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兩百九十八章 空魚族長  
   
第兩千兩百九十八章 空魚族長

只見在熔岩湖邊上,數具似狼非狼的怪獸殘尸,正靜靜躺在那里,均被分成七八截,明顯被什麼利刃給一切而過的樣子。

“金童”

韓立將目光一收後,淡淡的叫了一聲。

“噗嗤”一聲,附近波動一起,一個數寸高紫金小人立刻閃現而出,沖韓立深施一禮,同時發出了“哇哇”的聲音,似乎沖韓立在說些什麼。

韓立神色凝重,竟也能真聽得懂的樣子。

“原來我走沒多久,這些家伙就出現了。看來是修羅蛛那邊派出的。幸虧將你事先留在了這里,否則還不知道這一族還有何圖謀的。金童,你回來吧。”韓立聽完之後露出了滿意神色,呼喚小人一聲,袖子沖其一抖。

金童此名,是韓立當初隨口為這頭噬金蟲王隨口起的名字,自覺頗有幾分的貼切。

小人一聽韓立喚其名字,當即合身一縱,化為一團金光的飛投來,一個閃動後,沒入袖筒中了。

韓立這才一根手指沖下方殘尸一彈,幾顆赤紅火球激射而出,洶洶火焰一起後,就將一切化為了灰燼。

這時韓立才將目光一收,重新望一眼熔岩湖,嘴角忽然露出一絲輕笑來。

他驀然單手一個翻轉,一個被符箓封印玉盒在手心處浮現而出,里面正放著先前禁制的那顆藍色晶珠。

韓立將玉盒一托,兩根手指往上面只是一拂,上面符箓就一飄而下,蓋子同時自行一打而開,露出了所放的晶珠。

晶珠方一顯露而出。立刻傳出一股強烈的法則波動,並在韓立法力一催下。大都往熔岩湖中一投而去。

韓立在寒潭處見到藍色石頭和這顆晶珠的時候,就發現上面除了蘊含強烈的法則之力外,還有一絲有些熟悉的氣息摻雜其中。

他細細一想後,才發現這氣息和先前所見的空魚族一般無二的。

只不過這種氣息在這兩件東西上極其的微弱,幾乎到了淡若不見地步了。

要不是,他才見過那些空魚族人沒幾天,恐怕也無法發覺這種氣息存在的。

韓立不知道寒潭中所取寶物是所謂的“空魚族聖物”,但也猜到了應該和這一族有些關系的。

而且他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爭證據,卻隱約覺得手中的這件寶物應該還藏有什麼不知道的隱秘。

故而他才在剛一得到晶珠時候。毫不猶豫的直奔這乾火之地來了。

淡藍色晶珠在玉盒中狂閃不定,散發的法則波動越來越盛,讓附近虛空都開始傳出低低的嗡嗡聲,隱約一條條模糊光帶在空氣中凝聚而現。並狂舞不定樣子。

整個地下洞窟也隨著光帶的舞動。不禁開始轟隆隆的顫抖起來,無數碎石從上面滾滾落下。

若是換了一個普通人,在如此多石頭狂砸下。恐怕沒有當場而亡,但一個頭破血流卻肯定是免不了的。

但這一切,對韓立這位大乘來說,卻根本不值一提。

所有落到頭上的石頭,只是淡淡青光一掃,就全都憑空化為了烏有。

“砰”的幾聲悶響。

下方熔岩滾滾一分後。從中飛出幾道胖瘦不一的人影來。

半人半魚,手持各種兵刃。正是幾名男女不一的空魚族人。

他們一下將韓立圍在其中,全都用驚疑不定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陌生人。

在這些人中,一名壯漢摸樣的空魚族人,卻正是數日前在此地出現過一次的那名空魚族首領。

也只有他的目光,才死死盯著韓立玉盒,在驚疑中夾帶著一絲難言的激動。

韓立則似笑非笑的望著著一干魚怪,絲毫沒有主動開口的意思。

“前輩是什麼人,為何在此施展大神通,莫非是沖我們一族來的嗎?”壯漢模樣魚怪,終于開口了,但話語間充滿了對韓立的忌憚之意。

這也難怪!

這些空魚族中修為最高的他,也不過是剛剛進入煉虛境界的層次,根本連對方具體境界都無法看出來,自然心中忐忑無比起來。

“我要見你們一族的做主之人,前面帶路吧。”韓立將手中白光一閃,玉盒連同里面晶珠就無聲的消失了,這才淡淡的說了一句。

話語中充滿了不可違抗的意思。

“是,前輩相見族長,那晚輩這就帶路。”壯漢聞言,臉色一變,半晌後才擠出一絲笑容的答應下來

顯然他很清楚,以對方強大根本不容自己拒絕什麼。

不過雖然這樣,壯漢也是先沖一側一男一女使了一個眼色,並無聲傳音了兩句後,才沖韓立做了一個恭請的姿勢。

那兩名空魚族人,顯然明白壯漢意思,身上紅光一閃,就先一步投入熔岩之中了。

韓立對這一切,猶若未睹,不慌不忙的也向熔岩湖面一飄而下。

滾滾熔岩,在韓立身形方一接觸的瞬間,就一下猶如潮水般的向兩側一退而開,露出一條數丈寬的巨大通道來。

里面紅光閃動,深不可測,似乎直通湖底的樣子。

“避火術”

