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血蠱蟲  
   
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血蠱蟲

三日後,韓立帶著銀月、蟹道人和白果兒、李蓉四人離開了天淵城,直奔許氏家族而去。

韓立早已打聽清楚,自從魔族退走自後,許家就重新返回了原先的家族駐地。

故而先經過幾座城池的傳送,並經過短短半月路程後,韓立一行人就來到了許家。

稍一報上名頭後,整個個許家頓時沸騰起來。

不但許家家主許蛟和許芊羽慌忙迎出,一干許家長老更是一個不拉的緊跟而出。

其中赫然有當年曾經見過韓立的許岩、許火等人。

看來許家在魔劫中倒是未損失多少真正實力。

“參見韓前輩,前輩能大將光臨,許家上下榮幸之至。”許蛟恭恭敬敬的沖韓立大禮說道,其他一干長老也同樣面帶一絲興奮的跟著施禮相見。

若說以前韓立以合體修士來的時候,許家還能以人族大族身份保持自己的一分自傲,那如今在以大乘修士出現的韓立面前,則真的只能誠惶誠恐了,再也不敢流露任何可能招致韓立不快的神色來。

韓立等人被許家直接讓進了許家用來招待貴客的主殿大廳中。

韓立不客氣的在主位上一落座後,就對旁邊站立的許家之主淡然說道:

“我這一次為何會來,你們應該很清楚的。雖然有關血魄道友事情,我聽許仙子說過一次了,但現在還想讓許家再給我講述一遍,看看是否有遺漏之處。”

“晚輩遵命。血魂前輩刷是七個月前,忽然回到許家的……”許蛟不敢怠慢,開始仔細講述起來。

韓立則凝神細聽著每一點細節之處。

一盞茶工夫後,他等對方徹底講完後,才有一絲凝重的說道:

“這麼說,血魂道友除了讓你們將虛天鼎給我送來外,還說過只有我才可能將其救醒了。”

“是的,前輩。血魂身為先祖分身,雖然修為只有煉虛左右,但卻也因此身軀近似半虛半實之間,原本是極難受傷的。但這一次,血魄前輩卻不知糟了何種暗算,體表看似絲毫無損,但渾身黑氣透體,並一直陷入昏迷,實在十分詭異。晚輩已經用盡了手段,卻絲毫效果沒有,還望前輩能夠看在冰魄先祖面上,能夠出手救助一二。”許蛟陪著小心的說道。

“聽道友這麼一說,我也對血魄道友昏迷原因頗感興趣。我先親眼看看血魂道友現在情形再說吧。若是真能救治的話,韓某不會吝惜出手的。”韓立微微一笑,沒有作何推辭的言道。

“多謝前輩大恩,晚輩就這就給前輩帶路。”許蛟大喜,口中連聲稱謝不已。

“蟹兄你跟我去看看吧。銀月、果兒,李道友你們幾個暫時留在這里吧。”韓立點下頭,卻沖銀月三人一聲吩咐道。

“好的,小妹就和果兒李道友在這里暫時等候一下吧。”銀月順從的答應道。

至于李蓉和白果兒,自然是不敢有其他意見,同樣點頭稱是。

一干許家修士也早注意到了銀月等人的存在,因為修為相差太遠,除了感到她們身上氣息同樣深不可測外,倒也無法看出真正的修為境界,心中暗暗吃驚下,對她們自然也同樣的恭敬異常,不敢有何怠慢處。

在留下數名婦人專門留下陪同銀月李蓉等人外,許蛟帶著其他長老卻帶著韓立和蟹道人往許家禁地而去。

在許家最深處的一座地下石殿中,韓立在許蛟陪等人陪同下,出現在了那里。

大殿中心處,一只晶瑩剔透的半透明玉棺,靜靜放在那里。

在晶棺中,一個白衣女子躺在其中,雙目緊閉,身上隱約有一層黑氣籠罩。

正是冰魄仙子當初分出的血魂化身。

韓立幾步就走到了晶棺面前,方一接近丈許之內,立刻就感受到前方傳來的陣陣奇寒。

“萬年玄冰!”韓立目光在晶棺上掃了一眼,絲毫異色沒有的的問了一句。

“前輩慧眼如炬,這的確是萬年玄冰棺。也只有此物才能減緩血魄前輩身上氣息持續削弱,所以晚輩才……”許蛟急忙解釋起來。

“奇寒之力原本就對大部分傷勢都有一定控制之效,在不知其真正症狀時,將血魄道友放進萬年玄冰棺中,倒也不失一種聰明做法。”韓立點點頭,不置可否說道。

這時,他目光已經放在了晶棺中的白衣女子身上。

這時的血魄,不但雙目緊閉,滿臉黑氣,眉宇間更是多出一團詭異血紋,忽閃忽現,隱有血芒從肌膚中透出。

韓立一見著血紋,神色微微一怔,似乎一下聯想起了什麼,眉頭不禁一下皺起。

“韓前輩,你看出血魄前輩昏迷的原因了。”許蛟見此,急忙問道。

“雖然看出一點點了,但還不能肯定,還需要再確認一下。”韓立不動聲色的言道,神念一放而出,往晶棺一罩而去。

片刻工夫後,韓立神色一動,忽然間一根手指往眉宇間一點。

一聲輕聲後!

