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九十一章 時空之力  
   
第兩千兩百九十一章 時空之力

“砰”的一聲。

纖手拍出一半,五指一分,竟忽然改變方向的抓向老者元嬰的天靈蓋。

“你敢”

老者反應倒是極快,一聲大喝後,元嬰突然一個模糊,竟一閃的沒入附近虛空。

但是血裙少女只是一聲輕笑,抓出的玉手一個模糊,竟同樣一下沒入虛空中,往回狠狠一拽。

“噗”的一聲,玉手一從虛空中拉回後,其五指間絲絲血光閃動不已,其中赫然抓著一個被捆束緊緊的小人。

正是剛才瞬移遁走的奕姓老者元嬰,不夠體表遍布密密麻麻血絲,無法動彈一下,臉上更是滿是駭然,口中想起什麼的驚怒叫道:

“時空法則,這是真正的時空之力,你已經將兩鍾法則之力融合一體了。”

“奕師伯,侄女早在百年前就經能初步做到此事了,只是限于修為,無法將更進一步領悟了。不過現在有了師伯的大成元嬰,侄女如今倒有了一些把握了。”血裙少女咯咯一聲的說道,另一只手一個翻轉,一下多出了一杆血紅色小幡來。

“牽魂幡,你想對老夫用那化魂大法!羅道友,快阻止令愛。她莫非瘋了1我若不在的話,你們以後又如何再從空魚一族晶核中煉化出空間之力來。此方法可只有我一人知道的。再說沒了老夫,光是眼前之劫,你們就無法過去的。”老者元嬰一見那血紅小幡,神色一下變得恐懼異常,發出尖尖聲音沖另一邊戰團中婦人大叫道。

修羅蛛族母也早就注意到了這邊情形,心中同樣驚怒異常,再一聽老者求救之聲後,當即顧不得眼前對手的三具化身同時向後一退,身軀一陣模糊彙聚後,合三為一的幻化出原來婦人形象,一連放出數件寶物暫時護住全身後。才用氣急敗壞口氣沖血裙少女急忙傳音道:

“櫻兒,你在做什麼。現在是什麼時候,竟然還敢做這種自損牆角的事情。快快將奕道友放開,用時空之力恢複其肉身。先應付眼前大敵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母親大人不必擔心,提煉空間之力的方法,女兒早就他那名親傳弟子口中套出來了。眼前的這些強敵也不足為慮,女兒也有辦法打發掉的。”少女用輕描淡寫的口氣回道,接著對婦人後面驚怒傳音不再理睬,反沖被血絲捆束的老者元嬰嫣然一笑,一根手指沖其一點而出。

其指尖處淡淡血芒一閃。一股詭異的禁制之力頓時蕩漾開來。

老者元嬰自覺身軀一麻,除了滿臉怨毒之極的表情外,就再也發出不出任何聲音來。

石城外韓立聽到“時空之力”這幾個字的時候,心中也是大震,面露一絲駭之色,但目睹少女下面舉動時,卻冷笑了一聲,將元嬰一收後。抬手沖梵聖金身一招手,卻就要趁機沖石城禁制再發起狂攻。

但就在這時,少女掃了其一眼。嘴唇微動了幾下,卻無任何聲音傳出。

與此同時了,韓立其耳中波動一起,一下傳來了血裙少女悅耳的幾句傳音。

韓立聽了後,神色一動,目光再變化了一二後,單手一掐訣,體表金光一陣流轉,竟瞬間從巨猿重新幻化成了人形。

而梵聖金身沖其一撲後,則一閃即逝的和其身軀重新合二為一了。

石城上少女見此。沖韓立嫵媚一笑,另一只手中血紅小幡,毫不遲疑的往身前一拋而起。

“砰”的一聲,小幡方一拋出,立刻化為一團血光的騰空而其。

少女口中念念有詞,身旁殘余的那些狼首怪物紛紛爆裂而開。化為一團團血霧的一撲而去,驚全一閃即逝的沒入幡旗中。

下一刻,血幡迎風一漲,化為了丈許之巨表面血氣翻滾,隱約幻化出一張不知名的猙獰鬼臉。

此鬼臉滿頭彎曲怪角,臉孔從中間一分兩半,一面是丑陋異常的男子面容,一面豔麗無雙的少女面容,傳出讓人驚秫的怪笑之聲,大口一張,一股血紅霞光一噴而出,一個閃動後,就將少女手中元嬰一卷其中。