壯漢看到此幕,再次吃了一驚。

這“避火術”倒不是名頭多大,而是基本上只要懂得修煉之人,都會的一種小術而已。

但僅憑這樣一種簡易法訣,就能呈現眼前這種驚人景象,未免太駭然了一點。

壯漢定了定心神,也只能帶著其他人硬著頭皮的也跟了進去。

這片熔岩湖上面看起來並不太大,但是往下卻有些出人預料的奇深無比。

沿著分開通道,韓立足足下沉了三四百丈之深,才開始看到一層蔚藍色光幕出現在了下方。

韓立神色微微一動,身形一個閃動後,就直接洞穿光幕而過,一下出現在另一片小型空間之中。

但在其方一進入的瞬間,四面尖鳴聲大起。

十幾名在附近巡邏的空魚族人,立刻驚怒交加的一擁而來。

韓立眉梢一挑,心中思量是否給這些空魚族人一些厲害看看的時候,身後就波動一起,壯漢一閃的也出現在了光幕內,並慌忙沖其他人大聲的呵斥道:

“你們退下,這位前輩是本族貴客,是特意來見族長大人的。”

“什麼,要見族長大人,這不妥吧。”那些衛士一聽壯漢此言一怔,紛紛露出了遲疑的表情。

“族長大人有令,恭請貴客到了天域廳相見,其他人不得阻攔。”

而幾乎同一時間,另一方向一團紅光激射而來,一個閃動後,就現出了一名女性空魚身影,手中高舉一件令牌狀的信物。

“既然是族長大人親自有令,那就另外一說了。”那些空魚族衛士還是滿臉的驚疑,但卻紛紛後退了。

韓立嘿嘿一笑,這才仔細掃了此處空間一遍。

這里並不算多大,頂多也就方圓十幾里樣子,並且修建著上百座高矮不一的三角形建築。

這些建築表面名印著一種彎彎曲曲的圓弧狀文字,看起來十分的原始簡單,但仔細一斟酌後,卻又另有一種異常玄妙的感覺在其中。

雖然不知道這些建築中住著多少空魚族人,但是外面活動的空魚族人數,卻不過兩百多人左右,並且大半都是老幼婦孺之輩,青壯年不過占了十之一二而已。

看來就算建築中還有一些空魚族人未出來,整個族群頂多五六百就算撐天了,無論如何也談不上什麼興旺。

“前輩請,晚輩給大人帶路吧。”一旁壯漢,看韓立只是自顧自的打量四周一切,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上前一步的說道。

“好,你在前邊走吧。”韓立掃了壯漢一眼,不置可否的說了一句。

“前輩跟好了。”壯漢當即一躬身,就騰空而起的朝遠處一飛而去。

韓立一抬腿,就一晃的出現在了十幾丈外,不緊不慢的緊跟壯漢遁光之後。

但僅僅幾個閃動後,二人就在一座看似普通的建築前落了下來。

在此建築門口處空空如也,並沒有什麼守衛。

“前輩,族長就在里面了,晚輩不便進去,就在此地恭候了。”壯漢在門口處停下了腳步,並轉身恭敬沖韓立說道。

韓立點了下頭,就大模大樣的走了進去。

一過大門,後面是一片十來丈大小的廳堂,除了一些簡簡單單的桌椅外,並無任何其他擺設了。

但在大廳盡頭處的一把椅子上,正坐著一名頭發灰白色的老者,容顏瘦削,下半身竟然不是魚身,而是和一般人類差不多的形態。

神念一掃後,差不多才堪堪合體初期左右的修為。

“你就是空魚族的族長?”韓立看了老者一眼,平靜的問了一句。

老者一見韓立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仔細一掃過韓立後,臉色微微一變,馬上恭敬的回道:

“晚輩流爍,的確是空魚一族之長。前輩是從何處而來,可是大乘期高人?”老者在恭敬中,隱約還帶有一絲異樣的激動。

“你倒是眼力不錯,我是從外界而來,也的確是一名大乘修士。”韓立輕笑了一聲,才悠悠的回道。

“太好了,本族終于等到像前輩這樣的外界強者了。請前輩一定要救救晚輩一族,只要能讓我等脫離修羅蛛一族魔爪,本族願奉前輩為主,並且子孫後代都世世侍奉你老人家。”

“噗通”一聲!

老者竟當場給韓立大禮跪下,並悲喜交加的磕頭說道。

上篇: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第二件聖物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五章 生死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