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十章、踏破鐵鞋無覓處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十章、踏破鐵鞋無覓處

對不起,今天學校的網絡出了問題,回來了才趕緊更新,盼各位見諒~~~繼續求點票票

————————————————————————————

李心白氣鼓鼓地走進酒館,一屁股坐在了一張木桌旁.他心中不爽,當下一拍桌子,大聲說道:"東家,拿酒來!"董竹卿笑了他一路,現在見他好像真的是心中不痛快了,于是便收斂了笑容,陪在他旁邊和他一起喝悶酒.

才喝了幾杯酒,只聽外頭古道上一陣喧嘩,似是來了一大群人.

有人高聲地罵道:"他媽的,大爺我在朝歌享譽三十年,縱然是滿朝文武,對大爺我也是有幾分客氣!由來只有大爺我欺負人,哪有別人騎到我頭上的時候?現在人跑了,寶玉也不見了,事情傳出去,我王大富的臉往哪擱?你們分散去找,誰先找到那個鬼方小賤人的,大爺我就讓他快活一個月!"

另外有很多人興奮地應和起來,似是得了極大的鼓勵.那些人來到了酒館外頭,好一陣高聲喧鬧,其中幾個打手模樣的人更是凶神惡煞地將客人們往外趕,店家上前賠笑詢問,卻被人一腳踹開了.原本甯靜的小村落,如今好一陣雞飛狗走,膽小的村民們紛紛關門躲避,只剩下那個店家心中暗暗叫苦.

李心白聽先前那聲音似乎有些熟悉,心中不禁有些犯疑.等那個肥胖的身影出現在酒館門口,兩個人都不由得同時驚道一聲:"是你!?"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手搖折扇肥胖如豬的女奴販子!

冤家路窄,那肥豬男子把扇子一合,不怒反笑道:"哈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還說到哪里找人呢,原來你這小子就在這里!說,那塊寶玉在哪里?還有,那個小賤人在哪?識相的就乖乖跪倒叫一聲王大爺,不然,哼哼哼……"

他還沒哼完,空中忽然"呼"的一聲飛來一團黑乎乎的事物,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聽"噗"的一聲悶響,大張的嘴巴里卻已塞上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

王大富只聞到一股油膩發臭的味道,當下好一陣惡心,忙不迭地呸了一聲,將那樣東西吐了出來!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團油黑發亮的抹桌布!

王大富的胃里好一陣抽搐,差點便要將去年八月十五吃過的月餅也吐了出來!他氣得七竅生煙,指著李心白破口大罵道:"你這臭小子不要命就是了,來人,把這臭小子給大爺我剁了!"

他身後的那些大漢們一聽,紛紛拔出兵器沖了上來!帶頭的兩個黑衣大漢手上揮舞著一把精亮生光的斧頭,分左右向李心白劈來!

娘的,老子正在不爽的時候,你們這幫混蛋還來惹我,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

李心白手上一用力,"啪"的一聲,手上拿著的酒杯竟生生地被他捏了個粉碎!與此同時,那兩個黑衣大漢只聽"錚"的一聲長鳴,空中霎時青光暴閃,寒氣逼人,似是神龍出于深淵一般!

其中一名大漢抵受不住那鋒利如割的氣勢,驚駭萬分之下,竟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兩大步!另一個則只覺眼前青光一閃,還沒反應過來,手中的斧頭便活生生地少了一大截!

那大漢看著手中那半截精鐵打造的大斧頭,臉色都變了!

呼!青光忽地又一閃!

大漢手中便只剩下了一根光禿禿的木棍!那大漢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那神情就像突然發現家里的公豬生了一只蛋一樣!

呼!青光再次閃了一閃,大漢手中的木棍就像公公的下面一樣,除了捏在手心的一小截,其它的都已不知所蹤了.那大漢像見鬼一樣"啊"的一聲慘叫,扔掉手心的那截子木棍,撒腿就跑!

王大富的臉色都青了:"媽的,什麼霹靂無敵斬神滅鬼天罡北斗盤古開山斧,我呸,吹得倒好聽!"看他那樣子,似是對這個比自己更無恥的人甚是不滿.

另一個黑衣大漢此時也面容扭曲,早已沒有了那種斧頭幫大佬一樣的威風.他拿著那把斧頭傻愣在原地,劈也不是,跑也不是.

李心白忽然很純很燦爛地對他笑了笑,黑衣大漢全身的寒毛一下子全豎了起來!呼!眼前又一花,大漢手中的斧頭不知道怎麼回事,轉眼便到了李心白的手里.

李心白大大咧咧地坐在木凳上,抬起隱鋒劍便去削大漢的那把斧頭.那精鐵打造的斧頭本來便有幾十斤重,看似堅硬無比,但在隱鋒劍的削割之下卻軟得像泥巴一樣,片片鐵皮如肥皂皮一般翻卷下落.

大漢的神色像是要哭出來一樣.

那怪物一樣的年輕人一邊很有心思地削斧頭一邊語重心長地說:"你看看你,出來砍人也要磨磨斧頭麼!砍人這種這麼高尚的職業,要麼不砍,要砍就得砍到最好!都什麼年代了,還用這麼老土的斧頭,唉,素質啊,素質,懂嗎?"

那大漢聽著這個怪物一樣的年輕人竟然反過來對自己傳授砍人真經,講得頭頭是道,神色不由得變得比哭還難看.王大富和他的那幫打手傻了一樣看著這兩個人,酒館里的氣氛一下子安靜得很詭異.

很快,李心白便把那把改裝過的斧頭塞回到黑衣大漢的手里.黑衣大漢呆了一呆,竟然說了句"謝謝".這話一出,在場所有拿斧頭的人都恨不得找個茅坑跳進去死了算了!丟人啊!

大漢似是也突然反應過來了,他看著那把薄得像殺豬刀一樣的斧頭,臉色比吃了屎還難看.

李心白很溫柔地對他說:"現在你來砍砍我看看?"

大漢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眼淚差一點就要流下來了.蒼天啊,這是個什麼人啊……和面對這個怪物一樣的年輕人比起來,他更情願去吃屎!

李心白又很誠懇地對他說了一聲:"來,砍啊!"

他結結巴巴地說:"俺,俺不敢……"

嘭!李心白忽然閃電般一拳砸過去,結結實實地轟在了大漢的鼻子上!大漢像條小狗一樣嗚嗚呻吟了幾聲,全身都痛得發抖了.兩道血流像蚯蚓一樣從他的鼻孔里爬出來,那樣子說不出的滑稽.

李心白又很純很燦爛地對他笑了:"大叔,來,砍啊!"

那大叔一下子心頭火氣,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啊的一聲大喝,舉起斧頭就要當頭劈下去!

嘭!李心白又閃電般一拳轟過去!那拳頭不偏不倚,正好又砸在了黑衣大漢的鼻子上!

黑衣大漢痛得把斧頭一扔,雙手捂著鼻子蹲了下去,只聽見他帶著哭腔模糊不清地說道:"不砍也打,砍也打,嗚嗚嗚,不帶你這麼玩的……"


上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九章、恩將仇報     下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十一章、蛋蛋還要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