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第二件聖物  
   
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第二件聖物

刹那間,銀色火鳥雙翅一抖,身形一下再次狂漲,竟化為了數百丈之巨,渾身翎羽全都火焰滾滾,幾乎將山谷上半天空全都照的銀光大亮。

韓立目睹此景,目中精光一閃,手中掐訣,口吐一個“汲”字。

噬靈火鳥立刻頭顱一低,張口沖下方一噴。

一片銀焰滾滾而下,將寒潭附近玄冰全都淹沒進了其中。

所有玄冰以驚人速度的飛快溶解,並有點點銀光從冰中飛出,飛快融入銀焰之中。

一個呼吸間工夫,所有冰層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口寒潭再次裸露而出。銀焰順勢滾滾而下,將寒潭水面也籠罩其下。

在火焰狂閃中,從寒潭中湧出的奇寒之氣,全都化為了縷縷銀霞,被銀焰輕易吞噬融合,讓火焰聲勢反而越來越盛。

噬靈真火原本就是一種陰陽合一的變異真焰,再經過韓立前後幾次借助其他外物的汲取煉化,本身更是成了天地間的一種詭異存在,可以對一些至寒至陽之物加以煉化融入,讓其威力能夠更進一步的。

先前修羅蛛族一干人剛將寒潭封印打開之時時,韓立體內噬靈真焰中就變得狂躁無比,竟對此地寒氣極其渴望吞噬的樣子。

這讓韓立當時又驚又喜。

如此多年過去了,他還從未見過噬靈真焰有如此強烈反應過。

當初他在靈界游曆走入幾處奇寒之地,面對那幾種可以吞噬奇寒之氣時,此真焰都絕無這般大反應的。

而且韓立自認此地讓修羅蛛一干束手無策的奇寒,單憑噬靈真焰的詭異能力,就可輕易的解決掉。

只是噬靈真焰的吞噬其他寒氣的能力,他自然不可能主動講出來,更不願在他人面前顯露的。

故而他才任由婦人等修羅蛛人,仍用借助法陣之力的方法來打撈那件寶物。

現在韓立懸浮在上谷上空,靜靜的看著下方一切。面上隱約有一絲期待之意。

但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從潭中湧出的寒氣,卻開始漸漸變弱起來,似乎上面寒氣都被噬靈真言吞噬的差不多了。

韓立眉頭一皺。用手指沖噬靈火鳥憑空一點。

此鳥在空中滴溜溜一轉,體積竟飛快縮小起來,頃刻間工夫又幻化成了丈許大小,一聲清鳴後,就化為一顆火球的激射而下。

“噗嗤”一聲!

火鳥方一投入下方銀焰的瞬間,所有銀焰一下颶風卷過般的猛然一凝,竟盡數全沒入火鳥身軀之中。

只見銀光一閃。火鳥就一下投入水面之下,消失不見了。

只能隱約聽到寒潭深處有陣陣轟鳴聲傳出,並有絲絲銀光閃動不已。

韓立雙目微閉,手中仍然掐著法訣,口中用極低聲音念動著某種不知名咒語。

這時寒潭中冒出的寒氣,以更快速度飛快消失起來。

一個時辰後,當銀色火鳥再一聲長鳴的從寒潭深處一沖而出的時候,里面所有寒氣都消失殆盡。再無任何任何寒意發出了。

此潭已經變得和普通水潭並無二致了。

韓立雙目一睜而開,凝望著噬靈火鳥的目光充滿了一絲喜意。

只見眼前火鳥,雖然通體銀焰滾滾。但是在洶洶火焰覆蓋下的軀體,卻呈現一副晶瑩之狀,隱約是實體般形態了。

顯然火鳥在吸取了寒潭驚人寒氣後,終于再次產生了一些異變。

當然此種變化,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此潭寒氣能讓普通大乘存在,都不敢輕易深入其中,可見奇寒程度了。

噬靈火鳥雖然本身玄妙之極,也不可能如此短時間就將如此程度寒氣全都煉化已用,只是先強行吸入體內。好等以後一點點的慢慢煉了。

韓立輕吸一口氣,手中法訣微微一變,就要將噬靈火鳥收起。

但就在這時,眼前火鳥一張口,竟噴出一團白光,直奔韓立激射而來。

韓立一怔。下意識的手臂一個模糊,一把將光團抓在了手中。

低首一看,是一顆雞蛋大小的晶瑩圓球,看起來透明清澈,但奇寒無比。

要不是其本身護體靈光足夠凝厚,外加肉身也強橫無比,恐怕手掌方一接觸的瞬間,就要被此珠所傷了。

“有些意思!這是在下面找到的?”韓立有些訝然,掃了噬靈火鳥一眼,詫異的問了一句。

但是銀色火鳥只是靜靜的懸浮在其身前,絲毫反應都沒有的樣子。

“我倒是糊塗了,憑你這點靈性,又怎可能回答什麼。”韓立先是一怔,馬上啞然一笑起來。

他再看了一焰手掌的晶球,神念一凝,就往其中一掃而去。

但是下一刻,韓立就臉色一變,口中輕“咦”了一聲。

神念方一接觸晶球表面的瞬間,竟自然而然從旁邊一滑而過,仿佛手中原本是空空無物一般。

韓立滿臉訝然之色,想了一想後,一根手指突然往眉宇間一點,頓時“嗤”的一聲,一根晶絲從中一射而出,一閃即逝後,就沒入晶球中。

正是其晶化神念!

