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六十六章 血燃與黑鱗  
   
第兩千兩百六十六章 血燃與黑鱗

“韓道友這話什麼意思?”白袍老者聞言一怔,有些訝然的說道。

“道友若是沒有輕視之意,又何必只拿區區一具化身用來糊弄我等?”韓立神色不變的說道。

“化身?”這一次輪到莫簡離吃了一驚,急忙用神念往老者一掃而去,但仍只覺對方氣息深不可測,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異常,臉色不由得陰晴不定起來。

白袍老者露出一絲意外之色,盯著韓立一會兒後,才輕聲一笑起來:

“韓道友真是好眼力,竟能將這具同心化身都一眼看破了。本王也不得不說一聲“佩服了”。不過要是因此說老夫有輕視之意,可就真有些冤枉在下了。莫兄和韓道友來之前的時候,應該聽說了老夫閉關的消息了吧。實不相瞞,此事並非虛言。本王本體的確現在正在某處閉關,無法輕易出關見客的,只能將這具化身派到此地了。其實不光是二位,就是那血燃、黑鱗二位道友,在下也是打算用此化身來相見的。”

白袍老者倒是坦然的承認下來了。

莫簡離聽到這里,神色一動,張口也想說些什麼,卻忽聽到大門外傳來一聲冷哼,接著一個陌生的男子聲音一下轟隆隆的大聲響起:

“靈兄竟打算用一具化身接見我等兄弟,未免太沒有誠意了。難道道友本體是在閉那生死關不成?否則以我等兄弟面子,還不值得閣下本體出關一次嗎!”

話音剛落,大門外人影一晃,兩名皮膚粗糙黝黑,面容相近,隱約有一層角質鱗片覆蓋身軀半邊的異族人,驀然走了進來。

這二人,一個身上煞氣滾滾。形成一層血色光霞籠罩全身。

另一個卻身上氣息陰沉冰寒,隱約有無數淡黑色氣團在體表滾動不定,並形成無數細小漩渦,將附近天地元氣不停的吸扯進其中的樣子。

二者遠遠看起來,實在十分的詭異!

“原來血燃、黑鱗二位道友已經到了,靈某未能出去遠迎,失禮了。不過在下雖然不是閉那生死關。但這次閉關也非常重要,一旦出來可就前功盡棄了。只能讓諸位道友多多見諒了。”白袍老者面對新來的兩名異族大乘存在,雙目一亮,但口中還是一笑的解釋了兩句。

“哼,要不是這次交易……” 一名黑膚男子雙目一瞪,還未來及說出什麼不好聽的話來,另一名男子卻搶先一步的打斷其言:

“算了,黑賢弟。我等這次來。可不是來談心交友的,不是本體又有何區別的,只要其能拿出那東西來就行。還是趕緊談正事要緊。對了,靈兄,這兩位道友又是什麼人?你事先可並未提過,此次交易還約了其他人的。”

後一名黑膚男子說到最後兩句時,目光冷冷的掃了韓立和莫簡離一眼過去。

以莫簡離的大乘期修為,一接觸此目光下,渾身肌膚竟然不由得的一寒,臉色頓時為之微微一變。

對方明顯修煉某種對大乘存在也有威脅的神念秘術。否則區區一道目光,絕不會有這般恐怖效果的。

至于韓立,和對方對了一下目光後,只是瞳孔微微一縮,竟絲毫異樣沒有顯現出來。

兩名黑膚男子一見韓立這般表現,心中一驚,互望一眼後,臉上的不屑不覺收斂了幾分來。

“血燃道友這話。可是誤會本王了。說起來,原先老夫第一個找的交易之人,可並不是二位。而是石心道友。現在石心道友雖然隕落掉了,但是莫道友和韓道友卻帶了其當初的信物來。本王又怎好拒絕的。好在,老夫手中的那樣東西可並不只有一枚,足夠幾位道友分配的。倒是幾位是否能拿出我想要的,還是兩說的事情呢!”白袍老者不慌不忙的說道。

“靈老怪,我兄弟二人對那雷霄符是勢在必得的。為此一得到你打算用此符交易的消息,我二人立刻趕了過來,並將整座島上寶庫幾乎都搬空了。你到底想要什麼東西,盡管說就是了。只要我二人有的,絕不會吝嗇分毫的。”血燃肅然的說道。

“莫某和韓道友也是一樣。只要靈兄一句話,在下就算傾盡所有,也願意換取這三清雷霄符的。”莫簡離輕咳了一聲後,同樣十分認真的言道。

“嘿嘿,這個不急。幾位道友還是先品嘗下本王自制的靈茶,再談事情不遲的。”老者聞言一擺手,風輕云淡的說道。

兩名異族大乘一聽此話,眉頭不禁一皺,但悄悄傳音了幾句後,血燃也就點下頭的說道:

