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重回廣源  
   
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重回廣源

“六極,我說這些年未見,你為何一點長進沒有。原來當初和我一戰時的傷勢,一直都未曾真正痊愈過。現在你的六大化身,已經被我斬殺了個干乾淨淨。而你本體也已經困在了玄天靈域中。現在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你也休想再翻身了。”寶花的聲音,從花瓣虛影籠罩處悠悠傳來。

但是白霧中除了陣陣轟隆的巨響外,卻根本再無其他人聲音回複。

“你不惜將拼著耗費掉六大化身也一直強撐著不走,就是為了等涅槃和元魘二人吧。”寶花卻毫不在意的又說了一句,嘴角隱有一絲譏諷之意。

“是又怎樣!當年我奪了你始祖之位後,涅槃和元魘可都是親口答應過,一定會盡全力庇護我的安危。不要忘了,我現在才是名正言順的三大始祖之一。我也早知道,你肯定會趁此次機會報當年之仇,故而早就和二位道友通氣過了。”另外一個惱羞成怒的女子聲音,終于有些尖利的從霧氣中傳出。

“元魘和涅槃是答應過你,在你遇到我的時候,會出手相幫的。但這要有個前提,他們必須真能分身過來才行的。”寶花似乎嫣然一笑。

“什麼,你也找了幫手?不對,在這聖界中那還有人敢和能夠纏住元魘和涅槃二人,難道你找的是那些異界強者!他們怎會為你一個失勢的異界大乘,去得罪元魘和涅槃兩位始祖級存在的。”六極話語中,終于有了幾分驚懼。

“你倒也不笨。我的確付了不小的代價,才請動兩個難得的幫手。一個大概和他們二人實力差不多,另一個,咯咯,恐怕神通多半還在他們之上吧。所以若想等待援兵的話,你恐怕真要失望了。”寶花咯咯輕笑起來。

“哼!不用問,一個肯定是那銅鴉老人。但另一個是誰?那些異界強者中,還能有力壓我們聖界始祖的強者?寶花,你不會在自吹自擂吧。”六極聲音竟轉瞬間就恢複了鎮定,並有幾分不信的言道。

“我是不是自吹,再過一會兒工夫,你應該知清楚了。畢元魘和涅槃二人現在的住處,離你這里可並不算太遠。若真有辦法趕來相救的話,給了如此長時間。想必也能過來的。不過這也要你有本事,真撐到那一刻才行。”寶花卻淡淡的回道。

霧氣中傳出了六極中一聲怒極的哼聲,又再次的沉寂無聲了。

顯然六極很清楚,無論對方說的是真是假,她再說什麼都是自取其辱額,故而干脆和先前一般的一言不發起來。

但寶花見此情形,嘴角浮現一絲冷笑。口中忽然說出一句讓六極渾身一寒的話來:

“六極,你是不是覺得還有一個後手,即使我現在將你形神俱滅了。你仍然有機會再次東山再起的。”

“寶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六極再也沉不住氣了,一聲厲喝出口。

“很簡單,你不是還有一具從未在人前顯露過的第七化身嗎。此化身你雖然一直小心的隱藏,從未告訴過任何人。但不要忘了,這世間從來沒有不透風的牆,此事恰好就被我知道了。”寶花笑吟吟的說道。

“我不信你真知道什麼。你不知從哪里聽到一絲風聲,就在這故意拿虛言狂我!”六極不愧為寶花當年的大敵,在心中最大的秘密被戳穿後。仍很快的恢複了冷靜。

“你應該是打算將第七化身當做萬一隕落後,重新複生的後手吧。雖然只是一具分身,但以你的手段想要重新恢複你本體的記憶和神通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情。而我若是一個不查,說不定多年後,還會再遭你的暗算也未必可知的。不過算算時間,你那藏第七化身的地方應該也快被得手了吧。”寶花低笑了一聲後,又自語般的喃喃幾聲。

“什麼,你真找到那具化身的藏身之地!不可能。你派誰去的!”六極聞言,不禁真的驚怒起來。

“你沒有注意到,黑鱷這小家伙。並未在我身邊嗎?”寶花不慌不忙的說了一句。

“黑鱷,就憑他區區一個合體小輩。也能破開我布下的禁制!”六極聽了這話,心中又為之一松。

“不錯,單憑黑鱷本身破你親手布置的禁制的確差了一點。但是他若是手中又一件正好克制你所布禁制的玄天之寶呢!”寶花悠悠的說道。

“玄天之寶!你敢將這等至寶想借與他人,就不怕他卷了你的寶物偷跑掉了!”六極面色鐵青了起來。

“我在那玄天之寶上做了些手腳,為何不敢借給黑鱷一用的。好了,陪你說了這般多話,讓你能夠活到現在,我也算對你仁至義盡了。下面,我就好好送你上路吧。”寶花再淡淡說了兩句後,聲音驀然一下變得陰沉無比了。

那產檢,原本在白霧中徐徐飄舞的粉紅花瓣頓時晶光一閃,開始在陣陣風雷聲中一下飛快舞動起來。

每一枚花瓣都在飛動中變得晶瑩鋒利,並巨大起來。!

