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二百四十章 玄仙  
   
第兩千二百四十章 玄仙

韓立聽到這些話語,瞳孔微微一縮,但是面上倒不像寶花那般徹底失色。

但一直沉默不語的蟹道人,忽然開口了,所說內容讓韓立心中為之一動。

“真極之軀!是玄仙才能擁有的真軀之身?”蟹道人這般平靜的說道。

“哦,區區一具偽仙傫竟然也知道我這真極之軀。看來你原先主人,應該也是仙界中人了。”螟蟲之母聞聽此話,有些意外的掃了蟹道人一眼,有些意外的說道。

韓立眉頭一皺,直接的問道:

“什麼是玄仙,莫非是仙界的一種高階仙人?”

“玄仙並不算是真正的高階仙人,而是仙界中的一種異類存在。他們平常不修仙力真元,只是瘋狂鍛煉自己肉身,走的是一種和普通仙人不同的大道之路,又被其他仙人稱之為煉仙,論神通和實力比一般同階仙人要遠遠強上不少的。而真極之軀,幾乎就是玄仙的標志之一了。不過尋求這種大道的玄仙,雖然在低階仙人中算是厲害無比,但是一旦進入仙人境的中高層後,卻會修煉奇難無比,甚少有能修煉到極高境界的。故而玄仙雖然在仙界名氣極大,但實際上真願意走這條道路的少之又少,在仙界並不容易見到的。”蟹道人木然的回道。

“煉仙,聽起來和我們人族的力士似乎有些相像。但既然不是高階仙人,你認為,我們是否和對方還有一戰之力的。我的真正神通,你應該知曉幾分的。”韓立神色陰沉異常,但其耳朵忽然微微動了幾下,目中一絲陰晴之色一閃而過後,忽然一笑的問道。

“若是可以鎖住此女真元,讓其無法動用法力,僅以肉身對抗的話。以你的本事,應該還有三成的機會。當然這種判斷。是在這頭蟲母真極之軀剛修成沒多久,還並未真正穩固的情況下。”蟹道人雙目一陣晶光流轉,沉默了片刻後,才沉聲說道。

“寶花。你已經聽到了。若是拼命一戰,我們還有三成的機會。不願意拼命的話,就只能各自逃命了。不過要寄希望這頭凶蟲放我們一馬,多半不太可能的。起碼,你我中有一個肯定會隕落在此地的。剛才我用秘術探查過了,這出深淵似乎被另外一種力量籠罩住了,你那鳳靈盤的力量在這里根本無法好使的。我也暗中試過其他幾種秘術了。似乎也無法撕裂虛空的直接逃出去。”韓立歎了一口氣後,轉首的沖寶花說道。

螟蟲之母聽著韓立和蟹道人的言語,不屑冷笑了幾聲,只是在原地用兩條人形手掌狂搓手中兩根土皇釘,讓其表面光芒漸漸黯淡下來,竟根本在乎他們之言,只是自顧自的想先收服手中的兩件玄天之寶。

“我明白了。既然這樣那就只有放手一搏了。不過我雖然有辦法再助你一臂之力,但是必須要蟹兄輔助一下。並且一旦施展後,我二人都無法幫上你分毫了。”寶花躊躇了片刻後,才銀牙一咬的說道。

“哈哈。這就足夠了。不要再說廢話,直接動手吧。難道還真要等它將你的兩件寶物降伏後,再出手嗎!”韓立面上浮現出一絲奇怪之色,口中淡淡的說道。

“好,蟹兄,把你所有法力都借我一用。”寶花也是果決異常之人,臉上一絲殷紅閃過後,沖蟹道人一聲嬌叱的說道。

蟹道人早已得到韓立的傳音吩咐,故而聞言後,毫不遲疑的單手一掐訣。身軀一個恍惚,一下詭異的出現在了寶花背後處。

他身上一聲霹靂後,無數粗大銀一下繚繞全身的浮現而出,同時兩只手掌一個模糊,就穩穩的按在了寶花雙肩之上。

轟鳴聲大起!

