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二章、誰是絕色?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二章、誰是絕色?

嘿嘿嘿,起來了,趕緊更一更~~~後面的故事更精彩!

————————————

此時,殘雪也微笑道:"李心白雖然與我們殺刀門道不同不相為謀,但這人倒是有幾分果敢與傲氣,說不定,此子他日真的可以成為聞名天下的大人物呢!"

孔穆和臉上甚是不快,正要再爭論的時候,伊德斯公爵已經覺得十分無趣了,于是插嘴說道:"三位先生,我們今日到這里來是要欣賞美人的,為什麼要討論這些無聊的話題呢?"

不空大師等人一愣,于是都齊聲大笑起來.殘雪一拍手掌,說道:"伊德斯公爵果然生性浪漫,深諳風情.也好,今日就讓公爵殿下來鑒賞一下我們東陸的絕色!"

說著,他向陪侍在一旁的老鴇打了個眼色,那老鴇心領神會,風騷至極地朝樓上吆喝了一聲:"有請'秦淮四豔’四位姑娘下來見客——"

然後,四位傾城絕色的女子便款款而下,腰嫋弱柳,步生蓮花,顧盼**,滿大廳的人間粉黛頓然黯然失色.最要命的是這四個女人走的都是魅惑路線,雙峰怒挺,膚雪生光,蛇腰長腿,曲線撩火,看得人口干舌燥.

不光是孔穆和,殘雪,不空大師和伊德斯公爵,整個大廳里的男人都呆住了.李心白故作清高地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忍不住再看了一眼,然後姬玉兒咬著小嘴唇替他擦去了嘴邊的口水,幽幽地問道:"好看嗎?"李心白聽出了她語氣中隱忍的不快,急忙說:"好看是有點好看,但是風騷了點.跟你比起來,她們就是一坨屎."

說著,他忍不住又瞟了一眼.姬玉兒暗暗咬著牙,生氣地瞪了那四個狐媚的女人一眼.哼,不就是穿得少了一點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空大師砸吧著嘴,一邊搖頭一邊嘖嘖稱贊,說道:"真是傾城之姿!老衲一生品色無數,這樣的極品還真的少見!不過可惜啊可惜,今日此樓中最美的女子,並不在這四位之中."殘雪孔穆和伊德斯公爵三人同時吃了一驚:"這樣的女子都還不是最美的?那最美的在哪里?"

不空大師突然扭過頭來,望向了李心白和姬玉兒立身的方向.

李心白心中不由得一驚——這酒色和尚看出了什麼!?

殘雪伊德斯等人順著不空大師的眼光望過去,卻只看到了穿男裝的李心白和姬玉兒.李心白心知不妙,暗暗一捅姬玉兒,低著頭就要往外走.哪知道那肥頭大耳的不空和尚身子一閃,卻忽然到了他倆身前,攔住了去路!

好快的身法!這人的功力深厚,不可不防!李心白心中暗暗戒備,堆笑問道:"這位大師,不知有何指教呢?"

不空和尚臉圓慈相,滿面笑容,仿如一尊彌勒佛一般.他雙手合十向李心白行了個禮,然後說道:"這位公子,老衲有一個不情之請."李心白手心微微滲出了一些汗,但依然含笑答道:"大師客氣了.秦某也想聽一聽大師指點迷津,無奈今日還有些俗務,不能垂耳聆聽大師教誨,不如下次再登臨寶地向大師請教吧."

但不空和尚還是樂呵呵地攔在了他面前,說道:"此事只關風與月,不關佛與法.公子身邊的這位女子,是不是公子的妻眷?絕色至此,為什麼不以真面目示人,好讓我們這些凡夫俗子都可以一睹天人容顏呢?"

李心白眼見殘雪,孔穆和及伊德斯等人都圍了過來,心中更為緊張!這幾人的功力無一不在自己之上,再加上一個不明底細的不空和尚,要是暴露了身份,只怕會凶多吉少!

那幾人都在上下細細打量著李心白,眼中露出了幾分疑問.李心白心中更為緊張.再高明的易容術,在這些老江湖的一番細察之下,只怕也是要現出破綻的!

正在危急的時候,姬玉兒忽然嫣然一笑,解開了腦後盤著的長發.流絲如瀑,色如鴉雛,膏沐生光,直可鑒影!

青絲三千丈,垂盡眾生緣.絕色歸何處,玉兒笑春風.

李心白也愣住了.玉兒的一舉手一投足,竟然就像他曾經在電視上見過的洗發水廣告一樣,美得一塌糊塗!

一陣幽幽的發香隨著那青絲的解下而散開,微微的醉了人.

姬玉兒到這時才摟起了李心白的一只手臂,說道:"奴家本是胡地女子,不識得什麼詩書禮法,更未曾見過江南的旖旎繁華,所以才纏著郎君到這里來玩耍,沒想到卻被大師識破,引各位見笑了,奴家在這里向諸位陪個不是!"

說著,她便娉娉婷婷地一側身,向眾人賠了個禮.一容一態,一言一語,無不溫婉得體,掩飾得天衣無縫!

李心白激動地看著姬玉兒,用眼神稱贊她道:奶奶的,雞肉兒你真是冰雪聰明啊!一下子就給老子解了圍!姬玉兒用明明的眼睛調皮地看了他一眼,已暗中報了他的情意.

姬玉兒臉上的男子裝扮雖然仍未完全卸盡,但卻已難掩國色之姿.眾人見李心白竟然有這樣一個蕙質蘭心的絕色女子做妻子,無不向他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李心白禁不住飄飄然起來,一手挽著姬玉兒的手臂,另一邊則故作謙虛地向周圍的人彎腰說道:"賤妾無知,失禮了,失禮了!"

話雖如此,但他心中實在是樂開了花!媽媽的,老子家的玉兒一出,什麼秦淮四豔什麼沉魚落雁,統統都要靠邊站!

但是孔穆和看著李心白,卻皺了皺眉頭,心里想道:這麼美麗聰慧的女子,卻跟了這樣一個潦倒俗氣的商人,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心念一轉,他竟然生出了幾分歹意!

不如……

而伊德斯雖然覺得姬玉兒有些眼熟,但眼前的形象與當日作為女奴的姬玉兒的形象相差甚遠,他一下子也沒想起來.

客套一番之後,李心白拉著姬玉兒就想走.但這一次,是孔穆和攔在了前面.他故作瀟灑地向姬玉兒行了個禮,說道:"姑娘今日到此,'笑春風’內真可謂是樓滿春風!秦淮四豔爭奇斗妍,本來已屬賞心樂事.如果姑娘還能以女子裝扮示人,豔壓群芳,那更是一段風流千古的韻事了!"

李心白和姬玉兒的臉上都露出了為難的神色.李心白心里更是氣得癢癢的,媽的你這個死淫棍,認識你算是老子倒十八輩子黴了!哪有讓人家的老婆出面去跟妓女斗美的事的呢,這不明擺著討打嗎?


上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一章、花酒論英雄     下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三章、適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