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敖嘯與銀月  
   
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敖嘯與銀月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敖嘯與銀月

元刹一聽敖嘯之言,神色一沉,目光再一掃遠處遠處韓立所化巨猿和巨大黃金蟹後,眼珠微微轉動了幾下,忽然冷笑一聲後,單手虛空一抓,那柄白色小錘就一閃的浮現而出,但金光一閃後,又詭異的消失了.

而頭頂巨大狼影往下一撲火,頓時沒入大殿中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整座大殿無數藍色符文飄舞而出,猛然一顫後,就化為一團藍光的破空而走,只是幾個閃動間,就到了天邊盡頭處.

這時,元刹的聲音才從遠處若隱若現的的傳來:

"敖嘯,既然你插手此事,這一次我就退走了.但是你們運氣不會總是這般好的,下一次落單的時候,我絕不會輕易的放過你們."

話音剛落,藍光在天邊再狂閃幾下,就真的沒了蹤影.

元刹別看是女子之身,但是行事倒是果斷,一見敖嘯出現就知道今日無法如願的擊殺韓立等人,反而可能自身陷入危險之中,當即干脆的離開了,竟沒有半分的遲疑和猶豫.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也大松了一口氣,招呼蟹道人一聲後,二者就在光霞閃動中再次恢複了人形.

原本冰封在半空中的兩座極山,更是被韓立抬手放出兩股銀焰融化開表面冰塊,重新落了下來,但被一只大袖一卷的全都收了起來.

敖嘯轉過身來,朝韓立這邊望了兩眼後,單手一揚,一道白光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光芒大放,現出一只通體銀光閃閃的巨大樓船,共分五層,足有百余丈之長,上面還站有一些手持銀戈的甲士.

"你們也上來吧."敖嘯老祖淡淡的吩咐一句,就帶著銀月身形一飄的上了樓船,並進入到頂層大廳中..

那些甲士默默的一分兩側,微微低首的做出恭迎姿態.

"傀儡!"

韓立一眼就看出了這些銀色甲士的本來面目,略一沉吟後,就有了決定,帶著蟹道人和朱果兒也徐徐的飛了過去.

那些銀色甲士傀儡,顯然已得到了敖嘯老祖的命令,目睹韓立三人上了樓船,只是靜靜的站在原處,絲毫沒有上前攔阻的意思.

但當走到大廳大門外後,韓立卻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首讓朱果兒暫時留在外面,只是帶著蟹道人進入了頂層大廳.

"拜見,敖嘯前輩!"

韓立一進入廳門,立刻看到敖嘯老祖正坐在一把金色交椅上,當即走了過去,微微一禮的說道.

敖嘯老祖沒有馬上開口說話,而是上下打量了韓立一番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銀月站在敖嘯老祖背後處,低著頭顱,竟似乎沒有勇氣再看韓立的樣子.

"你就是那位千余年時間,就從化神期修為修煉到合體境界的'韓立’?現在老夫親眼一見後,才知道外界傳言還有些低估了你的天資.現在已經是合體後期了吧?"敖嘯老祖終于開口了,口氣竟然頗為和善.

"晚輩的確已經修煉到了後期.前輩以前就知道晚輩了?"韓立神色平靜,但說完後又忍不住看了銀月一眼.

銀發女子仍是低頭不語的樣子.

"韓道友的名字,在銀月這丫頭從人界回歸靈界的時候,老夫就知道了.不過,當道友進階合體期境界後,才算真正進入老夫眼中的.畢竟每一名合體修士都是人妖兩族的頂階戰力,老夫自然要多加注意一二的.銀月,還不過來見禮一下,當初要不是韓道友出手相救,你又如何能二魂合一,重新回歸靈界的."敖嘯老祖先微笑的回道,忽然又招呼後面的銀月一聲.

"銀月見過韓兄,當日人界一別,妾身就未再見過道友了.但當年的大恩,妾身一直惦記在心的."銀月終于抬起了螓首,臉上神色竟然平淡之極,和初見韓立時的激動之色相比,簡直判若兩人一般.

韓立神色微微一動,心中訝然起來,凝望了對方隱約片刻後,發覺銀月神色並不像故意裝出來的樣子後,才心念飛快一傳之後,忽然一笑的回道:

"當年,晚輩並不知道仙子的真正身份,曾多有冒犯之處的,還望玲瓏道友不要見怪的.至于當初的援手,也不過是在下順勢而為的,仙子不用過于放在心中的."

"哈哈,你二人這些年不見,也無需這般生疏的.但不管怎麼說,韓道友對銀月丫頭的救命之恩是真的.老夫必定會加以厚報的."敖嘯目中閃過一絲異樣後,卻哈哈一笑的說道.

"這里已經是魔族控制的區域,前輩為何會出現此地的,是來刺探魔族動靜嗎?"韓立不知心中有何想法,口中話題一變的問了起來.

