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二十九章 土皇釘  
   
第兩千兩百二十九章 土皇釘

“妾身既然將此盤相贈,自然沒有再拿回來的道理了!”寶花聞聽了,嫣然一笑。

“有此物護身的話,再加上寶花道友還借來了相克的玄天之寶,想來那蟲母再凶悍也足以應對了。那老夫舍命走上一趟吧。”古樸老者目光閃動幾下,答應了下來。

至于黑袍婦人想了一想後,也點了一下頭。

“韓兄,伱的意思呢!”寶花大喜,但仍沒有忘掉最為重視的韓立,螓首一轉的問了一句。

“幾位道友都去了,在下怎好臨陣退縮的。”韓立將手中之物一收,面上看不出絲毫異色的說道。

以他現在神通,外加有玄天斬靈劍這等至寶護身,就算面對真仙那般存在自付也有自保有之力的,自不會太畏懼一只元氣大損的螟蟲之母。

“好,那我這就讓封印之靈馬上送我等過去。在那邊,黑夜界的兩位道友應該也在附近。如此一來,和他們彙合後,把握又多上一分的。”寶花輕笑的說道。

接著此女不再遲疑的單手沖灰色霧氣中打出一道法決去。

刹那間,霧氣一陣翻滾後,左右一分,竟直接現出一條通道來。

寶花身形一動,毫不遲疑的一飄而入。

其他人也忙一跟而入。

片刻後,眾人一走出通道,眼前一亮,竟出現一片空蕩蕩的區域,前方地面上更是多出一座灰白色的傳送法陣。

嗡嗡的聲音從四周虛空中傳來,仿佛什麼人在說某些話語。

但是韓立等人全一頭霧水的無人能聽懂什麼。唯有寶花沖空中微點下頭,就臉色凝重的幾步走入法陣中。

其他人見此,神色各異,但略一猶豫後。也就紛紛的走了過去。

當最後的黑袍婦人雙足方一踏入法陣中的瞬間,“噗”的一聲,整座法陣就一下自行激發而起、

四周一陣光霞繚繞後,幾人就全都身形一個模糊的憑空消失了。

同一時間,在那神秘石林中的血色祭壇上,原本靜靜不動的漆黑缽盂,忽然一陣的顫抖後,一個低低的男子聲音喃喃而起:

“這些人果然是打算要對付那頭蟲母的。嘿嘿,真是不知死活!以他們這點實力豈不是自尋死路。不過那小子現在可不能死,看樣子必須想辦法先救其一命了。咳,這下不動用那東西是不成了…”

男子聲音傳來一聲長長的不舍聲。仿佛最珍惜的東西即將被迫放棄掉一般。

虛空中一陣金屬碰撞的脆響!

祭壇上方淡淡光芒一閃,一下現出八根淡銀色的纖細鎖鏈。

每根都一頭纏在缽盂邊之上,另一頭卻分別通向八根青銅柱的頂端,直接沒入那些古燈之中。

一陣晦澀難懂的咒語聲從缽盂中傳出,連接唯一那盞還閃動光芒古燈的細鏈。竟一陣輕輕顫抖。

古燈上突然泛起無數米粒大小的淡金色符文,並沿著銀色細鏈飛快往祭壇上傳送而去,紛紛沒入黑色缽盂中不見了蹤影。

黑色缽盂表面繚繞的淡黑色霧氣,漸漸凝厚起來。並從中開始散發出一種恐怖之極的強大氣息,並以不可思議速度狂漲不停。

……

“這就是那螟蟲之母的棲息之地!”韓立目光向四周一望之下。臉上現出了詫異之極的表情。

不光是他,寶花等其他大乘存在打量著四周的景物。面上同樣帶有吃驚之色。

他們幾人赫然正處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上,四周一掃而去,盡是一望無際的淡藍色海面,並不時還有陣陣潮濕海風吹過。