“也好,血某的確也聽說過貴族調制的靈茶堪稱一絕,就不客氣的xiNe品嘗一二了。”

話音剛落,兩名異族大乘一個晃動下,分別在附近兩把椅子上坐了下來。

那幾只雪白小猴靈性十足,不等白袍老者吩咐,就主動蹦跳過去,給二者也分別沏上一杯靈茶,然後才真正離開了大廳。

韓立和莫簡離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只能也在椅子上不語的等候起來。

等血燃兩名異類大乘,將杯中靈茶各嘗了兩口,並將杯子放下後,白袍老者才悠悠的再開口了:

“雖然本王已經知道四位道友都是沖那雷霄符而來的,但在商談這筆交易前,老夫還要正式的問一次,在下手中除了那幾枚三清雷霄符外,還另有一些各界間都十分罕見的材料和寶物,諸位道友可要先看一看這些東西目錄,再決定要交易的東西。否則一旦和本王達成最終交易契約,可就再無法更改內容了。”

“不用了。我兄弟二人如此遠來到此地,就是為了那雷宵符來的。其他的寶物就算再珍貴,只要不能助我等渡過下次天劫,要來又有何用的。”血燃渾身血光微微一顫,不加思索的回道。

一旁面目相似的黑鱗,則冷笑一聲後,似乎有些不屑回答此問的模樣。

“莫某也是相同回答!韓道友,你的意思呢?”莫簡離深吸了一口氣,同樣的說道。

“在下倒是對靈王兄能拿出的東西,頗有些興趣的。”和其他人不同,韓立卻笑了一笑後,用模糊兩可的語氣說道。

“既然韓兄感興趣,那就先看一看目錄再說吧。”老者並沒有多費口舌的意思,一聽韓立回答當即袖子一抖,一團青光從中一飛而出。

韓立單手一招,青光一斂,化為了一塊翠綠色玉簡的落到了手中。

單手一托玉簡,毫不遲疑的往額頭上一貼,頓時一縷神念往其中一探而去。

其他人的目光,自然一下落在了其身上。

片刻工夫後,韓立神色微微一動,但馬上一閃的消失不見。

再過一小會兒工夫後, 他輕歎了了一口氣,終于將玉簡從額上拿了下來,並手腕一抖的拋了回去。

“怎麼,本王的這些東西,道友都看不上嗎?”白袍老者身前白光一閃,翠綠玉簡就波動一起的憑空收了起來,並不動聲色的問道。

“道友目錄中的東西,無一不是珍稀萬分的寶物,甚至其中幾樣材料即使在其他界面間,相信也是極難尋覓之物。可惜這些對我不太適用,遠沒有三清雷霄符的更加有吸引力的。”韓立沉吟了一下後,才坦然的說道。

“真是可惜了。本王也十分看重雷霄符, 原想能用其他東西代替一二的。現在看來,是不太可能了。”白袍老者並、不覺得意外,神色如常的說道。

“好了,既然我們四人都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靈兄快些交易內容說出來吧。看道友樣子,要換取的東西應該也很不尋常。”黑鱗有些不耐煩了。

“嘿嘿,這三清雷霄符的價值如何,不用本王說,急位道友也清楚的很了。老夫打算將它們拿出來,要交易的物品自然價值不會相差太遠的。不過這東西,諸位身上肯定沒有的,否則當初在發出邀請信息的時候,本王就直接挑明說了。”白袍老者看了黑麟一眼,神色有一絲怪異的說道。

“哼,你信中倒是沒有直接說換取何物,反隱約透出打算要我等去做某種極其危險的事情,來換取這雷霄符。不過道友不要太小瞧我們這些海域大乘的身家了。深海中的各種珍稀資源之多,遠超你們這些偏僻族群能想象的。光是上古時候海底洞府,我兄弟就發現過七八座之多,其中有些寶物的價值,實際說起來,不在那雷宵符之下的。在下若是拿出來,相信足以讓靈兄改變主意的。”血燃哼了一聲的說道。

“莫某當年修道時也有過數次天大機遇,自問手中也有足有換取這雷霄符的東西。否則,也不會親自跑這一趟了。”莫簡離目中異色一閃,面上也現出一絲自信的說道。

韓立則淡笑不語的樣子。

“老夫不用看諸位准備交換的寶物,也相信這些東西的價值的確不在本王的雷霄符之下。但是就像諸位道友面臨天劫,不得不用雷霄符保命一般。在下要幾位道友去做的事情,也同樣牽扯到靈某以後的生死存亡。除了此之外,我不會用用雷霄符換取其他任何寶物的。”白袍老者乾淨利索的直接言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六十五章 靈王     下篇:第兩千兩百六十七章 小修羅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