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舊識  
   
第兩千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舊識

銀月一見韓立,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後,臉上才浮現一絲笑容,並恭賀一聲的說道:“恭喜韓兄進階大乘成功,從此就是人妖兩族的第三位大乘期老祖了。看來小妹以後倒需要以前輩之禮相待了。”

“銀月,你這是取笑在為兄嗎。以你我交情,縱然韓某進階大乘了,自然仍是平輩相交的。”韓立微微一笑,不加思索的回道。

銀月聞聽此話,心中自然異常欣喜。

“韓前輩,是你吧!你真進階大乘修士了?”站在銀月後面的許芊羽小心翼翼,打量韓立好一會兒後,終于有些不敢肯定的問了一聲。

韓立聞言一怔,這才向新出現的一干人掃了一眼,立刻在其中發現了相識之人,嘴角微微一翹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至于黑裙婦人和虯須大漢也用驚疑不定目光看向韓立這位新晉大乘修士,心中同樣吃驚不已。

不過相對那洞天鼠王,黑鳳王所化的婦人心中的驚駭更在數倍以上昔年曾經和韓立有過一面之緣的她,自然一眼認出了當日才不過合體初期的韓立,心中吃驚可想而知了。

“沒想到在韓某進階大乘的日子里,竟能見到往日舊識,真是一件可喜之事。許道友,冰魄道友血魂現在還好嗎”韓立終于開口了,直接向許芊羽淡淡問道。

“真是韓前輩!回稟前輩,先祖血魂在多年前就離開許家,再次蹤信全無了。”許芊羽在聽到韓立之言後,強行壓下心中的難以置信急忙低下螓首,恭敬的回道。

“又失蹤了,這倒是有些意外啊!不過她雖然只是一具血魂分身,但以其合體期的閱曆見識,想來無事的。”韓立有些意外但口中緩緩的說道。

“借前輩吉言,希望真的無事。先祖血魂可是我們許家找回先祖真身的唯一希望,若是真出了什麼事情,恐怕冰魄先祖真無法再回歸家族了。”許芊羽苦笑的回答道。

韓立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目光一轉下,頓時落到了黑裙婦人身上,並淡淡一笑的問道:“沒想到筱道友也會出現在此地。如此多年沒見仙子倒是容顏依舊,沒有絲毫的改變。”

“黑鳳道友,你認得這位前輩?”一旁的虯須大漢聞言忍不住了,目光有些異樣的看向黑裙婦人,小聲的問了一句。

“韓道友……不,現在應該是韓前輩才對的。妾身也沒有想到,上次一別後,再相見之時前輩竟然已經成為大乘修士了。這真是我們兩族的大幸!洞天道友,韓前輩其實你也聞名已久的,就是人族中那名進階最快的修士。”黑裙婦人長吐一口氣,驀然上前沖韓立深施一禮,並沖旁邊大漢大有深意的說道。

“什麼,他就是人族的韓立!不……是那位傳聞中的韓……韓前輩!”虯須大漢一下面容失色臉上滿是不能相信的表情,甚至話語都有些結巴起來。

“洞天?你莫非就是那位洞天鼠王!”

韓立心中一動,掃了大漢一眼發現其修為雖然比黑鳳王還低上一個境界,但身上氣息卻陰沉晦澀,明顯修煉有某種厲害之極的功法,並不容小瞧什麼,雙目不覺微眯了起來。

“前輩慧眼如炬,晚輩現在的確執掌瓊鼠一脈。今日親眼得見韓前輩進階大乘真是三生有幸。”洞天鼠王倒是神色轉變極快,面色連變數下後竟立刻滿臉笑容起來。

韓立聽得虯須大漢畢恭畢敬的話語,再仔細望了這位鼠王半天後,忽然說出了一句讓虯須大漢心中又是大驚的話來。

“我是不是以前在什麼地方見過洞天道友?道友身上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很像我很久以前一位舊識的氣息。

“韓前輩說笑了,晚輩這是第一次見到前輩的。可能是當年的萬寶大會,前輩曾經接觸過晚輩的一具化身吧。晚輩那具化身極其擅長變化之術,可能無意中見過前輩,但前輩卻不太記得的。”虯須大漢面色有些發白,但口中連忙的解釋道。

“也許如此吧。不過你二人身為妖王,為何會孤身出現在此地的。可不要告訴我,你事先就知道韓某要在這里沖擊大乘瓶頸,故而特意趕來觀摩一二的。”韓立輕笑一聲,竟沒有再追問下去,反而笑容一斂,話題忽然一轉起來。

“妾身和洞天道友來此,是有一件要緊之事要辦的,其實是這樣的……”

