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舊敵  
   
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舊敵

韓立竟抬手間,將三只噬金蟲全都收進了靈獸環中,然後靜靜的閉目調息起來。

這三只噬金蟲最後吞噬的結果,毫無疑問應該只能剩下最強大的一只。

但這最後一只准蟲王經過一番進化,是否真能成為傳聞中的噬金蟲王,他心中實際上並無太大把握的。

畢竟在傳聞中,噬金蟲王之強大,幾乎可讓天上真仙碰見,也要退避一二的。

當然這只是一個傳言而已,在靈界各族典籍中可並未真有噬金蟲王現世的記載。

此蟲王到底能夠強大到何種地步,實在是一件不好說的事情了。

韓立也只能用在心中暗自加以期盼一二了。

不過相對他現在的驚人神通,一般大乘存在對其幫助已經不會太大的。

故而他心中也已經有了決定,這次回去後,就讓原本一直呆在身邊的豹麟獸也開始閉關修煉起來。

雖然這等靈獸一般是靠悠久歲月,慢慢積累修為和實力的,但在他不惜丹藥輔助下,想來修為大增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韓立心中這般思量著,神識漸漸的沉入神識海的最深處。

白色飛舟則在荒地上空毫無掩飾的一路疾馳而走,從中散發出的一股若有若無的大乘氣息,足以附近那些凶惡魔獸為之心驚膽戰,不敢興起絲毫招惹心思。

半個月後,下方連綿的黑綠之色,終于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卻無邊無際的白茫茫雪原。

前方虛空中,寒風呼嘯,鵝毛般大雪一陣陣狂卷不停,其中還不時夾雜著拳頭大小的晶瑩冰塊。

但飛舟在一層乳白光幕籠罩下,卻在飛行中穩若磐石。

兩頭巨猿傀儡。更是絲毫異樣的沒有的操縱飛舟仍向前激射而行。

數日後,飛舟赫然進入了雪原深處,下方白茫茫的厚雪不見了蹤影,出現的全是晶瑩剔透的冰川之地。

而目光所及之處。盡是大小不一的透明山峰,更有一些不知名的毛茸茸的白色小獸,在冰上放足奔馳,對空中飛舟一副視若無睹的樣子。

顯然這些魔獸過于低階,竟連察覺飛舟強大氣息的資格都沒具有。

忽然飛舟上銀光一閃,一道驚虹激射而下,在一個獸群中一個盤旋後。又破空激射而走,一個閃動的重新回到了飛舟上。

銀光一閃,銀月笑吟吟的出現在了飛舟前端,並打量著單手提的一頭白色幼獸。

此獸猛一看有七八分酷似白熊,但是頭上卻生有一根藍色短角,兩耳奇長,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這頭小獸脖頸處被抓住,四肢不禁一陣亂蹬。同時額頭上輕微的噼啪聲亂響,一些藍色電絲若隱若現,顯得極其笨拙。

“有些意思。此獸身上竟然沒有沾染絲毫的魔氣,反倒有幾分像人界的靈獸。”銀月抬手撫摸了一下小獸毛茸茸頭顱,臉上現出一絲動人笑容來。

“這是冰角熊,是魔界中少有的幾種不借助魔氣,也可在此界生存繁衍的低階魔獸,天生就具有冰雷兩種屬性的能力。”一個朗朗男子聲音,驀然銀月身後傳來。

銀月面上一喜,轉首一看,正好看見韓立也從船艙中不慌不忙的走了出來。

“哦,韓兄對此獸也有了解?”銀月抿嘴一笑。問道。

“我當年曾經特意搜集過魔界各種魔獸的典籍,故而對這種和靈獸差不多魔獸,印象頗深刻的。”韓立溫和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你現在就出關了,莫非我們距離目標已經不遠了。”銀月點點頭,忽然又有一絲興奮的問道。

“按照藍穎道友所言。距離泣靈秘圖上地方,頂多就半天路程了。”韓立神念往四桌萬里內的區域飛快一掃而過,口中隨意的回道。

“半天?那的確是不遠了。咯咯,那位泣靈老祖據說也是魔界以前鼎鼎大名存在,其盡心所留秘藏,想來里面好東西應該不少吧。”銀月欣喜的說道。

“這個不好說。魔族和我們人族所修功法大半不同,也許它們視若珍寶的東西,對我們來說卻沒多少用處的。但聽聞當年號稱能排進魔界前三的飛行異寶‘墨靈聖舟’是其所擁有的。若是能得到此寶話,也算不虛此行了。”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能排進魔界前三?那此寶應該非同小可了,小妹也想一睹為快了。”銀月嬌容如花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再回些什麼時,臉色卻一動,目光“唰”的一下,向另一方向天邊望了一眼。

