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蟲母之戰(下)  
   
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蟲母之戰(下)

“好強大的肉身力量,就不知道和螟二相比,誰更厲害一些了。”那個陰森聲音一下變得詫異起來。

這時,韓立才凝神往下方望去,只見水面上不知何時的多出一名渾身晶瑩清澈,仿佛液體凝聚而成的天牛般怪蟲,體長足有十幾丈,渾身上下竟全都是各種大小不一的眼珠,讓人一望之下,不由自主的渾身寒氣大冒。

剛才陰森聲音赫然是從此怪蟲口中發出,兩根透奇長觸須一碰觸下,中間轟鳴聲不斷,一道道灰白色電弧顯現而出,扭曲狂閃的轟鳴不斷。

正是剛才那種差點重創韓立的煞雷!

韓立臉色凝重的望著怪蟲和其頭頂上的灰白色電弧幾眼,心念飛快的轉動幾下後,驀然抬首望一側寶花處望去。

只見這時的寶花,雙手掐訣不已,土皇釘所化的擎天巨柱在其催動下,竟正和空中那只巨爪爭斗一團。

巨爪雖然在那邊肆虐凶猛,但其主人卻隱沒在高空滾滾灰云中,絲毫沒有顯露出身形來。

其以一只肉爪對抗選玄天之寶幻化出的巨柱,反隱隱占據了一絲上風

韓立一望見巨爪樣子,腦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先前在陣眼殿堂處所見的那幾截殘破兵刃來。

除了尺寸天壤之別外,其他竟然一模一樣。

看來那些東西多半就是這只巨爪的傑作了。

黃色巨柱攪動處,虛空震蕩,狂風大作。

巨爪劃破之地,一道道晶瑩白痕憑空顯現,二者一時間斗的難解難分。

不過從寶花一點點蒼白的面容看,顯然這般催動土皇釘超出了其負荷,現在看似並未太落下風,但明顯無法太持久的樣子。

“蟹兄,這邊的這個家伙。交給你來對付,我去那邊幫寶花先解決那邊那個再說。”韓立臉色連變數一下後,忽然這般的朝身後某處一聲吩咐。

“既然你這般說了,那就交給我吧。此蟲的神念秘術和煞雷術縱然厲害。但對我卻沒有太大作用的。”

虛空中一雷鳴,蟹道人竟然渾身銀弧繚繞的在韓立背後浮現而出,並淡淡的說道。

這只偽仙傫也不知得了韓立什麼吩咐,竟在韓立等人爭斗一開始的時候,就悄悄的隱匿不見了,直到現在才驀然的應聲從虛空中閃現。

蟹道人一現身的瞬間,就往地上就地一滾。

“轟”的一聲巨響!

一頭渾身雷光四射的金色巨蟹。就此在空中浮現而出,足有千畝大小,兩只巨鼇猛然一舉。

雷鳴聲大作!

密密麻麻的雷球飛快凝聚而出,暴雨般的向下方那頭透明怪蟲狂砸而去。

這些雷球明顯和一般電弧大不一樣,不但每一顆體積驚人,表面電光中更是隱約有無數銀白色光文閃動。

怪蟲一見此景,似乎也暴怒而其,口中一聲怪叫後。兩根長長觸須猛然一抖,無數道灰白電弧迸射而出,化為無數電芒的向那些雷球洞穿而去。並撞擊到了一起。

一時間,兩種雷光以某一界面為分割的紛紛爆裂,威能竟然隱隱不相上下的樣子。

灰色電光和銀色電弧交織一片,讓整片虛空在震動中都隱隱灼熱發燙起來。

黃金巨蟹身軀大的驚人,但是幾根下肢飛快挪動下,身形卻模糊的漫天游走不定,不停的狂放出雷球,自身卻根本不和對手接觸一下。

那透明巨蟲身形同樣鬼魅一般的忽隱忽現,在閃動間,一道道灰白電弧也不斷激射而出。將那些雷球紛紛的一擊而碎。

至于其最擅長的神念秘術,早就施展出來了,但對一名傀儡來說卻是對牛彈琴,效用不見分毫的。

另一邊,韓立則將手中翠綠長劍一亮而出,一聲長嘯後。三頭六臂的法相再次一現而出,同一道道巨大劍光就化為一座巨山劍影的直往那只巨爪一斬而去。

寶花見此,精神一振,同樣一聲清鳴之聲出口後,頭頂天靈蓋驀然一分而開,一朵粉紅巨花托著一個粉紅小人的一沖而出。

這小人一張口,一道粉紅色光環一吐而出,迎風一漲後,竟化為一根晶瑩巨環的直奔高空中滾滾灰氣一壓而去。

巨爪主人應該就一直藏身在其中。

在有韓立相助下,此女終于直接讓大成元嬰出竅,對巨爪主人出手了。

……

某處水面下,近萬丈一道一眼無法望到底部的深淵中,古樸老者和黑袍婦人二人正怔怔望著下方一物,滿臉都是震驚和駭然之色。

一物靜靜躺在深淵最深處海沙上,渾身潔白如玉,足有萬丈之長,竟是一副巨大無比的巨蟲骸骨。

骸骨雖然一動不動,但體表卻籠罩一層淡淡的灰白色光暈,隱約散發出一股深不見底的可怖氣息。

這氣息和先前他們幾人所見的女童氣息極其相似,但細微處又有些不同。

“這就是那螟蟲之母本體?”

