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四卷 真武劫 第八章、不詳的預言  
   
第四卷 真武劫 第八章、不詳的預言

一個夜色籠罩之下,風雪茫茫的世界!

整個世界廣袤無垠,無邊無際,世界的盡頭消失在白色的風雪之中.白色的地面,淡藍色的天空,以及黑色的石頭,整個世界就是這幾樣單調得令人發瘋的顏色!

而就在李心白的正前方,有一條石頭鋪成的路.這條孤獨而崎嶇的小路,一直通向遠處的一座孤山.這個世界里,好像就只有這麼一條路,以及這樣荒涼孤寂的一座山!

這里,就是莊無名口中所說的,無限神秘的昆墟?

這里,難道真的隱藏著昆侖的終極秘密,以及真武宗未來的命運?

李心白調整了一下情緒,開始順著那條小路走向前去.奇怪的是,即便他已經進階到劍豪級的准高手行列,當他行走在這個孤迥的時空中時,他還是難免地感到一種孤獨和恐懼.

夜雪茫茫,風寒刺骨!他的身體,不,甚至他的靈魂,似乎都被此世無極的寒意所冰封!哪怕他催谷起全身的真氣來抵禦,也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雖然手和腳都針刺一般痛,但李心白還是健步如飛,迅速接近了遠方的那座雪山.

在路上,他看到了道路兩旁那些驚人的廢墟!那像是什麼史前神廟的廢墟,形制極其巨大壯觀,雖然只是一片斷壁殘垣,但那瑰偉的氣魄還是令人幾乎停止了呼吸!

那些不知名的神獸塑像,以及神像,或者斜埋在瓦礫之中,或者倒墜在路旁,或者殘缺不堪地立著——它們在這個時間的荒漠中靜靜沉睡,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少年!

它們背後那些光輝的曆史,宏偉的成就,以及動人的故事,到它們被毀滅的一刻戛然而止!現在,只有這片沉睡而孤迥的廢墟在繼續訴說著一份難以言表的蒼涼!

也許,它們會一直保持這種靜止于時光之中的狀態,直到永遠!

而遠處的那座雪山,就高高地佇立在那片瑰偉而荒涼的廢墟中間!

李心白的兩把佩劍都交給了歐邪子,此刻不能禦劍而行.來到山腳下時,他只好運起飛仙逸,以輕功來加快速度.其實這座孤獨地矗立著的雪山並不高,但不知為什麼,當他抬頭望著那堆滿積雪的峰頂時,他的心中有一種近似于絕望的感覺.

這座山,絕對不是人間那普通的高山!

當李心白沿著蜿蜒在絕壁上的小路一路向上,到達半山的一個峽谷時,他看到了月亮!

一輪巨大的,冰藍剔透的月亮!月光落在大地上時,那片蒼涼的廢墟上更像是凝結了一層薄薄的藍霜!

而前方的山路上,地上的積雪開始蒸騰飛煙,其景十分的神異!

再抬頭望去,那尖入天穹的雪峰上雪華光幻,月光似乎令那萬年累積的冰雪燃燒了起來!無限雪煙嫋嫋升騰,整座雪山都在那神幻美絕的月華下縹緲起來!

那是已經死去的神界的月亮嗎?它存在于天空中有多少億年了?在那極其遠古的時候,哪一個神祗第一次抬頭看見了它?這麼多年來,有多少個人曾像自己那樣披著淡藍色的月光奔向昆墟的巔峰?

這個神異的空間,為什麼又會變成了這樣一個廢墟?

月光在燃燒,雪峰上的冰雪在燃燒,李心白全身的血,也在燃燒!

當他站在雪峰之巔時,他感到,所有的月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那冰寒蝕骨的感覺,此刻卻反倒像是烈火焚燒那樣疼痛!

他腳下的冰雪慢慢化煙飛升,雪下慢慢地露出了一樣令他無比驚詫的東西!

那是一塊,白色如玉的巨大龜甲!月光照在龜甲上時,上面忽然反射出了許多幽藍色的神秘線條!線條縱橫交錯,像是神奇而浪漫的星空圖一樣,令李心白目瞪口呆!

而大龜甲龜裂的每一小塊龜殼上,都畫著不少古奧的符文!而那神秘的符文,一筆一劃,竟然都像是鋒芒畢露的劍勢一樣!

就在這時,李心白的右臂忽然產生了一種要從內撕裂開來的感覺!

"你終于來了."一個人,忽然在身後說道.

李心白大吃一驚!回頭看去時,他的神色更是震驚萬分!

"是你!?"

那個聲音繼續說道:"沒錯,是我.年輕人,既然你已經到了這里,那麼……真武劍宗,應該也在劫難逃了."

孤高子長歎一口氣,對莊無名說道:"他進去了."莊無名微微點頭,唇邊一絲笑意一閃而過.逍遙子在一旁說道:"大宗師,他修為尚淺,也難為你將這樣重要的一個使命交給他."

柔然子及丹樸子都只是靜靜地看著莊無名,並不說話.

莊無名忽然從懷里拿出了一卷東西.緩緩攤開時,眾人才發現那竟然是一幅已經發黃的畫卷.畫卷上畫著一個足踏浮云,手執仙劍的年輕人.畫上的人容貌清俊,可惜只看得到一個側面.

畫上寫著幾個古篆小字:巫書出,劍壁現.神游墟,真武劫.

柔然子忽然淡然笑了一聲,說道:"大宗師,這劍聖先祖的預言,真會應驗麼?我真武弟子神游昆墟之時,便真是真武遭逢大劫之日?"

她說話的那一刹那,其余的真武四子臉上,竟忽然不約而同地閃過了一絲凜然之色.莊無名默默地將那發黃的古畫放回胸中,輕輕笑了一笑.

"祖師教誨,自然不虛.我們都是修道百年的人物.這樣一點俗世風波,難道還看不破麼?幾位師兄師妹,我們今夜便守在此處護法,靜候心白出關吧.你們也知道,這昆墟雖然神幻無比,但同時又極其凶險.如若眼前這劍壁受人沖擊,只怕心白會被禁錮在昆墟里,魂魄飛散,永世流浪異世!心白為我們真武蹈此大險,我們斷然不能讓他受到半分傷害!"

其余的真武四子便都靜默了下來.五人按梅花之形坐下,開始了冥思.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真武各道年輕一代中修為較高的弟子,都立在了通向劍壁的石路兩側.就這樣看上去,卻似是一副如臨大敵的陣勢.

天昆侖之上的氣氛,又凝重了許多.

而這一切,在昆墟之內的李心白自然是不知道的.


上篇:第四卷 真武劫 第七章、明月蝕冥     下篇:第四卷 真武劫 第九章、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