“怎麼,韓兄發現了什麼?”銀月自然意外的問了一句。

“有些意思,我們好像遇到了當年的舊識。”韓立目中藍芒閃動的望著遠處天邊片刻後,嘴角忽然泛起一絲笑意。

“舊識?我也認識?”銀月真有些訝然了。

“不錯,當年你我和她可都曾經好好打過一番交道的,我們現在過去見見這位舊識吧。”韓立將目光一收而回,一轉首,沖隱銀月帶有一絲神秘笑容的說道。

“我還真的認識……那真要去看一看了。”銀月神念也早往同一方向一掃而去,但可惜所掃范圍有限,並未真發覺有何人跡存在,面上不禁滿是感興趣表情了。

韓立一笑,不再多說什麼,但是腳尖一點下,飛舟頓時通體一顫,前進方向一變,向另一方向激射而去。

轉瞬間,白色飛舟就橫跨數萬里之遙,來到了一座高約數千丈的冰山附近。

在冰山正上方,轟隆聲震天,一股股驚人氣浪不時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那座看似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巨型冰山,赫然已經從腰部憑空削去了小半截之多,四周地面上更是坑坑窪窪,無數大小不一冰塊,密密麻麻的灑滿了一地。

在巨響的中心處,白茫茫寒氣和藍濛濛霞光滾滾的交織一起,化為一片滾滾云霧。

仿佛有兩個龐然大物,正在里面爭斗的難分難解,激烈異常!韓立目睹此景,雙目一眯,不見其有任何舉動,但足下飛舟卻自行的停了下來,無聲的懸浮附近虛空中不動了。

銀月也眨動一對美目的凝望遠處戰團,可惜那邊天地元氣都被攪的亂成一團,根本無法看清什麼。

但從如此驚人聲勢看,似乎一般魔族尊者絕做不到如此地步的。

“是她!”

當銀月神念一探而去,驀然接觸到一絲有些熟悉的氣息後,玉容上頓時露出一絲吃驚表情來。

韓立淡淡一笑,未說什麼,只是站在飛舟上看著遠處戰團中的交鋒。

以他龐大神念,戰團中的一切自然能看的清清楚楚,猶如近在咫尺一般。

足足一盞茶的工夫後,戰團中驀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一團藍色光暈在其中一下爆發而出,要將附近一切都毀滅一空的樣子。

一聲淒厲之極的獸吼!

空間波動一起,一頭十幾丈長白蛟,破開光暈的從中一撲而出,並不顧傷痕累累身軀的靈光一起,就要破空逃之夭夭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光暈一閃之後,一個婀娜身影一閃而現。

一聲嬌叱1

上面空間波動一起,一只藍濛濛的巨爪一下閃現而出,並閃電般向下方一抓,一把就將白蛟身軀分成了數截。

接著巨爪上‘噗嗤”一聲,滾滾黑焰一湧而出,就將白蛟殘破身軀全都卷入了其中。

白蛟縱然慘叫連連,幾截身軀仿佛活物般的在黑焰中左突右沖,但卻詭異的始終無法擺脫魔焰纏繞。

頃刻間工夫,此蛟數截身軀連同神魂最終化為了烏有。

韓立見此情形,眉梢一挑,這才沖藍色光暈中人影平靜的說了一句:

“元刹道友,看來你我還真有些緣分的,竟然在如此偏僻的地方還能能撞到一起。不過看你模樣,似乎不太妙啊。”

那站立在光暈中的人影,赫然是一名面如白玉,容顏極美的女子。

正是那位曾經在木族領地和其交過一次的元刹聖祖。

不過這位魔族大乘,身上雖然套著一件藍色戰甲,但表面光芒黯淡,面色也蒼白異常,同時身上氣息忽強忽弱,一副極其不穩定的模樣。

但詭異的是,從氣息程度上看,元刹竟只有合體期的境界!

“原來是韓道友,莫非是寶花改變了主意,讓你來追殺我的。”元刹一看清楚韓立,竟然並沒有露出太驚訝的表情,反而玉容一慘的問道。

“追殺你?怎麼可能。我雖然當初幫了寶花一把,但也只限于那一次交易而已,你莫非不是直接把我當成了寶花手下了。”韓立臉色一沉,不客氣的說道。

“原來是妾身誤會了,還望韓道友海涵一二。也是,以道友進階大乘後的神通,恐怕比寶花也查不到哪里去,又怎會聽其吩咐,來追殺我一個半廢之人了。”元刹先是怔了一怔,但馬上苦笑的說道。

“半廢之人!你的氣息的確不對,怎麼直接跌落到了大乘以下了。是寶花出的手?”韓立雙目一眯,有所猜測的問了一句。

“不是,是我自費的大半修為!‘

元刹沉吟了一下後,竟說了一句讓韓立大出意外的話來。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最後進化     下篇: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秘藏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