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見蒙面女子真的離開了星空殿,陰厲漢異長出了一口氣,和那老者心有余悸的直起了身子。然後目光朝文思月等人掃了一眼,目頓時閃過惱怒之色。

若不是對方幾人,他怎會被抓個現行,一會兒竟還要遭受雷鞭之刑。

陰厲漢子面色一板,就打算說出幾句不好聽的言語時,一旁的老者卻猛然一拱手,竟對文思月客氣異常的的說道“貴伉儷真是機緣不小,竟然和韓前輩還有淵源,這可真是千年難遇的機遇啊。以後有這位前輩略加指點,想必進階元嬰也不是什麼難事的。”

老者先前對文思月等人的冰冷神情,已經蕩然無存。

陰厲漢子開始時一臉的愕然,等到聽完了老者的話語後,這才的恍然大悟,原本馬上出口的言語頓時咽了下去,並變臉似的笑容滿面起來。

他怎麼忘了,對方可是和元嬰後期修士有些關系的人,哪是他們這些剛結丹小修士可以得罪的。

“是啊,黃兄所說不假,以後我兄弟,說不定還有求到二位道友的時候呢。這止靈石,兩位道友收回去吧。這次傳送的費用,我二人全包了。”

陰厲漢子將先前收的那個裝滿靈石儲物袋從腰間抽出,有些心痛的雙手奉還過去,但口中卻還強裝熱情的說道。

儒雅男子瞅著身前的儲物袋,猶豫一下,一旁的文思月卻溫婉一笑起來“兩位肯傳送我等到外海去,已經讓我夫婦感激不盡。我二人又怎會不識好歹的再將靈石取回,兩位道友盡管收下就是。倒是妾身現在急著追趕韓前輩,希望兩位道友能馬上讓我等過去。”

“沒問題,我這就將靈石換一下,馬上就可以傳送了”陰厲漢子見文思月真的不想拿回這袋靈石的模樣,訕訕幾下後,就滿口答應道。

然後身形晃動幾下,他就一下到了傳送陣跟前,身子一俯,就開始更換已經用過一次的法陣靈石。

黃姓老者則在一旁陪著文思月夫婦說這話,並旁敲側擊的想打聽一下韓立這位後期修十的來曆。

儒雅男子是一頭霧水,原本就不知道分毫的。文思月則笑吟吟的含糊應對,自然不肯輕易相告的。

片刻後,傳送陣靈石已經換過一遍。

文思月真的急著想追韓立,當即顧不得再和陰厲漢子二人客套,立時將傳送符往身上一貼,就馬上帶著其他人進入了法陣中。

同樣的白光閃動,七人的蹤影全無起來。

見到此幕,老者和陰厲漢子互望了一眼,長出了一口氣,隨即又同時苦笑了起來。

而傳送法陣的另一端,一間一十丈大的石室中,一座傳送陣白光閃動不已,文思月七人的身影浮現而出。

片刻後,七人從傳送的眩暈中,回複了正常。

文思月急忙朝四周一掃,心中驀然一沉。

偌大的石室中空蕩蕩的,竟一個人影都沒有。

“你們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韓前輩是否還在附近”文思月急忙對儒雅男子說道,隨即不等男子回話,就匆忙向石門外走去。

儒雅男子想開口問些什麼,但略一遲疑後,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看著文思月的修長背影,眉頭微微一皺。

文思月走出石門,眼前豁然一亮石,屋竟然身處一寬廣的石台之上。而石台本身則身處一座險要的峰頂處,四下全都是懸崖峭壁凡人根本無法攀爬而上。

但讓此女心中激動的是,韓立就站在石台的一角上,正和一名身穿星宮服飾的披發修士說些什麼。

雙手倒背,悠悠而言。

那名原本一臉凶悍的結丹中期大漢,在韓立面前如同綿羊一般聽說,只是不停的點頭哈腰,口中也誠惶誠恐的回複著韓立提問的樣子。

看來這人應該就是看守這邊傳送陣的星宮修士了。

文思月心情平複一下,並沒有馬上走過去,而是乖巧的站在原地靜靜看著韓立和那人交談。

過了一會兒後,韓立擺擺手,似乎問完了。

那名大漢恭敬的深施一禮,然後退後幾步,才大步向石屋走去。

文思月這才輕盈的走向韓立。

“剛才多謝前輩出言相助了。否則我夫婦不但無法到外海,反而可能有大麻煩的。”文思月斂祖一禮後,恭敬的說道。

“沒什麼,你們也是受我牽連。而且也是舉手之勞而已。你這般急著過來,還有什麼事情嗎?”韓立卻表現的很平靜,打量了此女一眼,輕描淡寫道。

“思月知道自己有些貪心,前輩已經多此幫助過妾身了,本應該知足後報的。但小女身患重症,生命隨時不保,還望前輩開恩再次援手一次”文思月說著,眼圈一紅,幾乎滴然淚下,看來母子連心,對愛女真的疼愛無比。

