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忘情決  
   
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忘情決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忘情決

韓立聽了敖嘯老祖如此一問,臉色微微一變,雙目不覺微眯而起,目光直視對方.

"前輩覺得晚輩可是成功了?"半晌後,韓立最終恢複常色的反問了一句.

"那洗靈池和淨靈蓮雖然大名鼎鼎,甚至各界面也有眾多強者打過它的注意,老夫卻還真沒聽說過有幾人真能得償所願的.按理說你即使能夠從魔界安然返回,但真能得到此機緣的幾率仍不會高的.但是不知怎麼,老夫一見眼見到你後,忽然又覺的似乎你的機會似乎並不像我原先想象的那般小.你應該得手了吧."敖嘯老祖猶豫了一下後,才有一絲凝重的說道.

"既然前輩覺得晚輩應該成功了,那就算晚輩進入過洗靈池了吧."韓立心念飛轉動幾遍後,最終一笑的回道.

若是在以前,他自然不會輕易在一名強大存在面前透漏這等消息的.

但現在他已經將涅槃聖體修煉了到了第二階,可以動用那玄靈之劍了,外加還有蟹道人在旁邊,即使面對一般大乘存在也有一戰之力了,故而也就沒有這般多顧忌了.

而且韓立心中更想知道,這位妖族大乘在知道他的回答後,又會作何表示的?

"好,很好.你既然已經進入過洗靈池,吞服了淨靈蓮,日後進階大乘期自然有幾分可能了.但如此的話,老夫先前為銀月所謀劃的一切都是畫蛇添足,大為不該的了.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阻止她來早日見你,並讓其修煉那門法決了."敖嘯老祖一聽韓立之言,神色變得怪異起來,口中更有一絲懊悔之意的回道.

"畫蛇添足,那門法決?"

韓立聞言眉頭微微一皺,目光在銀月淡然嬌容上一掃後,心中隱約猜到了一些什麼,不禁為之一沉.

"修煉忘情決是自己的選擇,又怎可怨怪祖父身上的.而且要不是此法決,我又如何彌補心境上的破綻,進階合體境界的.而且修煉了此法決後,玲兒才知道世間一切愛恨都不過是多余的東西,只有大道之路才是我等修煉之人所最終要追尋的東西.我以後只要勤加苦修,眼下這點瓶頸總可豁然突破的."銀月平靜異常的開口了.

"忘情決!瓶頸?前輩,倒底是怎麼回事,莫非銀月修煉的功法出了問題嗎?"韓立終于忍耐不住的也問道.

"你不問,老夫也會給你細說的.不過此地不是久留之處,而老夫這次潛入魔族區域的任務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你和蟹道友就隨老夫先一同返回聯軍大營吧.在路上,老夫再給你詳加解釋相關事情."敖嘯老祖緩緩的說道.

"既然是前輩相邀,晚輩自然從命."韓立強壓住心頭的疑惑,略一思量後,也就立刻答應了下來.

銀月眸光閃動幾下,未再開口什麼.

"很好!來人,奉茶上來,並且立刻程返回'木棉城’.二位道友,坐下再談吧."敖嘯老祖滿意的點下頭後,立刻向廳外一聲吩咐的說道.

"是,主人!"

廳外立刻傳來幾聲生硬的聲音,銀色樓船微微一顫後,頓時發出一聲嗡鳴的破空飛遁起來.

韓立和蟹道人見此,也依言的分別坐在了附近的子上.

幾乎同一時間,廳門外輕盈腳步聲一起,數名身披銀色紗衣的銀發侍女,手捧茶盤的走了進來,並紛紛恭謹的將一杯翠綠欲滴的靈茶給幾人奉上.

韓立心念銀月之事,自然沒有什麼心思品嘗這看似不凡的靈茶.

只是出于禮貌的用嘴唇稍碰了一下茶水,就將茶杯放到了一側的桌子上,然後靜等敖嘯老祖再說話.

倒是蟹道人有些出人預料,用目光稍微打量了手中茶杯後,竟一口氣全喝入了腹中,還一歪頭顱的木然說道:

"不錯,這茶水中的特殊靈力似乎對我略有一些裨益,敖道友還有嗎?"

"哈哈,蟹兄真是直爽之人.放心,這碧龍茶雖然稀少,但是老夫這里還有數近的,蟹兄喜歡的話,回頭老夫就相贈了."敖嘯老祖雙目一亮,不加思索的回道.

看來他對黃金巨蟹,也是大起拉攏之心的.

"那在下多謝了."蟹道人只是點下頭,就閉口不言了.

