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兩千三百章 族誓  
   
第兩千三百章 族誓

人影忽然袖子一抖。

“砰”的一聲傳出,光陣化為無數金銀符文的憑空消失了,人影真容就此顯露而出。

赫然是一名身穿黑色長袍,兩手倒背的青年。

這青年皮膚白皙異常,和身上衣服黑白交錯下,卻給人一種病態般的瘦弱之感。

青年掃了黑乎乎的虛空一眼後,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身處何種環境下了,當即眉頭皺了一下,二話不說的用手指沖高空一彈。

“嗤嗤”聲大響,十幾枚銀色符文激射而出,一個模糊後,紛紛沒入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四周轟隆隆聲大起,所有泥土石塊一下活過來般的向兩側瘋狂倒退而去,竟形成一道奇長無比的巨星峽谷,直通地表之上。

青年抬首朝上方看了一眼,隱約看到一縷縷白光透射而下後,這才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未見他有何舉動,但是足下霞光一卷,就將其一托而起,直往頂部穩穩飛去。

片刻功夫後,銀光一閃,青年一下沖出了地下,出現在了離地面千丈的高空中,身形一頓的停了下來。

他目光一掃,就看清楚了周圍一切。

這里赫然是一處遍地黑色泥石的荒涼之地,但地面出了一些寸許高低矮野草外,再也看不到任何山峰樹木的蹤影,並且四周靜寂一片,連一絲蟲鳴之聲都未有,仿佛是一處死地一般。

青年對此絲毫不覺驚異,只是略一沉吟,就單手一掐訣。

頓時高空中梵音之聲傳出,點點靈光湧現而出,一頭百余丈長凶獸竟就此凝聚而出。

此凶獸獅首麟身,上半身遍布滾滾血焰,下半身卻銀光燦燦,足下卻又有豔麗霞光繚繞不定,竟根本看不出本體到底是何種靈獸。

但下一刻。青年忽然臉色一白,口中一聲悶響而出。

頓時巨獸身影為之一散,竟再無法繼續凝聚下去。只能化為虛影般的模糊存在了。

“哼,法力竟然被壓制到了這種程度!這次下界,果然不是什麼好事。怪不得觀中會派我走一趟了。”青年哼了一聲,喃喃說道。

“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這也說明那些老家伙也無法干預我的一切舉動了。嘿嘿,那件寶物還差點火候才能煉制大成,正好再重新血祭一二了。這樣下等界面雖然生靈普遍血氣不純,但數量夠多的話。也足夠彌補了。至于那名叛徒的事情,倒不急著去找了。在未完成此事來,那些老家伙縱然對我舉動不滿,也只能先捏著鼻子忍讓了。”青年雙目一眯後,忽然又發出一陣讓人心寒的冷笑來。

隨後他手掌一個翻轉,亮出一個金燦燦的圓筒來,里面插滿了翠綠欲滴的竹簽。

這些竹簽表面遍布無數精美銀紋,並有五顏六色的霞光繚繞不定。一看就是非同小可的寶物。

青年將圓筒往高空一拋,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轟”的一聲。

圓筒在金光萬道中,化為了一團金濛濛光球。接著溜溜一轉,一個巨大八卦虛影浮現而出,

“起”

青年口中咒語聲一停,一聲低喝出口,一根手指沖高空一點而去。

破空聲大響,一道翠芒從中八卦虛影中激射而出,直往某個方向激射而去。

“很好,那方向生靈氣息最多,就先從此邊下手吧。”青年面上獰色一現,袖子一抖。化為一道金虹的破空跟去。

那頭獅首麟身怪獸虛影,也化為一團血焰的飛射而出,始終不離金虹上空半步。

……

“這就是山海珠的本來面目!”韓立望著手中煥然一新的圓珠,有一絲訝然了。

原先淡藍色的晶珠,此刻已經小了大半之多,只有蠶豆般左右的大小了。

不過柱子表面變得光滑異常。顏色也幻化出五色狀,附近還有一縷乳白之氣繚繞湧現,端是神奇異常。

“不錯,前輩。此珠里面所留痕跡已被徹底抹去了,本族曆代先祖所留的掩飾之力,自然一同的消失了。前輩現在就可再無後顧之憂的煉化此寶了。”一旁站著的空魚族長,恭敬說道,但是面上隱約有幾分蒼白。

