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秘藏現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秘藏現

“自廢修為!你會做此事情?”韓立目光微微一閃,有幾分不信的樣子。

“我若不自廢大半修為,寶花不可能只將我驅逐到荒地,就這般簡單了事的。畢竟我當年身為她最信任之人,卻在其背後反給了她致命一擊。這次妾身能保住性命,已經是大出預料了。”元刹淡淡解釋了兩句。

“原來如此。看來你和寶花當年情分真的非同一般,在這種情況下,她竟還願意放你一馬。”韓立點點頭,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神色。

“韓道友,我當年得罪過你。現在境界也已經跌落,自問絕不是你的對手了。如今遇到了,你打算如何發落妾身,是要報當年的一箭之仇嗎?”元刹目中終于流露出一絲異樣的緩緩問道。

“要是寶花沒有對你懲治過一番,我倒是還真有興趣回報一下當年的事情。現在嗎,這種心思卻淡了不少。你不但修為大跌,連心境也已經崩潰,能維持住現在修為就算不錯了。想重新進入大乘境界的話,此生是無望了。念在你曾經是一名大乘老祖的身份上,我也不對你多做什麼過份的事情。你就自斷一條手臂吧。如此做的話,當年的恩怨,我就和你一逼勾銷。”韓立沉默了片刻後,才沉聲的說道。

“一條手臂嗎,如此簡單,這沒問題!”元刹聞言先是一怔,但馬上又苦笑的回道。

話音剛落,她忽然將一條手臂一抬,沖其張口一噴,一道白光飛卷而出,圍著手臂一繞。

整條手臂頓時無聲息的齊肩落下,但傷口處卻一滴鮮血未見,猶如鏡面般光滑無比。

“噗”一聲,元刹另一只手虛空一按,斷臂在一股無形巨力一壓下。一下化為漫天血雨的不複存在了。

“現先妾身可以走了嗎!”元刹在自毀一條手臂後,面上更現幾分蒼白的問道。

“可以,你走吧。”韓立點點頭,並未再有絲毫為難對方的意思。

“妾身多謝道友大量了。你我之間。以後多半也再無見面機會了。”元刹面皮動了一動,隔空沖韓立微微一禮後,身軀一個模糊,就化為一道藍濛濛遁光的破空而走了。

這時遁光中的此女,原本受傷的肩頭淡淡黑光一冒,一條嶄新的手臂赫然在黑氣交織中重新形成。不過縱然手臂還可以自行恢複如初,但體內元氣再次一番虧損。卻自是免不了的事情。

“韓兄,你真這般放她走了。不怕她以後有機會再報複嗎?”銀月從一開始就只是在飛舟上靜靜站著,此刻終于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寶花願意給其一條生路,我倒不好越俎代庖的真斬殺她。誰知道,她們之間還留有多少當年的情分。寶花能將當年之事都能這般輕輕放過,可見二者間關系,遠非外人可以想象的。魔界我以後還會再來的,倒不好和這位魔界聖祖將關系弄到太僵硬了。至于報複。元刹以後回到大乘境界的希望渺茫,更是變得心如紙灰,恐怕自己都不會興起此念頭了。而她修為無法回到大乘境界。壽元也會所剩無幾,我根本不用多擔心什麼。”韓立搖搖頭的回道。

“這倒也是。縱然她真有這心思,但以韓兄本事又怎會放進眼中的。不過小妹還是有些感慨!當年在人界時,此女的一縷分魂就差點讓你我同時葬身在昆吾山中,如今本人卻落了個這般下場。”銀月望著元刹遁光消失的方向,口中輕歎了一聲。

她當然不是真同情這位前魔族聖祖,只是前後反差太大,心中不由得升起幾分複雜之情。

“元刹對我們構不成威脅,不用太在意。但我們還是快些將泣靈秘藏取出吧,省得節外生枝。”韓立淡淡說了一句。

“韓兄之言有理!”寶花自然不會有反對之意。

于是飛舟嗡鳴聲一響後。再次一個掉頭,朝原先方向激射而去了。

半日後,飛舟載著二人出現在一片平坦異常的冰原上空。

但詭異的是,在這片冰原中心處,赫然有一片原本不應該出現的淡綠小湖來。

小湖看起來不過數千畝大小的樣子,但表面熱氣滾滾。並不時有碗口大水泡從湖中浮現出。

在湖邊處,還生長著一些低矮的黑綠色灌木,仿佛在展示著冰原中的一抹奇跡存在。

飛舟一個模糊,就出現在了湖邊的低空處。

韓立站在飛舟前端的打量了湖面幾眼後,忽然露出笑容的說了一句“有些意思”。

“韓兄,這里就是秘圖顯示的地方了,看起來的確和其他地方大不一樣的。但如此多年過去了,難道沒有路過的魔族,發現這秘藏的存在?”寶花則好奇的問了一句。

“那泣靈聖祖身為魔族大乘,其所留藏寶豈是一般高階魔族能發現的。況且就算是其他魔族大乘存在親自到此,但若沒有那份秘藏圖的話,恐怕同樣發現不了什麼東西的。”韓立笑了一下奧,一只袖子驀然沖湖面一抖。

破空聲一起!

