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真雷劫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真雷劫

他二話不說的手中法訣一變。

梵聖法相忽然將手中巨劍一拋而出,體表驟然間金光濛濛的一陣流轉,竟瞬間由虛影幻化成了實體金身,無數金色符文圍繞其身軀盤旋飛舞。

金身三顆頭顱則大口一張,無聲無息,但一股白茫茫的波浪一卷而出,並一個閃動下,就沖入了霧海之中,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白色波浪在塵霧中爆裂而開,一圈圈透明音波一卷散開,波及到了整片霧海。

音波卷過之處,霧海中整齊排列的灰色衛士,刹那間一震的化為粉末。

但是下一刻,當霧海再次一滾後,數以十萬計的衛士就完好無損的再重新幻化而出,手中兵器齊揮下,破空聲大起!

無數道黃芒激射而下,密密麻麻遍布整個虛空。每一道都發出刺耳尖嘯,仿佛無堅不摧。

韓立見此,臉色一變,口中一聲低喝,一根手指沖梵聖金身驀然一點。

三頭六臂的金身,當即口中白波一停,一個大步向前邁出一步去,六條手臂一揮,頓時手掌中金光閃爍。

轟轟幾聲後,六道奇粗光柱一噴而出,並在霧海下方瞬間融合一體,化為一道金濛濛颶風。

此颶風足有數百丈之高,只是滴溜溜一轉,無數金文從中狂湧而出,同時一股令人難以置信的吸力,從風中一卷而出。

那些激射而下的黃芒被巨力一扯之下,只是一顫下,就紛紛方向一變的向颶風中射去,並發出一陣悶響的不見了蹤影。

至于空中無邊塵霧和幻化處的百萬衛士,也在巨大吸力作用下,同樣無法自制的飛蛾投火而去。

一時間,塵霧滾滾,人影紛紛湧動。

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後,整個天空為之一清。除了黑壓壓的烏云外和金色颶風外,再無任何東西存在。

金色颶風仍在虛空中瘋狂轉動,里面轟隆隆聲不絕,絲毫看不出可以容納如此多塵霧的摸樣。

韓立見此,長吐了一口氣,面上終于露出了欣喜之色。

他一只袖子沖空中颶風一抖,一連串各色法訣從中激射而出,連連閃動下。就紛紛沒入風中不見蹤影。

下一刻,空中一聲悶響!

颶風里面聲音一下嘎然而止,但本身卻在金光狂閃中飛快縮小起來。

片刻工夫後,當空中颶風最終一散的徹底消失後,一顆頭顱大小的土黃色晶球卻從高空一墜而下。

下方韓立目光一閃,單手虛空一抓下。一把將晶球憑空攝了過來。

但此物方一落到手心的時候,韓立手腕竟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沉,雖然馬上就重新抬起,但面上也現出一絲驚容來。

這顆土黃色晶球看似毫不起眼,但是分量之重,竟在數百萬斤以上。

以韓立如今神力,一接觸之下竟差點未能抓牢此物。

雖然不知這整片霧海被其用莫**力強行壓制成一團的東西,應該喚作何種材料,但若以其煉制成一些特定寶物的話。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了。

韓立心中正在思量,空中天地元氣一陣激蕩下,更高處雷鳴聲再次傳來!

緊接盆地上方的一塊烏云劇烈翻滾而起,飛快左右一分下,竟驀然現出一個巨型大洞。

此洞足有數十畝之大,里面轟鳴聲震天,一道道銀弧彈跳不已,一團團雷球耀眼閃爍,並且邊緣還在不停狂漲巨大。仿佛一個雷電世界正在破空跨界而來。

“真雷劫!”

韓立目睹此景。神色一下肅然的喃喃幾聲,手掌微微一晃下。頓時手中之物一閃的收了起來,同時兩手十指沖四周一點,一道道青色法訣彈射而出,再一閃即逝的沒入殘余的那些法陣之中。

頓時四周嗡鳴聲大氣,剩余法陣一下在光芒大放中將威能催發到了極致,激發的光幕一下變得凝厚異常,

更惹眼的是,韓立四周原本一直靜靜不動的三座極山,也終于無聲無息的騰空飛起。

它們在光幕上空一頓之後,就分成三角狀的懸浮在低空處,正好將韓立牢牢護在了其下。

但韓立還不放心,接著心中劍訣一掐下,七十二口青色飛劍在極山下閃現而出,一陣盤旋飛舞後,又幻化成一朵巨大青蓮,懸浮其頭頂上一動不動。

難怪他這般謹慎了!

