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再見舊識  
   
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再見舊識

宮裝女子見到此景,臉上一絲絕望之色閃過,但馬上一咬牙,面色一絲殷紅浮現,就打算要施展一種家族禁術,要不顧一切的和為首魔族同歸于盡。

但未等此女剛一掐訣,上方空中卻忽然波動一起,銀光一閃,一個模糊的婀娜身影就詭異的閃現而出。

這一幕,讓一干人族修士和四周魔族均都一怔。

人影卻目光向四周魔族一掃,發出了一聲悅耳的冷哼:

“魔族敢踏足此地,真是自找死路!給我‘殺’!”

話音剛落,女子身上驀然銀光大放,“嗤嗤”的破空聲大響,無數晶絲從中一噴而出,向四面八方爆發般激射而去。

四周魔族大驚,或催動魔功抵擋,或急忙祭出魔器防護,但是晶絲對這些全都視若無物,只是連閃下,就從所有魔族身上洞穿而過,讓它們全都枯草般的紛紛翻身栽倒。

里面,甚至包括那名蛇收人身的煉虛魔族。

在他尸體往地面落去的時候,臉上還殘留著難以置信的驚怒表情。

難怪此魔這般表情了。

他這次帶隊不過追殺一群實力遠低于他們的人族修士,自以為是一件手到擒來的事情,如今反突遭他人插手,自然是在滿心不甘中才隕落掉的。

宮裝女子和其他人族修士見此,驚喜交加。

當即在宮裝女子帶領下,一干修士同時朝空中模糊人影當場一拜而下,宮裝女子恭敬之極的說道:

“多謝前輩的救命大恩。若不是前輩出手相救,晚輩和許家這些後輩恐怕真要遭了這些魔人的毒手了。”

“許家?莫非是冰魄仙子所在的那個許家?”空中人影似乎有些意外,半晌後才問了一句。

“前輩莫非認得家祖?我等正是冰魄先祖的後人!”宮裝女子也一愣,但馬上小心的回道。

“我不認得冰魄仙子。但是我的一位好友倒是和你們許家這位先祖大有淵源的。你們怎會被魔族追殺到此的?”空中人影身上銀光一斂後,現出了一個妙曼身軀和一副猶若天仙的面容微微一笑的說道。

此女正是從盆地處跨空而來的銀月。

她在和韓立相處的這段時間里。早從對方口中知道了冰魄仙子和許家的存在。故而才會顯得這般和氣。

否則換了其他陌生的人族修士,以她合體期修為自然不會這般客氣的。

“家祖好友!但不知道那位前輩尊姓,晚輩說不定也聽說過的。”宮裝女子心中一松,但口中恭謹的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銀月並沒有馬上回答。而是上下打量了藍色宮裝的女子幾眼,才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

“晚輩許芊羽。前輩有何事情,盡管吩咐就是了。”宮裝女子心中一凜,急忙回道。

這名許家女子正是韓立當初在天淵城認識的那位‘許仙子’。如今如此多年沒見。也已經進階煉虛境界了,而且不知道怎會帶人突然出現在此地,還被一群魔族一路狼狽追殺至今。

“許芊羽!從相貌上看,你果然是他提過的那名許家子弟。

既然如此的話,你們許家人,我就暫時征用一下了。這片區域暫時禁止外人接近。你們就在附近巡邏一下,以防再有其他陌生人闖入進來。”銀月輕笑一聲。毫不客氣的真吩咐下來。

“能為前輩效力,自然是晚輩等人的榮幸。可我等修為低淺,萬一來了大神通之士怕是阻攔不住的,到時恐怕反會誤了前輩的大事。”許芊羽聞言一頭的霧水,但面上不敢遲疑的回道。

“無事,我給你幾塊符箓,若真遇到了不可抵擋的人,只也不用強行阻擋,管祭出符箓即可。我聞訊後,瞬間就可准確趕到的。”銀月早有准備的說道。

“既然前輩早有考慮,晚輩一定會盡力而為,不負所托的。”許芊羽微微低首,一口答應下來。

銀月見此,滿意的點下頭,正想再沖宮裝女子說些什麼,後方天邊卻忽然有銀光閃動,緊接一陣若有若無的悶響傳來,甚至連下方地面也一陣微顫。

“好,接著這些符箓。我還有事,必須馬上走了。”銀月臉色一變,袖子一抖下,幾張銀色符箓一閃的激射而出,自身卻一聲轟鳴,化為一道銀虹的破空而走,只是幾個閃動,就在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

許芊羽一把接住幾張符箓,望向遁光消失的方向,面上再也無法掩飾的現出一絲狐疑的表情。

但是下一刻,此女就一轉身,沖其他許家子弟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你們也聽到這位前輩的吩咐了。馬上五人一隊的分開行動,每隊各帶一人的往不同方向的巡邏。但是所有人都不得往這片區域深處去。”

“是”

其他人大都立刻躬身的答應下來,但是也有幾名許家修士互望了一眼,面上露出一些遲疑的神情。

最終一名老者模樣的修士上前一步,沖宮裝女子一抱拳的說道:

“芊羽,你不覺得的剛才剛才那名前輩神情舉動有些可疑嗎,而且遠處的響聲和震動又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替她做事,不會反又卷入什麼大麻煩中吧!”

