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八十四章 雙王現  
   
第兩千一百八十四章 雙王現

“韓前輩好像情形不太妙,已經在那里不動好久了,不會出什麼事吧。”遠處山頭上的朱果兒,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

”放心吧,以韓兄的神念強大和心智之堅,渡過這心魔劫應該不成問題的。只是他渡劫時會招來這般多的天外魔頭,倒是一件出乎預料的事情。不過,我們也無法插手此事的。但想來,他事先布置對付天外魔頭的手段不會只有這一點點才是,肯定還有其他手段還未用出的,你不用太擔心的。”銀月嘴唇微咬下,眸光閃動,但口中卻說出了安慰的言語。

朱果兒雖然知道旁邊這位“玲瓏前輩”也是掛心韓立不已,但聽了此回答,還是心中微微一松,但又忽然想起了什麼,驀然一扭首的另一座山頭上望了一眼,結果口中不禁發出一聲輕“咦”。

“怎麼回事,蟹前輩為何不在了。”

銀月聽到此話,卻不覺吃驚,只是頭也不回的淡淡說道:

“剛才有兩個厲害家伙接近了這里,連我都沒有把握可以擊退他們,所以蟹道友剛才主動過去攔阻了。至于我,馬上也要去清理另外一群不速之客。以後恐怕還會有更多的人趕到這里,我和蟹道友可能無法再回來了。這里的一切就暫時先交給你了、但盆地萬一有什麼異變的話,一就馬上傳消息給我們”

話音剛落,銀月一只手掌一翻轉,手中赫然多出了一塊陣盤,表面正閃爍一連串的淡銀色文字。

赫然是許芊羽中那群人,正在向銀月發出示警信息。

“前輩放心,晚輩一定會盡心的。”朱果兒神色一肅。不加思索的回道。

“很好,那我就過去了。”銀月點下頭。當即也不再遲疑的體表絲絲銀光一冒。就化為一道銀虹的破而走了。

數萬里外的高空中,蟹道人兩手倒背的站在虛空之上,淡淡的望著面前兩名合體期存在。

這兩人,一個身穿金色長袍。頭紮雙角古怪發髻的虯須大漢,大半臉孔被黑色須發遮掩住了。但隱藏其中的深黃色雙目,讓人一看之下,大有眩暈之感。

另一人則是一名黛眉鳳目。瓊鼻杏口的婦人。一身黑色衣裙,身上隱隱有絲絲黑霞冒出。這兩人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妖氣,竟是兩名合體期妖族。

特別是那黑裙婦人,竟是合體後期大成的樣子。

但這二名頂階妖族此刻站在蟹道人對面,卻被迎面而來的恐怖氣息,給壓的衣衫呼呼扯動不已。臉色蒼白異常下,眼中均都露出一絲恐懼神色。

對面忽然出現的蟹道人。給二者的壓力實在太大了,仿佛比二者以前見過的敖嘯老祖還要更恐怖兩分的樣子。

對他們來說,毫無疑問對面這名道狀打扮的青年,竟是一名境界遠在二人之上的大乘期老怪物,絕對不是他們妄想能夠抗衡的。

“晚輩是第一次見到前輩,不知有何得罪之處,還望前輩多多見諒。”黑裙婦人臉色連變數下後,終于斂衽一禮的恭敬問道。

她雖然吃驚蟹道人這般恐怖存在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並擋住了去路,但對方身上並沒有沾染絲毫魔氣,這讓其又稍微安心了一些。

否則要是看出對方是一名魔族聖祖的話,二者早就二話不說的掉頭逃之夭夭了,並且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去!

“你們沒有得罪我,但從現在開始必須給我呆在這里,若不經我許可敢離開半步,我就立刻殺了你們兩個。”蟹道人身上散發的可怕靈壓絲毫沒有收起,只是木然的說道。

“留在這里,莫非先前天象是和前輩有關的。”一旁的虯須大漢,一驚,不由自主的脫口問道。

“你無需知道此事!”蟹道人目光一,面無表情的又說了一句。

“既然前輩有令,晚輩自然絕無不從之理。前輩放心,在那邊天象結束前,我二人絕不會亂動分毫的。”黑裙婦人心念飛快轉動,但口中卻毫不遲疑的立刻滿口答應下來。

蟹道人聽到婦人如此回話,目光微微一轉下,落到了虯須大漢身上。

“既然是前輩的意思,晚輩自不敢抗命的。”虯須大漢臉色接連變幻了數下後,也苦笑一聲的回答。

蟹道人點點頭,這才將身上恐怖氣息一收而回,但仍站在原地未動,並沒有離去的意思。

而黑裙婦人和虯須大漢互望一眼後,則一個放出一件黑色法輪,一個祭出一只黃色葫蘆。

二者身形晃動下,各自上到法器上面,並老實的盤膝坐下了。

但在暗自里,這兩名妖族卻用一種罕見之極的神念秘術,在偷偷的交談起來。

“黑鳳道友,這老怪到底是什麼來曆!既不像人族修士,更不是我們妖族一員。以其如此恐怖修為,如實異族人,又怎會出現在這人妖兩族交界的地方。難道也是沖著那物來的?什麼時候,我們兩族變得可容外族大乘隨意進出了。”虯須大漢神念所化聲音,驀然在黑裙婦人腦中鯨清晰的響起,話語中隱隱帶有一絲驚怒之意。

