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八章、誰比誰陰險  
   
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八章、誰比誰陰險

上架後第一更,來晚了一點點,各位兄弟,多多支持啊,兄弟跪謝了!!!

————————————————

而孔穆和的臉色也變了一變!他滿頭是汗,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大師說笑了,我如今的境況是自身難保,又怎麼可能謀害李兄和歐大師的性命呢?"

不空和尚還是那副笑呵呵的樣子:"孔將軍,為了防止歐老頭將你麟玉劍的秘密泄露出去,你早就在他的飯菜里下了慢性毒藥,對不對?至于李心白施主,雖然你一開始並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你為了今晚能夠與姬姑娘共度**,便在晚飯里給李心白下了毒藥,又在姬姑娘的茶里放了**,對不對?如果老衲沒猜錯的話,很快,藥力就都要發作了吧?"

此言一出,孔穆和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而李心白,歐邪子和姬玉兒三人也都震驚不已!

這個孔穆和,竟然陰險毒辣至此!

不空和尚又看著孔穆和執劍的右手,笑道:"孔將軍雖然身受重傷,但依然未曾棄劍,你這樣背豎麟玉劍放在手臂之後,不是想借著麟玉劍的靈氣來療傷又是什麼?"

孔穆和的臉色由白轉青,神色也漸漸變得猙獰:"不空,你究竟是站在哪一方的?哼,如果本公子將你和李心白等人勾結的事情告發出去,明王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他咬牙怒斥,顯然是已經氣急敗壞.

不空那圓圓的臉上竟現出了幾分天真忘機之笑:"孔穆和,枉你一向自命聰明絕頂,為何到現在也還未醒悟?一朝得志,你便飛揚跋扈,目中無人,恃著對朝廷有功,日日以一品侍衛自居,難道你不知道,明王爺生平最厭惡的就是這種得意忘形的小人嗎?還有,你竟瞞著皇上和明王,私藏了兩朵玄冥劍花,是也不是?"

這幾句話一道出來,孔穆和便不由得面如死灰,聲音也微微顫抖起來:"你……你是說,你到這里來,是……是明王爺的意思?"

不空笑道:"殺你,自然是明王爺的意思.但念在你有功于朝廷,皇上也還算寵信你,明王自然不會蠢到親自出手.這個任務,就只好勞煩李施主了."

孔穆和腦中數道光電閃過,一下子便完全明白過來!原來,今日不空和尚在"笑春風"里揭穿姬玉兒的女子身份,目的就是要令自己對姬玉兒見色起意,從而激起自己與李心白的矛盾,然後再借李心白的手來殺自己!

其用心之陰毒險惡,實在是令人發指!這一招借刀殺人,更是令人脊背生寒!

他的全身一下子便被冷汗濕透了!明王,以及眼前的這個不空和尚,在他眼中立刻變得無比可怕起來!

不光是他,李心白,歐邪子和姬玉兒三人,都不禁聽得心驚膽戰頭皮發麻!如此工于心計的人,三言兩語,便可殺人于無形,這樣的"刀",比起殺刀門中的刀要可怕得多了!

孔穆和歇斯底里地大喊起來:"明王,明王爺這個惡魔!還有,還有你!一個佛門中人,心腸怎麼會如此的毒辣!你們不是人,你們都是魔鬼!"

不空單掌合十,冷笑道:"孔將軍,今日在笑春風之中,老衲已經好言相勸,色字頭上一把刀啊,只可惜孔將軍置若罔聞,一意孤行,既然有了這樣的因,便報了這樣的果,孔將軍又怎麼能責怪旁人呢?"

孔穆和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眼中的恐懼已經放到無以複加的大.

此時,李心白只覺得腹中一陣絞痛,而姬玉兒也忽然感到口干舌燥,全身發熱,臉上竟迅速緋紅如霞,身體深處竟然不期然地產生了一種令人羞愧的欲念!

李心白急忙運起真武仙氣,將腹中那陣劇痛強行壓了下去.但是姬玉兒卻忽然嬌聲地在他身旁喚了一聲:"心白哥哥——"

那聲音竟然有如春鶯一般嬌軟柔婉,聽得李心白的身子骨一下子便變得像面條一樣.

李心白心知不妙,扭頭一看,那小丫頭臉兒醉紅,貝齒輕咬櫻唇,雙眼之中秋水漾動,半似期待半似哀怨地看著他.雖然她自己也在極力抵抗著體內那洶湧而來的春情,但那欲拒還休不能自已的樣子,反似乍破欲開的桃花,平添了幾分誘惑幾分媚態.

李心白一下子心神蕩漾,氣血松動,丹田處的真武仙氣一散,腹中的劇痛便再也壓抑不住,迅速在體內蔓延開來!他痛苦不堪地一聲呻吟,彎腰捂著了肚子,頭上立刻便冷汗涔涔!

