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十七章、忠言逆耳  
   
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十七章、忠言逆耳

西班牙奪冠了,荷蘭也不錯.恭喜一下~~~順便求推薦,收藏,謝謝!!!

——————————————

真武五子,此刻也神色一凜!

真武劍宗弟子李心白,成功地拔起了聖跡之中的幻劍!

這就意味著……他成為了所有弟子之中最有可能繼承大宗師之位的弟子!

李心白雙手高高舉起那把幻劍,但手上那種沉重的感覺,以及那凌厲的劍氣,讓他幾乎以為,逍遙聖劍已經在自己手上複活!

然而,幻劍身上很快便迸出了幾縷強光!李心白的雙手一震,那幻劍立刻便在空中分崩離析,化為了無數奇麗的光之碎片!

一部分光之碎片轟然擊入李心白的額頭,讓他的神智刹那間似乎脫離了自己的身體!

仿佛,他在那一瞬間做了千年萬年的夢,無數往事,無數殘碎的畫面像飛電一樣掠過他的腦海!

劍,天涯,飛花,飄飛的衣袂,一個女子的桃花般的眼神……

好多好多,熟悉的和陌生的記憶,一下子湧上了他的心頭!

與此同時,另一部分光之碎片,也在刹那間斂入了他的右臂,再從他的右臂一直傳向他的四體百骸!

就像雷擊一般,他不由得萬分痛苦而又無比舒暢地叫了一聲!

在更高更遙遠的天空中,一個披蓑衣戴斗笠的老人腳踏一根竹杖,靜靜地看著身處聖跡幻劍之象中的李心白.他鳳紋狀的眼睛里露出了一點精光,滿臉的皺紋也如秋葉一般慢慢舒展開來.

"天命所歸,道之自然.這個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他緩緩轉身,身子如同清風一樣飄入了淡淡白云之中.

"朝日起兮明月歸,鸞鳳現兮百鳥隱.吾其歸去,吾其歸去……"

白云之中傳來了老人輕輕的歌唱,一如天外仙吟.

下方的空中殿堂,此時轟然倒塌.空中的陣陣奇光,也在一刹那收斂無蹤.一個人隨著那碎石磚瓦直墜深淵.然而,他背上的劍很快便飛到了他腳下,將他穩穩地托在半空!

李心白禦劍在空中飛了幾圈,興奮得幾乎要大聲叫出來!

不是因為他成為了真武劍宗未來的繼承人,而是因為剛才那雷擊一般的碎光轟擊,竟然幫助他最終突破了劍雄級和劍豪級之間的那一點界限!

練劍之人都知道,升階之難,最難的就是突破上下兩級之間的那一點點距離!就像傳說之中的打通任督二脈一樣,升階就是突破自身的瓶頸.有時候,就是那麼一點點距離,卻要讓練劍之人花上十倍的力氣才能突破!

今日這劍光的強力轟擊,令李心白體內的劍氣霎時激蕩加速,無意之中,輕舟已過萬重山,李心白便意外地由上階劍雄跨進了初階劍豪的行列.

莊無名等人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會意的微笑.

而無沖子臉上的神色,卻不那麼好看.他的手在微微顫抖,眼光更冷.

人群中忽然飛出了四人,刹那已到了李心白的身旁.第一人是逍遙子.他一把扶住搖搖欲墜的李心白,在他口中塞了一顆丹藥.

第二個趕到的是歐邪子.然後,是元露白和蕭憶玉兩個丫頭.

三人面有憂色,齊聲問道:"他怎麼樣?"

李心白勉力一笑,說道:"謝謝諸位關心,我並無大礙."眾人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這時,一名弟子忽然禦劍飛來,在空中向大宗師莊無名稟告道:"啟稟大宗師,浩然劍宗副宗主董元凌,以及般若劍宗第二長老釋懷空,分別率領十余名弟子上山求見!"

莊無名"哦"的一聲,說道:"後日便是'三宗論道’的日子了,因為聖跡幻劍之象提前出現,本宗差一點就忘了這件大事!你立刻返回天昆侖敲響真武天鍾,召集全宗弟子在真武殿前候命!"

那弟子領命而去.

莊無名扭頭對身後的四名少宗師說道:"本宗與各位少宗師一起到山下去迎接客人吧."

五個人于是便在空中一個盤旋,飛向了東昆侖的方向.

聽見浩然劍宗和般若劍宗的客人要上山,還停留在空中的真武弟子都不禁紛紛地議論起來.

三宗論道,可是東陸劍壇的一件大事!這每十年舉行一次的聚會,是東陸三大劍宗之間舉行的規格最高的交流大會.除了論及修身近道的哲理外,各劍宗內的年輕高手也會在劍壇上一較高下,切磋劍法.今年的三宗論道,真武宗會派誰出戰呢?

三日後.李心白隨逍遙子等人禦劍飛往天昆侖,參加三宗論道之會.

李心白在空中飛了一會兒,各道的同門,不管年紀大小,看見李心白的時候,眼中都多了幾分崇敬和羨慕.

此前,李心白頂多只能算是真武宗的一個天賦異稟的新秀,而兩日前的奇變之後,李心白儼然已成為了最受矚目的未來大宗師!

據說,如今的大宗師莊無名,就是在百年前通過這樣的方式確立了自己在真武劍宗之中的地位.

李心白與他們客氣地逐個行禮,然後便看到歐邪子和蕭憶玉他們飛了過來.

幾個人的飛劍技術都很一般,飛行的距離都還沒能突破百里,所以後來都紛紛換乘了白鶴.

路上,李心白見歐邪子的眉目之中隱隱約約有些憂慮的神色,于是便一拍他的肩膀,說道:"喂,老猴子,本少爺今天榮登真武劍宗大宗師繼承人的寶座,你為什麼反而一副哭喪的表情?"

歐邪子"哼"了一聲,說道:"正是因為這樣,老夫才替你擔心!"

李心白和兩個丫頭同時看著歐邪子,眼睛里都打了個問號.歐邪子抬頭望向高聳入云的天昆侖,不無憂心地說道:"今日是三宗論道的日子,但不知為什麼,本來應該是百年一遇的聖跡幻劍之象卻又如此湊巧,提前到了幾日前出現!而你——"

歐邪子忽然用手指著李心白的鼻子,繼續說道:"你這個學藝未精的家伙,竟然僥幸地把那把幻劍拔了起來!這樣一來,整個天下都會知道你是我們真武劍宗的繼承人了!"

李心白哈哈兩聲大笑,說道:"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于老鳳聲!老子早晚要青出于藍,在這江湖之中做一番波瀾壯闊的大事業!如今老子名動江湖,你這老頭子怎麼反而替我擔心起來了?"

歐邪子又冷笑一聲,說道:"劍聖有云:自矜逞強者,死之徒也;柔弱處下者,生之徒也.你本來就還沒達到至強的狀態,如果還要稱雄逞強,必然要招致嫉恨!"

李心白還想與他爭辯,歐邪子卻長歎一聲,制止了他.

"你這小子,確實有點天賦.但是你不要以為,自己在真武劍宗之中有了點名氣,天下劍客就會把你當成個什麼人物!其實……這幾百年來,真武劍宗式微得非常厲害!雖然我們依然與浩然,般若並稱為東陸三大劍宗,但是,我們卻始終排在三大劍宗之中的末位!此外,還有自命東陸第四劍派的蜀門,第五劍派的青桑,一直對我們真武宗的位置虎視眈眈!真武宗,此刻可謂是前有虎,後有狼啊!"


上篇: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十六章、聖跡幻劍     下篇:第二卷 真武劍宗 第二十八章、三宗論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