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仙界禁術  
   
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仙界禁術

“不好,此地真要塌陷了。看起來,那人之言不假!”寶花臉色有些難看了。

韓立眉頭一皺,目光飛快向那頭螟蟲之母被擊殺的地方掃了一眼,忽卻然單手虛空一抓。

“嗖”的一聲!

那片看似空無一物的虛空,波動一起,一塊拇指大小的漆黑晶珠竟憑空浮現,再一個閃動後,就沒入到韓立手掌中。

“咦,這是……”寶花見此一愣,剛想再說些什麼時,整個深淵就一下天翻地覆般的崩潰開來,無數淡白色裂痕憑空在四狂湧而現,並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粗大起來。

寶花臉色大變,單手一揚,手中一塊赤紅陣盤一亮而出,但方一嗡鳴聲響起,一股詭異波動忽然從手上一掃而過。

滴溜溜轉動的陣盤,頓時光芒一斂,重新變得靜止不動起來。

“不行。那人果然使了手段,你我現在無法輕易離開此地的。”寶花玉容陰沉的說道。

“很正常。那人既然敢如此說,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留下你我的。”韓立卻平靜的說道。

寶花哼了一聲,再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二者四周灰蒙蒙光霞一卷,一個模糊光陣直接沖二人一罩而下。

韓立和寶花均都心中一凜,但是並未做任何抵擋和躲避之意。

光陣一閃之後,二者身影就瞬間在深淵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乎同一時間,整個深淵就在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中,徹底的崩潰開來。

另一邊,當韓立從一絲傳送眩暈中清醒過來時,卻一下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座十幾丈高的血色祭壇前。

在附近,寶花緊挨一旁,方一回過神來火,同樣用凝重之色的打量著附近一切。

在祭壇上,擺放著一個漆黑如墨的缽盂,四周則有八根巨大青銅柱高聳而立。上面隱約各有一盞血紅色古燈。

“這好像是一種很玄妙的上古禁制,似乎和那上古封印同出一源,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寶花看了一會兒後,忍不住喃喃的開口了。

“想不到這八元鎖魂大陣,下界竟然也有人認得一二。不錯,此陣的確和那封印螟母的禁制大有關聯的。甚至說其是一個縮小上萬倍的迷你封印,也不算錯的。”那個熟悉的男子聲音一下悠悠的傳來。

韓立和寶花目光一凝,同時盯住那祭壇上的漆黑缽盂。

男子聲音赫然是從里面傳出的。

“前輩謬贊了。晚輩只不過曾經鎮守過封印一段時間。故而能一眼看出相似之處的。要真說陣法禁制之道。其實韓道友是遠勝妾身的。”寶花勉強一笑的回道。

“哦,你們一族這些年倒是沒有忘掉貧道當初留下的叮囑,這些年的確極力在修補此這封印。也算是有些功勞了。”男子淡淡說了一句。

“前輩,你真是當初封印著瞑母那兩名真仙之一!”寶花縱然心中早有所猜測,但現在一聽對方真的自行承認。還是一下失聲起來。

“嘿嘿,貧道也沒想到自己這次下界,竟會滯留如此長時間,並落得這般模樣。這次能除去那頭螟蟲之母,你這丫頭也算是幫忙不少。我有一物相送,也不枉你這次舍命一番的。”男子聲音嘿嘿一笑後,忽然缽盂蓋子一開,從中飛出一物來。

寶花聞言一喜,抬手一抓。一把就把那東西撈在手中,這才凝神細看。

竟是一根看似普通的淡黃色木釵。

表面粗糙,甚至隱約還有數處破裂!

但此女手指方一接觸木釵的瞬間,一股冰涼之氣從中一傳而出,瞬間沒入其體內,走遍了經脈各處,竟生出一股暖洋洋之意。渾身上下無一不舒服。

“這是金陽木,多謝前輩厚賜!”寶花看了片刻後,雙目一下睜得奇大,忽然沖祭壇上缽盂深深一禮,聲音都有些微微發顫起來。

“這金陽木在仙界雖然稱不上多珍稀。對你現在情形卻正是合用。有了此物的滋養,你潛藏體內的那些隱上。想來可以徹底的痊愈了。好了,好處已經拿了,我先送你出去吧。”黑色缽盂中男子聲音異常平靜,但最後一句話卻又讓寶花微微一怔。

但未等此女反應過來!

