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三章、小梵雪菩提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三章、小梵雪菩提

那聲音縹緲,祥和而傷感,時而令人的心神清涼暢快,時而令人平靜忘我,時而又帶有一種令人悵然若失的悲意.

與此同時,李心白還聞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一股冰冷的香味.

那是確確實實的冷香,因為,當香味傳遍整間簡陋的僧舍時,李心白分明地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大大地降低了!

這也太詭異了!是什麼香味,竟然可以令溫度低得好像風雪冬日一般?

怪事一件接著一件,李心白于是抽起那兩把寶劍,輕輕推開了窗戶.本來,這里是別人的地盤,李心白也不想多事,但他推窗一看,卻發現姬玉兒那丫頭竟然夢游一般木木地往外走去了!

她走向的,正是那冷香飄來的方向!李心白吃了一驚,趕忙開門跟過去.

月光清冷,夜色下,棟棟樓閣仿如墨色剪影,貼在淡藍色的天幕上.天上孤星淡然,地上樹影斑駁,風過影動,甚是可愛.李心白跟在姬玉兒的身後一直往石階上走,但卻一直不敢出聲叫醒她.四周蟲鳴唧唧,和著遠處傳來的那如歌如吟的聲音,加上夜色朦朧迷離,令人頓然產生了脫離此世的奇異感覺.

奇怪的是,這般若寺中發出了這麼大的聲音,可周圍卻一個人也看不到!

般若宗身為東陸第二大劍宗,宗門里自然高手如云,怎麼可能一個人也察覺不到有異常?

詭異,十分的詭異!

李心白想到這里,頓時提高了幾分警惕!他快走幾步,拉近了與姬玉兒的距離.然而,越往前走,那冷香便越清冽,氣溫也愈發的低了!

高空之中,似乎還飄飛著點點的白雪!如此溫暖的季節,空中怎麼會下雪?

般若寺內樓閣眾多,曲徑通幽,幾番曲折的向上攀登之後,李心白終于來到般若寺大殿前的一個大門樓外.就在那里,他和姬玉兒一樣都呆住了.

冷,仿如寒冬臘月.頭上,空中,大雪紛飛.

香,如近若遠的飄渺之香,香得就如記憶之中的愛情.

高台之上,門樓之外,有一棵四五人合抱的大樹.樹高數十丈,枝繁葉茂.但令人驚奇的是,此時此刻,大樹上卻開放了一樹的繁花!花色潔白如雪,狀如展翅之蝶,優美嬌弱.風兒一吹,漫天花雪,以至于地上,台階上,以及兩人的頭上肩上都落滿了這殘花.

如雪一樣的落花一落地,果真就慢慢地變得透明,甚至融化成冰涼的雪水,一如黑夜中的淚.而那寒冷的感覺,以及那涼澈心扉的清香,儼然也是這滿樹花雪放送出來的.

風吹葉搖,花雪紛紛.密密的枝葉之間,依然傳出那種如歌如泣的聲音.似是一個女子痛失所愛,悲傷無限,低低地哀歎飲泣一般.

天地生涼,就連那夜空,也變得薄了.

姬玉兒忽然歎了一聲,說道:"好悲傷的大樹啊,她在流淚呢."

李心白仔細地看了看那樹的枝葉,然後皺眉說道:"奇怪,這樹的樹葉,分明就是菩提葉的樣子.可這花,卻又像是梨花一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姬玉兒輕輕地說道:"傳說這般若寺中有一棵小梵雪菩提樹,九百載方開花一次.開花之時,寒冽天地,花飛若大雪.每次深夜開花,都必然會形成'菩提花雪’的幻美之景.花開之後,樹尖會結出三粒雪菩提子.然後,一見陽光,那花雪,那雪菩提子,都會化為烏有,很是奇異.眼前的這棵,應該就是小梵雪菩提樹了吧?"

小梵雪菩提樹?聽起來,似乎是很牛叉很了不得的名字!

姬玉兒忽然扭過頭來,一雙星子樣的眼睛在夜里晶晶生亮:"心白哥,不如我們把那三粒雪菩提子摘下來吧!據說,那雪菩提子具有澡雪神魄,清邪去毒的神效,只要吃了三粒,就可以百毒不侵,輕松應付天下妖邪了!只要吃一顆,你體內的毒性應該就可以完全驅除乾淨了!"

李心白抬頭望了望那棵高大的雪菩提樹,有些猶豫地說:"可是……這畢竟是人家的地頭……就這樣去摘人家院子里的寶貝,總有點偷人家里東西的嫌疑……"

姬玉兒說道:"怕什麼!反正一到天亮,那雪菩提子也是要消失的,不如就趁著這個時候摘了吃了呢!"

李心白不禁開始左顧右盼起來.姬玉兒急了:"心白哥哥,你看,樹上的花已經越落越少了!估計要不了多久,那雪菩提就要結子了,你還顧慮些什麼呢?"

