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守株待兔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守株待兔

韓立神色變了,下後,轉眼間就恢複了正常,若干其事的從六連殿前悠然走過。

妙鶴真人和另一名黃袍老者目光只往韓立身上一掃,雖然有些驚訝韓立裝扮的干瘦老者修為不低,但也沒有多往心中去,帶著其余四名結丹修士直接往城市中心走去。

而韓立同樣的頭也不回的往前邊走去,看起來仿真是路過六連殿商鋪而已。

不過這時,鶴真人和那黃袍老者嘴唇微動,卻不見聲音傳出,開始用傳音之術交談著什麼。

韓立背對二人的身形微微的一頓,但隨即恢複如常,離妙鶴真人等人越來越遠。

最後一個拐彎後,韓立就此走進了一家看起來頗為氣派的閣樓。

足足一個時辰後,他才在一位掌櫃打扮的修士恭送下,走了出來。

但並未馬上離開,竟又走進了附近的另一家中……

當韓立心滿意足的走出第五家商鋪時,身上已經收集了用法寶,古寶以及一些對稀材料換取的百余顆高階靈石。

但當他這次走出來後,卻突然發現附近多出了數名身份不明的結丹修士,一個個看似若無其事,但分明目光中閃動著一絲絲的異色。

韓立冷笑一聲,當即取消了原先的打算,沿著街道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坊市,最後竟步行走出了石城。

那些修士大都施展隱匿法術跟著韓立一同出了城門,但馬上面面相覷起來。

因為先前明明還在他們神念籠罩下的韓立,竟在眾目睽睽下詭異的消失了,而附近空蕩蕩的,不見任何遁光的樣子。

這幾名修士自然一陣的大亂。

他們有的是那些商鋪暗中派出的,有的則是注意到了韓立頻繁進出數商鋪,每次都有掌櫃恭敬送出來的情形,心中一動自行跟蹤上來的。

雖然韓立裝扮的老者是一名結丹後期修士,但在足夠大利益引誘下,這些人倒也不會真的縮手縮腳的。甚至先前,早就有人商議好了聯手之事。

但現在韓立的神秘消失,讓這幾名修士目瞪口呆下只能在附近搜索了一陣,卻一無所獲,最後只能郁悶的紛紛返回了石城。

而就在這些人走掉沒多久,韓立消失地方的高空處青光一閃,一個人影模糊不清的閃現而出。隨即身上靈光一斂,人影凝固成形,赫然正是回複了原來面容的韓立。

韓立望了望石城,嘴角泛起一絲譏笑。

要不是他突然另有計劃,在此之前不想打草驚蛇,讓此城中元嬰修士發現其存在。他絕對不會讓跟出來的這些修士活命回去。

他們沒能看破韓立的隱匿法術,應該僥幸之極的事情。否則韓立一橫心下來,絕不介意將這幾名結丹修士揮手間全滅的。

韓立在高空中四下打量了下後,認定了某個,方向,化為一道青光而走。

片刻後,青光在環繞小城的兩座卜讓間的止坳處落了下來。

此地鳥語花香,幽靜異常,還有一些濃濃的山霧彙聚不散。

韓立只是掃了四周一眼,就微微的點點頭。

手一抬,一疊五顏六色陣旗浮現而出,十幾道光芒射出後,紛紛沒入四周不見了蹤影。

隨即一層白色霧氣中地下飛快冒出,並和山坳中的水霧融彙一體,再也分不出彼此來。

將韓立身形就此淹沒在了霧氣中。

布下了隱匿法陣的韓立,在霧氣中一拍腰間某只靈獸袋。

嚷鳴聲大響,成千上萬的噬金蟲從袋口中蜂擁而出,化為一團金云懸浮身前。

韓立盤膝坐下,口中輕輕的念念有詞,身上開始閃動青色的靈光,轟,的一聲響後,蟲云化為朵朵金花向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幾乎與此習時,韓立驀然睜開了雙目,目中神光先是晶瑩異常,隨即就詭異的一下黯淡無比起來。

這正是韓立在墜魔谷時施展過一次的神識化千秘術,是他借助大衍決自行領悟出來的一種神通,可讓自己大半神識一下化為上千細小神念,暫時依附在每一只噬金蟲身上,仿佛一時間多出了上千只耳目一般。

這種神識化千秘術和韓立先前施展的神念寄附靈物之術,看似有些相近,卻又截然的不同。

一個是將大部分神識一次分裂成無數細小,神念,借助噬金蟲耳目進行神念無法做到的搜索探查,必須在元神親自指揮下才能施展,不能超出一定的范圍,否則神念就會自行收回的。

另一個則是將獨立分神寄附在靈物之上,讓分神按照事先吩咐靈活指揮靈物做事,元神不加以干涉,甚至可以直接指揮祭煉過的靈蟲靈獸加以攻敵,一定程度上和化身術有異曲同上之妙。而且只要寄附時間不到,無論離施法之人多遠都可以的。

