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神念之鏈與刑罰之雷  
   
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神念之鏈與刑罰之雷

銀色鎖鏈晶瑩發亮,並且若隱若現,仿佛並非真實之體。

螟蟲之母身軀猛然一扭,竟一連幾下的無法掙脫鎖鏈。

“這是神念之鏈,不可能!你……你還修煉有煉神術這門神通!這門秘術,怎可能流落到下界來了。”螟蟲之母目光狠狠掃了鎖鏈幾眼後,臉上首次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甚至隱約還閃過一絲恐懼的表情。

這時韓立所化的巨猿,卻是面無表情的一言不發,六條手臂各自一掐法決,口中傳出低沉古老的某種咒語來。

刹那間,銀色鎖鏈驟然一勒,一下將螟蟲之母綁縛的比先前更加緊了數分。

“縱然你會煉神術又如何,以你這點神念之力,還真能捆束中本座的真極之軀不成!”螟蟲之母畢竟也不知一般之輩,片刻間就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口中一聲嬌叱後,體表五色符文一湧而現,另外兩顆原本緊閉的頭顱突然妖目一睜而開,閃過陰森冰冷的目光。

瞬間工夫,螟蟲之母身上一下多出了另外看兩股陌生之極的氣息,原本已經消失的法力波動,竟然又在其身開始緩緩複蘇而起。

目睹螟蟲之母的這般驚人變化,韓立所化巨猿面上卻閃過一絲古怪之極的表情,忽然淡淡的說了一句讓蟲母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話來。

“我原本就沒指望這門神通,真可以反敗為勝,但要困在你片刻工夫,也就足夠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螟蟲之母一怔,目光飛快一掃下,但是四周除了遠處盤坐不動的蟹道人外,哪還有第三人的蹤影。

但是就在這話剛一出口的瞬間,深淵上面一陣轟隆隆的悶雷聲傳來。

一團刺目豔麗霞光一閃,一道無數電弧交織的五色雷柱,竟然氣勢洶洶的一劈而下。

“不。是天罰之雷!何康老鬼,你竟然還沒有死?”原本還算鎮定的螟蟲之母,一見這雷柱竟一下魂飛魄散般的大叫起來,面孔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其三顆頭顱猛然一搖晃。體表忽然一層漆黑如墨的火焰滾滾冒出,其體內的那一快漆黑晶核更是一下嗡鳴聲大做。

此蟲母情急之下,竟毫不猶豫的要自爆晶核的拼命起來。

原本緊緊捆束這位蟲母的銀色鎖鏈,被那一層黑色火焰一卷之下,竟呈現融化之態。

螟蟲之母眼看就要從中脫困而出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高空中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五色雷柱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落下了。一下狠狠劈在了蟲母龐大身軀上。

刹那間,無數電弧交織繚繞,將螟蟲之母瞬間罩在了五色雷光之下。

一聲刺耳的尖叫!

螟蟲之母看似無堅不摧的身軀,竟在五色電光下寸寸的碎裂而開,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工夫就飛灰湮滅了。

五色雷柱狂閃幾下後,驟然間的消失不見了,竟只能持續極短的時間而已。

而在水面上的高空中,那一顆剛剛睜開的巨目般五色云團。也無聲的消散而去。

整個天空又變成了灰濛濛的一片,仿佛一切都未發生過一般。

同一時間,地宮中神秘石林中的石台上。那一個烏黑圓缽中一聲痛楚的悶響傳來,數根根連接古燈的鏈條,突然一陣劇烈晃動。

擺放在銅柱上的那唯一閃亮的古燈,頓時一陣微微閃動,燈光一下變得更加黯淡起來,仿佛隨時都可能徹底熄滅一般。

“還真是有些勉強!這一擊就耗去了我僅存的魂念之力的九成。要是這小子無法幫助我,我這次可真虧大了。不過能將那賤人徹底抹去,也算報了當年暗算大仇。那賤人恐怕也萬萬想不到,我還能活到現在把。哈哈,這般算來。還是要多謝這下界小子了……否則此仇要報的話,還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了。”那個男子聲音發出一真近似瘋癲的大笑。

這笑聲,既有些咬牙切齒,又有一絲令人發寒的痛惜之意。

這時候,韓立卻顧不得螟蟲之母如此就輕易被擊殺的事情。所化巨猿正在抱住中間頭顱的就地狂滾起來,口中同時發出中痛楚之極的吼聲。

其龐大身軀在滾動中飛快縮小的收起法相,一身紫金甲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還原成紫金色鱗片,然後重新的消退而去。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韓立重新恢複了原形,勉強的站起身來,並有些昏沉沉的搖了搖沉重無比的腦袋。

