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章 瘋得實在不輕啊  
   
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章 瘋得實在不輕啊

張三虛很快給李心白安排好了住宿之事.然後,他們又乘上仙鶴,分別到西昆侖的空靈道,北昆侖的清虛道,東昆侖的丹鼎道去拜會三道的少宗師.

空靈道的少宗師是個面容和善,端雅靜穆的師太,道號為柔然子.空靈道主修防守仙術及療傷,回複的仙術,道門之中的全是女弟子.

李心白心中不由得大爽,原來這里還有女人啊,真好!

清虛道的少宗師也是一個天機清妙,仙風道骨的道人,名為列孤高,道號為孤高子.他身上最明顯的特征,是他那雪白的頭發和胡子,以及那雪般清冷的眼神.清虛道是修仙煉氣,體道悟真的場所,道門之中,許多弟子都已經超過了百歲.清虛道和逍遙道一樣,都是真武劍宗之中的大道,地位比其余兩道要高一些.

到了東昆侖,因為丹鼎道的少宗師丹樸子正在閉關煉丹,所以無從得見,李心白他們只好回到了逍遙道.

等李心白在逍遙道里安頓下來之後,張三虛便駕鶴下山了.從此,李心白開始了他在真武劍宗的修煉生涯.

前面的幾天,游逍遙只是讓李心白在南昆侖上下轉悠一下,熟悉一下環境,並沒有提到修習劍法的事情.李心白心想自己初來乍到,理應到各個山頭上去拜會一下道門中的各位前輩大佬,于是便滿山亂竄.

原先他以為,這真武劍宗之上一定處處都是駕劍飛天的超級劍手,學劍的氛圍應該十分濃厚.可是在逍遙道里轉悠了一圈,他才發覺現實與想象的有很大距離.

這里的前輩們,一個個放浪形骸,行為十分的獨特.嗯,說得不好聽一點……李心白覺得這些人……似乎一個個精神都有點問題……

在心劍齋之中,住著好多位師兄.住在李心白旁邊的,是道號為虛白子的大師兄.

虛白子身體略顯富態,腦袋圓圓身體圓圓屁股圓圓,看起來一臉的憨厚.

李心白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虛白子正趴在他的那塊菜地上聚精會神地不知道看些什麼.他圓圓的屁股朝著天空高高撅起,遠遠看去,就像一團大肉球.

這個"ju花對長空"的姿勢實在是他媽的十分美觀而且高雅.

李心白十分好奇,但是他又不敢打擾虛白子,于是便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他小心翼翼地叫了兩聲師兄,但是虛白子像石頭一樣一動也不動.

李心白于是便像虛白子那樣撅起屁股趴下來,眼睛順著他的目光朝地上看去.

媽的,地上除了一棵小白菜以外,什麼也沒有!

看了好久,李心白的脖子和腰都僵硬得發痛了.這時,虛白子突然問他:"你在看什麼?"

李心白一愣:媽的老子不正想問你這個問題嗎,你反倒問起我來了!

虛白子又說道:"你神經病啊,一棵小白菜也看這麼久!"說完,他理也不理李心白,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李心白幾乎立刻就瘋掉了:媽的,究竟是誰比誰神經啊……氣死了!

心劍齋對面的枯松齋里還住著幾位師兄.其中有位師兄,天天在他的茅屋里釀酒,喝酒,一天到晚醉醺醺的,從來沒見他清醒過.這位三師兄,道號為杜康子.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在喝醉酒之後,跑到云煙彌漫的懸崖邊上去擺出一個金雞獨立的姿勢.他的一只腳踩在石頭上,整個身子斜斜地探向懸崖,雙手隨之擺出一個奇怪的蜷曲的形狀.他這樣一擺,往往就是好幾天.雖然看起來凶險萬分,但是不管風吹雨打,他都斜斜地釘在懸崖上紋絲不動.

李心白百思不得其解.他在干嘛啊?究竟是什麼神功,要擺出這樣的姿勢來修煉?

最後,他忍不住找了一個師兄來問,那個師兄說:"你別管他,他一喝醉酒,就會以為自己是一棵松樹.所以,他在那里扮迎客松呢."

李心白被雷到皮開肉綻.媽的,瘋得實在是不輕啊……

有一天,杜康子醉醺醺地經過李心白的小院子.看到李心白在練劍,他搖搖晃晃地走進來,問道:"你……呃……新來的?"

李心白點點頭,拱手行了個禮.

杜康子又問道:"你……呃……什麼名字?"

李心白說道:"在下李心白,請師兄多多指教!"

杜康子神情呆滯地點點頭,然後又搖搖晃晃地走出去了.

三分鍾之後,他又出現在門口.

"你……新來的?"

李心白頭上冒出了很大一滴汗:"是……是的."

"你……呃……你叫什麼名字?"

李心白結結巴巴地說:"在,在下李心白,請,請師兄多多指教!"

"哦."杜康子神情呆滯地轉過身,又搖搖晃晃地出去了.

三分鍾之後,他又出現在了門口.

"你……新來的?"

李心白的腦袋上暴突起幾條血管.媽的,找個瘋子來玩我啊?

他不耐煩地大聲說道:"在下李心白,請師兄多多指教!"

杜康子忽然很認真地看著他說:"呃……不是哦,我是想問你一個問題哦."

李心白這才松了一口氣.他不是真的瘋了,只是喝醉酒記性不好而已.

杜康子繼續很認真地看著李心白的眼睛說:"我想問你哦,我是誰啊?"

李心白立刻就抓狂了……蒼天啊,大地啊,老子是不是被張三虛那老頭子帶到瘋人院來了……

後來,他終于遇到了一個比較正常的師兄——逍遙道的四師兄,道號為松鈺子.

李心白見到他的時候,他正一手拿著拂塵,盤膝坐在一棵松樹上閉目靜修.李心白看了他好久,沒發現他有什麼異常的舉動.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樹下,行禮說道:"師弟李心白見過松鈺子師兄……"

松鈺子忽然微微一睜眼,手指豎在唇中"噓"了一聲:"小心!我在釣魚呢,你把我的魚都驚跑了!"

李心白看著眼前的松樹,樹下的綠草土地,還有嫋嫋飄過的云煙,然後開始石化.

他無語,轉身,走人.

在一個瘋子的世界里,他的背影是多麼的孤獨.

他走了很遠之後,松鈺子臉上忽然一喜:"有了!"他隨即一收手中的拂塵,空中一條極細的白線閃過,然後,一條青鱗修長的鱸魚忽然"波"地破土而出,躍起在半空!

"青絲雖細,也可致劍千里."他臉上帶著淡笑,似乎是自言自語一樣說.

他一手將鱸魚放進衣袖里,然後從樹上一躍而下,翩然而去.

與此同時,虛白子的院子里.

一根小小的白菜,正在空中凝立.院子正中,虛白子雙指並立如劍,正指著那棵小白菜.他的手慢慢移動,小白菜也跟著移動.他的手旋轉,小白菜也跟著在空中旋轉.驀地,虛白子一聲大喝,手指從上至下一揮!

小白菜閃電一般從空中直劈下去,"噗"的一聲悶響,小白菜深深地釘在了泥土上!

他"籲"地出了一口氣,動了動肩膀,自言自語地說:"這飛劍之術,確實是進境太慢.還是明天再練好了."


上篇: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一章 鶴飛昆侖     下篇: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三章 劍逍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