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二十三章 地宮  
   
第兩千兩百二十三章 地宮

一男一女兩名魔族聖祖立刻應聲站了出來。

而剩下大乘和他們門人弟子,則在寶花帶領下開始向始印之地中心處繼續前進。

顯然這始印之地中有厲害之極的禁空禁制,即使以這些大乘老祖的神通,也只能帶著門下在低空緩緩飛行而已。

當然,這是相對他們原先正常遁速而言,對普通凡人而言,一干人的速度還是飛快異常。

不過半個多時辰,一干人等就飛出了萬余里之遙。

前面大地驀然現出一道奇長峽谷,並從里面飛出一片片薄薄紫霧,在滾滾中,直沖九霄云外外。

而更詭異的是,這些薄霧隱有一股腥氣傳出,讓人一聞之下,竟一陣頭暈眼花,神識一下變得異常遲緩的。

“這是……”一些大乘老祖神念一掃過這些紫霧後,臉色為之微微一變。

“諸位道友要小心一些,不要多讓這些東西輕易近身了,這些霧氣是那頭螟蟲之母外泄的一些邪氣。就是這種邪氣,才讓我們聖界魔蟲全都轉化成了螟蟲。”寶花開口警告了一聲。

那些大乘老祖心中一凜下,有的護體靈光頓時為之一盛,比先前凝厚了幾分,有的則干脆放出了一兩件護身寶物。

但更多大乘卻自負神通了得,還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

當一干人終于飛到了峽谷上空,並往下一望後,所有異界老祖不覺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在紫色霧氣滾滾之中,峽谷底部赫然深不可測,並有陣陣惡風從中不時沖出,讓人一接觸之下,不禁肌膚一冷,竟然奇寒刺骨。

“這里就是上古封印所在之處?”韓立雙目一眯,口中喃喃說了一句。

不遠處寶花聞言,輕笑一聲的回首道:

“韓道友。那上古封印的確是在地下深處的。上古時候,我等聖族就圍繞此封印,將方圓萬里地下全都挖掘一空,並修建了一座巨大地宮。還另行布置了一重又一重的玄妙禁制。那螟蟲之母就深處這地宮中心處。因為上古封印被那螟蟲之母掌控部分力量緣故,原本我等是無法輕易進入地宮中的。但現在這幾天正是天地元氣每隔一個周期的大爆發階段,正是上古封印力量力量不穩之時,我等才能趁機潛入其中的。否則平常時候,我等縱然能依仗神通強行闖入,但也絕對會驚醒那頭螟蟲之母的。”

“那頭螟蟲之母真的如此警覺!據我所知,所有強大蟲類在因為元氣損傷而陷入沉睡想恢複力量時。可是極難驚醒的。除非是潛入其極近處,要采取威脅其性命的舉動,這才可能例外的。”附近一名生有三角眼,穿著一件銀絲道袍的老者,卻眉頭一皺的言道。

“原來是蠱道兄,怪不得對蟲類凶獸這般了解的。不過道友不要忘了,這螟蟲之母可不是一般凶蟲,道友的一些推斷用在它上面可不太合適的。”寶花掃了那位三角眼大乘一眼。淡淡回了一句。

“哼,希望真是如此吧。”這位蠱道人卻冷哼了一聲,似乎對寶花之言並不太信樣子。

“道友要是不信話。盡可現在就下去一試。”寶花似乎對這位蠱道人也不怎麼感冒,臉色一沉的回了一句後,就不再理會對方了,只是自顧自的往峽谷深處眺望而去,似乎在靜靜等候什麼。

這位蠱道人聞言,臉色一變,三角眼中凶光一閃,卻陰沉的沒有再說什麼,當然也不會真冒失的朝峽谷深處闖去。

韓立見此,卻頗有興趣的多打量這位蠱道人兩眼。

在明知道寶花不是一般大乘。這位蠱道人竟還敢用這種口氣和寶花說話,可見也是大有來曆之人。

“韓道友,蠱道人為人尖酸異常,但一身蠱術神通,即使我對上也大感頭痛的。道友最好不要和其牽扯上什麼關系!”卻是寶花直接向韓立傳音過來。

韓立神色不變,只是微微點下頭。沒有開口說任何話的意思。

其他的大乘也紛紛懸浮在峽谷上空,靜靜的等候起來。

不知是那紫色霧氣影響,還是因為地下封印力量緣故,所有人神念一沒入峽谷百丈深處,就不由自主的一散而開,根本無法探查下方的任何動靜。

望著黑乎乎的峽谷,一些大乘老祖也都不由得心生幾分忌憚之心。

而這時,寶花手中卻不知何時多出一塊銀燦燦陣盤,並單手捏印下,往上面不停打出一道道法訣。

那塊銀色陣盤在其手心中呼暗忽明,仿佛具有了靈性一般。

足足過了一頓飯工夫後,突然銀色陣盤中一陣嗡鳴,隨之銀芒大盛中,無數銀色符文從中狂湧而出,並一陣飄舞不定。

“就是現在,諸位道友,快快進去。”寶花臉色一喜,口中一聲嬌叱後,單手一托銀盤,就化為一團粉光的往峽谷深處激射而去。

其他大乘老祖見此,不敢怠慢的也遁光一起,紛紛跟入了其後。

韓立體表淡淡金光閃動不定,將紫色霧氣輕易排斥在丈許外,也夾在其他人中的往下飛落而去。

有些出入預料!