剛才的變身,不但讓他真元大損,幻化的神念之鏈更是讓神識之力幾乎消耗一空。

如此慘烈的一戰,啊也是好久未曾經曆過了。

讓其現在想一想,也不禁有一絲後怕。

“蟹兄,你沒事吧。”韓立看了一看遠處還閉目盤坐的蟹道人,問了一句,聲音竟有些微微沙啞起來。

“我沒事,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但是今後數月內,我無法再和人動手了。否則這副身軀就真遭受無法修補的損傷了。”蟹道人睜開了雙目,緩緩說道。

“我明白了。這樣啊,你先到我靈獸環中休養一段時日吧。以後的一切,都交給我處理就行了。”韓立理解的點點頭,並這般說道。

“也好。我現在並無多少自保之力了,留在外邊的確反是個累贅的。”蟹道人只是想了一想,沒有反對之意的說道。

隨後他立刻單手一掐訣,身軀淡淡銀光一陣流轉,竟一下飛快縮小變起來,最後化為了一只巴掌大的迷你金蟹。

韓立袖子一抖,一股五色霞光一卷,就將金蟹一下攝入袖中,收入到了一個精美的靈獸環內。

這時他才一轉首,沖遠處某個方向淡淡的說了一句:

“寶花道友,你也在一旁觀看了許久了,也該現身出來了吧。剛才你那秘術雖然極耗元氣,但也不至于真讓你一絲自保之力都沒有了吧。”

“韓兄果然神念強大遠超我等這些人。不過剛之言卻真的是誤會妾身了。”那邊看似空蕩蕩的虛空處,波動一起,寶花就臉色異常蒼白的現身而出,但方一出現,就苦笑一聲的沖韓立說道。

”妾身如今的確是法力所剩無幾,這隱匿秘術動用的其實一位好友贈送的某種秘符才能做的

此女雖然口中滿是解釋之言,但是望向韓立的目光卻無法掩飾一絲的震驚神色。

顯然韓立和螟蟲之母這一戰,表現出的驚人神通,讓這位遠魔族始祖也大感駭然,自愧遠遠不如的。

故而她現在再面對韓立時,雖然面上仍顯得鎮定,但是心中不覺已經有了極深的忌憚之意。

“道友應該很清楚,能夠擊殺這只螟蟲之母,可不是我的功勞,而是另有人出的手。”韓立搖了搖頭,從懷中取出了一個藥瓶,倒出數顆翠綠欲滴的丹藥,一口吞下後,才徐徐的說道。

“但不是韓道友神通驚人,竟有辦法困住這頭螟蟲之母片刻,那刑罰天雷縱然厲害,卻也絕無法擊殺這頭蟲母的。不過話說回來了,這個能操縱天雷之人到底是何人,不但能知道這里發生一切,還有辦法直接傳音給你我二人。若不是這人傳聲過來,你我剛才恐怕真的要逃之夭夭了。韓兄對這人身份,有什麼想法嗎?”寶花黛眉皺了一皺後,又神色一肅的說道。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人的存在。但既然能催動那般驚人的天雷,顯然肯定不是下界之人。再加上這里是上古封印之地,那人又似乎對這頭螟蟲之母的情形十分了解。如此的話,那這人的身份,應該也呼之欲出了。寶花道友,以你的聰慧,多半應該也想到此點了吧。”韓立沉默了片刻後,忽然嘿嘿一笑的言道。

“看來,韓兄和妾身所想的真差不多。那人多半應該是上古時候封印這頭蟲母的那兩名真仙中的一人了。否則,這一切就無法解釋的通。但是現在這頭螟蟲之母似乎也不是原來的那頭了,其體內的元神似乎也對仙界了解異常,難道是另外一名仙界真仙的元神,占據這蟲母的身軀?”寶花點點頭,但又露出一絲疑惑之色的喃喃道。

韓立摸了摸下巴,臉上也露出一些沉吟之色。

“二位小友若想知道其中緣由,不妨直接到貧道這里一趟,不就一切都清楚了。”深淵上空,忽然傳來一個淡淡的男子聲音,平和而溫厚,赫然正是先前傳音給他們的那人。

韓立和寶花聞言面色微微一變,不禁都有些忌憚的互望一眼。

“看來二位對貧道還是有些不放心。不過沒關系,那螟蟲之母竟然已經身死,這用其力量造出的虛空自然馬上也就塌陷了。二位不久後,就會見到貧道的。”男子竟然對韓立和寶花的遲疑毫不在意,反而輕笑一聲的說道。

“前輩,這話是什麼意思?”寶花心中一凜,急忙檀口一張的問道。

但是四周虛空靜悄悄一片,男子聲音竟然就此的嘎然而止,再無任何話語傳來了。

而幾乎同一時間,深淵底部一下傳來轟隆隆的悶響,四周海水一下劇烈震動起來。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強強之戰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五章 凝光寶鏡與輪回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