離聖祖境界也只差最後一步了."寶花眸光在人影身上一掃後,淡淡的說道."當年要不是大人收留,屬下早就死無全尸了,哪還能有今日境界.現在能為再為大人效力,是屬下求之不得的事情.那六極和藍瀑聖縱然老奸巨猾,但絕對懷疑不到我頭上的.畢竟當年在明面上,我可是不多的幾位一直對大人顯露敵意的魔尊,而且我和藍瀑聖祖也一直保持著不錯的關系."黃光中人影微一低頭,恭敬的說道.

"你有如此自信,自然最好了.看來我召你過來,還真是做對了.好吧.我們馬上到你洞府去吧.六極和藍瀑二人不會真這般收手,一定會再次尋來的."寶花微微一笑,但干脆的吩咐道.

"是,大人!請到屬下這艘魔舟上來先休息一二,路上即使碰見其他人的話,自有屬下來應付."黃光中人影答應一聲後,單手一揚,頓時放出一艘中型飛舟來.

此寶物潔白如玉,精致異常,並在舟體一側還名印著幾個十分惹眼的魔族金文,隱約顯示出飛舟主人的身份來.

寶花看了一眼飛舟,滿意的點下頭,玉足一動後,就帶著黑鱷飛入到了舟中,並進入船艙中各自閉目打坐起來.

雖然距離上場大戰已經有一段時間,但二者均都元氣大損嚴重,自然要抓住一切時間加以調息休養的.

等黃光中人影也一個晃動的站到舟上時,頓時飛舟一聲呼嘯,化為一道白光的破空射走了,幾個閃動後就消失在了天邊盡頭處.

……

小半日後,小山頭上空波動再次一起,竟又從虛空中從中一起閃現出五人來.

其中兩人正是藍瀑聖祖和那名六極化身之一的妙齡女子.

藍袍婦人旁邊兩人,也是兩位三十余歲的婦人.不過其中一人身穿黃袍,一人身穿紅袍,式樣相似,面容竟和藍瀑聖祖也有七分相像的樣子.

而妙齡女子身後,則是一名身矮小的侏儒般男子,一身道狀打扮,下巴留著半尺長髯,背著一口棗紅色木劍.

五人剛一現出身形,藍瀑聖祖當即袖子一抖,里面白光一閃,竟從彈射而出一道白影來,一個閃動後,就化為一頭通體雪白的小貂,

小貂飛快在圍著山頭盤旋了一圈,鼻子微微蠕動幾下後,就一個閃動的回到了藍袍婦人身前,口中驀然發出了幾聲怪異的鳴叫.

"寶花果然在此滯留過,並且除了那條黑鱷外,好像還多出了第三人來."藍瀑聖祖將小貂一收,沉聲的說道.

"還多出一人來,難道不是那人族小子只是明面上和寶花分手,又悄悄的拐了回來."妙齡一怔,臉色不禁又陰沉了下來.

"不是的.若是那小子的氣息,攝靈貂早就識別出來的.新出現的人,應該施展了什麼秘術遮掩了身上的大半氣息,但是他也太小瞧我這頭靈貂的神通,攝靈貂仍能察覺到其殘留的那一絲氣息中,有些熟悉,應該是我曾經見過之人."藍瀑聖祖冷笑一聲的回道.

"藍前輩見過之人,這麼說這人也是我們魔界中人,應該是寶花隱藏的舊黨之一了.這樣的話,恐怕有些麻煩了."說話之人,是那名站在妙齡女子背後的侏儒道人.

其雖然身材矮小,但手撚長髯胡須搖頭晃腦的樣子,更是顯得有幾分滑稽,但其他人竟然沒有露出嘲笑之色,並且藍袍婦人有幾分認真的回道:

"符道友不用擔心,寶花雖然先前重新激發了玄天靈域,但如此一來,反讓其元氣虧損更加嚴重,短時間內絕對無法再恢複法力的.只要她不是馬上破界的離開聖界,就算一時躲藏起來也不足為懼的.現在她們一定被那新出現之人藏了起來.此人既然能如此快的出現此地,絕不是巧合,多半就是居住附近的高階魔族.我們只要一個個盤查下來,總能將他找出來的."

"藍姐姐之言有理.符道友是我最得力的手下,一身神通幾乎不再我分身之下,再加姐姐也將兩大化身喚了過來.就算再有什麼意外,寶花也絕難逃過我們的手心.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讓其從這世間徹底消失掉.藍姐姐,你打算從哪些人下手盤查,必要的時候,說不得也只有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個的."妙齡女子目中一絲恨色閃過的說道.

"自然要從那幾名原先就和寶花有些淵源的家伙下手了,他們的嫌疑是最大的."藍袍婦人不加思索的回道,顯然對此早就有了思量.

"藍姐姐,還要麻煩你多出動一些人手,將附近幾座重要城市的傳送陣暫且關閉掉.沒有傳送法陣,寶花就算向鋌而走險,也跑不遠的."妙齡女子眼珠一轉下,又提議的說道.

"這個方法可行,我會立刻吩咐下去的.附近幾座城池的掌控者和我有些聯系,應該會聽我的話.當然,要是再加上你這位始祖的身份壓過去,他們自然更加不敢違抗了."藍袍婦人淡淡說道.

"沒問題,我會和你一起附言給附近幾座城池的主人."妙齡女子一口的答應下來.

"好,事不宜遲,馬上行動吧.離這里不遠的銅鑼山附近,就有一名大有嫌疑的魔尊居住.我們就先從他開始盤查吧.希望寶花等人最好就藏在他那洞府之後."藍袍婦人也不願再有何耽擱,口氣一變,面帶一絲冰寒的說道.

接著她大袖一抖,頓時一片藍霞席卷而過,幾人就詭異的在虛空中消失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半年時間一閃而過.

而魔界的一處靠近荒地的連綿丘陵黃土之上,一座圍牆高達百丈的巨大要塞正聳立在大片山包的包圍之中.

這座巨大要塞占地足有十里之廣,仿佛一座小型城鎮一般.

高大圍牆上,隱約可見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巡邏甲士,在要塞四周虛空中則不有各色光霞閃動,明顯不知布置下了多少法陣禁制的樣子.

而更高處的高空中,則一大片漆黑魔云懸浮不動,但不時有陣陣驚人波動從中傳出.

"韓前輩,是不是弄錯了.這里真是你所說的防備不嚴,沒有多少魔族駐守的垮界通道?"朱果兒在距離要塞百余里遠的一座小山之後,正看著身前的一只銅鏡,有些目瞪口呆的說道.

銅鏡上陣陣光霞閃動不已,赫然正映照著巨大要塞附近的種種景象,飛快流轉不定著.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驚退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闖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