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杜宇  
   
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杜宇

這青年自然正是一路不停,花費小半年時間才終于趕回天淵城的韓立。

這時從玉舟船艙中又走出了兩女一男來,卻是銀月、蟹道人等人。

銀月目光往城頭上眾人身上一掃後,同樣閃過一絲詫異目光。

“原來是韓兄回來了,這真是本城大慶之事。我等在這里是另有些事情,卻並不知韓道友會在今日返回的。否則一定會遠遠的恭迎而去。”銀發老者終于從吃驚中清醒過來,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面上卻滿是笑容的沖韓立一抱拳說道。

老者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的用神念向韓立一掃而去,卻發現根本無法看出境界深淺,只覺對方氣息明顯比以前更加的深不可測,心中更不禁暗自一顫。

雖然他不知道韓立沖擊大乘瓶頸的結果,但毫無疑問的修為明顯又大漲了。

不光是谷長老,其他合體期長老在一認出韓立的同時,也都下意識的探測修為而去。

但以他們的神念強度,在韓立不直接放出大乘期靈壓時候,又怎可能看出什麼來。

結果一干人等在無法辨明韓立現在境界情況下,臉上神色自然各異了,有些幾乎勉強的才擠出了那麼一兩絲笑容來。

韓立將下方一干人古怪表現看入眼中,心中自然一動,但面上淡笑的說道:

“呵呵,原來幾位道友是另有要事在身。能讓谷道友等人一同出馬並在這里等候,看樣子天淵城是來了極其重要的貴客吧。難不成是莫簡離或者敖嘯前輩兩位大人中的一位?”

“這個倒不是,兩位大人已經失去音訊有一段時間了……”銀發老者一臉上笑容收斂幾分,並有些遲疑的緩緩說道。

即使以他的閱曆豐富,此刻也大感猶豫起來,不知是否該將聖島使者到來之事就這般直接說出來。

好在此事也無需銀發老者繼續頭痛下去了!

因為就在這時,另一方向天邊靈光一閃,竟有一片五色霞光滾滾而來,看似飄舞徐緩,但實際遁速卻奇快無比,只是幾個閃動,竟然就到了城頭上空。

霞光一斂之後,頓時另外一只通體潔白如玉的巨船出現在韓立碧玉飛舟旁邊,足足大了四五倍以上的樣子。

韓立見此先是一怔,但馬上目光一動的向白色巨船上一掃而去。

只見船頭上赫然站著十幾人之多,其中有三人站在最前面,無論氣勢還是靈壓都遠非後面之人可比。

而這三人中,左邊是一個滿頭黃發大漢,兩眼碧綠深邃,三四十歲模樣;中間一個卻白衣飄飄,臉孔俊美,竟是一名風姿翩翩的青年;右側女子,是一名**天然大足,皮膚黝黑的丑陋婦人。

這三人身上均都散發著非同小可的驚氣息!

而韓立神念在三者身上略一凝下,就立刻探查出左右一男一女都是合體中期修為,中間的白衣青年卻有合體後期大成的恐怖修為,並且一副隨時都可以沖擊大乘瓶頸的模樣。

不過這三人還不是韓立最在意的,其目光從三人身上一掃而過後,落在了白色巨舟上銘印一個斗大的“聖”字圖案上。

“聖島”

韓立瞬間就認出了這個圖案代表的意思,雙目不由的一眯,同時心中有些恍然了。

難怪天淵城長老會幾乎出動了大半,竟是聖島突然派使者親至了。

不過天淵城出了什麼事情,竟然讓聖島親自派出使者來,而且剛才天淵城這些長老面對自己突然出現時的神色,也著實有些可疑。

難道聖島來人,竟和自己有些什麼關聯不成?

韓立一認出聖島三名來人身份後,竟然轉瞬間將真實情況猜出了個七八分來。

但他雖然心中若有所思,但面上絲毫異樣沒有,只是靜靜望著眼前一干人等不語。

而這時,銀發老者和金越禪師等人一見聖島使者竟在此時的出現,互望一眼後,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一絲苦笑之色。

這倒好了,不用他們再用什麼言語掩飾了,這段時間讓長老會一直頭痛不已的雙方,竟然直接在他們面前見面了。

不過讓銀發老者更有些心驚的是,除了中間的那名白衣公子外,其余兩名使者都是擁有大神通,即使在聖島諸多使者中也赫赫有名的存在。

而那名俊秀青年雖然第一次見到,但更是給其一種無法力敵的強大感覺。

但這讓老者反而越發的不安起來!

