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兩千兩百零八章 天書閣  
   
兩千兩百零八章 天書閣

同一時間,在聖島中心處的一高涯下方,韓立目光閃動的往眼前百丈晶壁上凝望著。

在其旁邊,蟹道人面無表情的也在打量著巨大晶壁。

而在離二人七八丈遠地方,兩名綠袍老者一臉惶恐的束手而立著。

這兩人自然就是專門負責此地的守衛,均都有煉虛後期的修為。

不過在剛才韓立方一到此,略一放出丁點大乘靈壓後,這兩名綠袍老者自然一下變得誠惶誠恐,不敢有絲毫的攔阻了。

這時,韓立已經從上到下的將晶壁上閃動的金色文字全都掃過了一遍,目光往上一凝後,重新落到了排在第三位的幾個金色古文上。

“玄天斬靈劍”

韓立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了幾遍,不覺抬起一手往另一側手臂上輕輕撫摸起來。

手指觸摸之處,藏在袍袖下的臂膀某圖案一下變得灼熱異常,甚至隱隱有刺痛之感。

韓立長吐了一口氣,忽然頭也不轉的問了一句:“玄天斬靈劍可就是最新上榜的那件玄天之寶,聽說此物剛剛出現時,讓整個風元大陸各族都為之瘋狂過一陣。

“回稟前輩,這件玄天之寶剛上榜時,何止是風元大陸,就是其他大陸的超級大族也派人尋找過一番。但不知什麼原因,他們竟然沒有得手,就再無任何消息傳來了。不過這些大族,應該還在暗中尋找吧。”兩名綠袍老者互望了一眼後,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小心的回道。

“或許如此吧。蟹兄,此榜已經看完,我們走吧。”韓立嘿嘿一笑,竟然沒有多說什麼,招呼蟹道人一聲,就轉身離開了。

“恭;兩位前輩!”兩名綠袍老者,急忙躬身相送。

“蟹兄,你對這混沌萬靈榜可知道些什麼嗎?”稍一遠離混沌萬靈榜後,韓立忽然向跟來的蟹道人問了一句。

“我的記憶中,沒有此物的相關信息,以前也從未聽主人提起過。不過我剛才從那晶壁上感到一絲仙靈氣。”

“仙靈氣!”

原本並沒有對自己隨意一問抱何信心的韓立,聞言頓時一怔。

“不錯,雖很稀少,但卻極為的精純,並下于道友先前提供靈液中提供的仙靈氣純度。”蟹道人木然回道。

“有些意思了。看來我們靈界和真仙界雖然失去聯系多年了,但兩者間的還是有些事情無法真正切斷的。”韓立沉吟了片刻後,冷笑一聲的自語說道。

蟹道人神色不變,也未再說任何話語。

聖島並不算多大,韓立在有李蓉提供地圖下,不知怎麼左轉一下,右拐一下,竟然來到了一個小型傳送陣前。

他帶著蟹道人一踏而上,然後單手一掐訣。

法陣一陣嗡鳴,乳白色靈光大放下,二人身軀一個模糊,就從法陣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刻,一座七八十丈高的閣樓前,一片白光閃動,韓立和蟹道人身影在另一座法陣中一閃而現。

“天書閣”

韓立抬首往眼前閣樓大門上懸掛的一個巨大牌匾上掃了一眼後,臉上閃過一絲異色,又轉首沖蟹道人說了一句:“蟹兄,你暫時在這里等候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韓道友盡請自便。”蟹道人毫不遲疑的回道。

韓立點下頭,就向閣樓大門走去。

片刻工夫後,他就站到了一名面容異常蒼白的老嫗面前,平靜的說道:“聽說天書閣收集有無數秘術,在下打算進去查看一二,道友可否把禁制打開吧。”

“閣下面孔陌生的很,難道是新進入島的道友不成?既然到這天書閣,想來也應該很清楚本閣的規矩了。”老嫗盤坐在空曠曠的一層大廳正中間,有些疑惑的打量韓立兩眼後,才眉頭一皺的言道。

面前之人氣息深不可測,竟根本無法判斷對方修為境界,怎不她心中暗自吃驚不已。

“想要學習一種秘術,要麼按價支付一筆靈石,要麼用閣樓未收藏的同種秘術交換對吧。”韓立微微一笑後,說道。

“的確如此。道友是打算支付靈石吧!雖然學習一種秘術要交的靈石是一個天價數目,但是總比真用一種秘術交換要容易的多。本閣已經收藏的秘術何止萬種,再找一種未有收藏過的,哪是這般容易的。”老嫗發出幾聲嘶啞低笑後,言道。

