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白光界  
   
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白光界

“哦,邪蓮道友對我等的到來,似乎不覺吃驚。”韓立雙目一眯,話有所指的說道。

“三位道友是來自靈界還是黑炎界?”邪蓮聖祖上下再打量了韓立三人幾眼後,忽然面無表情的問道。

“靈界!黑炎界!”邪蓮道友怎這般肯定我三人就是來自這兩界的?”韓立目光一閃的問道。

“因為上次派出強者相助我們聖界的幾界,也只有黑炎界和靈界還未再有人找上我們幾個了。”邪蓮聖祖冷冷回道。

“你們幾個?”韓立神色一動起來。

“不錯,自然是我們這些還未進入始印之地的聖祖了。妾身雖然暫時隱居在這萬花山,但是和其他幾位道友聯系重未中斷過。你們這些新來的外界強者,若想弄清楚始印之地的情形,自然第一個要找到我們身上了。”邪蓮不慌不忙的回道。

“原來如此。我們三個的確是靈界之人,道友倒是沒有猜錯的。不過始印之地出了何事,看來邪蓮道友應該很清楚了?”韓立沉吟片刻後,才慢慢說道。

“原來是靈界道友!道友面容看起來有些熟悉,是不是以前就來過我們聖界?”綠色宮裝女子沒有馬上回答韓立所問,而是盯著韓立臉龐片刻後,忽然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竟對韓立三人是靈界之人毫不在意,仿佛根本不知不久前兩界才剛剛結束一場大戰一般。

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怔,但馬上一笑起來。

“在下當初的確來過貴界一次,看來邪蓮道友已經認出韓某來了,何必再明知故問了。”

“嘖嘖,閣下真是當初被元魘六極一起通緝過的那名韓姓修士!你當初離開聖界的時候還是合體修士,現在竟然已經進階大乘了。我總算有幾分明白,那二人當初為何這般重視你了。這般說來,旁邊的這位道友。應該就是魔源海的蟹道友了。妾身大概是魔界僅有幾個未曾去魔源海見過蟹兄的聖祖了。但現在看來,似乎也並不算太晚的。”邪蓮歎了一口氣,目光一動後,又落在了蟹道人身上的說道

至于銀月這位合體初期修士。卻根本未看過一下。

顯然對她來說,大乘以下存在是不放進眼中的。

蟹道人神色木然,沒有開口回答的意思。

韓立卻雙眉一挑,臉色一沉的問道

“既然道友也認出了蟹兄,也省的在下介紹了。有關始印之地的事情,道友似乎還沒有回答在下所問?”

“始印之地的事情,我的確知道一些。不過此事非同小可。這里可不是談話之地。三位道友還是跟我到下面細談吧。”綠色宮裝女子目光四下一掃後,面上冷意驀然冰消溶解起來。

“下面?道友打算邀請我三人去貴洞府一敘嗎?”韓立卻朝不遠處被五色霞光籠罩的山峰看了一眼,不置可否的問了一句。

“怎麼,韓道友莫非害怕妾身動什麼手腳不成?”宮裝女子輕笑一聲的,眉宇間竟忽然現出一絲嫵媚之意來。

“在下怎會如此去想!以邪蓮道友身份也不會作此宵小之事的。除非道友真自大道以為,可以同時對付兩名大乘期存在。”韓立打了個哈欠,絲毫看不出心中所想的說道

“那三位道友,請吧。”宮裝女子聞言。身子微微一側,面帶笑容的說道。

韓立也不客氣,袖子一抖。一片金霞往兩側一卷,就帶著蟹道人和銀月一起,化為一道金虹向遠處山峰激射而去。

邪蓮聖祖卻身軀一個模糊,化為一團綠光也飛遁而去。

籠罩山峰的五色光霞驀然一分,就讓韓立三人和宮裝女子先後遁入禁制之中,並在峰頂的宮殿大門前一同落了下來。

就在這時,殿門前人影一晃,竟從中走出另外兩名服飾怪異之極的壯漢來。

這兩人肌膚黝黑,穿著一身銀灰色戰甲,但手臂面上等裸露肌膚上卻赫然名印著一道道赤紅色靈紋。雙目更是銀燦燦一片,竟然一副沒有瞳孔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其中一人頭上锃亮一片,寸發未生,面容凶狠異常。

另一人則披頭散發,兩臂套有粗大金環。十分強壯的摸樣。

這兩人目光一掃過來時,竟如刀劍般鋒利,以韓立修為竟也不禁肌膚微微一寒。

“大乘存在!”韓立心中一凜,低聲說了一句。

銀月聞言臉色一變,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兩名黑膚壯漢竟然也是大乘修士,但身上氣息卻又和魔族截然不同,給韓立一種極其陌生的感覺。

