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真極之軀  
   
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真極之軀

整座玄天花域受到花樹異變影響,里面飄舞花瓣虛影一下增加了近半之多,並且狂舞之下,幻化成一面面巴掌大小的粉紅晶盾,將眾人全都護在了其後。

至于韓立本人深吸一口氣後,所化三頭巨猿身軀表面銀色紋陣嗡鳴聲大響,一股股五色光霞從中狂湧而出,順著六條手臂的往玄天斬靈劍狂注而入。

翠綠長劍清鳴之下,表面一行銀文刺目耀眼,幾乎讓人無法直視。

當所有光芒一斂火,靈劍赫然化為了十余丈之巨,表面那些銀文扭曲漲縮不定,一下化為了活物一般。

一聲低喝後,韓立所化巨猿身形一個模糊的飛快一斬,頓時一道翠環向四面八方無聲的一斬而出。

幾乎同一時間,四周的那些白骨甲士也也突然手臂一動,所有骨矛同時狠狠的一投而出。

破空聲大起!

射而出的骨矛黑氣繚繞,矛尖處更是黑芒閃動,給人一種鋒利無比的陰沉感覺。

而在骨矛方一出手的瞬間,那些白骨甲士身上一陣爆竹般悶響傳來,支撐其的力量迅速消失,身軀應聲一散的化為了粉末。

下一刻,那些骨矛就一頭紮到了狂漲的翠綠巨環之上。

頓時轟鳴聲震天,黑氣綠光交織一起,法則之力直接在虛空中滾滾翻動,讓天地元氣為之混亂一團。

韓立斬出一劍縱然威力奇大,但是同時面對相當于百余名以上大乘期全力出手一擊,自然也無法真硬抗下來。

劍氣所化翠環不過支撐的片刻間工夫,就和大半骨矛同歸于盡的消失了。

而殘余不多的十幾杆骨矛,再無阻擋下,則風雷聲一響,就化為十幾道黑光的沒入瘋狂旋轉花域之中。

無聲無息!

寶花瞳孔一凝,一只所在袖中的玉指微微一屈。一絲淡淡波動一閃即逝。

這時原本飛快旋轉的花域一凝,再為之一縮,里面憑空多出十幾團漆黑光球。

這些黑球滴溜溜一漲,竟閃電般的融合一體,將包括花域在內的大片虛空全一下染成了墨黑之色,再一閃後,就一下模糊不清的均消失了。

原本籠罩整個天空的蟲母靈域。仿佛也耗盡了所有威能,開始畫軸般的徐徐褪去。漸漸顯露出了海底深淵的一切景物。

一綠一黃兩顆巨大光焰在水中閃閃發光,並散發著強烈之極的法則波動,里面赫然是寶花韓立以及蟹道人三人。

寶花和韓立,一個單手托起鏽跡斑斑的古釘,一個面無表情的單手橫劍站立在那里。

顯然剛才的一擊,二者雖然將依仗玄天之寶的安然無事,但玄天花域算是徹底毀去了。

至于蟹道人不知何時的恢複了人形。緊挨在韓立身側,身上雷電之力還隱隱閃動,但空中那一張巨大灰網則無影無蹤了。

也不知此網是被剛才法則之力的碰撞沖擊而散,還是被蟹道人令施展出什麼玄妙手段直接化解開來。

在三人對面高處,螟蟲之母的龐大身軀穩穩的懸浮在水中,但是中間女子頭顱雙目金光閃動的盯著三人,但瞳孔中隱隱透出一絲異色來。

“沒想到,區區三人竟然就擁有兩件玄天之物,而且還懂的一些玄天靈域的皮毛。難怪我那先前的兩具化身,不是你們的對手了。那具偽仙傫不說。你們兩個應該是下界中這些萬年最出眾的角色吧。”螟蟲之母緩緩的說道,話語中終于透露一些凝重之色來。

“承蒙稱贊,妾身受寵若驚了!但要不是閣下元氣尚未恢複,剛才玄天之域無法發揮出多少威力,我等縱然有玄天之物在手,恐怕也無法破去閣下的靈域。看來閣下被迫提前醒來,一身修為還真沒有剩下多少了。”寶花輕吐一口氣後,才目中寒光一閃的說道。

“哦。聽你這丫頭的意思,似乎自以為剛才的交手已經占據了上風?”螟蟲之母咯咯一陣嬌笑,面上現出不屑的表情。

“剛才是否占了上風我不知道。但是道友現在恐怕無法施展出什麼大神通來,這倒是真的。”寶花沉默了片刻後。嬌容一下盡數綻放的說了一句。

“你這話是何意……什麼,這是什麼東西!”螟蟲之母先是撇撇嘴,但是下一刻臉色一變,忽然抬起一根前肢,露出驚怒之極的表情。

只見在其前肢上,不知何時的插入一根淡黃色的細針,大半多沒入其肢體中,並閃動著淡淡的柔光。

寶花這時卻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手中正在托著的土皇釘只是沖對面搖了一搖。

黃光一閃!