缽盂表面黑光一閃,寶花足下處一個小型光陣一閃而現,竟瞬間將其從原地傳送而走,不知送到了何處。

頓時祭壇前,只剩下了韓立孤零零的一人了。

韓立雙目微微一眯,但面上未露出絲毫的異樣之色,只是望著黑色缽盂處一言不發。

“閣下膽量不小,不怕貧道將你一人留在這里,對你有何不利嗎?”男子輕笑了一聲後,沖韓立不置可否的問了一句。

“前輩要真想對晚輩不利的話,又何必助我等滅殺那頭蟲母了,更不會煞費苦心的將晚輩挪移到此地了。”韓立微微一笑,從容回道。

“你這話算是有些對,但不算全說中了。但有一件事情,是說對了。貧道的確對你沒有什麼惡意,之所以會現身見你們兩個,那個小丫頭只是捎帶一下而已,最主要的還是要見你一下和有事淡淡。我來問你,你是否修煉了煉神術這門秘術了?”男子哼了一聲後,問出一句讓韓立心中一凜的話語。

“前輩知道此事,可是因為那螟母被滅之前的言語?”韓立沉吟了片刻,才金身的反問一句。

“你不用疑神疑鬼!在方一進入地宮的時候,我就通過此地法陣,探查到你修煉到煉神術的事情了。你可知道,我原先在仙界擔任的是何職位嗎?是一位監察仙使手下的巡查使者。你只要修煉有煉神術,並且和巡查使一照面,那種特殊的神念波動就絕對瞞不過我等這樣修煉有特殊監察秘術之人的。”缽盂中男子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們這些仙界的巡查使者,為何會對修煉此術的人這般注意?”韓立聞言,臉色終于微微一變起來。

“你修煉成這煉神術,並且還能無恙的修煉到第二層境界。我真不知道,這算是你的莫大機緣,還是你的天大禍事了。你可知道煉神術可是我們所有仙域默認的幾大禁制修煉的秘術之一。雖然沒有真正的條例,但是凡事修煉此種秘術的仙人,一旦被各大勢力的掌權者知道,肯定是必殺無疑的,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缽盂中男子聲音一冷的說道。

“怎會如此,這煉神術有什麼不妥嗎?“韓立面容變得有些難看了,半晌後,才深吸一口氣的問道。

”嘿嘿,何止是不妥。你知道仙界大大小小的仙域,有多少嗎?那些絲毫名氣沒有,地處仙界偏僻之地的無名仙域不說,但是凡是稍有些名氣,能夠人盡皆知的仙域是數以千計的。在千萬年前,煉神術方一被創立出來的時候,因為對神念增幅的奇效之力,修煉此術的人可以說是不計其數。但是僅僅不過百萬年後,仙域中還敢修煉此術的仙人卻寥寥無幾了,並且還都是一些平常潛隱不出的家伙!”男子歎了一口氣,帶有一種異樣口氣的說道。

韓立一邊聽著,一邊臉色接連的變化不定,但並沒有再接口什麼。

因為他很清楚,對方既然已經開口提及此事了,那肯定會將此事徹底給其解釋清楚了。

果然男子聲音略微頓了一下後,又接著說道: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事情。因為那些凡是修煉這門煉神術的人,後來都變的心智失常,最終無法壓制心魔的發瘋而死。因為這種發瘋是徹底失去理智,變得嗜血無比,並且根本無法逆轉的,差點毀掉小半的仙界。所以此術也就成了仙界嚴禁修煉的一種秘術。當然也有不少自持資質過人的仙人,仍然貪圖這門秘術前期的強大增幅效力,仍心存僥幸的偷偷摸摸的修煉這門秘術,但被我等巡查使者撞見,自然是見一個就抓一個的。”

“以你們仙界能力,還無法完善這門秘術?或者說,你們仙界真從無一人將此術修煉大成,沒有什麼例外嗎?”韓立終于陰沉的開口了。

“這門煉神術,其實說到底原本就是一種激發神識潛力,將神念之力提前增幅放大的能力。當初其創立者,原本也是我們仙界一位大名鼎鼎之人,其他人要想將其完善是談何容易的事情。倒是根據這本煉神術,的確又有一些大能之士另外創立出幾門有增幅效果的神念秘術來。這些秘術和煉神術相比,是安全了許多,但是增幅效果自然也是天壤之別了。至于你問是否真有人將這門秘術修煉大成。我可以明確之極的告訴道友。有,而且還不止一位的。但這些人無一不是後天另有了一些機緣和奇遇,否則下場也不會改變多少的。”男子聲音一下肅然的言道。

“這麼說,在仙界若是無意中修煉了煉神術,要麼只能躲到無人地方一直藏起來,要麼就自廢掉這門神了。”韓立眉頭皺起,喃喃的說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神念之鏈與刑罰之雷     下篇: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真仙之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