蟹道人身上雷光,一下化為條條銀色小蛇的往寶花體內狂湧而入。

寶花直覺肩頭兩側一熱。兩股浩蕩靈力一下潮水般的狂湧而入,體內原本已經接近枯竭的法力,一下重新變得充沛而起。

甚至連此女本身蒼白的面容,也一瞬間變得紅潤豔麗起來。

寶花自然知道,這種度給的外來法力,在體內根本無法逗留多久,片刻間工夫後,就會直接透出體外的消散在虛空之中。

不過即使只有這點時間,也足夠其施展原本根本沒有想過要動用的一招殺手锏了。

但動用此術的代價,不但其境界重新變得不穩,大有可能重新跌落大乘以下,更會深深得罪那位土皇釘的真正主人。

她當年和其好不容易結下了一份大情分,說不定就此的徹底消耗個一干二淨了。

寶花想到這里,心中不禁又歎了一口氣。

誰想到這螟蟲之母真的如此可怕,竟然連上界仙人的大神通都修煉而成了。

不,從和這位螟蟲之母一番接觸看,對方體內是否還是原先的那頭毀滅數界的元凶,已經是模糊兩可的事情了。

畢竟她和韓立可都不傻,早就看出了現在這位螟蟲之母的可疑處了。

可是事到如今,二者誰也沒有興趣浪費力氣再去戳破什麼。

畢竟到了此時,對方在他們面前毫不在意的顯露處如此多秘密來,自然絕對沒可能再放他們安然離開,也只能拼命一戰了。

這算是誤中副車,但箭在弦上,又不得不發了。

寶花如此想著,嘴角不禁帶有一絲苦笑之色,但是手中動作卻沒有絲毫的遲疑。

一手只是輕輕一捏某個古老法印,體表頓時粉光大盛,無數五色梵文從體內狂湧而出,一圈圈交織閃爍下,竟一下幻化成十三層的豔麗光輪。

而寶花自己就身處光輪中心處,垂首低眉,檀口輕啟,陣陣清晰異常的梵音聲,天樂般的徐徐傳出,同時其滿頭直到腰間的三尺青絲,一下從根部開始的寸寸斷裂而開,眉宇間更是銀光一閃,一枚淡銀色的‘梵’,竟深入緊膚的顯現而出。

轉眼間,此女身上氣息大變,化身成一名充滿清冷氣息的年輕女尼,身上充滿了神聖不可侵犯氣息。

女尼身上梵音一盛,抬首露出一副清淡表情,身軀中“噗”的一聲,一股濃濃花香一散而出,一根根長滿粉紅花朵的枝條竟紛紛從其體內生長而出。

此女在一圈圈光輪中,竟將自己身軀化為了一株活生生的花樹,遠遠看去,實在詭異無比。

寶花驀然抬起一條長滿花枝的手臂,沖螟蟲之母輕描淡寫的一點,面上再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後,身上所有巨花一下憑空的枯萎凋零。

而寶花自己更是“咕咚”一聲,整個人木雕般的從高處一下墜落而下,直接沒入下方的深淵深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十三層光輪在寶花不再的瞬間,也一喜愛化為琉璃之光的寸寸碎裂。

而蟹道人。身上電弧一聲轟鳴的不複存在,自身則飛快的盤膝坐下,竟兩眼一閉的直接在原地打坐調息起來。

這時才可發現,剛才看似短短的一瞬間的度給真元,卻讓蟹道人這具偽仙傫幾乎耗盡的所有的能量,身上氣息竟一下變得若有若無,仿佛隨時都能徹底消散一般。

而寶花剛才那傾盡全力的一指點出後,對面原本正在壓制手中土皇釘的螟蟲之母,驀然自覺心頭莫名的一個激靈,手心中原本已經被其壓的死死的兩枚土皇釘中突然爆發出刺目光芒,無數七色符文一湧而出後,兩縷赤炎一噴而出。

兩只正當其沖的兩只手掌被赤炎一卷下,竟憑空化為了灰燼。

兩枚自由的土皇釘,則爆發出一聲尖鳴後,竟同時化為了兩條七色長蛇,閃電般沖螟蟲之母身軀激射而去。

螟蟲之母口中一聲輕“咦”,原本化為灰燼的兩只手掌一個閃動下,就再次在手臂上重新幻化而出,並反手一抓下,就以一個不可思議角度搶到了兩枚土皇釘前邊,不慌不忙的一把抓去。

“噗噗”兩聲,兩枚土皇釘一個模糊後,竟無視兩枚手掌阻擋,虛影般的直接洞穿而過,並一閃即逝的沒入螟蟲之母的身軀中。

螟蟲之母面上一驚,急忙一抬手掌的目光一掃,發現表面絲毫傷損沒有後,臉色為之一沉,再一查體內情形,面容又一下有幾分猙獰起來。

在其體內一枚漆黑如墨的晶核上,那兩枚土皇釘赫然已經化為了兩枚寸許長的晶瑩之物,死死釘在了上面,並且一層又一層的黃色絲線將其包裹了個密密麻麻,讓它絲毫法力都無法調動了。

“好,很好。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們竟然還有本事直接

催動這兩件玄天之寶的本源之力。但如此做的話,固然可以一時間讓它們威能大增,但以後再想恢複如初沒有十幾萬年的時間,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不過你們做此種事情,只會更加激怒本座。下面,我將你們全都一寸寸的撕裂而開,再將你元神煉化成傀儡供我驅使,永世都不得超生。”螟蟲之母女子頭顱,面現厲色的大喝一聲,接著一根前肢猛然往身前虛空一劃。

破空一響!

一道白濛濛風刃應聲而先,並在下一刻一個閃動後,就出現在蟹道人面前,要將正盤坐的它一切兩半。

上篇: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真極之軀     下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強強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