媽的,難怪人人都說什麼色字頭上一把刀,說什麼紅顏禍水,果然全都是真的!

就在這時,一直跪在地上的孔穆和忽然從地上彈起來,撲向了姬玉兒——那速度快得令人不及轉目!

他跪在地上等候多時,為的就是等到這樣一個機會!只要制住姬玉兒,就可以脅迫她脫身!電光火石之間,他忍著劇痛,伸出了手中的麟玉劍——

看到孔穆和那劍直指姬玉兒,李心白不禁大驚失色!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他的青朧劍便刺了出去!就在那一刻,他體內所有的疼痛都似乎在瞬間消失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玉兒受到一分一毫傷害!

寒光各一閃,兩劍相向,孔穆和的身子卻忽然中途凝止!

青朧劍,已經深深地沒入他的喉嚨!他的臉色迅速地變得青白,殷紅的血嘩嘩地順著青朧劍的劍身噴湧出來.在身子漸漸地軟下去的時候,他略略轉動眼眸,望了李心白最後一眼.凝結著最後一絲不甘和怨毒,他眼中的光彩終于完全黯淡.

李心白冷冷地看著他.雖然心中多少有些惻然,但是,他並不後悔.孔穆和這樣的人,死不足惜!

他一抽劍,孔穆和的尸身便軟軟地癱倒在了地上.

直到這時,那完全消失的痛意忽然加倍洶湧地回到了他的體內,劇痛之下,他忍不住以劍拄地,用一只手死死地捂住了肚子.姬玉兒見他整個脊背都已被汗濕透了,連忙沖上來扶著他,然後用隨身的手帕替他擦去臉上的汗水.

"心白哥哥,你……你到底怎麼了?"見李心白的臉色白得怕人,姬玉兒嚇得手腳發虛,聲音都變了.但她自己也同時感到了身體深處所傳來的那種可怕的饑渴與火熱,她一捂小腹,忍不住輕輕地"嚶"了一聲.

靠……這個聲音,怎麼那麼像那種片子里的那種腔調……要命啊……

李心白又痛苦地"哦啊"了一聲,身體猛然抽搐了一下.

姬玉兒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又湊近了幾分,顫聲問道:"心白哥,你,你沒事吧?"

李心白扭頭看她一眼,小腹里痛得似乎要整塊融掉一樣!靠……老子都只剩下半條人命了,你還這麼**地看著我,想早點送老子上路啊……

這時,不空和尚忽然將一只大手掌攤開在李心白面前.掌心里有三顆丹藥.兩顆是褐色的,一顆是白色的.

"孔穆和用的是毒性極烈的'三尸化腸散’,褐色的這粒是解藥,想保命,你就趕快吃了它吧."

李心白皺著眉頭,半信半疑地看著那顆丹藥.眼前這臭禿驢不知是敵是友,這顆解藥又不知道是真是假,沒准吃了會死得更快呢!

這時,歐邪子快步從他身後走了過來,拿起一粒解藥遞給了李心白:"吃吧!這臭禿驢雖然又好酒又好色,但向來不打誑語.再說了,他們般若宗救人的本領是天下一流的,這點你不必懷疑.他真要殺你,你跑也跑不掉,犯不著用這麼麻煩的招數."

李心白這才放心地將那顆藥丸吞了下去.不空和尚又轉向了姬玉兒,樂呵呵地說:"小美人,這顆白色的是你的解藥."

李心白忽然劈手奪過了那顆解藥,然後一臉壞笑地說:"不用了不用了,老子就是最大的一顆解藥,只要是美女中的毒,老子都能解!雞肉兒,來,到心白哥哥這里來……"

姬玉兒的臉紅得像要滴出血來.她跺一跺腳,嬌嗔道:"混蛋!你,你壞死了!你是不是想再嘗嘗奴家的巫術啊!"說完,她便像只小松鼠那樣撲過來,伸手就去搶李心白手中的解藥.

李心白得意洋洋地哈哈笑道:"玉兒,你再'嚶’一聲給哥聽,我就把解藥給你!"姬玉兒一聽,更是又羞又惱,拼了小命,小拳頭像天馬流星拳一樣轟在李心白身上,一番生死搏斗,又免費奉獻了許多豆腐,終于把解藥搶了回來.

李心白那個得瑟啊!這小妖精,也就只有老子能治她!

不空和尚和歐邪子都冒出了一頭的黑線,不空和尚那光光的腦袋上更是出現了一滴巨大的汗珠.他一手指著李心白,一邊看著歐邪子,口道:"阿彌陀佛.老醉鬼,你們真武劍宗,莫非平日教的就是這些東西?"

歐邪子氣得嘴上的胡須不斷地抖動:"這……這家伙自學成才,又怎麼關我們真武劍宗的事?"

李心白得意地哈哈大笑兩聲,終于恢複了常態,放過了姬玉兒.


上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七章、誰死在誰手下?     下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九章、指點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