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木族大戰(十)  
   
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木族大戰(十)

“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合體修士,竟然能夠將我二人憑空傳送到這里。這種直接只制造傳送法陣的神通,倒是少見的很!不過你將我二人送到這里,難道還真打算以一敵二不成!”長袍老者盯著韓立背後巨**相,雙目閃動著一絲絲凝重的問道。

“你們也不是本體親至,以一敵二又有何不可?”韓立輕輕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口中說說自然可以了,但作為說此話的代價,閣下就把小命給老夫留下吧。”長袍老者聞言,怒極反笑起來,單手一掐訣,背後一道血光沖天而起,一個恍惚後,竟幻化成一只十幾丈長的血色蟲影。

蟲影不但通體鮮紅,外形肥胖下,更是酷似一條巨蠶,只是頭部憑空多出一張遍布獠牙的巨口來,遠遠看去好不猙獰恐怖!

“砰”的一聲!

蟲影方一現身,就大口驀然一張,一道血光一噴而出。

而血光一離開巨口間,就一個模糊的分裂而開,幻化成無數根血絲的奔韓立一卷而來。

“來的好”

韓立臉上笑容一斂後,口中一聲低喝,背後法相當即六條手臂一動。

頓時破空之聲大作,無數金色拳影在其身前一下浮現而出,並化為一團團金光的迎向密密麻麻的血絲。

“轟隆隆”的巨響連綿傳來。

金色拳影一接觸血絲的瞬間,就紛紛化為金光的爆裂而開,滾滾氣浪往四下一卷後,將那些血絲硬生生的擋在對面。

長袍老者見此情形,卻鼻中一聲冷哼,兩手飛快掐訣下,手指驀然沖那些血絲一點。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密密麻麻的血絲突然活過來般的扭曲晃動起來,,並且只是一個顫抖,就紛紛閃入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韓立身前虛空波動一起,無數血絲“嗤嗤”的激射而出,暴雨般的奔韓立狂射而下。

韓立臉色微微一變,雙足未動,但身軀一個滑動的出現在了數丈後,而身下青色劍蓮滴溜溜的猛然一漲下,片片蓮瓣一下幻化成數層青濛濛光幕的擋在了身前。

那些血絲方一暴射入青色劍幕中,立刻在青光閃爍中,就被劍光攪得的粉碎。

如此多的血絲,竟沒有一根能夠洞穿光幕而過,均都化為了片片血霧的一散而開。

血腥之氣一下彌漫了小半天空!

但詫異的是,遠處長袍老者目睹自己攻擊無效,非但沒有露出失望表情,反而嘴角微微一翹的閃過一絲詭異之色。

這時,韓立仿佛一下察覺到了什麼,目光唰的一下,向另一邊羽翅女子掃了一眼。

結果他雙目異樣藍芒一閃後,突然發現什麼的神色一沉,龐大神念往四周飛快一掃後,一條手臂驀發出“嘎嘣”爆響粗大一圈,並反手一拳的向身後閃電般擊去。

“轟隆”一聲。

拳頭瞬間變得金光燦燦,仿佛赤金鑄成一般,而拳風一起下,隱約陣陣雷鳴聲大起。

同一時間,金色拳頭所擊向的虛空處,一陣不易察覺的波動後,一道半透明帶翅的婀娜身影,一下在波動中鬼魅般的浮現而出。

金色拳頭一閃即逝下,就到了人影的頭顱處,絲毫沒有留手之意的狠狠搗出。

如此一來,這詭異人影看起來,竟仿佛約好般的主動湊到拳頭下一般。

人影一見此情形,蒼白的臉孔一絲意外表情,但是身軀只是微微一扭,身形就再次模糊不清起來。

狂風一卷而過後,金色拳頭就從帶翅人影頭顱中一閃而過,但空空如也,好像直接擊在虛空處一般。

而那已經模糊的人影才真正一閃的泡沫般碎裂潰散開來。

“跑掉了!”

韓立一下鬼魅的轉過身來,目光沖附近另一處虛空一掃而去後,雙眉一挑的的喃喃一聲。

這時他所望之處,波動微微一起後,帶翅人影再次一晃的詭異閃現,並用冰冷目光同樣望向韓立。

正是那名帶翅的魔族女子。

而在長袍老者附近,明明還有另外一名帶翅女子靜靜的懸浮在原處。

無論臉孔神情還是服飾,二者竟均都一般無二。

“合體存在中,能將幻術和隱匿之術修煉到這種程度,韓某倒還真是第一次見到。要不是我修有靈目並且神念也算強大,恐怕還真以為你仍留在原地未曾出手的。”韓立淡淡的說道,並在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忽然一根手指沖長袍老者旁邊的帶翅女子輕輕一點。

一聲雷鳴!