“邪蓮道友,這三個也是其他界面來援之人,怎麼其中一人只是區區的合體小輩。”那光頭壯漢目光在韓立三人身上一掃後,卻兩眼一翻,發出了金石般的怪異聲音。

“韓道友,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是來自‘白光界’的金差兄和石定兄,只比三位早半個月到我這里而已。

金兄,這是靈界的韓道友,蟹道友。”宮裝女子上前一步後,微笑的介紹起來。

“靈界,就是前些時間和你們魔界發生沖突的那個界面。我還以為此界根本不會再派人過來的。”光頭壯漢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雪白牙齒的說道,但話語中卻隱有一絲輕蔑之意。

“螟蟲之母若真的沖出封印,附近幾界都有徹底隕滅危險,我們靈界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倒是白光界,韓某也是第一次聽說的。”韓立臉上訝色收起,不動聲色的說道。

“哼,連我們白光界都未聽說過。看來還真是夠孤陋寡聞。閣下不會是僥幸之下,剛剛進階大乘的吧。”光頭大漢臉上一絲煞意閃過,聲音一下冰寒幾分。

旁邊的披發壯漢卻是和蟹道人一般,一直面無表情的一言不發。

韓立打了個哈欠,正想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宮裝女子卻一下打斷他們對話的說道:

“幾位道友到妾身這里來,不是只為斗嘴而來的吧。既然諸位都是沖那螟蟲之母而來,我等還是到里面再詳談一下吧。金兄不是一直想得到始印之地的消息嗎,現在韓道友他們也來了,妾身正好開誠布公的說一下;額。”

一聽此話,金差面色變了幾變,但略一沉吟,就雙目銀光一閃的微點下頭:

“邪蓮道友總算肯告訴我等想要的消息了,我和石兄自然會洗耳恭聽的。”

說完此花,光頭壯漢當即招呼同伴一聲,就轉身向殿門內走去了。

“韓道友,請吧。”宮裝女子見此不以為然,卻轉身沖韓立邀請的說道。

韓立微然一笑後,就帶著銀月和蟹道人,跟著邪蓮聖祖也走了進去。

“參見邪蓮大人!”

這座翠綠宮殿雖然不大,但殿門後走廊兩側,卻站滿了穿著同樣宮裝服飾的侍女,足有三四十名的樣子。

一見邪蓮聖祖進來,當即恭敬的躬身施禮。

“准備一些靈果,靈茶,今日又有其他貴客上門了。”邪蓮擺擺手,一副雍容華貴模樣的吩咐一聲。

一些侍女立刻答應一聲的退了下去。

片刻後,韓立等人就跟著邪蓮進入到了宮殿大廳之中。

在那里,兩名白光界大乘正坐在一側的兩張椅子上,嘴巴微動的傳音交談什麼。

韓立見此,不客氣的帶著蟹道人和銀月的坐在了二人的對面。

邪蓮則婀娜幾步後,坐到了中間的主位上。

“邪蓮道友,我等到齊了,現在可以說了吧。”光頭壯漢神色一動的直接說道。

“當然。不過在說之前,妾身還有幾句話向諸位道友先問上一問。諸位這次來到聖界,是想來助我們聖界重新鎮壓那頭螟蟲之母的,還是只是想來救助你們的同族親友的。”邪蓮面上笑容一斂,有幾分肅然的問道。

“邪蓮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認為兩者有什麼矛盾?”禿頭壯漢臉色微變,聲音驀然一沉的回道。

韓立聽到此問頗感意外,不禁眉頭一皺。

“這恐怕要讓幾位有些失望了。現在時間緊迫,我等只能先去做其中一樣而已。而無論先做那件事情,都必須集中所有力量,全力以赴,才有幾分成功的可能。這也是為何,妾身先前沒有冒然將始印之地消息告訴金兄二人的原因。”邪蓮面上首次現出一絲苦笑之色。

“哼,只不過多了兩個人後,邪蓮道友就可以將消息放心說出來了!”金差哼了一聲,有些不滿的說道。

“其實就算韓道友他們不來,頂多再過月許時間,妾身也會同樣告訴金兄的。因為一個月後,就是我們這些聖祖相聚的日子,到時其他界面再次來援的道友,也會一同參加,來商討如何解決聖界大劫的事情。想來幾位道友也一定不願錯過的。”邪蓮想了一想後,不再有何隱瞞的說道。

“邪蓮道友,不管我們這次來聖界的目的是何,是不是先將始印之地情況先告訴我等一二,然後再讓我們做出選擇,會更好一些的。”韓立聽到這里,卻忽然這般說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邪蓮聖祖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百藥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