一時間,山谷中心處,無數粉紅色巨刃在白霧中瘋狂攪動而起。

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巨響!

無論花瓣還是霧氣竟頃刻間的在一團直徑里許大的巨大光團中化為了烏有。

不知多久後,等所有光芒和波動全都一斂的消失後,在原先山谷上空只剩下了一道淡淡人影,並在一聲輕歎後,身軀一個模糊的憑空消失了。

……

另一邊的巨峰頂部,韓立和元魘仿佛好友般的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著。

元魘不愧為魔界三大始祖之一,對于一些修煉上的心得,讓韓立聽了也耳目一新,心中大為的欽佩。

至于元魘,雖然沒面上沒有流露出何等表情來,但目中的一絲異樣,卻透露出其顯然對韓立所講述的一些東西也大感興趣的樣子。正在講說一門秘術的韓立,忽然口中話語嘎然一止,並抬首朝遠處某個方向看了一眼後,哈哈一笑的站起身來:

“元兄,看來寶花道友已經成功大仇得報了。既然這樣的話,韓某就不再打攪了,也該離去了。”

韓立也不等元魘的回答,就體表青光一閃,化為一道青虹的破空而走了。

元魘坐在巨石上未動一下,但是望著天邊遠去的遁光,臉上卻不再掩飾的流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

不久後,韓立遁光一收,徐徐的落在了不遠處的另一座小山頭上。

在那里,銀月正有些焦慮之色的等候在那里。

在其旁邊,卻還有一名老者和一名銀發披肩的俊美青年,赫然正是莫簡離和銀月老祖這兩名人族大乘。

三人一見空中現身而出的韓立,不約而同的都露出了笑容。

銀月更是一臉喜色的直接迎了上去。

……

三個月後,魔族赫赫有名的藍瀑湖上空,一艘表面晶瑩,表面符文大異于魔界普通飛舟的白色飛船,正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湖面之上破空飛行,竟視籠罩整個湖面的巨大禁空禁制如無物。

下方湖面上一些來回穿梭魔舟上的魔族,見此情形紛紛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但略想一下後,又紛紛換上敬畏之極的表情。

一些魔族甚至恭敬之極的在船上立刻伏身的大禮參拜起來。

敢這般大模大樣無視禁令的,當然只有那些和藍瀑聖祖同級的其他聖祖大人。

這自然讓這些普通魔族見了後,或驚喜交加,或兢兢戰戰異常了!

在這艘白色玉舟之上,是從始魔之地開始,途經十幾個魔族城池法陣傳送,才趕到附近區域的韓立了。

而他到此的目的,卻是為紫靈而來。

當年他答應過此女,一旦其有能力讓對方擺脫六極的控制,就會設法助其恢複原本的人族之軀,帶其一同回到靈界去。

現在六極已經隕落在了寶花手上,魔界也再無什麼人可以威脅自己,他自然打算履行承諾的將紫靈接走。

至于此地的藍瀑聖祖,當初也是被困在上古封印中的一員,現在雖然重新回到了此地,但肯定早聽說過其名頭了。

所以縱然這位魔族聖祖知道他是一名人族,也絕不會自討沒趣的出來阻攔什麼的。

韓立正在心中默默想著的時候,白色飛船就已經來到了藍瀑城所在的巨島邊緣處,並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後,忽然朝一處被淡淡白光籠罩的密林一落而去。

“噗噗”幾聲!

數層白光所化的禁制,在韓立龐大神念之力強行一沖下,竟在應聲的碎裂開一個直徑十幾丈的巨洞。

飛船未等這些禁制恢複如初,就一個閃動的遁入了其中。

而在禁制下方,一個數層高的巨大閣樓靜靜的聳立在地面之上,在閣樓大門的頂部,“廣源齋”三個斗大的古文閃閃發光。

與此同時,在閣樓四層的一座密室中,正在懶洋洋看書的一名麻衣少女,忽然一驚的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然後手指飛快掐動了幾下火,臉上竟一下現出了驚喜交加的表情來。

“小姐,不好了!有人強行破開禁制,闖了進來。”一名婦人驚怒交加的聲音,卻一下從樓下處傳了過來。

“朱姨不用擔心,不是敵人入侵,而是一位貴客臨門了。”麻衣少女卻抿嘴一笑,似乎極為興奮的回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援手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七章 指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