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四卷 真武劫 第二十六章、故人重逢  
   
第四卷 真武劫 第二十六章、故人重逢

李心白莫名其妙地看了桌上的劍一眼,說道:"怎麼了?難道帶劍出門還有什麼問題嗎?"

旁邊的一位老伯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是外地來的吧?你們沒有聽說……附近的南山鎮的事情嗎?"

歐邪子問道:"南山鎮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老伯左右看了看,然後才小聲地說道:"最近,我們這里來了一群神秘的刀客.這群刀客滅絕人性,見人就殺!三天前,他們到了南山鎮,鎮上的人走避不及,竟幾乎被他們砍殺殆盡!"

和老伯一起喝茶的另外一個老人家眼中露出了幾分憤怒的神色:"這幫人簡直就是畜生!南山鎮的村民和他們無冤無仇,但他們不問青紅皂白,竟然血洗南山鎮!那個景象,真是慘哪……死的村民,不是被人開膛破肚,就是身首異處……"

那老伯接著說道:"但奇怪的是,這伙人雖然見人就殺,但卻留下了三個人的命.而這三個人,當時恰好都背著一把刀.聽說,那伙人中領頭的人對他們三個說:'看在你們用刀的份上,今天就放你們一馬!’那三個撿回一條命的人回來說,鎮上佩劍的人,死得尤為淒慘!"

旁邊那老人家于是便說道:"消息傳回來之後,為了保命,鎮上的人全都背上了一把刀!而鎮上所有的劍,都被我們自己銷毀了!"

李心白和歐邪子這才恍然大悟!他們對視一眼,心中同時起來一個疑問:這伙凶殘的刀客為什麼偏偏放過了佩刀的人,卻對用劍的人如此仇恨呢?這伙人,究竟是什麼來頭?他們到這里來,究竟有什麼目的?

那小二這時才開聲道:"你們二位的錢我們是不敢賺的了,還是請二位到別家去歇腳吧,免得連累了諸位鄉親!"

旁邊的老伯也說道:"兩位客人,趁那伙人現在不在這里,我看你們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李心白拿起手中的劍,笑道:"本少爺倒要見識一下,這些是哪里來的刀客,竟然如此囂張!老子的劍剛鑄好沒多久,就盼著找把刀來對砍對砍呢!"

他話音剛落,茶館里立刻就安靜下來!

很快,那兩個老頭把杯筷一扔,拔腿就跑!茶館里的人隨即紛紛奪路而逃,茶館里一陣杯翻椅倒,很快就跑得一人不剩!那個店小二愣了一下,然後咬咬牙道:"算你們兩個狠!這茶館,老子不要了!"說著,他也跟著人群飛快地逃開了!

李心白和歐邪子面面相覷,頭上都是汗.李心白說道:"媽的,就算老子是鬼,你們也用不著怕成這樣吧?"

一個聲音忽然接過話頭說:"錯了,鬼在這里."

李心白只覺得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涼氣,立刻起身,拔劍!但是,當他的隱鋒指向身後的那個人時,他卻又驚又喜地說了一聲:"露白,是你?"

站在身後的那個人,原來竟然是元露白!雖然穿著一身男裝,但這鵝蛋臉,柳葉眉,肌膚如玉的人不是那個刁蠻公主元露白又是誰?

"心白哥哥!"

他鄉遇故知,加上又剛剛經曆了國破家亡的傷痛巨變,元露白再也難以抑制自己的情感,一下子便撲進了李心白的懷抱,眼淚嘩啦啦地流.

李心白憐愛地輕撫著她的頭發,發現她已經花容憔悴,身子也消瘦了許多,不由得好一陣心酸.昔日的金枝玉葉,竟淪落到了今日如此淒涼的境地,實在是叫人感慨造化之莫測.

傷心地哭了好一會兒,元露白才好不容易地抑制住了哭聲!李心白替她擦去臉上的淚珠,故意逗她說:"小瘋狗轉性了哦,見人不咬,反倒哭哭啼啼的了!"

元露白的臉兒一紅,狠狠地錘了李心白一拳:"討厭!"

歐邪子在旁邊妒忌地說:"喂喂喂,你們抱在一起很久了!好你個小公主,見了李心白就像丟了魂一樣,竟然正眼也不瞧我一眼!當年老夫可是待你比爺爺還親的!"

元露白這才不好意思地叫了一聲:"歐邪子爺爺!"

歐邪子張開雙手說:"來,抱抱!"

元露白于是又和歐邪子輕輕抱了一抱.抱著她的時候,歐邪子慈愛地唉了一聲,元露白也忽然想起了死去的父親,心中一酸,眼淚又流了下來.

歐邪子著急地說:"喂喂你個小丫頭,你跟李心白抱的時候,流的都是眼淚,怎麼跟我抱的時候,流的都是鼻涕?"

"討厭,你們兩個一見面就欺負人!人家哪有啊!"這時,元露白終于破涕為笑了.

她扭頭看著李心白,說道:"對了,你們兩個不在昆侖山,跑到這里來干什麼啊?"歐邪子和李心白的臉色一下子便沉重起來.猶豫了一會兒,李心白還是將真武五子殉道,真武宗淪亡的事情告訴了她.

元露白呆住了,眼淚又流了下來.之前的國破家亡已經令她無法承受,如今師門也遭遇了不測,普天之下,可謂是已經沒有她的容身之所了!

李心白輕輕地摟住了她的肩膀.同是天涯淪落人,這樣一份滄桑,情何以堪.

三個人一番唏噓傷神,李心白振作精神,問起了虛白子師兄等三人的下落.但元露白卻很吃驚地反問道:"什麼,虛白子,杜康子師兄他們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嗎?"

李心白和歐邪子對視一眼,同時歎了一聲.歐邪子說道:"想來是當時中州局勢動蕩,虛白子他們也尋不到露白小丫頭,又不能重回昆侖,所以便在江湖上流浪了."

元露白聞言,更是神傷.李心白好言勸慰了她幾句,她的心情才漸漸好轉.

元露白將李心白和歐邪子帶出了南河鎮,一路往深山密林之中走.路上遇到了不少反抗軍的暗哨,見是元露白,方才放行.看來,為了防止齊軍的滲透,他們也花了不少心思.

反抗軍為了躲避齊軍的圍剿,實行了游擊戰的戰略.最近這段時間,他們將部隊駐紮在離南河鎮八十里遠的一個山坳里頭.

李心白和歐邪子跟著元露白在山中林間兜兜轉轉,遠處終于出現了一處旌旗招展的營地.這里,就是元國反抗軍的大本營了.

這支依舊打著大元旗號的軍隊,如今由原元國太子元豹擔當主帥,他的叔叔——原元國大將軍元英傑擔任副帥.

當李心白他們到來時,一身甲胄的元豹和元英傑從中軍營帳中走了出來.可是,他們的臉色都十分的冷漠.元豹冷冷地對元露白說道:"妹妹,你究竟把什麼人帶到這里來了?"

與此同時,幾百名士兵跟在元豹身後,嘩啦啦地圍了過來!元露白眼看形勢不對,急忙對元豹說道:"哥哥,你們要干什麼?他們兩個是我們的朋友!"

人群中的蕭憶玉冷冷地說道:"李心白,你們究竟把什麼人引到這里來了?你們身後跟著的,是誰?"

什麼!?原來身後一直有人?

元露白聞言大驚!

這怎麼可能?


上篇:第四卷 真武劫 第二十五章、玄冥龜息心法     下篇:第四卷 真武劫 第二十七章、夜叉鬼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