"也是也不是!"出乎韓立預料,敖嘯老祖略一沉吟後,竟給了一個模糊的回答.

"前輩的意思是……"韓立一怔.

"數月前,聯軍那邊得到消息,說魔族這邊原來坐鎮的三名始祖似乎接連的輪換變動了一番,而且魔族占領區域似乎還開始加大了魔化地域的擴張.老夫受其他道友所托,一來是親眼確認消息是否屬實,二來是看看能否將幾處魔化母陣破壞掉幾個."敖嘯神色肅然的說道.

"魔族聖祖變換,這個我倒可以理解.但嘯前輩,魔化母陣又是怎麼一回事.我記得以前在人族區域中,似乎也有少數地方出現過魔化跡象,和此地的變化是一樣的嗎."韓立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問道.

"魔族若想在我們靈界真正立足,必須將一定區域魔化,將附近靈氣徹底轉化為魔氣才有可能的.而這種轉化,必須依靠一種可以將普通樹木轉化為魔化植物的魔陣才可.當初魔族也在我們人妖族進行過這番嘗試,但剛一開始卻被我們發現,將大部分法陣都及時的摧毀掉了,故而魔化效果不顯.但木族這邊情況就麻煩多了,不但大半占領區域地下都布置下了這種的魔化法陣,更是在數年前就開始修建母陣來.有了這種魔化母陣,就可將數以千萬計的魔化法陣聯結一體,再想摧毀的話,可就困難之極了.但若真能毀掉幾座,必定可以延緩木族領地的魔化過程."

敖嘯老祖說到這里,歎了一口氣,但頓了一下後,臉上閃過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問出一句讓韓立心中一驚的話來.

"韓道友這些年音訊全無,可是和真靈世家的人去了魔界?"

"前輩如何知道此事的?我和隴道友葉仙子以及一些靈族人,的確在前段時間聯手進入了魔界!"韓立神色陰晴不定了一會兒後,才苦笑一聲的回道.

"這有什麼難的.你們幾人同一時間銷聲匿跡的,而有關洗靈池和淨靈蓮的事情,在我等眼中也並非密不可宣的.每一次魔界和靈界聯通之時,各族都會有人暗中組織潛入魔界尋找此機緣的.只不過能成功的,寥寥無幾罷了.現在只有你一人回來了,看來其他人多半在魔界隕落掉了."敖嘯老祖從容的說道.

"前輩慧眼如炬,晚輩幾人的確是沖此機緣而去的.而魔界之行也真是凶險萬分,其他道友都先後遭遇了不測,只有晚輩僥幸下,才得以重返靈界的."韓立怔了好一會兒,才輕吐一口氣的回道.

他的確沒有想到,先前自己在魔界做的事情,竟是是在重複前人所為罷了,但是前人們恐怕十有連魔源海都未能走到的.

"以你們的修為進入魔界,的確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不過你此行收獲也遠超想象吧.別的不說,你背後這名'道友’本體,應該是魔源海中的那具黃金聖蟹吧.但修為怎麼降到如此地步了.嘖嘖,這具偽仙傫全力出手的話,就是老夫恐怕也接不下來的.你竟然將它拐帶了出來,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事的."敖嘯老祖嘿嘿一笑後,目光終于落到了蟹道人身上,目中終于難掩一絲火熱的言道.

"看來敖嘯前輩以前就見過蟹兄了.蟹道友已經有了靈智,哪是在下可以拐帶的.我只不過和蟹道友做了一筆兩利的交易,它才暫時跟著晚輩的."韓立輕咳一聲後,有些含糊的回道.

"原來如此!"敖嘯老祖打了個哈欠,心中卻十二分的根本不信.

這具黃金巨蟹若真這般好說話,當年早就被其他界面的強者引誘走了,那還能在魔源海一待就是百萬年以上的時間.

不過敖嘯雖然看著黃金巨蟹這具偽仙傫,大為的羨慕不已,倒也沒有圖謀奪取的意思.畢竟修為到了他這種境界,自然知道此種事情根本不是外力可以改變的.

況且他這次一見到韓立,發現其修為竟然到了合體後期境界後,似乎也有突破大乘境界的機會後,心中早已巨浪般的翻滾不定了.

那件他原本一直為之有些後悔的事情,似乎一下就出現了一絲轉機來.

敖嘯老祖想到這里,不禁目光一掃身後的銀月一眼,見其臉上仍一副風輕云淡的表情,心中微微一沉後,當即對韓立神色一肅的問道:

"老夫不會管你在魔界其他經曆如何,最後只再問你一件事情,希望能如實的回答.韓道友,你可真進入了魔源海的洗靈池中,並得以吞服了淨靈蓮?"

上篇: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 意外來客     下篇: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忘情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