這峽谷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深不可測,只是向下飛遁了大約千丈後,下方就現出一片白濛濛的柔光。

所有人雙足一頓後,就紛紛踩在了一片堅實異常的實地上。

韓立往左右一掃,發現這里是一片用晶瑩白玉鋪成的巨型廣場,足有上百畝之廣,並且地面每隔一段距離,赫然鑲嵌著一顆顆拳頭大晶珠,將此地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而在廣場四周卻有七八條小路,彎彎曲曲之下,不知通向了什麼地方。

韓立目光一閃,又抬首向高空望了一眼。

只見高空之中,紫霧從四面八方徐徐湧來,並又往峽谷上空滾滾升去,廣場四周看起來有些陰暗模糊。

“好了。既然我等安全到了這里,說明那頭凶蟲應該還在沉睡中。現在按照原先計劃好的開始行動吧,妾身帶領一組人先去溝通上古封印之靈。銅鴉道友帶天鴉界幾位道友則去地宮深處設法和被困道友取得聯系。黑夜界兩位道友,你們則先去地宮最深處,找到那螟蟲之母沉睡之地,監視其一舉一動,但千萬不要先驚動此蟲。以黑夜界的隱匿秘術,想來做到此事不難的。其他道友則分成幾組,去地宮幾處陣眼處將一些關鍵禁制重新恢複。你們行動要小心一些,這些地方說不定有那螟蟲之母的真正後裔在守候著。否則單憑這頭凶蟲一個,是無法掌控上古封印的,即使只是封印的一小部分力量。而螟蟲之母的真正後裔,可不是是外界那些普通螟蟲能相比的,即使對我們這些大乘存在來說,也是十分的危險。”寶花同樣四下張望了幾眼後,就立刻凝重的開始一一吩咐起來。

“嘿嘿,沒問題。”

“老夫就先走一步了。”

“寶花道友也多保重了。”

其他大乘老祖倒是沒有表示不同意見,自行組好隊伍,就不慌不忙的紛紛離開了廣場。

韓立、蟹道人也和其他兩名大乘一起,消失在了廣場附近的一條道路中。

其他兩名大乘,其中一人竟是邪蓮此女,另外一人卻是那名渾身綠氣籠罩的異界大乘“綠石”。

四人的任務和其他人一樣,也是去地宮某陣眼處將禁制修複。

邪蓮含笑的走在最前邊,手中把玩著一塊玉簡。

韓立和蟹道人走在中間,綠石則靜靜跟在後面。

四人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只是離地數尺的輕輕滑動而行。

但他們神念將百余丈內的一切全都籠罩其下,只要修為神通不是遠超過他們,就無法瞞過他們耳目的。

韓立面上神色平靜,但目光不停打量著兩旁的一切。

他們左走的這條道路正通過一片塔林狀的建築群,一座座四棱狀的高塔,一根接一根聳立在道路兩側,並遍布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

這些高塔式樣古樸,表面遍布一些簡潔的上古符文,給人一種異常滄桑的古老感覺,顯然不知存在多少萬年了。

塔林異常廣闊,韓立等人飛行了足足一盞茶工夫,竟然還沒有走出盡頭的樣子。

忽然韓立眉頭一皺,竟身形一頓的停了下來。

“怎麼,韓道友發現什麼了。”寶花自然感應到了韓立的異常,轉首問了一句。

綠石老祖同樣腳步一緩,也用詫異的目光看向韓立。

“那邊似乎有些有趣的東西,二位道友要不要過去看上一看。”韓立目光望向一側塔林深處,忽然一笑的說了一句。

“道友神念能到達如此遠的地方?”邪蓮神念同樣朝那邊塔林一掃,卻沒有發現什麼後,臉色不禁微微一變。

“既然韓道友如此說了,那我等一起過去看上一眼吧。”綠石老祖同樣神念一掃無果後,也心中一凜的緩緩說道。

別的不說,顯然韓立神念之強不是他和邪蓮可比的。

韓立聞言微微一笑,身形一個飄動後,率先向那邊塔林中一飛而去。

蟹道人自然面無表情的緊隨其後。

邪蓮和綠石互望一眼後,才有幾分凝重的跟了過去。

上篇: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蟲海激戰(下)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六十章 血禁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