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三章 誰比誰傻  
   
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三章 誰比誰傻

超級震精的大爆發啊,第五更,來點票票吧

——————————————————

對于落梅劍院里的新劍徒來說,最初的練劍生活是枯燥而乏味的.落梅劍院只負責傳授劍法,如果要學習仙術,必須得進入真武宗.

最初的幾天,劍師們只指導他們練習最基本的擊劍,劈劍,格劍及旋劍等技法.平民劍徒大多練得很認真,那些權貴子弟則多數很不耐煩.

因為這些基本的技巧,他們幾乎是自幼便開始練習了.他們的父輩,為了讓他們今後在朝廷上能擁有一席之地,都非常注重培養他們的劍技.

而在平民劍徒之中,又以李心白練習得最為刻苦最為認真.

指導他的劍師正好是那天監考的考官.直到今天,李心白才知道這個紙人考官名字叫做陶剛.陶剛整天在李心白身邊晃蕩,李心白的姿勢稍微有一點點的不正確,他都要把李心白罵個狗血淋頭.

李心白有幾次想跟他駁起火來,但想了一想,還是把火氣壓了下去.

陶剛整天有意無意地在他身邊說:"知道真武宗大宗師莊無名當年每天練多少次劈劍嗎?一萬次!你以為他憑什麼在一個半月之內出師?憑的就是極為過硬的基本功!"

李心白一臉的麻木.

媽的,他可以一天練一萬次,老子為什麼不能一天練兩萬次?

于是,他每天從日出練到月出,幾天下來,他練劍站著的那塊地方,已經被他站出了兩個淺淺的腳印!

奇怪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他的左臂酸痛得要命,抬也抬不起來,但是他的右臂卻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如果不是這只手還能按照他的意志去活動,他真會懷疑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手.

就這樣,十天很快過去了.雖然這些日子苦不堪言,但是李心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神速.他對于這些基本的劍技的理解,也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深化.

他第一次意識到,一名劍手之所以能超過另一名劍手,關鍵其實就在于劍,手,心三者之間的契合!

對于一名還不能通過其它超自然力量來增強實力的初階劍徒,劍,手,心三者之間的神會契合,就是提高其劍術的唯一途徑!而這一切,又必須通過大量的練習來提高!

所以,他練得更狠,練得更投入了.

由于出身,地位,行事習慣的天然不同,劍院里的平民劍徒和貴族劍徒自動地分成了兩派.不過這十天之內,兩派之間倒也相安無事.雖然貴族劍徒大多數氣焰囂張目中無人,平日對于平民劍徒更是頤指氣使故意刁難,但那些平民劍徒多數是膽小怕事的貨色,吃了虧,也只能暗暗忍耐,因此倒沒有發生什麼沖突.

而太子元豹和未來的太子妃蕭憶玉則總是獨來獨往.當然,劍院里是絕對不會有人去惹這兩個人的.

奇怪的是,李心白很少看到蕭憶玉和元豹說話.即使是面對自己未來的夫婿,元國未來的國王——太子元豹,她也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

李心白偷偷地給蕭憶玉改了個名字——蕭抑郁.奶奶的,這娘們整日擺出一副性冷淡的嘴臉,練劍的時候總是不知道躲到哪個旮旯做她自己的事情,十有**是心理抑郁.

嗯,等老子劍法小有所成的時候,我再犧牲自己去給她治一治她的性冷淡吧!

所以李心白經常一邊練劍一邊傻笑,旁邊的人們都以為他腦子有問題.

而十天過去之後,元豹,蕭憶玉等貴族劍徒對于李心白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整個劍院之中,只有他一個人廢寢忘食沒日沒夜地去練習那些極為基本的劍技.

他們都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個家伙是個不可救藥的蠢貨!如果他不蠢,為什麼要這樣沒日沒夜地練呢?而且,還要經常一邊練一邊傻笑!

所以,這些公子哥兒常常對李心白冷嘲熱諷.其中又以那個丞相公子吳瑙為甚.每次一下課,他總是要在李心白身邊陰陽怪氣地說:"林公子,努力啊!你一定要打破我們落梅劍院的記錄,爭取用六十年的時間來出師啊!我們都很看好你的!"

說完,他和其他那些公子哥兒便一起哄堂大笑起來.

李心白從來不去搭理這些人.

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手中的木劍上!

心,手,劍,三者契合,三者合一,方為劍技之大者!

就這樣,又過了五日.每日幾萬次的練劍次數,讓李心白在晚上總是筋疲力盡,但他感到自己每日進境千里,因此心里十分充實.

老師陶剛雖然一直對李心白嚴加要求,吹毛求疵,但看得出來,他對李心白還是很滿意的.

這一日,又是滿天星辰的時候,李心白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往劍院西邊的寢室走.他沿著長長的木廊,轉過一個彎,即將看到平民劍徒居住的那一排簡陋的廂房時,前方的一陣喧嘩聲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前邊的幾棵梅樹下聚集了一大堆人!從衣裝上來看,似乎是七八名公子哥兒圍住了兩個著裝簡樸的平民劍徒.

李心白好奇地走了過去.

只見矮冬瓜一樣身材的丞相公子吳瑙用手指著一個平民劍徒的鼻子,破口大罵道:"窮小子,你走路不長眼睛啊?明明看到本少爺走過來了,你竟然還敢跟本少爺搶道?"

他還一手提起長衫的下擺,指著自己的右腳說:"這對金絲虎紋靴,是國王陛下禦賜給本少爺的,昨日我才剛剛換上,今日就給你這個賤民弄髒了!"

那個平民劍徒眼見四周都是對方的人,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懼色.他彎腰說道:"小人一時失足沖撞了吳公子,自知魯莽,還望吳公子大人有大量,饒過小人這一回!"

吳瑙肥豬一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鄙夷的笑容:"你真的想本少爺饒了你?"

那平民劍徒又低頭彎腰,鞠了一個躬:"小人自知闖了大禍,還望吳公子高抬貴手."

吳瑙看了看周圍的貴族子弟,不懷好意地笑道:"高抬貴手就很難了,高抬貴腳,倒還是可以的!"說著,他便張開了雙腿,指著自己的胯下說:"這樣吧,你從下面爬過去,再像狗一樣叫上三聲,本少爺就饒了你!"

那平民劍徒的臉上陡然露出了怒意,右手下意識地伸向了腰間的劍.

吳瑙一看,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哼!你這個賤民,竟然還想動劍?本少爺今日就廢了你!"

話音未落,幾名貴族劍徒便一擁而上,死死地按住了那名劍徒!吳瑙陰沉地說:"把他的右手給我按住!本少爺今天就廢了他!"

那名劍徒驚恐萬分地高聲叫道:"你們要干什麼?吳少爺,吳少爺,小人錯了,求你饒了我吧!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求你劍下留情!"

吳瑙陰森地笑了笑,說道:"晚了."


上篇: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二章 很拉風,很仙風道骨     下篇:第一卷 落梅劍院 第十四章 菊花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