“這不是幻術!怎麼回事,地宮中還有這樣的所在嗎?”古樸老者眉頭一皺的向寶花問了一句。

“當然沒有,地宮一共就只有這麼大,怎可能再修建如此廣大的水域!”寶花搖搖頭,否認道。

“那這里是什麼地方,難道被直接傳離了始印之地?”紅面大漢左盼右顧的看了片刻後,有些遲疑的問了一句。

“應該不是。否則我們神念不會還受到封印壓制,仍無法探測太遠去的。”黑袍婦人卻槍口=口的言道。

顯然她早已嘗試過動用神念之力了。

“諸位抬首往上面看一下!”韓立卻忽然平靜的說了一句。

“上面?老夫剛才已經看過了,沒有什麼異常的!”古樸老者聞言一怔,抬首望了一下灰濛濛天空的說道。

黑袍婦人和紅面大漢同樣抬首後,也露出一絲不解之色來。

寶花望了一眼灰色天空中,卻輕咦一聲,露出了恍然之色來。

而這時,韓立手臂一抬,一根手指竟向高處虛空一劃。“呲啦”一聲,一道數百丈長的青色劍光一閃而現,並往高空一斬而下。

整個天空灰色光霞瘋狂湧動,同時一聲刺耳的尖鳴驟然發出。

青色劍光刺目耀眼,聲勢龐大浩蕩,竟仿佛要將整個天空一劈而開一般。

但青光一閃即逝的消失後,天空並未真的一分兩片,反而一陣悶雷般的轟鳴後,一個幾乎遮蔽整個天空的漆黑符陣,一個模糊的直接出現在高空中。

此光陣漆黑如墨,完全是由無數大小不一的黑色符文組成,但一眼望去,在符陣中心處,一個山岳般大小的白色巨蟲,靜靜的趴伏在那里。

此蟲通體潔白如玉,一絲瑕疵不見,頭顱深埋自己軀體之中,無法看見真容,但是胖大肥胖的身軀,遠遠看去卻仿佛一只巨蠶一般。

更詭異的是,巨蟲仿佛正在酣睡之中,身軀一起一伏間,竟有金色符文忽隱忽現,並徐徐流轉不定。

”螟蟲之母!”黑袍婦人大驚,一下失聲出口。

紅面大漢和古樸老者看見這驚人一幕,自然也是臉上大變,身上氣息一凝,馬上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不過寶花卻十分鎮定的說道:

“諸位不用太緊張,此蟲離醒來還有一段時間,只要我們不魯莽行動,還不會驚醒它的。看來這里應該是其自行開辟的一個空間裂縫,黑夜界兩位道友恐怕無法和我們彙合了。”

“自行開辟的空間裂縫,以螟蟲之母的神通的確能做到此事的。這也說明了,為何此地仍然還受到那封印之力作用了。”古樸老者長吐一口氣,神色略松的回道。

“但少了黑夜界兩位道友,我們力量未免有些單薄。要不要先找到出口處,將那二位道友也引入此空間再說。想來他二人應該也在空間外一直監視著的。”黑袍婦人左右再望一下後,卻建議的說道。

“不行。此蟲原本就快要清醒過來,伱出入的動靜,恐怕立刻就會將其喚醒的。黑夜界二位道友想來也是顧忌此點,才沒敢直接進入此空間的。畢竟他們和我們不同,可沒有封印力量直接送入到此空間中的。”寶花一口否決道。

其他人聽了這話,也覺有理,當即無人再提此事了。

但這時,旁邊一直看著高空中巨大光陣中的韓立,卻慢慢的說道:

“一些無用的話不用說了,還是趁此蟲未醒的時候,

趕快動手的好。若能一擊就重創這螟蟲之母,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韓道友此言未免太小看我等了吧。我們幾個若是聯手一擊,恐怕就是真仙沒有防備的挨上,也會當場隕落而亡的。”黑袍婦人望了韓立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

“哼,此蟲母若真這般好滅殺,當時封印其的兩位真仙也不會只將其勉強鎮壓了。韓某做任何事情,一向都是先做最壞的打算再說!”韓立冷淡的回道。

黑袍婦人聽了,臉色一沉,正想再說些什麼,但卻被寶花一擺手的打斷道了:

“二位道友不用爭什麼,我等此行只要盡力就行,最後是否真的能得手,則全看天意了。但是小心一些,總不會錯的。所以第一擊,不但要一起出手,而且妾身會全力催動所借的那件玄天之寶。諸位要是有什麼壓箱手段,也全都拿出來吧。說不定,這螟蟲之母也只會給我們這一次全力出手的機會。”

“寶花道友此言有理,老夫沒有其他意見。”古樸老者連連點頭的表示贊同。

黑袍婦人和紅面大漢自然沒有反對之意。

韓立卻沉吟了片刻後,才凝重的微點下頭。

于是寶花見此,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輕吸一口氣後,就單手一掐訣,背後粉光一閃,一顆粉色巨大花樹虛影呈現而出。

同時此女,檀口無聲的微動下,另一只手掌的緩緩的一托而起,而五指一分下,手心中卻忽然黃光一閃,竟現出一截鏽跡斑斑的黃色巨釘。

此釘不過半尺來長,但是表面坑坑窪窪,銘印的一些靈紋模糊不清,仿佛不知埋藏地下多少年的古物,顯得破舊異常。

但寶花手托此物,神色肅然,口中法決一停後,更是直接的沖其他人鄭重說道:

“這枚土皇釘,蘊含了一界的乾土法則在其中,只要被此物釘在身上,任何人一身的土屬性神通就再也無法施展分毫。我沒記錯的話,這只螟蟲之母的本源神通,好像就是土屬性的。所以只要妾身一擊得手,此蟲母十之八九的神通就算一下被廢掉了。”

上篇:第兩千兩百二十八章 鳳靈寶盤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 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