二人在深淵高處小心的觀察了好一會兒後,黑袍婦人才有些遲疑的喃喃一句。

“應該不會錯了!除了那頭蟲母外,老夫實在想不出還有何物遺骸會殘留這般可怕的氣息。先前我們見到那副褪掉的軀殼,也無法和其相比的。”古樸老者深吸一口氣,緩緩回道。

“這螟蟲之母本體已經坐化掉了,從骸骨的存在痕跡上看,似乎還是許久之前的事情!這實在太可笑了。剛才出現的那個家伙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其已經修煉到了真仙境界,讓元神無需軀殼就可正式遨游萬里,永生不滅了。”黑袍婦人干笑幾聲的說道。

“這個老夫也不知道了。但不管怎麼說,對我等來說應是一件幸事的。我等無需動手就已經完成了此行任務。至于其元神為何還能活蹦亂跳的,多半應該和這具骸骨有些什麼聯系吧。”古樸老者苦笑一聲的回道。

“哦,這麼一說倒是的確大有可能的。聽說有些上古秘術可以將渾身精元縮在體內某一部位上,若這螟蟲之母在坐化前也做了同樣安排,其元神倒是有希望多存活一段時間的。既然這樣,讓我將其也徹底毀去吧。”黑袍婦人有些恍然起來,但馬上臉上獰色一現,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話音剛落,婦人單手虛空一抓,頓時黑光一閃,一柄漆黑如墨的短槍浮現而出。

“且慢!”

老者忽然想起了什麼,臉色一變的急忙阻攔一聲,但已經遲了。

黑色短槍一聲轟鳴,直接化為一道黑色閃電的沖巨大遺骸一劈而下。

“砰”的一聲,黑色閃電直接擊在骸骨的頭顱處,瞬間化為無數纖細電絲的彈射爆裂而開,聲勢好不驚人!

但當所有黑色電弧一閃的消失後,骸骨頭顱卻完好無損,連一絲印痕都未曾留下來。

“這不可能!我這天機槍縱然不是玄天之寶,一般的頂階寶物在其威能下也是紙糊般的不堪一擊的。”黑袍婦人見此,一下失色的叫出聲來。

就在這時,籠罩骸骨的光暈驀然間光芒大放,同時無數金銀符文從骨骼中一湧而出,圍著整具骸骨的飄舞而起。

“不對,這骸骨有些不對勁!”古樸老者臉色大變,口中一聲大喝,原本一直緊緊握在手中的萬獸牌頓時往身前一拋,一下化為一閃光蒙蒙玉門的聳立在虛空中。

老者再單手飛快一掐訣,頓時萬獸齊吼,大門一開下,無數怪獸虛影從中密密麻麻的狂湧而出。

另一邊的黑袍婦人,更是心中一凜下,兩手驀然一抬後,背後現出一只九頭怪蛇虛影來,渾身烏黑,蛇芯紫黑,再同時一張口後,大片紫色魔焰滾滾的沖骸骨一卷而去。

這些紫色魔焰所過之處,盡是陣陣腥臭,附近虛空竟一下變成了淡黑,竟仿佛是這魔焰直接汙穢過了一般。

這黑袍婦人一件寶物無法毀掉骸骨,干脆功法一變,施展另外一門的壓箱神通‘黃泉穢焰’。

此焰是采取數個界面最毒的八十一鍾汙穢之氣煉化而成,普通人不要說是沾染上一絲,就相隔百里外的嗅上那麼一嗅,也會立刻斃命而亡的。

至于被這穢焰直接卷入其中的生靈,據說不但肉身會為汙水消失元神精魂都會遭到穢,直接會抹去輪回資格,從此無法進入黃泉之門的。

黑袍婦人對此焰向視之最大依仗,但可惜的是這種黃泉穢焰是消耗之物,用一次就少一次,除非真到性命相關的緊要關頭,否則絕不會考慮動用的。

這也是那具骸骨實在太過詭異,並且此女先前在女童那邊已經見識過螟蟲之母的厲害了。

眼見滾滾紫焰和無數獸影,下將下方骸骨徹底淹沒之後,原本靜靜不動的骸骨突然白森森的下巴一動,傳出了嘎嘎的笑聲,同時兩條手臂突然一動,頓時一股無形潛力瘋狂湧出。

無論是魔焰還是獸影,一接近骸骨數丈遠後,立刻就詭異無法向前分毫了,仿佛均碰到了一面堅不可摧的透明牆壁。

任憑獸影紛紛自爆而開,穢焰瘋漲狂卷,卻根本無法靠近骸骨身邊之處。

反而骸骨身上陰沉笑聲不斷,整具骸骨在兩手一撐之下,竟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上篇: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蟲母之戰(中)     下篇: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七十一章 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