“十七堂兄,不管這區域中心處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都和我們沒有關系的,更不要有什麼好奇探尋的心思。否則到時候,那位前輩反而會是第一個取我等性命之人。而且不要說這位前輩剛剛救下我等性命,就算沒有救命之恩,單以實力而論,你以為我等有不聽從的資格嗎?此行是以堂妹我為首,自然一切都由我來做主了,你不用在多言了。”許芊羽臉色一沉,毫不留情的斥責起來。

“是我考慮不周了,自然一切還是聽堂妹的。”那名老者臉色一陣紅白交錯,但最終還是諾諾的不敢再多言什麼。

其他幾名原先遲疑的許家修士,此刻也一臉的尷尬,更不敢再違抗之意了。

于是這些人當即分成三隊,開始在各個方向巡視起來。

雖然他們要巡邏的區域不小,但是在催動飛行法器之下,走上一圈倒真不用費多少工夫的。

許芊羽帶著四名許家子弟,在空中不慌不慢的飛行著,但這時遠處天邊忽然浮現一道刺目亮光,但一閃即逝的由消失不見。

“轟隆隆“的沉悶巨響,隨之從極遠處又隱約傳來。

許芊羽忍不住的轉首望了一眼亮光閃動方向,目中也有一絲異樣閃現,但是不敢多看什麼,馬上就回首的繼續催促其他修士向前飛去。

……

同一時間,在盆地上方的巨大孔洞,已經足有數百畝大小。

在震耳欲聾的雷鳴中,從高空中劈下的電弧足有水缸粗細,一閃墜落的雷球則幾近閣樓大小。

二種雷電,密密麻麻,遍布整個天空,聲勢之大,恐怕大乘期存在也要望之色變。

但是任憑高空電光如日,雷鳴轟天,下方盆地上空,卻有三座山峰呈“品”字狀的懸浮在那里,穩穩抵禦著高空中的大半雷電攻擊。

三座山峰都足有千丈大小!

一座極山灰氣滾滾,一圈圈灰色光環狂湧而出,不少雷電被一掃的就詭異的消失不見了。

一個座極山“嗤嗤”聲大作,無數道隱形劍氣交錯縱橫,一道道電弧雷球被劍氣紛紛一斬而滅。

最後一座,則五色刺芒閃耀不已,所有電光一接觸之下,就瞬間的爆裂散開。

在三座極山下方,千丈高梵聖金身筆直的站在那里,六條手臂晃動下,一團團金色光球暴雨般彈射而出,將一些電弧強行擊散。

至于再往下,一朵畝許大青色劍蓮則正滴溜溜的轉動不停。

一些最後漏掉電弧和雷球一落入其中,只一陣轟鳴後,就立刻被劍蓮中劍氣硬生生的攪得粉碎。

韓立單手掐訣的催動體內法力,竟憑借精心准本的諸多防禦手段,硬生生將其他渡劫修士視若九死一生的真雷劫抵擋到了現在,還毫發未傷的樣子。

但韓立心中其實清楚的很,自己能支撐到現在還安然無恙,大半功勞都要算在三座極山上的。

這元合五極山雖然還未煉成,但是三座極山聯手之下卻也發揮了克制雷劫的神奇效用。

僅憑這三件還未合體的寶物,竟將大半雷劫都輕易化解開來,剩下的小半雷劫才由韓立和梵聖金身親自出手抵擋的。

但就是如此,他也是堪堪才能堅持到現在的,不但臉色蒼白異常,面容憔悴,體內法力更是已經消耗了十之七八了。

這時的韓立,總算知道為何大乘存在在靈界如此稀少和難以出現了。

以他准備的如此充分,無論法力還是肉身比一般的合體後期修士強大了不知多少倍,面對真雷劫都差點無法堅持下來,其他合體存在能通過的可能性,自然更是微乎其微了。

就在韓立暗暗吃驚的時候,高空中的真雷劫也終于到了最後的時刻,巨大孔洞周邊一陣狂閃之後,竟忽然開始縮小起來,但里面雷電海洋一陣翻滾湧動後,竟也隨著孔洞縮小而彙聚一團,並拼命壓縮起來。

不過一盞茶工夫,高空中一股幾近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就一散開來,同時一顆黑白相間的恐怖雷球也在大洞中隱約形成。

上篇: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真雷劫     下篇:第兩千一百八十章 黑白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