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二十三章、大江夢逍遙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二十三章、大江夢逍遙

更新,更新!後面還有,還有^.^各位看官,沒收藏的點收藏,有票票的投個票,沒登陸的登陸點點擊,有打賞更好,謝謝啦

————————————————

姬玉兒看到董竹卿急匆匆地從李心白房中出來,好奇地跟了過去.到她房門外,見她正在昏黃的燭火下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姬玉兒走到她身後,問道:"恩公,你要走了?"董竹卿冷冷地說道:"不該問的事情你不要問."

姬玉兒于是便默默不語地幫她收拾行李.董竹卿收拾了一會兒,便停了手.她望著姬玉兒,說道:"以後,你要好好照顧那個家伙."姬玉兒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說道:"玉兒當然要照顧好心白哥哥的."

董竹卿黯然地低下頭去,說道:"有你照顧他,我也就放心了."但是她又迅速地抬起頭來,堅定地說:"那個家伙有的時候很壞,他使壞的時候,你可不能對他心慈手軟!女孩子家,可不能任由那些臭男人欺負!"

姬玉兒咯咯咯地笑起來,說道:"恩公,你今晚說的這些話真怪!說得你好像也是個女孩子家一樣!"

董竹卿的臉上微微一變色,這才想起了自己此刻依然保留了男裝的打扮.她尷尬地低下頭去,繼續收拾她的東西.姬玉兒乖巧地走到她身邊,說道:"恩公,臨別之時,玉兒幫恩公換一件衣裳吧!"說完,她伸出纖纖玉手,便要給董竹卿脫衣服.

董竹卿嚇得臉色都變了:"啊?這這這姬姑娘不用客氣了,我我這件衣服還還還不髒!"

"恩公你就別客氣了,前路漫漫,你就讓玉兒服侍恩公一次吧!"姬玉兒不由分說,已經將董竹卿穿在外面的那件衣服扒掉了一半.董竹卿嚇得整張臉都扭曲了,張牙舞爪地忙著推辭.她心里想的是,啊呀呀,兩個女人搞這種東西,成……成何體統!

哪知姬玉兒將她的外套扒下來之後,竟然還要繼續脫她里頭的衣服!

"恩公,此去一路風塵,不如今晚玉兒就幫恩公搓個澡吧!"說著,她的玉手又放在了董竹卿的衣帶上!董竹卿嚇得連聲怪叫,連行李也不要了,轉身就想往外逃!

哪知姬玉兒的手還抓著她的衣服不放,董竹卿一發力,竟然拖得兩個人都一起摔在了地上!姬玉兒就勢抱緊了她的腰,兩個人滾作了一團.

然後……姬玉兒的雙手……便緊緊地按在了董竹卿的胸部上……

姬玉兒睜大了水一樣的眼睛,很驚奇地問道:"恩公,你的胸部好大哦!"說完,她還要用力往下按了兩按……一種奇怪的感覺傳來,董竹卿全身都發麻了——她好想死啊!

"你……你要做什麼!?"她哭一樣叫起來,心里只想著大叫救命!但是她能叫什麼呢?大喊有一個女人要XX我?一個女人,要對另一個女人用強的?這,這也太*&%$#了吧?

姬玉兒看到董竹卿嚇得面無人色,這才咯咯咯地笑了起來,笑得直不起腰.好不容易,她才捂嘴止笑,嬌聲說道:"恩公,我和你鬧著玩的!我早就看出你是個女人了!世上哪有長得這麼俊俏的男子的呢?"

看著她捂著嘴笑得極度無邪的樣子,董竹卿出了一頭的冷汗!這……這個丫頭,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天真單純!她是個小魔鬼,小妖精!

不過……李心白遇上了這樣一個女人,哼哼哼哼哼,以後有他受的了!

第二日,董竹卿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他們的行列中,而李心白等一行人則一路向東北方進發,到了赤瀾大江的江邊.

江面寬闊,江水緩緩流淌.這里是赤瀾大江的下游,江水已經沒有李心白上次看到的那麼湍急激烈.江邊蘆草高聳,江風清涼,偶爾一兩只水鳥從蘆草中飛起,消失在天邊.

遼闊的江面上,看不到一片風帆一艘船.

這麼開闊的地方,不要說人了,連只鬼也看不到.

李心白看著虛白子,問道:"師兄,現在怎麼辦?"

虛白子不說話,只是從包袱中抽出了一把古劍.正是他用來誘使李心白出城的那把青色長劍.江面上粼粼的水光反射到劍身上,眾人頓時感到一陣清冷之氣撲面而來!

李心白問道:"這把是什麼劍?"虛白子眼中充滿了崇敬之色:"這是以師叔曾祖的俗名命名的一把劍,青朧劍.它是老玄子師叔曾祖的佩劍."

李心白奇怪地問道:"那它怎麼會在你手上?"虛白子眼中閃過幾絲惘然,說道:"師叔曾祖乃是得道忘機的高人.當年他舍棄大宗師的高位,拋下俗世一切名利羈絆,獨身一人云游世間.即便是自己的佩劍,他也毫無憐惜地拋下了!"

杜康子目含神往,說道:"師叔曾祖忘卻了世間的萬千繁華,無所依待,無所留戀,只求逍遙游于天地之間,確實是仙人之風啊!"