神識化千除非在神念不方便情況下,否則很難用到的,頗有些雞肋的感覺。而寄附靈物之術,則是一種元嬰後期修士也很少有人能掌握的大神通,不可同日而語的。

現在所有噬金蟲一飛出白色霧氣後,立刻有的鑽地,有的升空,轉眼間這些所有靈蟲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盤坐在法陣中的韓立,卻再次閉上雙目,面色冰冷木然。

時旬一點點的過去,天上太陽從海面上漸漸落下,終于到了夜晚時分,整個碧靈島陷入了黑暗中。

而石城之中卻燈火通明,一塊塊灌注滿靈力的月光石閃閃發光,將石城各處照耀的如習白晝一般。如此一來,愈發顯得石城四周漆黑無比,並有海風之聲呼嘯不停,仿佛無數妖魔暗藏黑暗中一般。

雖然說修士不管什麼白晝黑液,在晚上稍微耗費些法力同樣可以清楚的視物,只是距離上遠遠不如白天而已。但在創星海就不行了,外海妖獸眾多,不要說平常在海面上趕路,就是晚上呆在島上,都有可能會被一些精通隱匿之術的妖獸暗中接近,再猛然加以偷襲!

畢竟普通修士不可能時刻將自己神念放出警戒的,每年因此隕落的修士幾乎比在正式捕殺妖獸情況下,隕落的數量還要多出數成去。

故而除非有急事或者自持神通廣大的高階修士,一到了晚上,島上的修士都會盡量加強戒備,修士的聚集點上自然是禁制全開,所有沒出海的修士都龜縮了回來。

而群山包囊中的石城,八根石塔同時亮了起來,一層淡藍色光幕將整座石城都護在了其中,以防有妖獸偷偷摸入城中進行偷襲。

但就在這樣的夜晚,卻有幾名頭帶斗篷的人悄然到了某城門處。

守門的是一名紹丹和數名築基期的修士,為首之人只是將斗篷略微敞開一下,露出了真容,守衛修士一看之下,就立刻慌忙的將護城禁制開啟了一道裂縫出來,恭送幾人出來石城。

而這幾人一離開城市,馬上化為幾道遁光沒入了漆黑的夜空中,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幾人遁速不慢,卻沒有一人開口說話,只是悶頭趕路。

但方離開石城百余里,突然一道遁光中傳出了一聲輕“咦”聲,遁光一頓下,一道纖細白線從遁光中激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身後的虛空中。

其余幾名修士為之一怔,不禁也停下了遁光,紛紛扭首向後望去。

滋”的一聲,極遠之處黑空中突然爆發出一團刺目金光,白線隱隱擊中了什麼東西,一聲怪異嘶叫聲後,一拳頭大金光遠遠的直墜而下。

那是什麼?”另一修士吃驚的失聲道。

而那名主動發起攻擊的修士卻手一招,那根白線頓時從遠處飛射而回,一個盤旋後,化為一根雪白細針落入其手中。這時,他才緩緩說道:

不知道,好像是某種靈蟲,不知是野生的還是有人馴養的。但是此蟲沒有被我的“白哀針,洞穿,還真夠堅硬的。你們去把此蟲尸體撿來,我看看倒底是何種靈蟲。”

最後一句話卻是這人一回頭,沖身後兩名修士吩咐道。

頓時身後二人恭聲答應一聲,化為半夢手打兩道遁光直射遠處漆黑的地下而去,尋找被擊斃的金色靈蟲了。

但是足足一盞茶上夫後,這二人卻郁悶的飛回。

“啟稟門主,那只靈蟲好像沒有死,那邊並未發現它的尸體!”

一人有些忐忑的回道。

沒有死?你當我的白哀針是繡花針嗎,滅殺區區一只靈蟲,還無功而返!”出手的修士口氣一沉。似乎有些惱怒了。

“白兄,可能那東西真的沒事,我也沒有發現那只靈蟲的蹤影。”這時另一名帶著斗篷的修士,卻忽然凝重的說道。

真有這事,讓我看看!”

那名放出細針寶物的修士驀然一驚,急忙將神識向遠處罩去,細細的搜索起來。

結果片刻後,他斗篷下的面孔變得難看異常。那片區域果然沒有發現那只金色靈蟲的絲毫蹤影。

吃驚之下他嘴唇微動的傳音了兩句,隨即另一名修士二話不說的同時手一抬,一個放出一件碧綠小錘,一個抬手間無數道纖細白絲,兩種寶物轉眼間將他們自身護在了其中。

“是哪位高人跟在我等後面,不要鬼鬼祟祟的,出來一見吧!”放出白絲的修士大喝一聲,同時雙目精光四射的四下一掃,身上驀然放出了一股沖天的驚人氣勢。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神念附靈     下篇: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