深知對方偽仙傫身份的敖嘯老祖,自然不以為意,反而轉身沖銀月閃過一絲愛憐之色的說道:

"玲兒你才修煉忘情決不久,心境還不太鞏固,還是先回密調息吧.別再了出什麼意外了.現在老夫一人陪著二位道友就行了."

"既然是祖父之命,玲兒自當遵命."銀月想了一想後,也就立刻答應下來.

她向韓立和蟹道人微微一禮後,就從容的退出了大廳,神色保持著淡然,仿佛韓立在其眼中始終和一名普通朋友差不多的.

韓立盯著此轉身而走的背影,嘴唇微動了幾下後,還是寂然的沒有任何話語說出.

敖嘯老祖將二者表情都看在眼中,臉上不禁滿是苦笑之色,等銀月真的從大廳中消失後,才再說道:

"韓道友,有關玲瓏出身和昔年認識你之前的事情,想必你已經通過其他人了解了一些吧."

"我的確聽說過了一些,不過她重返靈界後,好像就一直被前輩留在身邊了."韓立回了一句.

"的確如此.當日她從剛從人界返回的時候,並未返回族中,而是直接找到了老夫的閉關處,並在閉關的大陣外一跪就是七天七夜之久.老夫還能清楚的記得,當終于忍不住打開禁制放她進來後,剛見其時的枯瘦模樣……"敖嘯老祖歎了一口氣後,就開始用一種異常低沉聲音講述起來.

韓立靜靜的聽著一切,目中閃動淡淡的光芒.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敖嘯老祖的講述非常緩慢!

有時看起來和銀月有關的一件異常普通事情,都可以說的異常仔細,但韓立卻從中隱隱聽出了一些什麼來,心中異樣情緒不停的此起彼伏,但面上卻又看不出分毫來.

"當我覺得不妙的時候,已經完了.玲兒已經將忘情決修煉到了小成,雖然還遠未到斷絕一切感情的地步,但我也不敢輕易放其離開我身邊.所以縱然潛入魔族這等危險任務,我也必須將這丫頭帶到身邊,才能放心的.卻沒有想到,韓道友竟然能活著從魔界返回,並能湊巧的讓老夫碰到.看來冥冥之中,還真是有一絲天意在其中的."足足小個時辰後,敖嘯老祖才終于講述完了一切,歎了一口氣後,就閉口不言了.

韓立則面色陰沉,並沉吟了好一會兒後,才慢慢的問道:

"這麼說,玲瓏道友之所以變得對我這般冷淡,完全是那忘情決緣故了.而她依靠此法決進入合體期後,前輩才發現玲瓏體質其實並不適合此法決,一旦真將忘情決修煉到了極致,反而會法力反噬,修為盡喪的.而這忘情決又是一種一旦停止修煉,則會不進則退的法決.銀月即使放棄繼續修煉此決,仍會後患無窮,法力從此就會停滯不前的."

"不光如此的,因為體質和此功法相克緣故.這忘情決修煉了前面幾層後,對玲瓏影響也遠不像我所想的那般有效.現在一天時間內,玲瓏還有三分之一能勉強維持本性,而剩下的時間內則會徹底受忘情決影響,變成了像你剛才所見的那般模樣.而隨著這門法決修煉的深入,玲瓏能保持本性的時間,只會越來越短,並最終徹底消失掉的."敖嘯老祖沉默了一下後,又講出了一個讓韓立一怔的事情.

"什麼,照前輩所說,銀月每天還有恢複原先模樣的時間.我說剛才和元刹對峙的時候,銀月剛出現的時候,表情和後來可是大不一樣,判若兩人一般的."韓立為之一喜的說道.

"韓道友以為一個人的心境情感等東西,每天都會發生劇烈變化,是一件好事嗎?換一個意志稍微薄弱的人,平常別說修煉打坐了,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神魂分裂發瘋的.我現在每隔幾天時間,都必須施展一種鎮神術才能強行彌補玲瓏神識上的創傷.這也是,我不該放她輕易離開身邊的主要原因."敖嘯老祖卻搖了搖頭的說道.

"這忘情決既然是前輩給玲瓏准備的,難道就沒有辦法化解嗎.而且前輩是大乘存在,神通之大可想而知了,這點事情應該難不倒前輩的."韓立臉色一變,急忙的問道.

"玲瓏是我嫡系血脈,我若是有辦法,自然造就施展出來了.但話又說回來,要不是玲兒覺醒了七星月體的天賦體質,即使修煉了這忘情決,我還真有辦法可以化解的.但是現在忘情決和此體質相克相生之下,早已糾纏到了一體,就算老夫有通天手段,也只能束手無策了."敖嘯老祖眼角跳動了兩下,躊躇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原本應該對一切人都隱瞞下的秘密.

上篇: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敖嘯與銀月     下篇:第兩千四十八章 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