一團黑氣浮現而出,一凝後,就化為一只漆黑妖目。

妖目一睜下,一根晶絲從中一噴而出,一閃即逝下,竟直接洞穿晶棺之壁,沒入白衣女子身軀中。

下一刻,晶絲一卷兒回後,前半截赫然插著一只拇指大小的血紅色怪蟲。

與此同時,白衣女子眉宇間血紋頃刻間消失不見了。

此怪蟲體態酷似蝸牛,但偏偏頭生七八根長短不一的觸須,並在一離開白衣女子身軀的瞬間,就立刻瘋狂的揮舞不定,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這是什麼,我等為何從未在血魄前輩身軀中發現過。”許家一干族人目瞪口呆起來,許蛟更是一下失聲起來。

“你們以前無法發現,是毫不奇怪的事情。這是一頭血蠱蟲,原本就是無形無色,溶于血液之中的。若不是我用神念化絲之術將其強行逼出,你恐怕永遠丟無法發現其蹤跡的。”韓立雙目一眯的凝望著近在咫尺處的血紅怪蟲,口中卻平靜言道。

“血蠱蟲,難道是蠱蟲的一種。不過此蟲既然如此厲害,為何以前名不經現,晚輩等人從未聽說過的。”許蛟有些遲疑問道。

“嘿嘿,此蟲可不是我們風元大陸能有的蠱蟲,而是靈界三塊大陸中最神秘的血天大陸獨有的一種奇蟲,和你們所知的一般意義蠱蟲可是大不相同的。”韓立淡淡回道。

“血天大陸!這怎麼可能!”許蛟和其他許家長老聞言,一陣駭然。

“我雖然未曾去過血天大陸,但是當年倒是曾經去另一塊雷鳴大陸游曆過一段時間,並從雷鳴大陸的一本典籍中看到過此蟲的描述。絕不會有錯的!”韓立掃了許家諸人一眼,眉宇間噴出的那根晶絲忽然一動,就一幻化出無數絲影的將血色怪蟲罩在其下,猛然一勒。

“噗嗤”一聲!

晶絲一閃消逝的憑空消失,血色怪蟲也一下切割成無數碎片的爆裂而開,化為點點血滴的灑落一地。

“這血蠱蟲雖然陰毒異常,即使合體修士中了此蟲也極難驅除,但只要一被抽離身體之外的話,卻是不堪一擊的。”韓立又冷笑的說了一句。

“多謝前輩指點,那現在血魄前輩他……”許蛟望了晶棺中還沒有任何動靜的白衣女子一眼,還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現在血蠱蟲已經被驅蟲,只要多多修養一段時間,就能自行清醒過來了。不過我恐怕無法等這般長時間的。算了,我再出手一次,讓其先清醒過來一段時間再說吧。”韓立略想了一想後,就這般的說道。

“許家多謝前輩大恩了。”許蛟大喜過望,其他許家長老聞言,同樣滿臉感激之色。

韓立眉宇間妖目一收後,身形一個晃動,就到了離晶棺近在咫尺的地方,目光再在白衣女子豔麗的面容上一掃後,一根手指忽然沖對方額頭一點。

頓時一道蘊含莫大靈力的青濛濛光柱一噴而出,一閃即逝後,就沒入白衣女子身體內,並在法訣一催下,迅速走遍此女所有經脈,將一些堵塞晦澀處,硬生生的一一打通。

白衣女子一聲負痛的輕哼後,黛眉一皺後,徐徐睜開了雙目。

韓立目光一閃,另一根手指一彈,一道綠光飛射而出。

一股藥香一散而開後,綠光准確無誤的沒入白衣女子微睜的櫻口。

韓立見此,微微一笑,當即一轉身的向殿門外走去。

“讓血魄道友靜坐一刻鍾,將丹藥之力徹底化開後,就帶她來見我把。”

“是,韓前輩”許蛟等人驚喜交加的回道。

蟹道人目睹這一切,卻絲毫表情沒有的跟著韓立也走出了殿門。

一刻鍾後,在原先的許家主殿大廳中,韓立終于見到了徹底清醒過來的白衣女子。

“血魄道友,現在感覺如何了。”韓立向剛剛向自己道謝過的白衣女子微笑的問道。

“多虧了韓前輩剛才的那顆‘補元丹’,晚輩暫時應該無事了。”血魄臉色異常蒼白,但仍勉強一笑的回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零五章 血魂之訊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