“算了。我對你們的事情,沒有多大興趣的,也不想多知道什麼。不過,我現在剛剛進階大為了萬一,還需要在這里多駐留一段時間,好穩定一下境界在此期間,我還不想被太多人知道我已經進階的消息,你們先暫時在我洞府做客一段時間吧,等時間一到,你們再自行離去。”韓立未等黑裙婦人多說幾句,忽然想起了什麼,一下擺手的打斷其下面言語,用不容置疑口氣說道。

“既然前輩如此吩咐,妾身自然絕無不從之理。”黑鳳王心中暗暗叫苦,但表面絲毫異色未露,反而滿口答應下來。

虯須大漢倒是面現一絲遲疑,但馬上就反應過來的也連連點頭表示順從。

至于在許芊羽帶領下的一干許家修士,自然更不敢有絲毫的反對。

于是在韓立帶領下,一干人等遁光一起,奔韓立等人臨時洞府飛射而去。

兩個時辰後,在洞府的大廳之中,許芊羽忐忑不安坐在一張木椅上,在小心的講述著什麼,而在大廳主位上,韓立安然坐在那里,旁邊的另外一把椅子上,坐著的卻是銀月。

二者凝聽許芊羽的所說的內容,神色竟漸漸凝重下來。

至于其他許家子弟,黑鳳王等一干其他人,卻是一個個蹤影不見,似乎被另行安排了住處。

不知多久後,許芊羽話語聲嘎然一止的停了下來。

韓立和銀月卻不禁互望了一眼。

半晌後,銀月才眉頭一皺的沖許芊羽仔細問道:“按照許道友所說,魔界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和我們靈界分離而開,並且魔族大軍也同樣從靈界轍離而出了。但是,我剛才還見到一群魔族,其中甚至還有合體期的古魔,這又是怎麼一回事的。”

“前輩有所不知,魔族主力雖然退出了靈界,但是仍有一部分魔族並不願就這般輕易離開,有些干脆就留在了靈界並未撤走。雖然在我們諸族聯手下,很快將這部分殘留魔族擊潰,但是各地殘留逃匿的魔族仍然數量驚人,其中還不乏一些尊者級的高階魔族。故而想要剿滅所有魔族,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晚輩這一次,之所以會帶一些許家子弟來到這里,其實也是奉命行事,原本是准備剿滅一批隱匿附近的低階魔族的。但沒想到,反而一下中了魔族圈套。要不是玲瓏前輩出手相救,晚輩等人絕無生還可能的。”許芊羽急忙解釋的說道,面上同時閃過一絲感激之色。

“原來如此,但是我閉關之時,魔族明明已經占領了木族領地,竟然能這般干脆利落的徹底放棄掉。這可不像魔族的一貫作風。到底各族和魔族達成了什麼協議,才能讓魔族做出這般讓步的。”銀月點點頭後,仍有幾分疑惑的模樣。

“這一點,就不是晚輩區區一名化神修士能夠了解的了。不過晚輩曾經聽族長說過,是一些大乘存在代表各族和魔族三大始祖簽訂了一場神秘誓約後,魔族才心甘情願的從我們靈界撤離的。”許芊羽想了一想後,回道。

“什麼誓約,能讓三大始祖放棄先前在靈界的一切努力?”韓立目光閃動幾下,也若有所思的喃喃兩句。

“韓兄不用擔心!以你現在的修為,想來找到家祖和莫前輩其中任何一人,就可知道詳情了。不管怎麼說,魔族竟放棄侵入我們靈界,這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銀月卻笑了一笑的說道。

“這倒也是!銀月,你來安排一下許仙子的住處吧。我再去找另外一個老朋友談上幾句去。”韓立點了點頭,又忽然一笑的站起身來。

“另一個老朋友!韓兄要去找筱道友嗎?”銀月一怔,有些意外的問道。

“不是,是那位洞天鼠王。”

韓立只是一個邁步,竟金光一閃的沒入身前虛空不見了,只在大廳中留下一聲淡淡的回音。

“洞天鼠王!它什麼時候成了老友,不是才第一次相見嗎?”

銀月有些詫異了。

同一時間,一間僻靜的密室中,洞天鼠王正心神不定的在一塊蒲團上打坐著。

忽然眼前波動一起,韓立就在金光閃動中現出了身形。

“果然,你還是親自找過來了。”洞天鼠王一見此景,臉上不安反倒一下消失了大半,並面露苦笑之色的說道。

“看來你等韓某許久了!你倒是識趣的很,知道先前的言語根本不可能蒙混過關的。”韓立笑了一笑,竟隨意異常的在虯須大漢對面也盤膝坐下!

上篇:第兩千一百八十六章 進階大乘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墨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