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人面蟲  
   
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人面蟲

離開地磚鋪成的道路,不過數十丈遠,邪蓮和綠石老祖就神色一動的也發現了什麼。

四人閃過一座座石塔,飛了不過二百丈遠後,眼前視野一闊,一個七八丈的巨大深坑赫然出現在了面前。

巨坑周圍東倒西歪的倒了七八座只剩半截的石塔,附近地面上無數溝槽劍痕縱橫交錯,竟仿佛此地不久前才經過一番激烈大戰一般。

在巨坑中心處,卻躺著一具黑乎乎的焦黑蟲尸體,從體積形態上看,只剩下小半殘骸的樣子。

但此蟲即使肢體不全,但殘留的猙獰摸樣,還是讓邪蓮和綠石老祖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蟲尸身軀和一般螟蟲差不多,表面覆蓋一層光滑油亮的甲殼,但是細長的脖頸上卻是一顆丑陋之極的男子頭顱,雖然只剩下了一小半,但是眼睛耳鼻等五官樣樣俱全,並且還生有一頭野草般的亂糟糟綠發。

在這具蟲尸半趴伏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四周絲毫血跡不見,顯然早就不知死在此地多久了。

“這就是那螟蟲之母的真正後代了,看起來真讓人大感不舒服!”邪蓮望著蟲尸殘骸,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說道。

“哼,應該不假了。我也是沒有想到,這些凶蟲竟然會生的這般摸樣。由此也可見那頭螟蟲之母,恐怕生的是更加惡心恐怖了。韓道友是否也覺得如此。”綠石老祖冷哼一聲,卻轉首沖韓立問了一句。

“也許吧。在沒有親眼見過那頭凶蟲之母前,韓某可不好做什麼肯定判斷的。”韓立淡淡笑一聲,袖子忽然沖巨坑一抖。

“轟”的一聲,一股無形潛力一推下,那具趴伏的蟲尸殘骸一個滾動後,竟腹部朝天起來翻了個身。

邪蓮心中一動的凝神一望,玉容竟再次微微一變起來。

只見在尸體腹部,赫然生有十幾只殘缺不全的肢體。其中一些頗為尖利,生滿黑色硬毛,和一般蟲族一般無二。

另外一些殘肢卻肌膚白嫩,竟和普通人手極為相似。不過前端並非五指狀,而是分成一粗兩細的三根一節節手指狀。

綠石老祖見到這一切,面孔微微抽搐數下後,單手一抬。

一聲悶響!

頓時一團藍濛濛火球在手心中浮現而出,五指只是微微一屈,就化為一團火光的飛向蟲尸。

火球表面絲毫溫度不見,但是附近虛空卻一陣的模糊不清。明顯藍焰具有莫大威能,並不是一般真火可比的。

“噗嗤”一聲,火球方一接觸蟲尸殘骸,就立刻化為洶洶火焰的燃燒起來。

片刻後,綠石老祖再單手一掐訣,沖蟲尸方向又虛空一點。

一聲悶響,藍色火焰瞬間消退不見,重新露出了下面的蟲尸。

此殘骸除了比先前更黑了一些外。表面竟然不見太大變化,絲毫不見真正融化的跡象。

綠石老祖心中一凜臉色也一下陰沉起來。

邪蓮面容更是越發難看了。

蟹道人則除了目光微微閃動幾下後,臉上仍不見絲毫表情。

“有些意思。讓韓某也試上一試!”韓立卻輕笑了起來。

話音剛落,手臂一抬,三根手指竟一下發出金屬堅般清鳴額一彈。

破空聲一響!

三道青濛濛劍光連成一串的從指尖處彈射而出,一卷之下,就斬到了蟲尸之上。

“砰”“砰”“砰”三聲類似的聲音一傳而出,三道劍光站在蟲尸上的結果卻是截然不同。

第一道劍光一斬在上面,立刻光芒一閃的彈射而出。

第二道則一下將蟲尸甲殼切開一截。

第三道劍光一閃即逝後,卻將蟲尸從中間輕一分兩半。

見到這般情形,邪蓮和綠石目中都不禁閃過了一絲詫異的表情。

韓立一手摸了摸下巴後,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邪蓮此女略一沉吟。干脆直接的開口問道:

“韓兄,剛才三道劍光的威能不一樣吧,否則怎會有這般結果的。”

“它們的確威能不一樣!第一道劍光,只是蘊含我五成的法力。第二道劍光則蘊含了十成的法力。至于第三道劍光,在下將一口心神相連的飛劍,直接融入了劍光中。方能一劍奏效的。”韓立淡淡的回道,似乎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