老者元嬰在一見那幡旗上鬼臉浮現的時候,臉色再無任何一絲血色了,望向少女的目光頭也一下變成了苦苦的哀求之色。

但等血霞一閃後,元嬰就兩眼一翻白的昏迷過去,就此被攝入到了鬼臉口中,再無任何聲響傳出了。

血裙少女兩手連連掐訣,沖血幡虛空點幾下。

頓時血霞中浮現的鬼臉一閃的消失不見,同時滴溜溜一轉,就恢複原來大小的飛射而回,再一個模糊後,就被少女直接吸入了口中。

“總算大功告成了!母親大人,不要和他們爭斗了,一塊兒回來吧,下面我們可以和這些道友好好商談一二了。”血裙少女將法訣一收後,面露一絲滿意的沖韓立點了點頭,就沖婦人輕笑的說道。

“你竟然真這般做了。也罷,既然我倒也看看你如何說服這些外來人。”修羅蛛族母見到少女真將老者元嬰收入血幡中,臉色變了一變後,臉上的怒氣反而瞬間的消失不見,並且馬上遁光一起,當即拋下對手的向石城方向飛射而下。

血燃黑鱗自然不願就此放過婦人,當即同時大喝,就要催動寶物和神通的緊追而下。

但此時,韓立的聲音卻一下淡淡的也傳來了:

“二位道友且住,過來聽這位櫻道友如何說的,再動手也不遲的。”

“韓兄這話是什麼意思。”血燃聞言一凜,動作一緩,有幾分凝重的說道。

在見識過韓立先前施展的驚人神通後,這兩位異族不覺對韓立大為忌憚起來,自然態度也不敢再向先前那般有些怠慢了。

“沒什麼,只是這位櫻道友似乎願意主動交給我們一些晶核,若真能如此的話,我等自然無需再繼續爭斗下去了。”韓立掃了二人一眼,輕飄飄的說道。

“有這等事情。不會故意托辭再用緩兵之計吧。”血燃一怔,有些吃驚起來。

“若所言有假,再動手也就是了。就算是拖延之策,多耗這點時間又有多大用處的。”韓立神色不變的說道。

“嗯,韓道友既然如此快說了。我二人也過去聽這位‘櫻’仙子打算說些什麼。”血燃和黑鱗略一傳音商量幾句後,終于點點頭的答應下來。

他們肯這般輕易的答應下來,當然最主要還是剛才和那修羅蛛族母交手中,並未能真正占據上風,對滅殺修羅蛛一族沒有多少把握了。

于是二人遁光一起,就向韓立這邊飛射而。

至于另一邊的莫簡離等人,因為已經遠離此地,韓立倒也沒有將其馬上傳訊喚回來的打算。

畢竟如此一來,時間耽擱未免太長了一點。

石城中也有十幾道遁光飛出,接連閃動後,也落在了城牆上,赫然是修羅蛛族那十幾名合體期存在。

血燃等人見此,心中微微一松。

不管如何,這些原本躲起來操縱石城中禁制的修羅族人肯現身出來,說明對方似真有幾分相商談的心思。

修羅蛛族母一個閃動後,直接出現在了血裙少女邊上,用一種奇怪之極的目光凝望了少女片刻後,才歎了一氣的說道:

“既然奕道友已經被拿下,你又一心打算和這些外來人罷手,我也不阻攔你,但是有關那早就融合時空之力的事情,必須給我解釋一下才行。”

“母親大人放心,此間事了後女兒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的。”櫻兒沖婦人一笑,神色異常輕松的說道。

“既然你這般有信心應付這些人,那此地事情就全交給你來處理了。”修羅蛛族猶豫了一下後,神色複雜的說道。

其他修羅蛛族人聽了少女和婦人的交談後,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血裙少女輕笑的答應一聲後,體表血光一閃的騰空飛起,一個閃動後,竟然直接飛出了石城光幕外,出現在了韓立三人不遠處,竟似乎根本不畏懼三名大乘聯手對其不利的樣子。

血燃和黑鱗互望一眼,神色不覺有些異樣。

韓立雙目卻不由得精芒一閃而逝,並淡然說了一句:

“道友真是好膽子,僅憑合體期修為,就敢直接面對我三人。”

“小妹既然敢孤身過來,自然就不懼三位道友的聯手。要說我敢以一人之力對抗三位道友,自然是誇大之言,但若只是保命而走的話,在下相信幾位道友還是留不下我的。”血裙少女一對明眸秋波流轉,似笑非笑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黑鱗臉上凶色一閃,竟真有些躍躍欲試想出手的樣子。

“雖然她口氣的確不小,但是我們動手的話,斬殺她的幾率的確沒有多高。畢竟那時空之力,可是融合了時間和空間法則為一體的最頂階法則。縱使她修為遠遜于我等,但也基本上處于不敗之地了。”韓立眉頭一皺後,卻這般的說道。

“時空法則?”

“修羅蛛不是頂多只能催動一些時間之力的皮毛嗎,她怎會連空間之力也掌握了,並能將這兩種法則之力融合一體的。”

血燃和黑鱗聞言大驚失色,當即失聲出口。

上篇: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修羅之戰(九)     下篇:第兩千兩百九十二章 空魚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