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零五章 血魂之訊  
   
第兩千兩百零五章 血魂之訊

韓立等四面八方的呼聲稍小些後,微微一笑,單手一招,頓時虛空中無數青絲往足下飛射而去,並一閃的融聚一團,再次化為了青濛濛蓮花,並徐徐往塔頂上一落,懸浮不動了。

“惡客已去!按照慣例,我會在接下七天七夜時間內,持續不斷的講述無上大道,能夠領悟多少,就看各人機緣了。但和以前慶典不同,此次講道會徹底開放,下面我會將禁制解除,任何人都可來山上聽取。”韓立目光四下一掃後,口中緩緩說道。

聲音不大,但頃刻間就向四面八方轟隆隆擴散而去,並直接透射山峰之外,在整個天淵城上空回蕩不已。

整個天淵城修煉者聞言先是一怔,但馬上狂喜的歡呼聲再次一起。

無論屋中還是在街道上的修煉者,潮水般的向三色巨峰而去。

甚至原本在傳送陣處附近維持秩序的那些甲士,也驚喜交加的同樣加入到了人流中。

同一時間,韓立已經在青蓮上盤膝坐下,從最低階的煉氣期開始,徐徐講述起自己的經驗所得。

廣場的眾多修煉者,無論人族妖族,還是異族之人,均都神情肅然的開始凝聽起來。

一名大乘存在的講道,無論對哪一族人來說都是天大機緣,哪怕是從原本根本不屑一顧的最低階開始,也沒有人會放過一句的。

當韓立朗朗講述聲在虛空中回蕩不已的時候,更多修煉者已經湧入山峰,迅速占據了廣場四周的邊緣,並很快多道再也無法擠下任何一人。

後面之人無法,只能在三色山峰各處山道和建築開始聚集和滯留。

數個時辰後,三色巨峰上半部。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影,而更多修煉者。還在往山峰下半部分彙聚而去。

但無論身處何地之人。只要身處巨峰之上,韓立講道聲音就會立刻在耳邊回蕩而起。

不少人原本還想往山峰更高處再走一些,但當耳中講道聲一起後,就不由自主的停步不前。陷入某種頓悟狀態之中。

一天一夜後,整座三色巨峰所屬范圍內盡是密密麻麻人影。

所有人無論是筆直站立還是盤膝坐下。全都靜靜不語,只有韓立聲音從山峰之頂清晰傳出……

七天七夜後,天空中忽然間彩霞翻滾。陣陣花瓣之雨再次在從高空灑落而下。

韓立的講道聲一下嘎然而止。

一些正聽得如醉如癡的修煉者一驚。不少人當場從頓悟境界中回神過來,但目光還大都仍有一絲茫然。

過了片刻之後,韓立話語聲才又淡淡的在眾人耳邊響起。

“多謝眾位道友參加韓某大乘之禮,但慶典到此結束,諸位都可下山了。”

眾多聽到關鍵之處的修煉者聞聽此話,自然心中大為不舍。但現在韓立在其他人眼中仿若神明一般,自然不敢有絲毫的違抗。

所有人恭敬的向山頂處一拜之後。就紛紛的退出了巨峰。

大乘慶典到此,才真正結束。

半日後,高空中一聲轟鳴,三色巨峰一個模糊,憑空在虛空中消失不見了。

廣場附近的一些仍在警戒的甲士恭恭敬敬的往高空一禮後,才整齊有序的離開。

石塔頂層的一座大廳中,韓立已經坐在主位之上。

在大廳兩側,器靈子海大少以及銀發老者等幾名天淵城長老束手而立著。

在韓立門下弟子中,白果兒赫然也在其中,並和看似年紀差不多的朱果兒並肩而立,面帶笑容,猶若真是姐妹一般。

白果兒在大乘慶典前終于平安的趕回來了。

這時的白果兒,竟也有化神中期修為,比海大少修為還要稍高一籌。

至于銀發老者等天淵城長老,和大乘慶典前相比,在面對韓立時的恭敬之色,明顯完全是發自內心,再無任何敷衍之意。

顯然韓立先前重創黑梟王的舉動,讓這一干合體修士徹底的心悅誠服,真正的敬畏有加了。

在大廳中間,李蓉此女同樣站在韓立前方,正恭謹的聽韓立之言樣子。

“這麼說,傲嘯前輩和莫簡離大人真的進入魔界,准備和其他各族大乘一同相助魔族始祖們來解決魔界大劫了。”韓立眉頭微皺的說道。

“不錯。不光是我們區域幾族的大乘全進入魔界,就是靈界的不少超級大族也同樣派出大乘期強者插手此事了。也就因此,那些魔族在其他大乘強者威逼下,才不得不放棄已經占據的靈族領地,將所有人全都撤出靈界。”李蓉此女恭聲回道。

