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 妖修花石  
   
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 妖修花石

紫金小人竟就此陷入昏迷中,一時無法無法醒轉過來。

韓立眉宇間晶光一閃,黑色法目才一散消失,並面帶一絲異色掃了地面上的紫金小人一眼,輕吐了一口氣:

“早就知道這小東西進化到了蟲王後,原先所下禁制肯定不太好用了。幸虧那三只准蟲王在互相吞噬前,就被我另行種下了其他後手,否則想要制住這頭進階後蟲王,還真是一件頭痛的事情了。不過為了保險,看來現在只有再用秘術重新祭煉一番了。”

韓立喃喃的方一說完,一只袖子立刻一抖,上百杆密密麻麻幡旗一齊飛出,狂閃之下,竟在密室中形成了一個數丈陣。

法陣中心處,赫然正是那昏迷不醒的紫金小人。

韓立一邊口中念念有詞,一變手中數道法訣接連打出,全都一閃即逝的沒入法陣中。

“噗嗤”幾聲,法陣四周一下噴出無數道五色細絲,飛快往中心一纏繞下,就將紫金小人困束了個嚴嚴實實。

接著韓立再一張口,又有數團精血一噴而出,滴溜溜一轉的化為血文,向紫金小人激射而去。

與此同時,整座法陣嗡鳴聲大響,陣陣光焰狂湧而現,也向中心處一卷而去……

不知多久後,密室大門一打而開,韓立面帶一絲笑容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顯然這番祭煉那頭噬金蟲王,應該十分的成功。

一個月後,器靈子和白果兒辭別了韓立,踏上了前往蠻荒世界游曆之旅。

再過十余日後,韓立帶著銀月和朱果兒二人也離開了聖島,並乘坐墨靈聖舟一路往妖族領地疾馳而去。

轉眼間,大半個月過去了。

墨靈聖舟一路之上,碰到的一些妖族自然不少。

但這些妖族無論等階高低,一遠遠看到魔靈聖舟小山般龐大身軀和甲板上站著的那些氣息驚人的魔晶傀儡。自大驚的能走多遠去就躲多遠去。

但不久後,韓立這艘飛舟在經過一片內海上空時,還驚動了一名在海中深處靜修的不知名妖修。

這名水族妖修大概有合體初期修為。

它在從萬余年前將洞府遷居在此地,並將其他幾個不弱的妖族族群強行趕走後。就將這一片資源頗為豐富內海視為自己的領地了。

此妖雖然脾氣一向暴躁異常,大實力在妖族中算是極高,再加上擁有數件不凡的寶物,所以就算不多的其他同階妖族也大都不願招惹其的。

故而這萬余年來,無論哪一妖族要在此海活動,大都先和其打一聲招呼才可的。

但這一日,這名妖修正在海底洞府的密室中煉制一爐對其極其重要的丹藥時。忽然密室外一陣報警的尖鳴傳來。

此妖不及防一下心神受擾,心中一驚,手中所持一柄玉扇在催動的青色妖焰不覺大了三分。

“轟”的一聲!

其身前一座數尺高白晶玉鼎,狂閃了幾下,頓時一股焦糊味道傳了出來。

這名合體期妖修見此,頓時一聲暴怒的低吼,臉上猙獰之色接連數變後,連密室外報警法陣都不去仔細看一下。就袖子一抖,化為一道白光的遁出了密室,直奔海面之上激射而去了。

那一爐丹藥材料十分的珍稀。是此妖花費諾大力氣才好不容易搜集一次煉制用的。

現在竟這般毀掉了,讓其痛惜之余,自然將心中一股狂怒直接放到了造成此事的罪魁禍首上。

他雖然未見到觸動海面報警禁制之人,但心中卻早已凶狠想道:

“這些人若有什麼來頭和背景的還好,只要能賠償其損失,也可大事化小。若是沒有的話,說不得就要將對方挫骨揚灰,以報這一爐丹藥之仇了。

這名妖修身為水族之身,水遁之術奇快無比,只是幾個閃動。就腳踩一條青色水蟒的到了海面處,並在一沖處水面的瞬間,先一聲暴怒的大喝出口:

“哪里來的小輩,竟然敢攪了你家花石老祖的好事。快快給束手就擒,聽候你家老祖發落!啊,你們是……”

這名身披半身魚鱗之甲的妖修。才和足下青蟒一出現在了高空中,抬首朝前方惡狠狠的一掃後,刹那間的傻眼了。

只見在比其所在位置更高的數百丈高空處,一艘山岳般大黑色巨舟正從遠處緩緩飛行而來,而在巨舟上密密麻麻的站立的傀儡甲士,更是讓其一陣的心驚肉跳。

。這些傀儡中,赫然幾具散發出的氣息,竟似乎還在其之上。

此妖後半截到了嗓子眼的狠話,頓時咕咚一聲的重新吞了下去。

“啊,誤會了。花某認錯人了,不敢打擾諸位的行程,在下這就先退下了。”此妖反應也不算慢,眼珠飛快轉了兩下後,頓時換成滿臉笑容的飛賠笑道,同時足下青色巨蟒一動,就帶著其向下方海面無聲的退去了。

“慢著,原來你就是那位花石老祖!很好,我們正想找一名熟悉此區域的地頭蛇。你就暫時留下來吧!”

