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二十一章、兵臨城下  
   
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二十一章、兵臨城下

因為身在鄉下,網吧更新不易,新的一周,一起加油吧.

————————————————————————————

李心白不由得赫然變色!"是蜥龍族人!他們調動了這麼多蜥龍騎士,究竟想做什麼?"

王天煞冷冷地說道:"這還用說?出了沙漠,不過三百里,就是我們大元國的國都中州!蜥龍族亡我之心不死,此次大軍壓境,必定是要南侵大元,直逼中州!除了沙漠邊上還有一個大散關之外,大漠到中州一路上三百余里,再也無險可守!我們一定要趕在蜥龍族人之前回到大散關,不然,我大元將危在旦夕!"

李心白聽他這麼說,臉色也不禁凝重了許多.

一路上遇到地勢高的地方,車隊都會停下來燃起狼煙示警.沿途的探子收到消息,便飛快地將蜥龍族大軍南下的消息報到了大將軍元英傑那里.

但令李心白和蕭憶玉等人憂心忡忡的是,無沖子自從與他們分開去追蹤那些金尾血蜈蚣之後,一直未曾現身,不知道是不是身陷險境了.

為此,李心白也曾數次禦劍深入大漠,但除了那黑壓壓地一路南下的蜥龍族大軍,他再也沒有其它發現.

他雖然與這無沖子師兄交往不深,而且從直覺上來說,他似乎也能感覺到這位師兄對自己有些不喜,但不管如何,此次兩人一同下山,又是同門,當然不能對其失蹤一事無動于衷.

只是,那無沖子卻像是憑空消失在大漠里一樣.李心白和蕭憶玉等人都曾往空中發射過真武劍宗特有的青色令箭,但卻一直沒有看到遠處有所呼應.

一行人加速南下,晚上的時候,終于接近了大漠的邊緣.

此時,殘月中天,沙漠里的風沙漸漸平息.營帳周圍的黃沙連綿起伏,一望無際.在極遠的北方,那黃沙幾乎要與天空的北斗相接了.微藍的天幕之上,點點星兒閃亮,那景象靜謐而深邃,令人情不自禁地屏息贊歎.

但這美麗而平靜的夜空背後,其實卻隱伏著不知多少殺機.

王天煞在一行人休息了近一個時辰之後,便命令那支衛隊驅車起程了.

原因很簡單.雖然蜥龍族的蜥龍騎士騎著的都是龐然巨大的蜥龍,但這種怪物天生便適應沙漠里的地形,爬行的速度比起駱駝來要快幾倍.因此才一天多的時間,他們便已經行進到了李心白等人身後僅幾十里遠的地方.

就在這個時候,李心白卻一個人手持長劍,從車隊之中走了出來.

利用夜色的掩護,他想去探一探那蜥龍族大軍的底細.

他禦劍凌空,低低地掠過沙丘,一直往北飛去.飛了幾十里,前方出現了明亮的火光.他連忙飛身落地,悄悄地靠近了那個充滿了火光的地方.他伏地爬上一個沙丘,然後慢慢地伸頭出去窺探.

沙丘下的平地上,蜥龍族人紮起了近百個大帳.那些蜥龍一頭一頭地蹲在營帳外面,既可以保護營帳內的主人,同時也可以預防夜里突然到來的大風沙.看數量,這一次南征的蜥龍騎士少說也有近萬!憑著這些皮堅肉厚生性凶殘的怪獸,一個普通的蜥龍騎士打敗十余名普通的元國士兵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倘若真讓這些蠻族殺入升平已久的大元國,元國之內必然生靈塗炭,血流成河!

蜥龍人的大營正中,有一頂金色的帳篷.那頭巨大的蜥龍就溫順地蹲在金帳外頭.

如無意外的話,阿沙龍應該就在那頂金帳里.

李心白剛想動身潛到金帳那邊,那金帳的簾子卻忽然被掀開了.金帳里依次走出許多個人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七個身穿黑色巫師袍的人,一人手上握著一支長長的血色法杖.

看起來,這幾個應該都是鬼魂谷里的高級死靈巫師了.

但,當他看清那第八個走出金帳的人時,他的腦里忽然轟的一聲!

這個人,竟然是他最熟悉的人——張三虛!

蕭憶玉她們並沒有說謊!張三虛,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緊接著,阿沙龍和幾個親信一起走了出來.雙方就坐在金帳外的篝火旁,一邊痛飲烈酒,一邊欣賞蜥龍族美女的歌舞,飲到半醉的時候,阿沙龍和幾名法師甚至一人抱起一個舞女,在篝火旁且歌且舞,縱情狂歡!不過,在這樣的場合之下,張三虛卻一直靜靜地坐在一旁,並沒有參與他們的狂歡.