“那個中了奇毒的女孩,就是你女兒?”韓立目光一閃,絲毫異樣沒有的徐徐說道看不出心中如何所想。

“正是!前輩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小女的不妥。”見韓立一句話,就點出了自己愛女病症的根源,文思月精神一搌,美目中全是希望之色。

“你們的談話我也聽了一些,不是已經找到了解毒之法,何必再來求我?”韓立不置可否的樣子。

“前輩原來知道此事了。的確,我夫婦曾經過一位高人指點用那白鷺魚妖的內丹可以煉制一種靈丹用來解毒,但是此丹藥並不能完全清除此毒乾淨,即使能暫時救回一條小命,體質也會大壞,在修仙路上再無寸進的。前輩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想必另有其他妙法的。還望前輩慈悲”文思月急切的解釋道。

“原來這樣”韓立沒有馬上答應什麼,臉露一絲沉吟。

文思月心中忐忑不安之極,卻不敢催促什麼,只能眼巴己的望著韓立,花容上滿是懇求之色。

韓立抬首望了望天空中刺目耀眼的驕陽,又低下看了一下眼前美麗少婦的嬌豔面容,突然大出此女預料的問了一句話。

“文兄什麼時候逝去的,是坐化還是尸解?”

文思月聞言自然一呆,但馬上神色一黯的回道。

“晚輩當年再返回內海時,家父就不知所蹤了。妾身苦苦尋找了數十年,仍然絲毫線索沒有。如今家父若是無法凝結金丹,想必也已不在人世了。”

“修仙路上原本就是步步荊棘,誰也不知可以走到哪一步的。若是其他素不相識的人求我救人,我多半不會理會的。但是你既然能三番兩次遇到我,看來和我真有些機緣了。再加上又是故人之後,現在時間尚早,我就先看看那小丫頭再說吧。”韓立終于點了點頭。

“多謝前輩開恩”文思月聞言自然大喜過望,急忙就要沖韓立跪拜而下。

“這里可不是救人的地方,我在下山下的那個小鎮的客棧中等你。

你們一會兒過來吧。”

韓立袖袍一拂,一股無形巨力將文思月一托,讓其無法拜下隨即周身青光一閃,就化為一道青虹,向石台下激射而去。

文思月一呆,但馬上身形一動,欣喜的往石屋中飄去。

片刻後,一行七人化為數道遁光往韓立消失的方向緊追而去。

“那姓韓小子已經進階元嬰後期了?”

在不知多少萬里的內星海中,天星城聖山的洞窟內,一句難以置信的男子聲音傳出,震得整個洞窟都嗡嗡直響。

話的正是天星雙聖中的那名男子。

“不錯,我也有些不敢相信,但用神念掃了數遍,的確不假的。”悠悠的女子聲緊接著響起,那名叫溫青的蒙面女子已經摘下面紗,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美麗臉孔,盤坐在洞窟中一抉晶瑩發亮的玉石台上。

“照這麼說,他的修煉天賦之高,還優勝我等了。”男子的聲有低沉了下來,似乎從剛剛得到的消息中鎮定了下來。

“恐怕是這樣的。據我所知,此人在失蹤之前應該不到二百歲。

如此修煉速度,星宮的曆代之主,都沒有如此快的。你我也是在五百年左右,才堪堪進階元嬰後期的。”溫青輕歎了口氣,似乎有些惆悵。

任誰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是個世間難尋的天才,卻猛然發現自己只不過在坐井觀天,心中恐怕都沒有什麼好滋味。

“若是如此的話,此人有虛天鼎相助,即使只是才進階的後期,和我們任何一人都有一拼之力了。難怪你改變了主意,放他離去了。不過接觸之後,你對他有什麼印象?”男子眉頭皺了皺。

“印象?這人非常謹慎,還膽子不小。不對,不是膽子不小,而是……”溫青冀眉緊鎖,目光閃爍不定起來。

“怎麼,不好形容?”男子有些驚訝起來。

“不是不好形容,而是我現在回想起來,卻發現了一項蹊蹺之處。”溫青猶豫了一下慢慢的說道。

“蹊蹺?”

是有些蹊蹺。這時回想起來,對方明明知道我是天星雙聖之一,而且又身處天星城之中,面對我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這可有些古怪的。就算擁有虛天鼎,也不足以讓對方如此自信的。而當時面對此人時,我冥冥中感到一絲懼意,似乎對方非常可怕,這種感覺,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感受過了。溫青一邊回想著,一邊神色陰晴不定。

“你當初修煉的是靈暝決,對這種說不明白的預感一般八九不離十,不會出現太大的偏差。這麼說,這人還真有可怕之處。”男子的聲音也變得凝重起來。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忌憚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似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