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章、春秋心法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章、春秋心法

情節已經漸入佳境,請期待!

————————————————————

李心白同時獲得這兩把絕世好劍,心情自然大為暢快.

唯一遺憾的是,歐邪子在品完劍之後又給他潑了一盆冷水:"這兩把劍都是天下間的好劍,只可惜啊,你小子如今的修為只達到了初階大劍豪級,還未能完全發揮出它們的威力.要完全發揮出它們的力量,你至少也要進階到高階大劍豪才行!"

江上的清風吹起了李心白的頭發與衣袂,在青山綠水映照之下,李心白的眸子一片清炯."老猴子,你不用擔心.以老子的天才資質,用不了多久,老子就可以進階到高階大劍豪了!"

歐邪子搖了搖頭,說道:"劍道越趨高階,進階就越慢.大宗主莊無名由初階大劍尊進階至高階大劍尊,用了十年.而如今的浩然宗大宗主董元昊,進階至高階大劍尊已經八年了,但直到如今,他依然未能突破入聖境進入天璣境.從劍術上來說,董元昊已經十分接近劍聖級,這一點天下公認.只是,足足八年了,由大劍尊到劍聖之間的一點距離,董元昊始終未能取得突破!"

李心白冷冷笑著說:"哼,這一定是人品問題!"

歐邪子也笑了,說:"確實.曆代的劍聖,無一不是劍術與人品都臻于世間最高點的人物!董元昊雖然被譽為劍術東陸第一,但為人剛厲霸道,野心過大,終究難以德服天下."

李心白又拿出了從孔穆和身上得到的那卷玉簡.《春秋心法》,是浩然劍聖孔凌浩臨死前所書的一本關于練功修身的秘笈.心法上的文字簡古難明,表意隱晦,如果不是有個歐邪子在旁邊作翻譯的話,李心白恐怕連一成也看不懂.

玉簡的開頭便寫道:明春秋,鍾元氣;修心性,求仁義.得天地之大義,下可忘物我之得失,中可立聖王之功業,上可克鬼神之誅.是故曰:春秋者,微言大義也.

意思是說,修習這門《春秋心法》,目的主要是修煉元氣,提高人格修養,以達到大仁義的境地.如果修煉者能夠獲得天地之間的大義,最差的結果也可以忘記個人的得失榮辱,中等的則可以建立內聖外王的功業,到了最高境界,就連鬼神也不能傷害他.因此,所謂的《春秋心法》,就是用最簡單的話語來闡述天地大義的浩然秘笈.

讀到這里,李心白才明白,所謂的《春秋心法》,其實是強化及加速《浩然元氣訣》的修煉的一門心法.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本心法和他從昆侖之墟里獲得的《玄冥龜息心法》一樣.以龜息心法去配合仙真訣吐納修煉之後,真武仙氣煉化歸元的進境大為加速,他體內的仙氣也增強了不少.

這麼說來,如果以《春秋心法》配合元氣訣的修煉,應該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李心白大為興奮,纏著歐邪子,讓他幫助自己將整卷《春秋心法》的大致意思翻譯了出來.他勉強將里頭的文字記了下來.雖然他對玄冥龜息心法以及春秋心法的理解都只是一些皮毛,但采取新的方式導引吐納,吸陽開泰之後,他修煉真武仙氣和浩然元氣的速度,確實大為加快了.

其中,又以他的浩然陽氣進步最快.在《春秋心法》的幫助下,他體內的元氣已經可以聚集在右腳腳心上.輪番沖擊之後,那里隱然灼痛,大有通天開陽的勢頭.距離開發出體內的第五個陽點,也就只有一層紙的距離而已.

《玄冥龜息心法》及《春秋心法》都分為三部分,李心白真正掌握的,其實也就是其中的最初級的部分而已.但即便如此,心法對于煉氣的提升效果也已經頗為明顯.倘若深入鑽研下去,只怕真的可以達到傳說中"洞明天地之大義,燭照造化之大道"的境界呢.不過,真要到達那種境界,只怕也要進境到劍聖級才可以吧.

他們坐的船只在楚江上漂流了半個月,江流兩岸開始出現了許多山巒.這山脈雖然並不高,但群山連綿,勢如龍虎,一直起伏蜿蜒到天邊,令人暗暗稱奇.

歐邪子一手撐著竹篙,一邊歎道:"般若三千寺,少室十萬山.無鏡無菩提,拈花笑劍禪.少室山脈,已經到啦."

姬玉兒剛剛掬起一捧江上的清水在臉上微微潤了潤,聽到歐邪子竟然如此風雅地在吟詩,不由得笑著說:"歐邪子老爺爺,你怎麼這麼好興致對風吟詩啊!"

