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約定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約定

這時那田姓修士也走出了屋子,正好聽到了韓立之言,臉色同樣有些發白。

不過,他深吸了一口氣後,還是幾步走了過來,並沖韓立深施一禮,誠懇說道:“晚輩並沒有多大貪心,只想讓小女壽元長一些,哪怕只要築基也就可以了。不知我們夫婦二人合力的話,是否可以壓制小女體內陽氣的反噬,讓琴兒築基成功?”

“你們只有結丹初期修為,現在絕對做不到的。但若是進階到後期,不怕自損修為的話,倒可以一試的。”韓立瞅了男子一眼,搖了搖頭。

這一下,連儒雅男子也默然無語了。

至于說請求韓立援手的話語,這二人卻不敢開口的。

畢竟韓立先前已經施恩如此之多,二人就算再愛女心切,也不會不知好歹的。

畢竟這可不是一次能解決的問題,要長久的將少女帶在身邊,任何一名高階修士,都不願帶這麼一名累贅在身邊的。

但大出二人的預料,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卻說了幾句讓他們大吃一驚的話來,讓二人幾乎以為聽錯了韓立的言語。

“我這有一本陣法書,你們拿去給令愛看吧!若是下次和我見面時,她能將此書參透得讓我滿意,我倒不是不能考慮收下令愛,自然也會助她築基甚至結丹。不過何種程度才能讓我滿意,卻要看她的機緣造化了。先說清楚,此書只能讓令愛獨自參詳,你們若是幫著參悟再加以傳授,我自然能看得出來,到時候韓某轉臉就走!”韓立聲音不大,但聽到文思月二人的耳中卻同九天驚雷般震撼。

“韓前輩,你說的可是當真之言?”文思月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韓立微微一笑,袖袍一甩,頓時一個事先取出來的玉匣從袖中飛出,緩緩地飄向對面的少婦。

“匣中是一本《陣法要訣》,里面的法陣雖然不複雜,但卻有一些獨到之處,正好適合考驗一下令愛在陣法方面的資質!”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

玉匣中的“法陣要訣”,正是當年辛如音贈送給他的法陣典籍中的一本,並以此女自己參悟的心得體會為主。

文思月大喜的接過玉匣,小心翼翼的將其收起。

“多謝前輩大恩!琴兒在陣法之道上頗有天賦,絕對不會讓前輩失望的!就是不知前輩多久才會再見小女?”文思月急切的問道。

“這可不一定。若是順利的話,也許只要年許時間,有意外的話也要數年吧。在此期間,她絕對不能修煉任何功法。否則一旦出問題,可就等不到見我了。對了,這里有一瓶‘紫陰丸’,給她一月服食一粒。如此一來,這幾年不用服用其他丹藥了。”韓立又想起了什麼,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數寸高的青瓶浮現手中,隨手拋了過去。

這一次是那儒雅男子驚喜地接了過去,口中連聲的感激之言。

“好了,你們找到白鷺魚妖的內丹後,一年後就去魁星島等我。只要在那島上,到時我自然有辦法尋到你們的。我還有事情在身,就不在此多逗留了。”韓立從容地說完這幾句話後,就周身靈光閃動,化為一道刺目青虹破空離去,竟不給文思月二人絲毫挽留的機會。

文思月夫婦臉色一變,卻不敢怠慢的連忙沖韓立飛走的方向施禮恭送。

直到遁光飛出了整座小鎮,消失在了天際之邊,二人才敢直起身子,互望一眼後,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欣慰之色。

這一次若不是碰到韓立這位大修士出手,恐怕他們愛女就算能解除毒性,恐怕也在劫難逃。再加上韓立以前對文思月的提攜之恩,此刻這一對夫婦心中對韓立倒是真的感激萬分!

當即二人回到屋子中,開始商量如何尋找白鷺妖丹,以及安排田琴兒參悟那本陣法書之事。

這時韓立已經盾出了整座銀鯊島,遁光方向驟然一變,直奔大海深處激射而去。

遁光中的韓立,正一臉的沉吟。

他突然決定給那名叫“唐琴兒”的少女一個機會,並約定下次還見一面,其中多半原因是想弄清楚此女的真正來曆。畢竟田琴兒的女生龍吟之體和身上那種獨特的感覺,實在很難判斷兩者只是純粹的巧合。