“原來如此”

這一次,韓立臉上換上了一絲恍然,略一猶豫後,忽然將晶球往低空一拋,一根手指再凝重一點。

一聲霹靂。

一道金弧從指尖處彈射而出,一個閃動後,就結結實實擊中了空中之物。

晶珠當即在空中狂轉不已,體表遍布無數電絲,最終發出一聲脆響,表面寸寸的碎裂而開。

一股驚人寒氣一卷而散後,一顆散發陣陣波動的淡藍色東西,一下在韓立面前顯露而出。

在那奇寒晶球里面,竟然另包裹著一顆拇指大小的圓珠。

從此珠上傳出的波動,赫然蘊含著強烈之極的空間之力。

韓立心念飛快轉動一番後,也就隱約明白怎麼一回事了。

在寒潭中藏有的空魚族聖物,竟是不是單獨一件,而是一大一小兩個。

大的一件,自然是被婦人帶走的那塊淡藍色石頭,小的則是這顆晶珠了。

表面上看起來,這兩件東西散發的空間法則波動,似乎差不多。但是後者既然特意用其他寶物遮掩起來,甚至能夠瞞過大乘存在的神念,起碼在空魚族眼中應該比前者要重要的多。

至于具體緣由,恐怕只有空魚一族人才知道真正究竟了。

韓立沉吟了一會兒後,單手一個翻轉,拿出了一只玉盒,沖身前晶珠一晃,就將其憑空吸入了里面,將蓋子一合,就往上面飛快貼上了數張禁制符箓。

頓時玉盒中傳出的波動,一下徹底隔絕了開來。

韓立將玉盒一收而起,再掐訣一催噬靈火鳥。

銀色火鳥仰首一聲清鳴,體積飛快縮小,並化為一團銀焰激射而來,一個閃動後,就投入韓立袖口中不見了。

韓立再一跺足,體表遁光一起,就化為一道青虹的騰空而起,一個盤旋後,朝某個方向激射而走。

看此方向,正是空魚一族所在的那處乾火之地。

同一時間,正在往石城方向趕回的修羅蛛族母,正站在巨鷹背上,有些擔心的沖少女說道:

“現在還將空魚族留在外面,不會有什麼問題吧。畢竟它們的存在,已經被外來人知道了。再加上我們先前取出的空魚族聖物,恐怕會被他們聯想到什麼。”

“母親大人不是已經派人去監視這一族的動靜了嗎。空魚一族,就任他們自生自滅吧。其一族晶核雖然可以提煉空間之力的,只是這一支已經退化的差不多,即使成年體也不過堪堪煉虛境界而已,無法提煉出真正的空間法則。

先前我們需要它們晶核,只是是寄希望通過吞噬其中力量,來讓自己也能具有操控空間之力的可能。但是經過女兒如此多年的嘗試,發現這方法基本上沒有多大效果。女兒能夠參悟出空間法則,實際上用的並不是此方法,而是走的是另外一條打破路路,否則多半現在還無法領悟時空法則的。”血裙少女卻淡淡的說道。

“另外一條路?”修羅蛛族母聞言,有些吃驚了。

“不錯。現在有了空魚族的生物,這種方法對空魚族的晶核就不需要太多了,以我們先前的儲存數量,也就足夠了。用不著在這上面,和那些外來人再發生什麼沖突。回去後,女兒就先閉關煉化那人的元嬰,然後將時空法則進行更深一層的參悟。等我出關之後,就可分化出的一絲時空法則種子,交給母親大人。如此一來,你我母女都有掌控這種頂尖法則之力的可能了。以後諸界,還不任憑我們一族縱橫無阻了。”血裙少女嫣然一笑的說道。

“不錯,以女兒你現在的修為,有時空之力輔助就可力敵一般大乘存在了,若是本身再進階大乘境界的話,恐怕立刻就可躋身真靈一流的頂階存在了。除了真龍天風一類存在了,的確再難有什麼敵手了。”修羅蛛族母聞言,同樣露出了欣喜之極的表情。

少女咯咯一笑,並沒有接口什麼,但從神色上看,明顯默認此婦人的說法。

……

“噗”的一聲,地下熔岩湖上空黃光一斂,韓立就憑空的出現在了那里,目光四下一掃後,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上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二章 雷珠     下篇:第兩千兩百九十八章 空魚族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