“洞天道友,這個可不好說。魔族先前的入侵,已經將原本庇護我們兩族的超級靈陣破壞掉不少,若是異族大乘真有心的話,偷偷潛入族中來,倒不是太稀奇的事情。

但按理說,以這人的大乘身份,那物對其應該沒有多少用處了,應該不是專門沖此而來的。大概只是湊巧在這辦事,被我們撞到了而已!好在,這老怪並沒有一見面就對我等痛下辣手,看樣子後面也不會再行那滅口之事的。”黑裙婦人面上神色不變,但是同樣施展秘術下,也在虯須大漢腦中傳音過去。

這一男一女,竟然正是妖族七大妖王中的黑鳳王筱館和那最神秘的洞天鼠王。

韓立當年曾經在九仙山萬寶大會上見過那黑鳳王一面,但是洞天鼠王卻是只聞其聲,未見其形過。

現在二者一同出現在這里,自然不可能是閑著沒事亂轉,自是另有重要目的在身的。

不過這兩名妖王也萬萬沒有想到,剛一接近此片山脈附近,就被一位大乘存在硬生生的扣留下來。

二者縱然滿心的郁悶,但在一名大乘老怪面前自然不敢有絲毫動手硬闖的念頭,只能寄希望對方能早些辦完自己事情,好放自己離開。

至于遠處的天象,這兩名妖王雖然也是因此被引來的,但已經知道和眼前大乘老怪有關,自然再不敢打任何其他主意了。

“這個不好說,縱然那物對這老怪物可能沒有大用,但說不定是為其和我等一樣修為的後輩子侄來取的呢。我二人若是錯過了此物,可就算丟掉一絲進階大乘的可能了。”洞天鼠王所化虯須大漢,卻目光一陰的又傳聲了回去。

“若真是如此,只能算我們運氣不濟了。難道洞天兄還敢和一名大乘老怪爭搶東西不成?”黑裙婦人沉默了一下後,才無可奈何的回了一句。

“若這老怪真為此物而來,我自然不敢爭搶什麼了。至于事實是否真是如此,想來等遠處天象結束後,我們就可知道一些分曉了。”虯須大漢目光黃連閃幾下,在婦人腦中不動聲色的回道。

黑裙婦人嘴角微微一翹,雙目一閉的不再傳音回去了。

而不久後,虯須大漢也同樣老實的閉目養神起來。

蟹道人卻仿佛對二者交談一無所知,只是面無表情的靜靜站在原地。

山脈另一邊,銀月已經祭出一頭栩栩如生的巨大銀狼法相,並催動之下,讓此法相正在新出現的一群魔族中橫沖直撞。

巨大狼影所過之處,無數銀芒閃過,掀起一陣陣的血虛腥風,讓無數魔族殘肢飛卷而下。

“轟”的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巨大狼影竟被一名雙頭四臂的古魔,用一面漆黑巨盾硬生生的擋了下來。

這古魔身高三四丈之高,相貌丑陋異常,四條手臂更是分別持著盾、锏、錘、杖等四件沉重魔器。

此刻一見巨盾檔下了狼影狂風的般的攻擊,當即面上凶色一閃而過,另外三條手臂猛然一個模糊,頓時三股狂風就夾帶著三件沉重魔器狠狠擊在了銀色狼影之上。

一聲哀鳴後,狼影狂閃幾下的破滅消失了。

與此同時,遠處亭亭站立的銀月,心神相聯下卻面色一白,張口噴出了一團鮮血來,一下將胸前銀色衣裙染成了一團火紅顏色。

雖然銀月也已經進階合體期,但畢竟不算太久,和不知經曆多少場厮殺過的同階古魔相比,明顯實力還是大大不如的。

那名高階古魔見此,當即獰笑一聲,身軀猛然一扭,頓時化為一道黑氣的在原處憑空消失了。

下一刻,銀月頭頂波動一起,古魔立刻現身而出,手臂一動下,四件沉重魔器就惡狠狠的同時一砸而下。

銀月一見此景,再想側身躲避,卻已經來不及了,一下有些驚惶的花容失色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灰濛濛刃芒突然無聲無息的在古魔背後浮現而出,只是一個閃動後,就詭異的從古魔脖頸處一掠而過。

頓時一顆碩大頭顱骨碌碌的從脖頸處滾落而下,數尺高的血柱一噴而出。

上篇:第兩千一百八十三章 心魔之劫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一章 瀟湘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