李心白說道:"靠,有這麼大一個寶貝結在樹上,結果又沒人守衛又沒人跟我搶,這里頭明擺著就是有貓膩嘛!你說,這樹種在般若寺里頭,又是九百年才開一次花,珍貴到這種地步,為什麼這些和尚頭就一點也不在乎呢?"

這時,他們的身後忽然傳來了另一個聲音:"般若宗的弟子,是不允許摘這棵樹的雪菩提子的.不僅如此,在這棵小梵雪菩提樹開花的時候,他們是絕對不能靠近此樹的,這是當年的般若劍聖釋若天訂下的規矩.哪個弟子膽敢違規,必定要遭到嚴懲!"

李心白和姬玉兒同時回頭,看到了身後說話的歐邪子.原來,這老猴子竟然也不知不覺地來到了這棵樹下.

李心白和姬玉兒都很好奇,同時開口問道:"般若劍聖為什麼要訂下這麼奇怪的規矩呢?"歐邪子來到他們的身旁,望著那紛然如雪的落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說來話長,這里頭還有個淒美的故事呢.當年的釋若天,也曾與人間的一個女子有過一番情緣.然而,為了學劍修佛,他終于慧劍斬情絲,斷了這前塵往事.他在這般若寺中出家之後,那女子便又追尋到這里,苦苦守候.苦候了十年,但早已心如止水的釋若天最終還是不肯見她.那女子終于萬念俱灰,在這寺中的一棵小菩提樹旁種了一棵不知名的樹後,便傷心離去了."

姬玉兒聽得眉兒一皺,眼中露出了些許氣惱的神色:"這個釋若天,怎麼就如此地狠心!"歐邪子又長歎一聲,說道:"般若劍聖乃得道高僧,除了在二千多年前出劍擊敗南陸蠻族,又平定東陸魔帝之亂之外,他一生青燈古佛,心如枯木,早已參透禪之真意,不能用世俗凡塵的觀念去看待他."

姬玉兒還是哼了一聲,憤憤不平地說道:"他自己當然可以守著一尊石佛度過余生,但卻苦了人家一個癡心的女子!白白等了他十年,難道見她一面,就真的這麼的難麼?"

歐邪子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引開了話頭:"那女子離開之後,她種下的那棵樹竟慢慢地和那棵小菩提樹糾纏在了一起.兩棵樹越長越大,也越長越密.最後,到了釋若天圓寂的那一天,那兩棵樹竟然神奇地合生成了一棵樹!我們今天看到的這棵小梵雪菩提樹,其實就是由當年的兩棵樹合生而成的."

李心白插了一句:"那棵小菩提樹,應該是釋若天種的吧?"歐邪子點了點頭.

姬玉兒歎道:"我知道了.那個女子雖然人離開了,但心卻一直在釋若天身上.她種下這棵樹,就是想以樹代人,常伴在釋若天身邊.唉,一直到釋若天圓寂的那一天,那女子的心才終于與釋若天的心合到了一塊.在生時不能相守長伴,到死了才得償所願,難怪,這棵樹會如此的傷心……"說著,她的臉上竟也出現了幾分傷感,似是對那女子的遭遇十分的感觸.

歐邪子繼續說道:"釋若天圓寂前曾預言:此樹將會結出'情劫’之果,佛門弟子,近之將受迷惑而動凡心,因此嚴禁般若宗的弟子在雪菩提樹開花及結果的時候靠近它."

李心白這才恍然大悟.

歐邪子伸手接住一片落花,又長歎一聲道:"因此,這雪菩提子雖然可作百毒的解藥,但其本身卻又是情劫之種,蘊含著無限的悲傷.倘若世間的男子吃了它,將永世不能忘卻自己所愛的女子.唉,深愛成悲,這也是一種毒,是世間絕無解藥可解的毒啊."

聽了這番話,姬玉兒卻一直不能出聲,只是抬頭默默地凝著那棵雪菩提樹.李心白就近站在她身旁,看到她的眼內竟有瀅瀅水光.

那淒美的落花,不是花,是當年那女子的傷心之淚吧.

平生幾許傷心淚,不付幻花何處銷?

她默默地打開隨身的水袋,接了幾瓣落花,放入了袋中.李心白在心中笑了笑,想道:這小妮子真有幾分文藝女青年的因子!

這時,歐邪子忽然"咦"了一聲,說道:"快看,雪菩提結子了!"李心白與姬玉兒聞言抬頭,只見那樹梢之上果然開了一朵碩大的雪菩提之花!花開僅一瞬,便向內萎縮回去了.那敗落的花蕊之內,漸漸凝生出一顆李子大小的雪菩提子來,色白如雪,果質如圓玉,在夜里發出淡淡的清亮之光.

歐邪子又驚奇地"咦"了一聲,說道:"奇怪,這小梵雪菩提樹按理說應該結三顆雪菩提子,為什麼現在只結了一顆?"

本應一樹結三果的小梵雪菩提,現在為什麼只結了一個果子?這可真是怪事!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二章、色即是空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四章、情劫之果