這聲音悅耳動聽,赫然是銀月的嗓音。

話音剛落!

黑色巨舟上波動一起,四名氣息絲毫不下于水族妖修的傀儡,赤手空拳額騰空而起,直奔那妖一飛而來。

花石老祖見此,臉色大變,單足一踩青色巨蟒,毫不猶豫的化為一團白光的向下射去。

與此同時,他還一口氣放出了數件護身法寶。

但就在這時,那四名魔晶傀儡卻一聲長嘯,八只手掌同時沖花石老祖虛空一按過來。“噗噗”幾聲爆裂聲傳!

妖修的幾件護身法寶在滾滾無形巨力下,竟紛紛化為點點熒光的碎裂而開。

這位花石老祖和那條青蟒則在四周空氣一緊下,頓時身軀一沉的無法動彈分毫,直接被硬生生的困在了半空中。

花石老祖臉色變得煞白,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四名傀儡一飛過來。

其中一具傀儡,手臂一動,就將其和青蟒同時一提在手,再一轉身,一齊往來時的黑色巨舟飛去了。

片刻工夫後,在魔靈聖舟最高一層的大廳中,他終于見到了坐在主人椅子上的韓立。

朱果兒和銀月自然站在了旁邊。

“噗通”一聲!

傀儡五指一松,就將花石老祖和青蟒重重丟在了甲板上,面無表情的退出了大廳。

花石老祖雖然身軀一時間恢複了自由,但是體內真元卻不知被那些傀儡動了什麼手腳,渾身法力竟一下凝滯不靈起來。

再加上銀月氣息比其還要強大,韓立靈壓更是若有若無,給其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怖感覺。

如此一來,這位水族妖修縱然滿心的驚怒,也不敢再有任何反抗的舉動,反而苦笑一聲後,沖韓立深施了一禮,老實的說道:

“在下花石,拜見幾位道友。不知諸位將在下拘來,可有什麼效勞的地方。”

韓立打量了這位合體期妖修幾眼,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但沒有馬上開口回答什麼。

倒是一旁的銀月,眸光流轉後,輕笑的問道:

“你現在倒是挺識趣的。一開始時,為何不聽我們之言,反而想要跑掉的。”

“道友取笑了,花某剛才只是下意識的一種自保而已。畢竟諸位看起來極其強大,在下自然要趕緊退讓一二的。”花石老祖有些尷尬的說道,並用目光不時偷瞧韓立幾眼,一副極其小心的摸樣。

“哼,可是閣下剛一露面時的氣勢,可沒看出有哪一些只是自保而已。莫不是,道友原本就是想找我等的麻煩。”銀月哼了一聲,臉孔驀然一板,聲音一下變得奇冷起來。

“在下絕沒有絲毫針對幾位的意思,只……只是一時糊,誤以為諸位道友是路過的一些小輩,這才會有些肆意忘形的。”花石老祖一下變的有些汗流浹背,慌忙的解釋起來。

銀月“咯咯”一笑,不再繼續言語什麼了。

一直在椅子上端坐的韓立,這才淡淡的開口了:

“我不管你原先是何打算的。但既然敢挑釁在先。現在就必須幫我做一件事情,才可放你離開的。否則的話,一番重重懲戒自然是免不了的。”

花石老祖一聽這話,心中暗暗叫苦,但到了此時自然口中半個“不”字,都不敢出口,只能強打精神的勉強一笑道:“幾位放心!無論諸位想讓花某做什麼事情,只要在下能做到,一定會竭盡所能的。但不知,到底是何事情?”

“你不用擔心,讓你做的事情很簡單。只是幫我找一處地方而已。聽說這里似乎有一處上古時候就遺留下來的殘缺祭壇,但是似乎會自行移動,飄忽不定。此事可是真的?”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

“原來閣下是來找那座司南四方壇的。這個,花某還真是知道一些的。不過要找到這東西,大半是要靠一些運氣的。在下能做的,也就只是帶諸位去幾個此祭壇經常出現的地方而已。”花石老祖聞言心中一松,急忙的回道。

“那好,你就先帶我們去這幾處地方吧。”韓立不加思索的說道。

一旁的朱果兒聽聞這番對話,也不由得雙目一亮起來!

上篇:第兩千兩百五十八章 蟲王出世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三章 兩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