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五行之劫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五行之劫

三頭六臂法相頓時再次巨大而起,頃刻間就在金光中身軀暴漲一大截,一下狂增百丈之高。

同一時間,下方韓立元嬰和肉身卻在靜靜盤坐不動,仿佛在全力煉化先前吸納的天地元氣。

那些元氣之雄厚,哪怕以韓立之神通,先前也只是強行吸入體內,暫時鎮壓一時而已,只有大致煉化之後才可能真正操控如意,讓修為一時暴增。

不過這些對那擎天巨人的梵聖法相來說,卻絲毫不成問題。

巨**相三口狂噴金色霞光,將空中飛卷而下的靈霞全都一吸而入,一副若無其事的輕松樣子。

而法相在不停吞噬中,則持續巨大!

不過一盞茶的工夫,一個幾近千丈的金色巨人就屹立在盆地中心處,六臂微微一晃,天地都為之一震。

這時,四周天邊湧來的靈潮開始減弱,並最終一閃的徹底消失了。

元嬰見此,身軀只是一晃,就化為一道金光的往下方肉身上一撲而去。

一個模糊後,元嬰就重新歸位,和肉身再次合二為一。

韓立身軀一震後,緩緩睜開了雙目,略一感應體內幾近澎湃的法力後,臉上不禁一絲異色閃過的喃喃起來:

“此法果然有效,如此一來沖擊瓶頸應該會輕松一些的,”

話音剛落,他立刻手中法訣一掐,再次閉上雙目的運功而起。

刹那間,韓立身上金光大放,一枚枚金色鱗片從體內浮現而出,瞬間覆蓋全身,頭頂上青光芒一閃,一個半尺長的青色獨角一閃現出。

空中金色漩渦一聲脆響的碎裂而散。而一道比比先前還要可怕倍許的氣息從韓立身上一沖而起。

此氣息所過之處,天空云層都被一沖而開。幾縷陽光一射而入。刺目之極。

這時的韓立,兩手法訣飛快變化,口中傳出低沉咒語之聲,在其身軀兩側。金色霞光一聚,兩顆金色頭顱和四條金色手臂虛影若隱若現。仿佛隨時可真正凝聚而出。

同一時間,韓立體表鱗片顏色驀然一深,開始散發出紫金色的異芒。

此刻他將梵聖真魔功徹底運轉而起。龐**力在體內巨浪般的一波接一波向瓶頸開始沖擊。但其體內仿佛有一道無形堤壩橫在那里,將這些法力死死攔在那里,絲毫松動不見。

看來沖擊瓶頸的過程,絕對不是短短幾日就可見效的。

韓立一邊不停催動功法,一邊感應著體內的一切變化,臉上絲毫異色不見。

突破大乘期瓶頸。自然絕非以前瓶頸可比,他早就做好了打持久戰的准備……

一個月後。銀月站在山頭之上望著遠處的盆地方向,臉上絲毫表情沒有。

在其旁邊卻多出了一道嬌小身影,赫然是朱果兒這丫頭。

韓立開始突破瓶頸時,可弄出不小的動靜,正在附近修煉的朱果兒自然不可能沒有發覺,不久後就將功法一收,飛奔到盆地附近加以等待起來。

此刻盆地方向早已被十幾層各色光幕籠罩其下,任這小丫頭往目中狂注靈力,看到的仍是光濛濛一片,絲毫東西都無法看清。

“玲瓏前輩,韓前輩現在怎麼樣了,如此長時間,可是出問題了?”小丫頭臉色有些焦急,忍不住的沖銀月問道。

“現在整個地區都被禁制覆蓋了,我也無法看清里面發生的事情,不過從那邊傳出的氣息越來越強大,幾乎快不在我祖父之下了,想來應該無事的。”銀月淡淡目光一掃,冷漠的回了一句,隨之就不再理睬的盤膝坐下,自顧自的運功修煉起來。

朱果兒聞言,心中微松,但見銀月這般神色,心中又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這位“玲瓏”前輩不久前還一副對對韓立異常關切的表情,現在竟一下變得這般冷淡。要不是,這些年她已經知道了銀月此種變化是受某種法訣影響的緣故,恐怕也要為之愕然半天的。

另一邊山峰上的蟹道人,雙目銀光閃動的盯著籠罩盆地上空的一層層光幕,臉上隱約有一絲異樣浮現。

盆地驀然整個為之一顫,籠罩上面的所有光幕一陣劇烈波動,驚天動地的巨響一下從里面連綿爆發傳出。

金光一閃,十幾道粗大光柱從光幕中一噴而出,直沖九霄云外,將漫天烏云都一擊而散!