邪蓮和綠石自然不知道,韓立除了後面所說那道劍光真融入了一口青竹蜂云劍外,前面兩道劍光注入的幾成法力之說,卻是以一般大乘修士具有法力多寡來說的。

以他本身遠超普通大乘的真元來說,第一道劍光不過注入兩成法力,第二道也只是注入了四五成的法力而已。

但就是這樣,這蟲尸的肉身強橫,也讓邪蓮和綠石老祖心中有些駭然了。

“此蟲不但不怕綠石道友的真焰,竟然連韓道友的劍光也能抵消大半。看來這種螟蟲之母的直系後代,比原先想象的還要可怕幾分。萬一下面真碰上了,三位道友可有什麼良策對付嗎?”邪蓮玉容陰暗不定的變化了一會兒後,才大為忌憚的問了一句。

“有什麼可怕的。此蟲又不是無法滅殺掉,真要遇到了,我們各施神通就是了。老夫可不相信,我們四個聯手,還能對付不了區區一只蟲子。”綠石老祖忽然冷笑一聲的回道。

“若只是一兩只,自然不算什麼。可若是碰到七八只、十幾只,甚至更多的此種凶蟲呢。綠石道友還能這般自信!”邪蓮歎了一口氣。

“十幾只?這不太可能吧!”綠石老祖原本有些強裝的不屑,一下凝滯了幾分。

“呵呵,遇到如此多的幾率的確不會太大。那螟蟲之母,真有能力一口氣產出這般多強橫後代,恐怕早就沖出上古封印,又怎會一直被鎮壓此地如此多年的。”韓立沉吟了一下後,搖搖頭的說道。

“希望真能像二位道友想象的這般的。否則,這些凶蟲可是一個大麻煩了。看這里情形,這一只應該是上一波進入地宮的道友擊斃的。但不知為何馬上離去,似乎走的非常匆忙,不知前面是否還有更多的此類凶蟲。”邪蓮聞言,只能苦笑的點點頭。

“無論如何。我們已經到了這里,自然不可能臨陣後退的。我們在此也耽誤了不少時間,繼續上路吧。萬一因為我們的緣故,誤了寶花道友他們的事情,那才是真的糟糕頭頂了。”韓立平靜的說了幾句話後,就轉身的向來路一飄而去。

在測試出這種凶蟲對其還造不成太大威脅後,他自然不會再多放在心上了。

蟹道人一言不發的緊跟而去。

邪蓮和綠石見韓立走的這般干脆。都不禁有些意外。

但他們互相望了一眼後,又覺得韓立所言也有些道理,也就神色各異的跟了過去。

在四名大乘中,蟹道人完全聽從韓立的吩咐,外加剛才韓立又顯示了遠勝其他人的強大神識。

故而邪蓮和綠石縱然心中有其他想法,表面上也不覺只能以韓立為馬首了。

沒有多久,四人就回到了原先的小路。並沿著地圖標注的路線繼續向前而行。

這一次,韓立等人一口氣穿過數片地宮區域,卻絲毫事都未發生。更未再見到其他凶蟲的任何蹤影。

這讓邪蓮和綠石都心中一松。

即使他們都是大乘存在,但也絕不像真對上先前見到的那種凶蟲。

此刻死人來到了一片廣闊異常的花園中,兩側到處都是一種銀燦燦的低矮花樹,表面長滿了一種巴掌大的銀色花朵,毛絨絨的,異常豔麗,但偏偏絲毫香氣沒有

一開始綠石老祖還對這些銀色花樹有些警惕,但等邪蓮輕描淡寫的告訴他,此花樹是魔界一種特有的植物,除了可煉制一些低階丹藥。並無任何特殊的作用後,這位異界大乘也就放心了下來。

“韓兄,按地圖標注,前面那座禁制殿堂應該就是陣眼所在處了。我等只要將其重新修複,此行任務就算完成了。”眼看三人已經快要走出花園,並花園出口方向隱約眺望到一座不大的灰白色殿堂後。寶花輕笑的說道。

“嗯,果真不遠了。看來我們此行倒是頗為順利,就不知其他幾路道友是否也是如此。”韓立點點頭,不動聲色的回道。

不知為何,他自從到了這花園後,雖然未發現絲毫的異常,但卻有一種被什麼東西一直注視的詭異感覺。

而以他現在的神識強大,竟然還未發現對方蹤影,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這說明要麼對方真有某種逆天神通,竟能躲過其的神念掃視。要麼就是他因為地宮中各種禁制和封印力量等的影響,自行產生的一種錯覺而已。

不過以韓立的小心,此刻自然提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但等其方一走到花園出口後,這種詭異感覺竟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竟仿佛從未發生過此事一般。

這讓韓立一頭霧水下,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與此同時,在地宮最深處的一座漆黑的地下洞窟中,一個模糊不清的人影卻忽然發出一陣低沉的陰笑聲:

“煉神術……還是修煉到了第二層……煉神術。下界之人,有人會修煉此秘術!哈哈,天不絕我……不枉老夫在此苦苦支撐如此多年了……”

這笑聲一開始不大,並有些含糊不清,但後來卻漸漸清晰和瘋狂起來,讓人聽了竟不禁不寒而顫!

上篇:第兩千兩百二十三章 地宮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六十一章 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