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四十一章、古老的羊皮  
   
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四十一章、古老的羊皮

一個少年劍客沐浴著滿身的月色,以一個掌劍斜劈的姿勢在空中徐徐逸行!云消煙散之時,少年的掌劍和空中的殘月互相輝映,那青銅色的神光之中還帶有幾點血色!

董竹卿抬頭看著這天人行空的畫面,也禁不住霎時凝佇!

白骨迷煙之中,掉下一只枯槁干瘦的手臂來!手臂之上,還掛著一截寬大的白色衣袖!而此刻,那雪色的巫師袍上已經沾滿了殷紅的血跡!

原來,是死靈大巫師的手臂!

李心白以手為劍,一劍當空怒斬,留下了死靈大巫師的一只手臂!可惜的是,死靈大巫師還是利用他高超的巫術從李心白的手下逃脫,保住了一條命!

李心白禦著鎮冥劍在高空轉了幾個圈,再也沒有發現死靈大巫師的身影,于是便一個俯沖回到了沙地上.他將自己的右手深深地探進沙土之內,擦掉了手上的血汙.他冷冷地盯著自己的這只手臂,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兒.毫無疑問,這只手臂是他練就驚世劍法的基礎,手臂里隱藏著的神秘力量更是多次令他轉危為安!

不過,這只手臂也曾經多次違抗他的意願,作出令他無法控制的舉動!

剛才的那一擊以掌為劍,完全是在恍惚之中使出來的!在他的腦子反應過來之前,他的那只右手已經瞬間松開了鎮冥,像一把最無情的劍那樣斬了下去!

董竹卿緩步走到了他身邊."亡靈族的巫師已經逃了個精光."她看了看周圍,似是自言自語一般說.

李心白站了起來,問道:"那個鬼巫師呢?也跑了?"

董竹卿點了點頭."那是個很難對付的家伙!"

李心白看了她一眼,說道:"這個人極其的可疑.我甚至覺得,這個人比死靈大巫師還要可怕.剛才如果不是他把我的承影劍踢掉,死靈大巫師一定在劫難逃!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人有些熟悉!"

董竹卿動了動嘴巴,但是卻沒有出聲.她想起了鬼巫師最後對她說的那幾句奇怪的話.

這連番的戰事,終于告一段落.

大散關在蜥龍族和亡靈族的夾攻之下被夷為平地.一個最慘烈的夜晚過去之後,大火仍在燃燒.即便是遠在大漠之中的李心白和董竹卿,也依然能夠看到南邊那沖天而起的紅色火光.大元國北面邊界上的千年雄關,從此便要化為一片焦土了吧.風沙起,帶來了大散關里的硝煙和黑灰,同時也帶來了一股焚燒尸體的焦臭之味.

李心白的眼前出現了那些慘烈至極的畫面.看著血紅的天色,他的心中還微微有些顫抖.

此次大戰,交戰各方都付出了極為沉重的代價.大元國最精銳的蒼狼騎幾乎全軍覆沒,其余的近十萬守軍更是在戰斗中化為了焦炭白骨.僅有大元國大將軍元英傑率領的最後十余名蒼狼騎得以突圍而出,回到了國都.

而蜥龍族的蜥龍騎士大軍也死傷慘重,十年之內,蜥龍族再無南侵的能力.

憑借著特異的能力和強大的軍力而在戰斗中一直zhan有優勢的亡靈族也沒有占到什麼便宜.在摧枯拉朽地毀滅了這座偉大的關隘之後,亡靈族的大軍也黯然地撤離了戰場.在延續到大漠的那一戰中,他們幾乎失去了本族的最高領袖.最重要的是,他們始終沒有奪回他們最希望得到的那樣東西!

而那樣東西,那樣令大散關陷于血與火的煉獄的東西,如今還在李心白的手中!

走到半路,董竹卿終于忍不住了:"黑盒子里面的那樣東西,究竟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李心白看了她一眼,然後默默地捋起了他右手的衣袖.

"那樣東西,一直都被我綁在這里!"

董竹卿吃了一驚!但當她看清亡靈族傾巢出動誓死搶奪的那樣東西時,她的臉色更為震驚:"什麼!?原來亡靈族人朝思暮想夢寐以求想要奪回的,就是這個東西?"

那,只是一塊古老斑駁的羊皮,上面畫著一些神秘古怪的符文.

鬼魂谷里的死靈巫師煞費苦心制造了元國王陵被盜案,最後又傾巢而出,為的竟然是這樣毫不起眼的一塊羊皮?

羊皮上的神秘符文,究竟有什麼特殊含義?先前李心白所感覺到的那種極其邪惡的力量,究竟是從何而來的?

他和董竹卿相視一眼,彼此無言.

朝日從大漠的邊緣上升起來,紅紅的陽光照亮了李心白的手臂.他放下衣袖,然後走向了大漠的南端.

董竹卿在他身後停了一停,似是思考了一下,然後才跟了上去.

李心白和董竹卿回到中州城外二十里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一隊軍馬.

那隊人馬之中彩旗招展,中間高高地豎起了一面黃色的大旗,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元"字.

大元國國王陛下竟然親自擺駕到郊外迎接李心白來了.

董竹卿心中暗驚.李心白出道不足一年,此次在大散關之戰中勇挫數千蜥龍騎,又在大漠里劍斬死靈大巫師,確實隱然有威震元國之勢.對于這樣一個力保大元江山不失的年輕劍俠,元國國王元嘉親自迎接,也在情理之中.

但李心白卻一臉冷峻的神色,絲毫也沒有喜意.

元國國內的爾虞我詐,幾乎便要釀成了一場山河淪陷,生民塗炭的慘劇!說起來,這元嘉便是第一號罪魁禍首!

再者,那場血戰的慘烈場面還一直在李心白面前浮現.不朽功名,若是建立在如此多的枯骨死者之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李心白和董竹卿緩步來到了元嘉的鑾駕之前.金色的紗帳飄漾若水,身材干瘦的元嘉坐在鑾輿之中,容貌和神色被紗帳遮得一片模糊!

李心白的眼睛徐徐地掃過鑾輿,當看到鑾輿旁那個青衫背劍的老者時,他的眼睛突然定住了.

是張三虛!

張三虛和顏悅色地看著李心白,神情模樣和李心白在落梅劍院之中看到的並無二致!可是,當李心白看著這個曾經苦心栽培自己的劍術啟蒙師時,他的心里卻一陣一陣的抽緊!

因為,如今的這個張三虛身上,隱隱約約地帶著一股邪氣!

雖然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來,但李心白卻能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一點!

這絕對不是李心白記憶之中的那個熟悉的張三虛!短短的幾天前,張三虛的身上還沒有這股邪氣!就在這幾天里,張三虛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


上篇:第三卷、西元驚變 第四十章、太陰逍遙破(求推薦收藏)     下篇:第四卷 真武劫 第一章、色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