藏身于陰影之中的李心白,表情和這夜色一樣的陰沉.鬼魂谷的巫師跟隨阿沙龍的大軍一起南下,他們究竟有什麼目的?元國國王,蠻族首領阿沙龍,還有鬼魂谷的死靈**師,這三者之間究竟又有什麼關系?

張三虛為什麼會與這幫人混在一起?他是元國國王的代表嗎?元國國王的葫蘆里究竟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李心白靜候了許久,發現他們再也沒有別的異常舉動.考慮再三之後,他便悄悄退了回去.

他回到了車隊之中.經過連夜的趕路,一行人終于在第二日中午時分回到了沙漠邊緣的大散關.

其時,大散關內已經處處旌旗招展,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在肅殺荒涼的環境中,獨立著這樣一座孤城,那鐵馬嘶鳴,沙卷紅旗的畫面,不禁給這茫茫的沙漠平添了幾分戰前的殺氣.

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城中竟然傳出了此起彼伏的狼嚎!

進了城之後,李心白他們參見了大將軍元英傑.此刻的元英傑虎軀豪邁,從頭到腳均是厚甲貴胄,一身大將威武的風范.

原來,經過王天煞的預警,元英傑立刻動員了大元國內最精銳的蒼狼騎前來大散關救急.大軍主力約有三萬人,是元英傑經營多年打造出來的一支元國精銳.而大散關是曆代元王為了抵抗蜥龍人而專門建造的防禦堡壘,城高千仞,牆厚十丈,確實是堅不可摧.

難怪元英傑如今穩坐中軍帳,臉上仍是一副談笑風生的表情!

李心白單獨拜見他的時候,元英傑當著眾將的面拔劍出鞘,對著那茫茫的黃沙仰天大笑道:"邊關烽火起,丈夫建功時!想我元英傑英雄一生,又怎麼甘心放馬南山,終日溺醉于歌舞香風之中?現在國家有難,本將軍正好大展身手,了卻一番君王天下事!"

看著元英傑那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李心白的心中微微有些愕然.也是,元英傑手上握著這樣一支超級精銳,難怪他內可以奪元王之威風,外可以震懾邊關,在元國之內叱咤風云幾十年!

只是,李心白也讀過一些史書.像元英傑這種手握重兵,又在朝中飛揚跋扈的人,最終往往沒有什麼好下場!盡管元英傑是國王元嘉的弟弟,但他會不會……過于囂張了一點?

李心白將北上遇到的一些事情與元英傑作了交待.線索已經逐漸清晰.元國王陵被盜,並不是王陵中的亡魂複活作祟,在這背後,有外界妖人作法驅使的痕跡.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這隱藏幕後的魔手,只怕是鬼魂谷里的那些死靈巫師.

但鬼魂谷的人將元國君臣的注意力引向黃龍漠,恐怕是有嫁禍于蜥龍族的嫌疑.李心白回想起大漠之中那一隊詭異的"活死人送葬隊"時,總是覺得另有疑點.

如今想來,怕是鬼魂谷的人栽贓陷害的又一伎倆!

當然,他將昨晚所看到的一切都刻意略去了.他特別隱瞞了張三虛出現在蠻族陣中的事情.大敵當前,元國的君臣之間首先不能內亂!

元英傑聽完李心白的分析,眉宇間的震驚之色也是越來越深.他沉吟一番,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如今蜥龍族大軍南下一事,恐怕是受了鬼魂谷之人的挑撥.本將軍馬上修書一封,交給蜥龍族的大族酋,道明其中利害.如果能化干戈為玉帛,免去一場無妄兵災,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李心白卻搖頭說道:"大將軍顧全大局,用心良苦,但我想蜥龍族的大族酋勞師動眾,兵臨城下,如果不能獲得一些利益,他們是斷然不會輕易退兵的."

李心白的顧慮還有一點.張三虛出現于蜥龍族大營之中,又與鬼魂谷的人混在一起,只怕三者之間,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約定.單憑一封外交文書便想讓敵軍退兵,實在是太天真了.

但是,這些話,卻是萬萬不能與元英傑說的.

正在這時,一名滿臉是汗的衛兵忽然沖進來稟報道:"啟稟大將軍,蠻族的人已經到了關外了!"

元英傑臉色一凜,沉聲問道:"對方來了多少人?"那人倉皇答道:"約莫八千蜥龍騎兵,蜥龍族酋阿沙龍率領他的帝蜥龍禦駕親征!"

一聽到阿沙龍和帝蜥龍的名字,元英傑的臉上也微微變色!看來,他心里對這個已在大漠里生活了數百年的彪悍民族也還是有所忌憚的.而敵軍的數量,更是大大超出了李心白和元英傑的預料.由探子的回報來看,敵人竟似是傾盡了全族的精銳,打算與元國一戰定生死了!

李心白想不明白.他不知道阿沙龍為什麼押上這麼大的賭注!如果不是背後的利益大得驚人,他為什麼要冒這個險?


上篇: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二十章、善良的胸大無腦     下篇: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二十二章、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