顯然他也放出了體內不少的精血,才會變得這般摸樣。

“很好,你去安排族人收拾一下行裝吧。等我煉化此珠後,就立刻帶你們離開這小修羅界。”韓立目光從手上一收而回後,毫不猶豫的沖老者說道。

“多謝前輩大恩。晚輩立刻就吩咐下去。對了,前輩煉化此珠肯定需要一處安靜之處,就到晚輩平常修煉的密室吧。”空魚族長聞言,激動異常的回道。

“行,你帶下路吧。”韓立沒有拒絕的意思,點了一下頭。

沒有多久後,韓立就在老者親自引領下,來到了一座三角建築的底處,在其面前出現一扇緊閉的青石大門。

“前輩,請進。”老者將石門一推而開後,立刻站到一側的束手說道。

韓立走入里面,目光一掃後,面上有一絲意外之色閃過。

只見這間老者平常修煉的密室中,除了一些常見的擺設外,赫然還有一排黑色木架,上面擺放著一些竹簡玉盒和瓶瓶罐罐的東西,並還有一座數尺高的赤紅丹爐。

“你還懂得煉丹之術?”韓立沉吟了一下,才向老者問了一句。

“回稟前輩,晚輩不懂煉丹之道,這丹爐是晚輩孫女所用之物。這丫頭在煉丹之上,還算是有些天賦。只是限于此界靈藥過于單一,只能煉制不多的幾種。”老者一躬身,急忙解釋的說道,但話語中卻隱有幾分對其孫女的自豪之意。

“嘿嘿,她若真在煉丹上有天賦的話,回去後我倒可以對其培養一下的。”韓立輕笑了起來。

“若真能得到前輩指點,自然是她的天大造化。”老者自然大喜過望。

“好了,你先出去吧。其他事情都要等離開此界再說的。我要煉化山海珠了。”韓立一擺手,不置可否的樣子。

老者自然不會違抗,忙告罪一聲的退出了密室。

韓立一條袖子沖門口一甩。

頓時霞光一閃,石門就發出“嘎嘣”之聲的自行關上了,同時無數符文在上面一閃而現,竟被瞬間布下了一層禁制。

這時,韓立才在密室中間的一塊蒲團上坐下,手掌一翻的將一塊黃色玉簡拿了出來。

在此簡中記載了空魚一族的某種祭煉之術,是前不久老者親自奉獻而出的。

一手將玉簡往額頭上一貼,一縷神念就從里面一掃而過。

韓立神色微微一動。

這門祭煉寶物之術,果然和他以前所學有些不同,看來多半是空魚族先祖專為山海珠此寶創立而出。

不過以他的修為造詣,只是默默來回思量了此篇秘術幾遍,也就領悟的七七八八了。

當即他將玉簡一收,袖子一動,就將山海珠換取了出來。

一股無形之力一湧而出,將圓珠憑空定在了半空中。

韓立雙目精芒連閃的盯住空中之物,深吸一口氣,驀然一張口,數團精氣往上面一罩而去,再兩手一掐訣,背後金光一閃,三頭六臂的梵聖法相顯現而出。

同時,韓立眉宇處黑光一現,第三顆法目也徐徐一睜而開。

破空聲大響!

神念所化晶絲,頓時密密麻麻從目中激射而出。

整間密室一下各種波動蜂擁而出,嗡嗡聲更是從圓珠上隱約傳出……

足足兩日兩夜後,當在密室外守候的空魚族長都有幾分焦急之色浮現臉上的時候,石門才在再次徐徐的一打而開。

韓立帶著幾分倦意的從中走了出來。

“前輩你可是已經將……”老者頓時大喜的迎了上來,並有一絲忐忑的問道。

“放心,我已經山海珠煉化成功了。你召集族人吧。不過要快點了。我已經感覺到了此界的排斥之力,應該也無法再這里再繼續停留多久了。”韓立不慌不忙的說道。

“太好了,晚輩馬上去安排。”老者自然狂喜之極,恭賀聲答應一聲,就駕馭遁光的匆匆離開了。

韓立這才微微一笑,身形徐徐一動的也向上面一飄而去。

一炷香工夫後,原先的廣場處,數百名空魚族人全都神情激動的彙聚一起,但全都筆直站立,竟無一喧嘩私語。

老者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但等韓立方一從建築中飛出的瞬間,就忽然神情一肅的率先一拜而下,並口中恭恭敬敬的大聲道:

“多謝主人救助大恩!本族五百一二口在此下血誓,從即日起,全族上下就此侍奉主人,世世代代永不悔改!若違此誓言,全族將遭天譴,血脈之力就此斷絕,世間再無我空魚一族。”

老者一說完此話,一手當即虛空一抓,一把短刃浮現而出,寒光一現,竟將其插入胸口數寸之深,鮮血當即從邊緣處激射而出。

在其身後的其他空魚人,也沖韓立跪拜而下,同樣用各種難利刃插入身軀後,口中也跟著念念有詞的發下血誓,一個個全都神情凝重萬分。

似乎受誓言之力影響,天空中血腥之氣一起,隱約一個畝許大血色符文浮現而出,但又一閃的詭異消失了。

“起來吧。竟然用全族之血將獨食發下了,可見其心的確由衷了。我收下你們後,也不會有絲毫歧視,自會當做族人一般看待的。”韓立一個閃動的出現在了眾人上空,目光向下一掃後,輕歎了一口氣的說道。

上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五章 生死賭戰     下篇: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七章 冰雪蠶與庚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