一道金色電弧從指尖一彈而出,一個閃動後,就到了帶翅女子身前處一劈而下。

“噗”的一聲。

長袍老者附近女子竟在電弧及身的瞬間,一下化為點點白光的碎裂潰散了,只是一具幻影而已。

長袍老者和真正的帶翅女子見此情形,神色都微微一變。

但下一刻,魔族女子就陰沉的開口了,聲音奇寒無比:

“就算你能躲過這一擊,那下次,下下次呢?”

“怎麼,道友還打算用同樣的手段!你以為同樣手段能對我還有用?”韓立微微一怔,但馬上輕笑了起來。

“的確是用同樣的手段,好好接著吧。”

魔族女子玉容上煞氣一現後,,背後雙翅猛然一山,身軀一下有模糊的再次不見了。

而下一刻,韓立另一側波動一起,此女身形一閃而現,兩只手掌一下幻化成一對漆黑利爪的沖其一抓而來。

韓立見此,不加思索的袖子一抖,一道青色劍光迎面一劈而出,並寒光一閃後,就將帶翅女子一斬兩片,但尸體尚未翻身栽倒,就一個模糊憑空消失了,竟只是一具虛影而已。

這時,另一邊波動再起,帶翅女子又鬼魅般的一分虛空浮現,雙爪一動下,立刻無數爪芒發出嗤嗤聲的沖韓立一罩而下。

韓立面無表情的略一偏頭,再猛一張口。

一聲雷鳴,一道金色電弧破空而出,直接擊在帶翅女子身上,但一閃的透體而過,竟也不是本體所在。

而這時韓立頭頂上則虛影一閃,帶翅女子身形又已經詭異的閃現而出,雙翅一抖下,無數黑芒激射而下……

就這般,帶翅女子以不可思議的遁術,在韓立四周忽遠忽近的接連閃現而出,並發起各種暴風驟雨般攻擊,但自身卻仿佛幽靈一般的根本不受任何傷害。

“有些意思,一攻擊完立刻瞬移而走,只留下一具幻影來迷惑敵人。這種手段的確有趣,不過也只有將幻術修煉到即真即假的地步,才能瞞過對手吧。但這種手法,對我可沒有什麼用的。”韓立目中藍芒閃動,口中頗感興趣的說道,背後梵聖法相卻驀然六臂一動後,頓時手中各自浮現一口金色巨劍,並向四面八方狂劈而出,竟將各種攻擊盡數接下來。

帶翅女子對這一切卻猶如未睹,身形仍然鬼魅般的在韓立附近忽隱忽現,並且遁速越來越快,攻擊越來越凶猛,竟仿佛同時有七八人在發起攻擊一般。

以韓立在這些攻擊中穩若泰山,並且在連接下數波連綿攻擊,稍一緩過手後,立刻一聲冷笑,一只手掌一翻轉,黑光一閃,一座漆黑小山就手心中浮現而出。

但未等其催動手中極山,忽然臉色一變的體表一陣“噼啪”亂響,無數金弧從體內冒出,並瞬間化為一層金色電衣的覆蓋身軀各處。

而幾乎同一時間,四周原本彌漫開來的淡淡血霧,竟忽然一凝的重新幻化成一根根血絲,並靈蛇般的紛紛沖韓立彈射而來。

要不是韓立發覺的稍早一些,恐怕還真一個不防的被這些血絲偷襲得手。

現在他只是猛然一催體內法力,頓時體表的金色電衣再猛然一漲後,就正好將那些血絲撞擊到了一起。

“呲啦”之聲大起,金色電衣狂閃不定,而血絲一沒入其中後,竟發出一陣低沉悶響的紛紛爆裂而開。

一團團血霧彌漫開來,一下將韓立身形淹沒進了其中。

這些血霧只是幾個翻滾,就變得粘稠無比,里面更是隱約有無數血色符文閃動不已。

遠處站立的長袍老者,這才將正暗自催動的法決一停,同時大喜的大喝一聲:

“翎仙子,現在不施展那神通,還要等到何時!”

“哼,不用你說,我也會如此做的。”

一聲冰冷的回話,血霧附近人影同時一閃,一下在四周浮現出七名一般無二的帶翅身影來。

這七名不知是真假的魔族女子方一現身而出,同時雙手一搓,竟一下各自浮現出一件黑紅色的魔幡來,然後同時往血霧上空一拋而去。

這七杆幡旗都不過丈許來長,但表面各自銘印一個鮮紅色魔陣圖案,並在一拋出後,立刻在空中幻化成七團黑紅色光球,並盤旋飛舞不定。

而這七名魔族女子,則口中念念有詞,十指沖空中魔幡各自飛快掐訣點指。

下一刻,“轟”“轟”等七聲悶響。

幡旗在血霧上空驟然消失不見,七座黑紅色光陣則浮現而出,並詭異的懸浮在血霧上空。

而光陣中心處,隱約有血紅色魔焰閃動不已。

上篇:第兩千一百六十五章 木族大戰(九)     下篇: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木族大戰(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