世人所說的大乘天劫,其實十有**指的並非前邊的五行之劫,而是隨後緊跟而來的真雷劫。

以往其他合體後期修士在沖擊大乘瓶頸時若是隕落掉,十有**就是送命在這真雷劫之下的。也只有渡過了此劫的存在,才有資格接受後面的的心劫測試。

雖然心劫之難甚至還在真雷劫之上,但是一般情形下,縱然無法通過此劫,總還是有一定幾率可以保住性命的。而不像真雷劫那般,要麼真可以僥幸渡過此關,要麼就直接消失在天雷威力之中,根本沒有第三條路可走的。

韓立一邊催動各種禁制和寶物,一邊心中飛快回想傲嘯老祖、莫簡離兩位大乘存在在渡這真雷劫時的種種經驗之談,臉上表情凝重之極。

……

遠在山頭上的銀月、朱果兒和蟹道人,此刻神情竟然均都不同。

銀月仍然秋目如水,但臉上不知何時又掛上了焦慮的表情,朱果兒在看完了韓立對抗五行之劫的一番神通爭斗後,小臉則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至于蟹道人雙手倒背的站在另一座山頭上,神色淡然的看著盆地中發生的一切,

忽然他神色一動,一轉首下,目光竟向足下山頭極遠處望去,一時間並未有何舉動。

一會兒工夫後,另一座山頭的銀月也仿佛察覺到了什麼,美目一閃下,向同一方向望去。

“如此荒涼地方,竟然還真有其他修煉者在附近,只有將他們趕走再說了。”銀月低聲自語了兩聲,身軀驀然一晃後,人就在原地一下消失不見了。

朱果兒在一旁目睹此幕,先是微微一怔,但馬上就有些恍然了,但想了一想後,還是有些遲疑的留在原地,並未緊跟了過去。

離盆地萬里外的低空中,兩波遁光,正一前一後的互相追逐著,二者飛馳激射方向,正是韓立渡劫盆地所在之處。

前面疾馳而逃的遁光大約有十幾道,看功法氣息,竟都是人族修士,並且大部分是元嬰期修士,只有前面為首的一名駕馭晶瑩遁光的女修,是化神後期的修士。

此女面容白皙秀美,二十多歲,一身藍色宮裝,不時轉首回望下,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至于後面緊追不放的另外一波存在,遁光大都是漆黑灰白之色,並夾帶著陣陣不弱的魔氣魔風,里面隱約可見一些面目猙獰的魔人,竟是一支頗為精銳的魔族隊伍。

這些魔人化神以上修為,就占據一半之多,其中甚至還有一名煉虛等階的人首蛇身的高大魔人。

以二者之間的修為差距,自然宮裝女子一伙人和後面追兵之間的距離,在飛快拉近之中。

那藍色宮裝女子,眼見後追兵離自己一伙不過數里遠距離,馬上就可直接出手攔阻他們了,當即一咬牙,驀然遁光略微一緩,單手一翻轉,頓時手心中多出一只晶瑩剔透的白色小鼎來。

一只玉手往上面飛快一拍,小鼎就立刻一聲嗡鳴的蓋子一飛打開,里面嗤嗤的破空聲一響後,當即無數根晶絲從中一卷而出,並一散之下,沖後面魔族一罩射去。

這些白絲晶瑩纖細,根根奇寒,並且卷動間仿若閃電。

後面那群魔族不及防下,頓時在魔氣中一陣大亂,紛紛催動魔功的加以抵擋,但仍有二名元嬰級魔族當場被白絲洞穿身軀而過,直接化為兩座冰雕的墜空而落。

為首魔族見此,大怒,突然一張大口,噴出一股股墨綠色霧氣來。

那些白絲一接觸此綠霧,竟立刻被腐蝕的表面碧綠一片,光芒黯淡之下,頓時再無先前的威能。

那蛇首魔族又揚手放出十幾口黑色飛叉,化為十幾道烏光沖白絲幾次而去。那些白絲一接觸之下,紛紛一震的反彈而回,根本無法抵擋多少。

宮裝女子見此,神色一變,將小鼎驀然一收下,就要遁光一起的反身逃去。

但卻有些遲了!

後面兩名化神後期魔族卻突然各自一催魔功,竟各自化為一道長虹的破空而至,幾個閃動下,搶先一步的擋住了一干人族修士的去路。

宮裝女子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之極,但也不得不率領一干手下,立刻停下遁光擺開了防守陣勢。

其他人族修士一個個臉色蒼白異常,根本無法掩飾目中的惶恐之色。

畢竟他們實力和這些魔人相比,實在差的太多了,縱然肯拼命,但能生還的機會還是近似一絲沒有的。

而趁此機會,後面其他魔族一擁而上,立刻催動魔氣的將一干修士圍了個水泄不通。

蛇首人身魔族當即猙獰之色一現,口中發出大喝的喊了一個“殺”字,並一催動十幾杆飛叉,就要率先撲了上去。

其他魔族也紛紛緊跟的同樣出手。

上篇: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 天劫之威     下篇: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再見舊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