“原來如此。我這里倒還真有不少從異族那邊收集到的秘術,道友可以查看其中有那些事沒有被收藏的。”韓立沉吟了一下後,忽然一笑的說道。

隨之他還未等老嫗露出吃驚的表情,就見韓立袖忽然間往其面前一抖,頓時密碼密碼的各色玉簡從中一出,並一個閃動後,紛紛懸浮在老嫗面前靜止不動了。

足有近百枚之多的樣子。

“這些玉簡,都是道友從外族收集來的?”老嫗目睹此景,眼神一下發直起來,好一會兒後,才吞咽一下口水的言道。

“不錯,道友不妨仔細查看一二。”韓立似笑非笑的言道。

“那道友稍等一下,老身馬上核實一下。”老嫗總算恢複了鎮定,連聲的說道。‘

下面,她急忙將其中一枚玉簡一把抓到手中,將神念往其中一掃而去。

“消元分光術”

“這不是飛羽族鼎鼎大名的秘術嗎,聽說不是血統最精純的核心飛羽族,根本無法學的此術的。此種秘術天書閣中的確沒有記載,可以用來交換的。”

老嫗只看了片刻,臉上就再次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哦,看來道友對異族之術,頗為了解。此術的確絲我當年在飛羽族中偶爾得到的,不過並不太適我體質,所以並未加以修煉過。”韓立聞言,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嘿嘿,老身當年可是號稱兩族中懂得秘術最多之人,否則也不會被那些老家伙派到這里鎮守這座天書閣了。”老嫗聽了韓立之話,滿是皺紋臉孔上不覺露出一絲得意之色的說道。

然後,她將這枚玉簡一收後,又將另外一枚玉簡一把抓住,同樣用神念查看起來。

“‘九焱魔**,這個好像是魔族秘術,本閣也未收藏過。

“‘天芒青木功,這個是木族流傳的秘術,本閣倒是已經有了。”

這老嫗一個個玉簡查過來,竟大半都能說出一些來曆。

看來其剛才自~~-更新首發~~稱的是兩族中懂得秘術最多之人,似乎並不假的樣子。

不過老嫗只看了十幾枚玉簡,心中就越發震驚起來。

這些玉簡中秘術不但來曆五huā八門,其中三分之二竟然都是天書閣中未曾收藏過的,這令其再也無法壓住心中駭然。

要知道平常即使真有人是拿其他秘術來換取天書閣中秘術,也不多是一次拿出一兩種而已。

像韓立這般一口氣拿出近百種秘術來交換的做法,恐怕天書閣修建以來,也是前所未聞之事。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老嫗才將所有玉簡看完,長吐一口氣後,才對韓立凝重說道:“道友拿出玉簡中,總共有六十一枚,本閣都未藏有。道友真打算都用來換取閣中其他秘術嗎?”

“六十一枚,數量也不算少了,就用它們換取這里的其他六十一鍾秘術吧。”韓立摸了摸下巴,微笑的回道。

“好,既然道友已經決定好了。老身這就將閣樓禁制打開,讓道友進去挑選其他秘術。先提醒道友一句,只要道友一挑完六十一種秘術後,就必須從里面馬上出來。另外這些秘術,只能道友一人修煉學習,不得私自傳授他人和門徒。否則一旦本聖島得知,自然會有執法使者加以制裁的。”老嫗沉聲說道。

“道友放心,我學如此多秘術,只是參考之用的。真正用來修煉並不會有幾種的,更不會隨便傳授他人的。”韓立輕描淡寫的回了兩句,袖子再一抖,就將那些未被老嫗看中的玉簡全都重收回了袖中。

“道友知道這些就行,那老身施法了。”老嫗微點下頭後,張口一吐,噴出了一塊金燦燦令牌來。

她單手掐訣一催,又用一根手指虛空一點。

頓時金色令牌一顫,從中噴處了一片銀色霞光,直奔樓梯口處一卷而去。

“噗嗤”一聲,樓梯口處一聲悶響,似乎有數層無形禁制被一打而開。

韓立神色不變的身形一動,就一下沒入樓梯中不見了蹤影。

閣樓一層大廳中,轉眼間就只剩下老嫗一人一臉沉吟的繼續盤坐在地面上。

韓立在閣樓中呆的時間並不太長,一頓飯工夫後,就神色如初的從閣樓中一飄而出。

韓立沖老嫗略一拱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一層大廳。

“此人到底是誰,絕不像一般新上島的合體修士。其氣息竟然連我也無法能看出深淺來,一次竟然能拿出這般多異族秘術來,難道這人就是……”老身盯著大廳門口好一會兒後,才忽然自言自語的說了兩句,雙目一下變得發亮起來。

同一時間,剛剛走出閣樓的韓立,忽然頭頂上破空聲一響,三團金光〖激〗射而至。

上篇:第兩千兩百零七章 靈鼎之秘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