所知一股恐怖氣息從中一卷而出,即使蟹道人神念一接觸之下,瞳孔也不禁微微一縮。

“成了,氣息已達大乘境界了,是否真正沖擊成功,就看能否渡過下面的天劫了。”蟹道人竟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兩聲,臉上頃刻間恢複了原先的淡然,好像對韓立此刻的情形仍能了如指掌。

不過他話音剛落,十幾層光幕一聲轟鳴,就在無數金芒中寸寸的碎裂而開,現出一個千余丈高的金色法相虛影,而在虛影腳下處,一團直徑十余丈的紫金色光暈懸浮在空中,韓立正雙手抱臂的站在其中。

這時的韓立,仍保持著魔化的妖異樣子,但渾身上下鮮血淋淋,遍布無數纖細傷口,並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愈合著。

更詭異的是,韓立身軀比先前高出大半,手臂大腿赫然比先前也粗大一圈以上,竟憑空化為了一名孔武有力的力士般大漢。

在下方,那座數十丈高的巨大晶台,此刻早已蕩然無存,在原處只剩下坑坑窪窪的地面和遍布粉末狀的殘骸,仿佛被什麼巨力硬生生壓碎一般。

韓立在紫金色光暈中,雙目緊閉,但銀色靈紋遍布渾身上下並流轉不定,看似在虛空中一動不動,但凝望臉孔身軀,卻可發現其額頭青筋暴跳,渾身上下肌肉蠕動,仿佛體內一股恐怖力量正在醞釀之中。

至于他此時散發的可怕靈壓,更讓方圓數里內的虛空都近似凝固起來,任何生靈一進入其中,都會瞬間被此靈壓硬生生絞殺掉。

而高空之中,原本被金色光柱擊散的烏云,則在轟鳴聲中再次彙聚而起,並且滾滾翻動之間,隱約可見一團團五色光霞閃動不已,並且在飛快的狂漲巨大。

不過幾個呼吸間功夫,五色光團竟一個個化為了畝許大小,高空盡見霞光滾滾閃動,幾乎將烏云都遮蔽的一干二淨!

“五行之劫!”遠處山頭上的銀月,一見空中異像,原本冰冷面孔上竟微微有些動容起來。

朱果兒雖然有些稀里糊塗,但看銀月這般神情,自然也知道盆地上空的天象非同小可,當即雙目睜得滴溜溜滾圓,眼也不眨的盯著遠處。

此刻,韓立身上氣息越發可怕,甚至隱約可見身軀四周空氣有些扭曲模糊。

忽然韓立一抬頭,雙目一睜而開,臉上絲毫表情沒有的望向天空。

幾乎同一時間,天空中的五色霞光驟然一變,同時幻化成了赤金之色,並下一刻,從中噴出無數道尺許長金光,並一晃之後,就利刃般的激射而下。

一個個金光燦燦,寒氣逼人,從高空一落之下,就暴雨般的沖整個盆地一灑而下。

“金罡之氣!”

韓立雙目一眯,心中一凜的脫口叫出,但臉上卻沒有露出太多畏懼之色,只是一只袖子猛然四周一抖。

頓時十幾道法訣一飛而出,一閃的沒入附近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盆地四周布置的眾多法陣,嗡鳴聲大起,一層層光幕一閃即逝的就再次幻化而出,化為護罩的將盆地全護在了下方。

“轟隆隆”聲大作!

金光一落到最外層光幕之上,爆發出驚人的轟鳴聲,並化為一團團金光的爆裂而開。

光幕表面立刻波紋蕩漾,狂閃不定!

不過一盞茶的工夫,最外層光幕就再也無法支撐的在金光中被斬成無數碎片。

而激發此禁制的法陣,也因此光芒一閃的寸寸碎裂毀壞,再也無法使用了。

密密麻麻的金光瞬間一閃,就再次落到第二層光幕之上,同樣的聲響再次傳出……

就這般,高空落下的道道金光,連綿不絕,無窮無盡,並且每一道威能都不下于一般的飛劍飛刀!

如此一般狂轟亂擊下,就在短短時間內一連擊破五層光幕。

不過就在這時,下方韓立卻只是單手一掐訣,千丈高的法相虛影卻六臂一模糊,一下向空中握拳狂擊而去。

刹那間,狂風般的呼嘯大氣,一團團閣樓般大小的拳影在光幕外浮現而出,並一晃的直奔高空巨型光團破空射去。

拳影所過之處,擋在前面的一道道金光尚未真正接觸,就紛紛一震的碎裂而滅。

拳影幾個閃動下,就直接擊在了金色光團上。

一聲金屬撞擊般的刺耳聲響後,拳影一個反彈的瞬間而滅,而金色光團猛然一震的化為無數金光的潰散而開。

從空中墜落的金光,一下嘎然而止!

不過下一刻,散落的金光只是滴溜溜的一陣翻滾,就立刻顏色大變,幻化成了青綠之色,再滾滾一聚後,又組成了青色光團,體積絲毫不再原先之下。

同時一股濃濃的草木氣息,從光團中一散而出!

上篇: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靈潮     下篇: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 天劫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