歐邪子解下酒壺灌了一口酒,方才美滋滋地說道:"那首詩不是我作的啦!當年般若劍聖釋若天長老南下講禪,發現少室山脈這里群山連綿,清淨靈秀,于是便光施佛緣,多起寺廟,並在這里設立了般若劍宗.他一生開宗收徒,傳播禪學,救苦救難,功德可謂無量.釋若天長老圓寂之前,少室山的近萬山脈已經有了千余所寺廟,香火甚盛.兩千年來,這里禪境清寂,靈山妙水,不知孕育了多少大師."

李心白好奇地問道:"這麼快就到了嗎?那麼般若宗究竟在那座山峰上呢?"

歐邪子笑道:"我們靠岸吧.上了岸,再禦劍往前飛二百余里,就到少室山主峰了."

三人于是停船靠岸,然後禦劍而飛.在空中俯瞰大地,只見蒼山如海,白云如煙,茫茫云山之間果然屹立著許多廟宇.

又往前飛了許久,眼前終于出現了一座山勢雄廣巍峨的大山.這座山雖然並不高峻,但山體磅礴,方圓數百里,而且山深幽秀,佛鍾悠悠,別具禪意.

歐邪子說道:"這里就是少室山的主峰少室峰了.我們下去吧."

兩把飛劍徐徐下落的時候,前方的一座樓閣里忽然飛出了數只毛羽鮮豔的大鳥!仔細一看,原來竟然是幾只身形巨大的孔雀!那孔雀彩羽花翎,遠望去,就如西天的佛國神鳥一樣神奇!

姬玉兒小口微張,驚訝地叫道:"喔!好漂亮的鳥兒啊!咦,孔雀背上好像還有人呢!"

歐邪子說道:"這個沒什麼好奇怪的.東陸三大劍宗,都各自有自己的靈鳥.我們真武的是仙鶴,浩然的是神雕,般若的便是孔雀.看樣子,是般若宗的人前來迎接我們幾個不速之客了."

李心白和歐邪子于是便不再下落,而是迎向了那幾只大孔雀.

等靠得近了,雙方便同時停在了半空.孔雀上的一名黃袍僧人雙掌合十,說道:"阿彌陀佛,此地乃是我們般若宗的清淨聖土,請問幾位施主造訪敝宗,究竟有何貴干?"

李心白剛要開口,歐邪子卻忽然向他打了個眼色.李心白于是便閉了嘴.只見歐邪子向那僧人還了一個道禮,說道:"這位師父,我們經不空大師指點,想到這里來拜見釋懷空長老.這是不空大師交給我們的信物."

說著,他便將不空交給他的那串佛珠拿了出來.那僧人看了看佛珠,又仔細打量了一下李心白等三人,便又行禮說道:"既然是不空師叔點化而來的,就請幾位施主跟貧僧來吧."

于是,那幾名僧人便騎著孔雀,將李心白等人引向了半山的那座廟宇.他們在山腰處的一所**壇上落了地,然後便沿著蜿蜒的石階往上走.

這里處處種著菩提古柏等大樹,蒼蒼郁郁,參天蔽日,環境確實是十分清幽.再往上望去,佛舍重重,香煙嫋嫋,撞鍾與佛唱之聲悠悠而來,令人心中不自禁地產生一種禪寂之感.

走了一會兒,迎面走來一個年輕的僧人.帶路的僧人見了他,便又雙掌合十,彎腰說道:"辯空師兄,這里有幾位施主,據說是從北方來的.他們經不空師叔指點,要來求見釋懷空第二長老."

李心白抬頭一望,不由有些驚喜.

這個年輕的和尚,竟然是去年三宗論道的時候,與他交過手的那個辯空!辯空見了他,也不由得愣了一愣:"這……這不是真武宗的李師弟嗎?"

李心白咧嘴笑道:"哈哈,除了我李心白之外,天下間還有哪個人能帥得別人一眼就認出來呢?"那幾名帶路的和尚見辯空與李心白認識,于是便自動讓開在一旁.

辯空也笑著迎上來,將三人帶向了台階上方的一排僧舍.

他一邊走一邊說道:"釋懷空第二長老如今正有要事與浩然宗的董副宗主商量,暫時還不能見李師弟,你們先隨我到菩提院里坐一坐吧."

李心白和歐邪子一聽"董元凌"的名字,身子同時一震,不由得相互對視了一眼!董元凌,這個家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他親自帶人前來追殺浩然叛徒李心白?

辯空回頭看了李心白一眼,嘴邊淡笑如蓮:"李師弟不必擔憂.董副宗主這次來,並不是為了你."

李心白心中這才偷偷松了一口氣.媽的,要是連少室山也呆不下去了,那天下之大,就真的沒有他們三人的容身之所了!

他跟在辯空的身後,忍不住問了一句:"董元凌親自到少室山來,究竟要和釋長老商量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辯空又是一笑,但卻沉聲不語,只是將他們引向了台階旁的另一條石徑.

上篇:第六卷、東周風云 第四十九章、指點明路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二章、色即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