四塊晶磚瞬間激射而出,散發五色光霞的滴溜溜一轉後,竟懸浮在湖面上方不動了。

韓立一手掐訣,一手則一根手指沖絲湖面之上輕描淡寫的一點,同時一個“開”字出口。

“轟”的一聲!

四塊晶磚上狂湧而出無數的符文,再一盤旋飛舞下,忽然凝聚成一座畝許大小的五色光陣來。

不等韓立施法催動什麼,這座光陣就一下飛快轉動起來,中心處更是一聲悶響,一道灰蒙蒙的光柱一噴而出,一閃即逝後,沒入湖水中不見了蹤影。

刹那間,湖中空間波動一起!

原本只是微波閃動的湖面一下瘋狂湧動,對著光陣的下方處更是憑空現出一個黑乎乎漩渦,從中不時卷出無數縷黑絲來。

“這就是泣靈秘藏的入口,果然藏的夠隱秘!不過,想要真得到里面寶物,恐怕還要花些手腳的。”銀月目睹這一切,有一絲興奮的說道。

“走吧,就算里面有些禁制,又怎麼真可能阻擋的住你我。”韓立也微微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接著足下靈光一閃,飛舟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二人則身形一動,就直接向湖面上黑洞一飄而下。

二人身形方一沒入漩渦中,原本懸浮湖面上的五色光陣一聲轟鳴,重新化為四塊晶磚的也射入黑洞中。

湖面漩渦中黑氣一陣狂卷後,就化為一陣狂風的消失不見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湖面仍然沒有絲毫異常,仿佛會一直這般保持下去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後,在湖面下某個不知名迷宮中,韓立和銀月並肩緩行著。

在二人四周,一根根根粗大圓柱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

這些柱子足有十幾丈高,表面黑氣繚繞,隱隱有鬼哭狼嚎聲傳出。

一般修士若是聽到這些聲音,恐怕當場就會神識一沉,頭重腳輕起來。

但是銀月體表只是淡淡靈光一閃,護體之光就將這些聲音直接擋在了外面。

而韓立更是一切如常,竟直接視這些圓柱如無物一般。

在圓柱的上空,盡是鼭鳚韉奈砥顆{魌D腥梏U詒巫×恕�

忽然,二人附近的數根石柱上黑氣一凝,竟幻化出數道模糊虛影撲出,看形態赫然是數條猙獰巨狼。

韓立腳步絲毫不見停頓,但是三條巨狼虛影方一撲到其前時,灰色霞光一閃,

三頭巨狼就一卷入其中的消失了。

另一邊,兩頭巨狼虛影一撲到銀月頭頂處,卻同樣的一聲狼嘯傳出,一顆巨大銀色狼獸憑空浮現。

銀色狼獸只是巨口一張,就一口將兩頭黑狼虛影吞了進去,再一個晃動後,也詭異的消失了。

二人身形絲毫不停,大搖大擺的從數根圓柱間一閃而過,並漸漸遠去。

“韓兄,這是我們解決的第幾批了。”銀月忽然問了一句。

“第七批了吧。”韓立平靜的回道。

“這泣靈老祖竟然這般大名頭,所布禁制應該不會就這。前面那些禁制別說攔阻韓兄這樣的大乘老祖,就算面對小妹這樣的合體修士,恐怕也沒有多大用處吧。”銀月嫣然一笑的說道。

“你若是這般想,恐怕真要中了那泣靈老祖的暗算了。”韓立聽了,卻悠悠的回了一句。

“什麼,韓兄這話指的是……”銀月真有些訝然了,同時又有些一頭霧水了。

“你真以為這些柱子布置在這里,只是用放出一些微不足道的邪音和幻化出幾頭不過煉虛期的幻獸嗎。”韓立笑著言道。

“難道這些圓柱還另有什麼名堂?”銀月一下就聽出了韓立話里意思,吃驚的反問道。

“你看一下這東西就知道了。”韓立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忽然手臂一抬,五指猛然往附近虛空一抓。

“砰”的一聲。

手指間頓時銀色靈焰猛然一卷而起,一下將什麼東西從虛空中硬生生一扯而出,並五指一合下,將其死死抓在了心手中。

銀月美目一下掙得滾圓,死死盯著那被銀焰包裹的手掌不放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手掌一抬而起,將五指緩緩一松而開。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舊敵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極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