“谷兄,這也好。讓韓道友親自和聖島使者交涉其弟子事情,就算有什麼不愉快之事發生,也無法怪罪到我等頭上了。”銀發老者正在心神不定之時,耳中忽然響起了男子低沉的傳音聲。

卻是後面的黑袍男子,驀然傳聲過來。

銀發老者聽了神色一動,目光下意識的朝韓立望了一眼,結果正好看到對方正用似笑非笑的神色望著他,當即心中狂跳一下,沒有傳音回去什麼,只是看似不經意的點下頭。

這時,金越禪師口念一聲佛號後,向巨舟上三名合體修士微微一禮後,沉聲的問候道:

“來人可是聖島三位使者,老衲金越這廂有禮了。”

“原來是鼎鼎大名的金越禪師,在下杜宇見過大師了。”白衣青年目光在老僧等人面上一掃而過後,忽然開口一笑的言道。

兩旁的其他兩名使者卻面無表情的一言不發,明顯以這位白衣青年為首的樣子。

“杜宇!你就是聖島新近出關打算沖擊大乘瓶頸的那位杜道友?”一聽白衣青年之言,銀發老者臉色一變,差點失聲起來。

金越禪師等在旁邊也是臉色一變。

“道兄一定是谷道友吧。小弟的確剛剛從聖島出關,打算不久後就沖擊大乘期境界的。不過杜某要如願的話,恐怕還要貴城協助一二的。”白衣青年一臉謙遜的言道。

谷姓老者聞聽此言,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目光下意識的掃了韓立一眼,心念飛快轉動數遍後,才最終下定決心的回道:

“既然是聖島有命,只要是力所能及,本城自然會極力相助的。不過這里不是談話之地,杜兄,熊道友,李道友,還是有韓兄,我等還是到城中再好好敘談一番吧。”

i“韓兄?難道這位道友就是……”白衣青年一聽老者之言,神色微變,頓時向韓立這邊凝望過來,目中隱見精光閃過。

其實剛才這位‘杜宇’就注意到了韓立存在,並從身上感覺到一股極為不舒服的壓抑之感,再加上神念同樣看不穿韓立的修為境界,心中自然早就暗自吃驚,隱約有幾分忌憚之心的。

如今再一猛然知道了韓立的真實身份後,縱然他一向自視奇高,也心中一下大凜。

有關韓立的種種傳聞,從他一出關後,就如雷貫耳了。再加上後來,他知道了韓立一名弟子可以助其抵擋真雷劫的一些威能後,心中自然更加的在意韓立,又做了更加詳細數倍的一番調查。

從韓立短短時間內就從化神修士進階到合體期,再從合體期以不可思議速度進階到合體後期,並在短短一千多時間內,創下了一場又一場以弱勝強的戰例。

甚至最後還有傳聞,說這位人族新進階的合體後期修士,不但在魔劫期間殺數量驚人的魔族尊者,似乎在不久前還潛入過魔界深處並安然的返回。

若這一切都是真的,這位‘韓道友’也未免太可怕了。

杜宇即使一向自認自己天資絕不會遜色人族史上曆代赫赫有名的絕代天才,但和韓立這般恐怖戰績相比,卻不由自主的自問不可能做到的。

不過這位‘韓立’不是傳聞早已離開天淵城,閉關准備沖擊大乘期瓶頸的,怎會又出現在此地了。

而他這一次的來意,本就是沖對方弟子而來的。難道對方得到了什麼消息!

若真是如此的話,麻煩可就大了,此行恐怕無法順利如願了!

杜宇一邊暗自吃驚不已,一邊心中不由的忌憚之心大起,但面上卻客氣萬分的沖韓立一拱手說道:

“原來真是韓兄!道友的大名,杜某可是聞名已久了。既然韓兄也在這里,自然也要一起商談一二的。”

“商談?看來谷兄剛才還真有什麼事情,未來及和在下說的。既然這樣,我也過去湊下熱鬧吧。”韓立雙目微眯而起,口中卻淡然的回了兩句。

“咳,這個自然。我等一起入城吧。”金越禪師輕咳一聲後,神色有些異樣的說道。

……

巨大石塔頂層的一座巨大殿堂般的大廳中,銀發老者將韓立等人和白衣青年一行人讓進了廳中,並分別的落座。

老者一聲吩咐,當即一隊侍女立刻奉上來一杯杯靈茶和一些靈果靈酒來,分別在眾人面前的桌上放下。

“谷兄,到底城中出了何種事情,竟然會讓聖島派遣杜道友三人親自到此。現在總該告訴韓某一二了吧。莫非此事,還真和在下有什麼關系不成?”韓立品了一品手中靈茶,就不慌不忙的將茶杯往桌上一放,沖谷長老直接的開口問道。

上篇: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聖島使者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三十章 入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