而若是此女在陣法天賦上也是同樣的過人,並能輕易參透那本陣法要訣,那他就更有一些把握確定對方是真的辛如音的轉世,或者另有一些數不清的淵源了。

其實有關修士輪回,帶有上一世特征和極小部分記憶的事情,在修仙界中雖然罕見,倒不是沒有過先例。

只是這些先例同樣沒有證據肯定完全是真的,只是讓聞聽之人處于半信半疑之間,並且有關陰冥界的傳說也漸漸流傳開來,並不知從何時起,成為了和靈界一般同樣神秘異常的所在。

有人說陰冥界是一個獨立的界面,也有人說陰冥界其實是人界的某處神秘所在,還有人干脆認為,陰冥界根本就是虛無縹緲之事,只是人們捏造出來的而已。

韓立對輪回和鬼界之事,同樣一直處于半信半疑之間。

對他來說,這種既無法證明是真實存在,也無法證明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根本不值得多花心思在上面,也根本懶得多想此類事情。

不過他當年和齊云霄、辛如音也算是故交了。尤其對辛如音的剛烈,更是大為的欽佩。他現在神通大城,若是唐琴兒真是辛如音的轉世,到不介意隨手拉此女一把的。

況且當年辛如音只是一名區區的築基修士,就能協助齊云霄研究出低階的布陣器具,若是壽元夠長,有足夠的陣法典籍,眼界再寬廣一些,可想此女在陣法上的造詣不可限量。

而他為了沖擊化神,以後肯定不會多花心思研究陣法之道。若收這麼一名陣法天賦不低的弟子,專門培養成陣法宗師的話,對他一定是不小的助手,肯定大有用處的。

韓立心中翻滾的思量了半晌,輕歎了一口氣,暫時將此事暫時放置了腦後,而是在遁光中將單手一翻轉,忽然手中多出一塊淡白色玉簡。

神念往玉簡中一掃,一副巨大的海域圖在神識中浮現而出,正是從看守傳送陣的星宮修士主動交給他的銀鯊島附近海域圖。

早再來此之前,他就已經打聽過了發現了高階靈石礦脈的島嶼所在。原來只是一座無名孤島,現在則已經被取名為“碧靈島”。據說發現的靈石多半是木系靈石。故而取此名字。

按照海圖上所說,這座碧靈島身處銀鯊島的最北部。就算是結丹修士一路不停飛遁,也足足需要數月時間,幾乎是普通修士所能到達的最邊緣處,這也是島上的靈石礦至今才被發現的原因。

聽說這座島嶼大得出奇,原來就是一些妖獸居住島上,礦脈更是分布島嶼下邊的各處,結果被海中妖獸、天星宮、以及逆星盟共同瓜分了去。

而大量的中高階靈石被開采出來,連帶著附近的幾座島嶼也同時興旺昌盛起來。漸漸其它大小勢力和一些散修湊到一起,並在島上修建了一些臨時落腳的小城和坊市。如此一來,那里慢慢的還真成了人類修士在外海的另一處聚集地,並且聽說星宮和逆星盟都有意在附近島嶼上開辟新的外海傳送陣。

韓立心中將了解到的碧靈島的情形再回想一遍,覺得沒有什麼遺漏之處,就將玉簡一收,遁速一下快了倍許,向遠處破空而去。

他暗自估計,即使以現在的遁速,到達碧靈島恐怕也得三個月以後的事情了。

海上的景色自然枯燥無比,低首望去除了一片蔚藍之色外,就再無其它顏色可見。

韓立一路飛行絲毫不停,轉眼見過了一月有余。

在途中,他除了在一些荒島上暫時落下回複下法力外,一路順利之極。並未遭遇特別的意外之事。偶爾碰見了幾波同樣出海的修士,卻根本沒加理會,一掠而過。

這些修士大都是築基結丹級別的,見韓立遁光如此之快,倒也沒有敢起什麼其他心思。

倒是在路上遇見一只六級的無名海中妖獸,突然從海水中飛出想要一口吞掉韓立。

結果自然被他遁光一讓,一劍就斬成了兩截,將妖丹順手就摘取了。

這也是眼前的妖獸級別不低。否則韓立都懶得去斬殺,直接就回一遁遠去的。

這一日,韓立再次遇見一座黝黑礁石組成的小島,上面除了一些海藻類的植物外,幾乎寸草不生。他卻毫不猶豫的降落而下,隨便找一塊平整些的巨石,就開始閉目調息起來。

半日過去了,天色漸漸昏沉下去了,似血的紅陽也沉入了海面中大班,海面上的海區一下便得冰涼無比。

韓立對這些卻視若無睹,身上卻自行閃現了一層淡淡的青色光罩將其護在了其中。

但當海上的最後一縷陽光消失後,整個海面一下變得黑乎乎起來。

就在這時,整個小島突然一下巨顫,接著一陣悶雷般的巨吼從附近的海底傳出,好像牛吼又好似虎嘯!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輪回之惑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巨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