“所以作為代價,就是我們幾族大乘期,必須隨同那些超級大族大乘一同進入魔界,來解決魔界大劫事情才行。畢竟若是魔界真的因為螟蟲之母而滅的話,下一個說不定就是我們靈界了。”韓立歎了一口氣的言道。

“前輩明鑒!若不如此的話,不但魔族不會退兵,其他大乘強者也不會答應的。”李蓉有些無奈的回道。

“我說我們兩族和影族夜叉族等間情形一觸即發,卻為何始終還未真正爆發大戰,原來那些大乘全都進入魔界了。夜叉族的黑梟王,是夜叉族故意隱瞞下來的大乘存在,看來原本是想留作殺手锏,突然對我們發難來用的。要不是我突然意外進階大乘,我們兩族恐怕還真有些麻煩的。”韓立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的確,要不是韓前輩突然成為大乘,普通合體修士還真無法抵擋著黑梟王。不過韓前輩在慶典大展神通之事一傳回幾族後,想來再借這些異族主事之人幾個膽子,也絕對不敢再對我族打什麼主意了。”李蓉嫣然一笑的回道。

“那聖島長老會叫我過去,一來是商議應對其他各族,二來則是想讓我去探查一下傲嘯兩位前輩的下落了。”韓立又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

“聖島上諸位道友,的確是此意思。”李蓉低首回道。

顯然此女被韓立在慶典上展現徹底征服了,將自己知道事情全知無不言的盡數吐出了。

“嗯,過一段時間,你陪我去聖島一趟吧。除了必須和聖島上道友商定一些事情外,我還對島上藏有秘術的天書閣和鼎鼎大名的混沌萬靈榜,也頗感一些興趣的。”韓立沉吟了一會兒後,緩緩說道。

“是,晚輩定會將前輩帶到島上去。”李蓉面上一喜,不加思索的回道。

“谷道友,今後一段時間,我門下弟子恐怕還要諸位多照看一二的。”韓立轉首又沖谷長老等人說道。

“前輩放心,只要器靈子等道友在本城一日,晚輩就保證他們一日安然無恙。”銀發老者一躬身,肅然說道。

其他幾名合體長老,同樣的連連稱是。

“我相信諸位道友的承諾。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月天,我會先帶他離開這里的。如此一來,想來也不會有人輕易找天淵城麻煩。器靈子,朱果兒,回頭你們和我一同上路吧。”韓立一笑後,又轉首吩咐一聲。

“是,前輩。”

“遵命,師尊。”

朱果兒和器靈子聞言,異口同聲的答應道。

下面的時間。韓立讓谷長老等天淵城長老和海大少等弟子退出,卻沖最後離開器靈子傳音了一聲。

器靈子神色一凜,當即稱是的也離開了大殿。

韓立則靜靜的坐在大廳中沉思起來。

時間不大,門外腳步聲再次傳來,一個苗條人影悄然的現出。

她一走進大廳中,就沖韓立斂衽一禮,恭聲說道:

“許芊羽拜見前輩!”

“起來吧,我這次將你留下緣由,想來許道友也應該明白幾分吧。”韓立沖此女點點頭,口中問了一句。

“前輩想問晚輩虛天鼎的事情吧。”許芊羽不敢直視韓立,螓首微低的回道。

“不錯。我們記錯,虛天鼎對你們許家來說可不是一般寶物,怎會突然其當成賀禮送給韓某,其中有些緣故吧。”韓立盯著此女的問道。

“前輩明鑒,晚輩是奉冰魄先祖血魂之命,才將虛天鼎當做賀禮奉給前輩的。”許芊羽有些不安的回道。

“血魂?冰魄道友的血魂分身已經回到許家了?”韓立心中一怔,但面上絲毫異色未露。

“正是。血魂前輩在半年前身負重傷忽然的返回,但是剛一回到族中不久,就立刻傷勢發作的昏迷不醒。不過在此之前,血魂前輩卻吩咐族中弟子將這只虛天鼎立刻給前輩送來,並希望前輩能帶著此鼎到許家一趟。”許芊羽不再有何遲疑的回道。

“原來如此。這麼說,血魄道友先是知道我進階大乘之後,才讓你將此鼎給我送來的。”韓立眉頭一皺的問道。

“的確是這樣的,前輩。”許芊羽老老實實的回道。

“你們許家難道沒有救治血魄道友嗎?”韓立沉吟了片刻後,又追問了一句。

“回前輩,許家諸多長輩都用盡了各種方法,卻對血魄前輩傷勢根本束手無策。我離開之時,血魄前輩還在昏迷之中。”許芊羽回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過幾日會去你們許家一趟的。”韓立想了一想後,微點下頭的回道。

許芊羽聞言,自然大喜過望,連忙再深施一禮的稱謝不已。

上篇: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斬大乘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四十二章 襲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