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一章 梅中品劍(二)  
   
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一章 梅中品劍(二)

三個鍾內第三更,兄弟們,支持一下吧,不容易啊

——————————————————————

最吐血的是歐邪子,他本來想讓張三虛先出個丑,然後再讓李心白出馬駁倒他,但沒想到這個老家伙不僅劍法好,相劍術也如此了得!

所以,當張三虛把正確答案說出來之後,歐邪子的臉色難看得就像踩了屎一樣.

這時候,李心白忽然感到自己的右臂傳來了一陣悸動,他的腦中禁不住一陣的恍惚!當他猛然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右手已經握在了那把又細又長的劍的劍柄上!

那種感覺又來了!

他感到,那把劍的內部,似乎有一股生命流,正在一點一點地通過他的右臂,傳到他的心內!

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雙手一直在那三把劍身上流連.

劍,確確實實是有生命有靈魂的.

良久之後,他一手抽出那把細而長的鐵劍,走到了池塘邊的那棵梅樹下.

他轉過頭來望著張三虛,說道:"前輩說得不錯,這確實是一把悲傷的劍.但是晚輩還有一些補充.這把劍的名字叫做'斷香’,顧名思義,它的特殊之處,就在于它能夠斬斷並且吸收空中的香氣!"

李心白隨即揮劍當空一斬!

貌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歐邪子和張三虛的臉色都微微變了一變!李心白的這一劍劈下去之後,那淡淡的梅花香便一點也聞不到了!

而站在劈痕另一側的李心白,卻依然還能聞到香氣!

李心白持劍走回室內,將那劍慢慢放回地上.他說:"之所以說這把劍是一把悲傷的劍,是因為在一百七十三年前,劍的主人,用這把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張三虛默然,而歐邪子則面有喜色!

李心白的這一番品鑒,比起張三虛的高明了不知道多少!

李心白又拿起了中間那把短劍.他對著張三虛說:"晚輩和前輩一樣,都認為這把劍是一把溫暖的劍.這把劍,在炎熱的大漠之中掩埋了九十五年,因此劍質十分溫脈.在下還有一個補充,這把劍的味道,是甜的."

張三虛的眉毛微微跳了一跳:"劍的味道是甜的?這也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李心白笑了笑,說道:"這把劍的外層是以極剛硬的烏云之鐵鑄就的,而劍的中間,卻是一層黃金.因此,這把劍的名字,叫做暖金."

張三虛的眼中露出了懷疑的神色,他向李心白伸出了手.

李心白笑著將短劍交到張三虛的手中.張三虛左手豎起短劍,右手彈指驚雷,竟一指將那暖金劍攔腰彈成兩截!

截面的中間,果然有著一層金色!而黃金,確實是略有甜味……

李心白拿起最後一把巨劍.

"這把劍的名字,叫做水龍吟.不要看它如今鏽跡斑斑,只要將它一投入水里……"

話音未落,李心白一揚手,巨劍便落進了門外的池塘里.

一會兒之後,他信步走過去,從水里撈起那把劍."看到了沒有?只要一入水,這把劍……就會光潔如新!這把劍原本一直深埋在深水之下,這是一把寒涼之劍!"

果然,入水之後的巨劍,劍身上的鏽跡已經完全消失,整把劍寒氣逼人,充滿了殺氣!李心白繼續說道:"二百一十七年前,此劍的主人,用這把劍殺死了自己最心愛的人,因此……巨劍的靈魂之中,常常懷著愧疚!"

歐邪子一邊拍掌,一邊哈哈哈地大笑起來.

張三虛又重新看了一眼李心白,眼神已經和當初看他時大不一樣.

他又看了看歐邪子,輕輕笑著說道:"好吧.老酒鬼,這一次賭局,的確是你贏了.年輕人,從明日開始,你就到我們落梅劍院來練習劍法吧."

說完,他便站起身來,作了一個送客的手勢.

歐邪子呵呵笑著,讓李心白把剩余的兩把寶劍放在矮幾上:"老張啊,這兩把劍,就送給你了!"

張三虛微微一笑,也並不推辭.

但是當李心白和歐邪子走出門口的時候,他卻忽然又站住了.他回頭對著張三虛說:"前輩,知道在下為什麼會贏嗎?"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

張三虛愣了一愣,問道:"請賜教!"

李心白笑得更得意了:"那天前輩托劍院的考官給我一句忠告:守雌,居弱,不為天下先.在下今日讓前輩先行品劍,接著再後發制人,僥幸贏了一局.其實,這些都是得益于前輩的教誨啊."

張三虛這一下真的吃驚了:"那天我跟他說的話,你都聽見了?"

李心白笑了笑,一言不發地向張三虛鞠了個躬.

"後生可畏啊."張三虛一捋胡子,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便轉身走向了居室的那一面木牆.只見他的身子如同鬼影一般,直直地穿透了那堵木牆,然後便不見了!

李心白驚得目瞪口呆:"我靠,這是什麼招數?"

歐邪子鼻子里"哼"出一聲,說道:"這個死老張,不就是一招穿牆術麼,竟然也好意思在後輩面前顯擺!"

李心白一把抓著歐邪子的手臂說:"什麼?這一招叫做穿牆術?靠,實在是太酷了,我一定要學!"

然後有個人在他肩膀上輕輕拍了一拍.

李心白一回頭,赫然看到了張三虛那張老鼠一樣的臉!

"哇~~~~你是鬼啊?怎麼突然出現在我的後面?"這一下他嚇得不輕,靠,人嚇人,嚇死人啊!

張三虛面無表情地說:"明天記得按時來上課啊."

然後,他的腳動也不動——就這樣整個人飄走了……

李心白又一聲慘叫,仰頭倒了下去……

這時,在很遠很遠的一堵圍牆後,張三虛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奸詐的微笑:"哼哼哼,這一次還不讓我贏你一局?臭小子,竟然在老酒鬼面前下我面子,以後有你受的!"

第二天,李心白起了個大早.他在水缸面前搔首弄姿了很久,終于搗弄出了一個自以為最帥的發型.

歐邪子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從他的茅草屋里走了出來.

"喂,今天第一天接受正式的劍法修習,你小子可不要丟了老夫的面子啊."

李心白拍拍屁股,說道:"你放心好了,我走啦!"

但是他突然轉身回來問道:"喂,老頭子!今天本少爺上山學劍,手上連條毛都沒有.你應該送一把蓋世神鋒給我才對!"

歐邪子隨手扔過來一樣東西:"接著!"

李心白接過來一看,脫口而出道:"奶奶的,木劍?老爺子你不是這麼寒酸吧?"

歐邪子揉揉屁股,放了個很響的屁,然後又搖晃著回去睡覺了!

李心白捏著鼻子大嚷道:"死老頭,說話要用上面的嘴巴,真變態!"躺在茅草堆上的歐邪子理都不理他,伸手又去揉屁股.

李心白一看,毛都豎起來了,急忙撒腿就跑.


上篇: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章 梅中品劍(一)     下篇: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二章 很拉風,很仙風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