虛白子不再多語,將那把青朧劍拋起在空中.寶劍迎風而飛,青光一閃,便直往赤瀾大江的下游去了.

幾人紛紛禦劍追過去了.李心白飛起在空中,才想起姬玉兒還留在地上.他一個旋身回到姬玉兒的身旁,一伸手便將她抱了上來.姬玉兒發出一聲驚喜交加的尖叫聲,然後整個人便騰起在半空!

以中階劍豪以上的"飛仙逸"修為,李心白已經可以禦劍載起兩個人的重量,不過飛行的時間不能持久.被李心白抱在懷里的姬玉兒興奮得哇哇大叫,而李心白被她身上發出的少女幽香撩得心慌意亂,有好幾次差一點便一頭載進大江里去!

但正因為有了幾次這樣的驚險瞬間,姬玉兒連番驚嚇,整個人都不由得縮進了李心白懷里去,那蒼白嬌美的小臉更是緊緊地貼在李心白的胸口上!一時間,溫香暖玉,云鬢絲發,那可愛人兒的臉兒就近在眼前,真是讓人無比受用!

虛白子等人的頭上都冒出了一大滴汗.他們的這個師弟……故意駕著飛劍忽上忽下,真不是個好人……

青朧劍在前方飛,後面四把飛劍緊緊追隨.很快,寬闊的大江江面上便出現了一樣奇怪的東西.青朧劍飛到那個東西上空,速度便變慢了.

江面上,漂浮著一個巨大的葫蘆!而一個粗布麻衣的老翁,正斜斜地側臥在葫蘆背上,他的臉上,蓋著一頂破破爛爛的斗笠,擋住了空中射來的日光.看樣子,這老者似乎正在熟睡之中.

葫蘆飄飄浮浮,在江面上隨波逐流.

大江一仙壺,天地悠然舟.逍遙江海外,萬古一夢休.

李心白與虛白子等人凌劍半空,面面相覷.

從那枯瘦的身材和樸素的衣裝來看,這人便是他們的師叔曾祖老玄子了.在這樣遼闊無盡的大江之上,一人一葫蘆隨波逐流,那老者更是悠然安眠.見老玄子如今這個樣子,他們都不敢驚動他.他們降落到江邊,隨著江中的大葫蘆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大葫蘆終于搖搖晃晃地靠在了江邊,可是,老玄子依舊沒有醒來.

虛白子,杜康子和松鈺子等人輪番呼喚老玄子的名字,可是他卻始終沒有反應.眼看日斜西山,黃昏將至,幾人心中不由得暗暗焦急.

李心白忽然從虛白子手上接過了那把青朧劍.

這個時候,清風徐來,微波粼粼,夕陽悠遠,浮光躍金.天邊幾棵煙樹寂寞,近處片片蘆葦飄搖.

天地一片寂然.

李心白橫劍在空中,伸出手指去,在古劍的劍身上用力彈了一彈!

"叮"的一聲,劍音顫顫,飄嫋如柔光,如水波,瞬間在風中氤散開來!

一聲長吟,竟令天地為之一清!

以手為枕,側臥在葫蘆上的老玄子身子微微地動了一動!虛白子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喜色!李心白于是再彈指擊劍,第二下,第三下……第三下劍吟響起之後,老玄子"唔"的一聲,身子一動,那破斗笠也滑落到了水里!

滿面皺紋如溝壑,一頭白發有如半雪冬草,面目慈和,神色淡然深靜,正是他們的師叔曾祖老玄子!

老玄子微微睜眼,惘然地望了李心白他們一眼,緩緩問道:"老道夢中正逍遙,仿似過了千年萬載,你們為什麼要吵醒我?"

李心白和杜康子等人一臉焦慮悲戚,齊齊跪地說道:"師叔曾祖,我們真武劍宗遭逢了覆滅之禍,昆侖山現在已經落入了無道天師老璞子之手!我等學藝未精,無力回天,只好打擾仙人老祖宗的云游清修,請師叔曾祖回昆侖山主持大局!"

老玄子似乎仍在夢中,悵然問道:"你們……你們是什麼人?老道,老道我又是什麼人?"

李心白等人面面相覷,杜康子感慨地說道:"師叔曾祖百載修道學仙,現在早已淡卻了人世俗事,到了忘我無物,與天地混沌合一的境界了!"真武未經巨變之前,老玄子如今的這種狀態,正是杜康子夢寐以求的.可是,如今一切都變了.

李心白于是叩頭說道:"師叔曾祖道號老玄子,俗名林青朧,是開宗祖師真武劍聖林心白的第七十二代孫!曾徒孫手上的這把劍,正是師叔曾祖當年用的佩劍青朧劍!"

老玄子哦然長歎,眼中忽悲忽喜,然而所有神色都很快消失在一片如水的淡然中.他輕輕一拂寬大的袖子,說道:"你們去吧.老道我本來已經將世事忘記得差不多了,在夢中無所羈絆,無盡安甯,盡得自在逍遙之妙.你們現在又要拿世俗之事來令我煩惱.去吧去吧,老道我已不參世事,你們還是走吧."


上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二十二章、風云暗湧     下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二十四章、半仙,半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