螟蟲之母前肢上的細針,一下也幻化成了一枚尺許長巨釘,並一下散發出驚人的黃芒,有一股法則之力順勢而下的將螟蟲之母全都罩其下,無數黃色符文同時狂湧而出!

驚人的情形出現了!

在無數符文之下,原本山岳大小的巨蟲,在法則之力下竟一震的縮小無數倍,轉眼間化為了數丈大小的尋常模樣。

“玄天之物,你們竟還有第三件玄天之寶!什麼時候在本座身上動的手腳……我想起來了,剛才天地法則碰撞的時候,我冥冥中感覺一絲不適,你竟然那時候將此物偷偷的祭了出來。”縱然螟蟲之母生性陰沉之極,在此情景下也吃了一驚,再猛然一催體內法力,驀然發現大半真元之力一下凝固般的無法調動,臉色一下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嘿嘿,第三件玄天之寶?閣下這話可說錯了,這土皇釘原本就是一對之物,二者合二為一,才是此釘發揮全部威能的時候。”寶花一邊吟吟的說道,一邊手腕一抖,手中的那枚黃色巨釘毫不遲疑的再一祭而出,一下化為一道刺芒的一閃即逝。

下一刻,螟蟲之母頭頂處波動一起,黃芒一現,第二枚土皇釘就虛影般的激射而下。

那蟲母縱然神通廣大,但若是被兩枚土皇釘同時制住,恐怕體內真的一絲法力都無法調動了。

面對寶花出其不意的攻擊,螟蟲之母卻冷哼一聲,一根前肢只是一個模糊。

“砰”的一聲,第二根土皇釘竟稻草般的一擊而飛,根本無法近螟蟲之母身前分毫。

破空聲再一響。

另外一條人臂狀前肢只是舉重若輕的微微一探,竟一把將飛出的黃色古釘抓在手中,並輕巧的一拿而回。

“我說你手中的玄天之物威力為何這般小,原來是一對之物。正好,本座這一次複出手中還缺幾件護身法器,這一對土皇釘就先拿來勉強一用吧。”螟蟲之母打量了手中之掙紮不已的古釘,目中已滿是譏笑之色了,但口中不慌不忙的言道。

“不可能,你真元已經大半被鎖住了,怎還能做到此事的。”寶花死死盯著對面的螟蟲之母,不禁張口結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一開始就隱瞞了第二枚土皇釘,自然一開始就將其當做自己必殺手段,但一番苦心謀劃下,卻一下變成了這般模樣。

這讓此女的心一下沉到了最低處,再無任何戰勝對方的信心了。

一旁的韓立,見到螟蟲之母舉重若輕的擊飛土皇釘一幕,眉梢動了一動,臉上隱約一絲恍然閃過。

“也算你們運氣不好。若是再早個數百年碰到我,剛才那一下,說不定還真讓你這小丫頭得手了。但是現在嗎,嘿嘿,哪怕我全身一絲法力全無,擊殺你們三個,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螟蟲之母一手緊緊握住扭動不古釘,懶洋洋的說了一句,身上一開始散發的那種恐怖氣息早已消散全無,但另外一種無形的威勢卻一下遙遙的將寶花韓立等人全都罩,讓三者都不敢輕易的出手。

剛才的話語,每一字落入寶花耳中,卻讓其面色更加白上一分,並隱約有幾分遲疑不定的樣子。

“道友這般自信,莫非是依仗的這副強橫肉身?”韓立目光一閃,淡淡的問了一句。

“你倒是明白人,終于看出了這一點。你真以為本座一直被困此地,只是在恢複修為、做沖破封印的事情嗎?哈哈,實話告訴你們兩個。本座若真想破印而出,早在十幾萬前就可輕易做到此事了。之所以甘願一直困在此地不出,不過是借助這上古封印的玄妙力量,在打磨我這副玉骨真軀,想重鑄這一身真極之軀而已。如今我真軀已成,就算站在原地不動的讓你們用各種寶物攻擊,也根本無法傷到我肉身分毫的。有這一副真極之軀,本座足以縱橫各界,唯我獨尊了。”螟蟲之母一陣狂笑,得意之極的說道。

話音剛落,螟蟲之母所有肢體猛然虛空一劃,身前“呲啦”之聲大起,無數道白痕品一閃而現,隨之一黑的化為無數纖細裂縫。

裂縫中龐然吸力一現下,竟將身上籠罩的黃色符文和法則之力全多一卷而入,又一陣嗡鳴後,所有裂縫無聲的彌合如初了。

而下一刻,巨蟲一條人形手掌往前肢上只是一撫,就將深深插入其中的古釘一拔而出。

“不可能,這土皇釘早已被我那好友祭煉了無數歲月,怎可能這般就被其拔出來。”寶花面如紙灰般的喃喃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三十八章 惡戰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四章 識破與伏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